玉 石 漫 談

談玉石,當然是個門外漢。不過三、五趟走下來,靠著二十多年前逛骨董攤的一些同質經驗,還是有些可供談助的一得之愚可以留下一筆,供蕭條已久的筆記,多加些活氣。

看玩法,個人先有個信條就是,必須先了解到以做舊的新作為對象,儘管老件在台灣其實不可求。這首先就去除了想藉此發財的思考,其次就是無需做過多無謂的研究,浪費了太多的功夫去查考、鑽研。也因為如此,就沒有受騙上當的可能。即使買貴了,由於CP值很低,金額也不可能太大。就行家的經驗,幾百萬的東西照樣上當的所在多有。因此在這裡虛榮也變得毫無意義。看看在公車、捷運上,有不少手腕帶著蠻漂亮的手鐲的台灣仕女,就應該知道,那些都是1000元有找,染色而成的玉鐲。這麼漂亮的真貨,非得花個十幾二十萬,不可能入手。終究喜歡與漂亮,才是最重要的目的,其他可以說就多餘了。

個人的東西,對一般考究的人士、仕女來說,價值的確是很低。要花那些心思,恐怕是多讀些有意義的書籍,甚至在其他領域多做開發,對生命的價值會有更多的提升與助益。即便購買時有些難免的差遲,在金錢上損失不大,整體說來,豐富的美好感覺遠非多欲的追求可以相提並論。當然要談 “一門深入” 就遙不可及了。

切記的是,當你有意無意的走近某個攤位,雙眼一掃,必需能夠瞄到一件顯得與眾不同。廠家做個千件,全中國一發配,市面上顯得不多的物件,其實數量還是不少。當然在這之前先逛一遍整個市集,如果某些物件似乎是每個攤位都有,而這些共有的物件自己差不多都已經有那麼一件,也就是說當普遍的物件已經擁有一件,就無需再重複擁有。這就給你的收集顯得花樣繁多,多彩多姿。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就是,你不想讓這些東西完全佔住了你的整個生活。收集的嗜好與數目是必須受到節制與控管的。

由於對象物都不是收藏家眼中的真品,尤其中國在富有之後,真正的好東西不易在台灣看到,比如在中國被搶購一空,價錢高漲的 和田玉,尤其是在攤商販售;百貨公司恐怕就更不可能了。質好價昂的物件,懂得的人固然必需拿出放大鏡仔細端詳,如果看的是如我一般,大多是幾百塊錢的新台幣,這個動作就可以免去,否則徒然讓店家看破手腳,可以 “欺之以方”。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被看做 “全然不懂”,謙虛的東問西問,很會做生意的商人們,會讓價的空間就自然縮小很多。

這種場合商家如何看你、自己懂或不懂其實無關緊要。除非你遠征中國,價格當然會遠比在台灣低廉。在台灣就我來說,拿起相中的物件,就其開價先砍個 2/3,比如 2400,就出 800;start from there(Dr. Alchambault 說:這個藥吃四個月,prostate 會縮小20%。and let start from there。看要不要開刀。)。好生之德,民胞物與;與人為善、婦人之仁,一直就是個人的阿基理斯踺,是否其實還是吃虧上當,就很難說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來此採購,過手賺錢的在地商人,由於輕車熟路,購價一定會更低。因自己的意識迷航,買錯的情形還是常會發生。漫天要價,就地還錢;這整個結構、文化就是如此,無可厚非之外,總是以多看、累積經驗,繳學費的過程一般都會經過。

個人喜好的物件,無論是擺件、掛件,還是拿在手掌中盤玩的手把件,除了型制、色調,以能夠越盤越亮的石頭、玉石為選購基準。

這次碰到一位開價爽快,面貌姣好的女攤主,就事後請行家過目的看法,彼此省去了一些躲貓貓的繁文縟節。尤其第三次前往,購定之後,我拿著剩餘的 200塊說:沒錢吃飯了!此姝竟然將手中的百元鈔部分還給了我,感動之餘再次前往,請她幫我在別處購得的玉石綁個繩子,另外 1000元請他隨意挑個給我,她刻意的從櫃子底下掏出了一件亮度、透明度都相當不錯的硬玉。如此爽朗的性格,令龜毛的自己深感敗陣。是對我特別嗎!?似乎有那麼一噘噘的感覺。

有這麼一說:那你還不是中國人嗎!? 厚、小姐,我的東西多了。有東洋,更有西洋,不要少見多怪。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陶 瓷 文 物

幾 件 藏 品

P1060230

元 青花

P1060236

南宋 龍泉 瓜稜瓶

20150419_155858

 

 

 

 

 

 

 

清宮 掐絲琺瑯  盤龍蒜首瓶一對 (Megumi San 所有)

P1060284

明 萬曆 (Tiffany 所有)

P1060256 - Copy

南宋 龍泉 香爐

P1060269

北宋 香爐

P1060250

南宋 龍泉小罐

P1060279 - Copy

 

 

 

 

 

 

 

 

 

宋  青瓷刻花碗

P1060245 - Copy.JPG

 

 

 

 

 

 

 

 

北宋 小盤

P1060251 - Copy

 

P1060273 - Copy

 

P1060280

 

P1060263 - Copy.JPG

 

P1060265 - Copy

清 雍正款 (同治年製 公元 1862 - 1875)粉彩碗

P1060267 - Copy

P1060257 - Copy

 

 

 

 

 

 

 

明 墨盒

照片 022

安陽 張盛墓款 隋 軍持 (象首盤口瓶)
https://kknews.cc/culture/x4kbj8.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ee2d77f0102wrku.html

遼 尉 臣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4/01/07/%e5%85%a9-%e7%af%87-%e8%88%8a-%e6%96%87-4/

iseilio 549

譚 延 闓

iseilio 550                                                                          王 文 治

DSC03175
齊 白 石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1/10/04/%e6%96%87%e7%89%a9%e4%b8%96%e7%95%8c/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0/03/08/%e7%88%b6%e8%a6%aa%e7%9a%84%e6%8e%9b%e8%bb%b8/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立 木 • 橫 木

幸田 文

住在奈良的時候,西岡兄弟兩木工師傅讓我聽了很多事,很是幸福。在各種話語中,有機會就一再重複的是:木頭是活的;這話讓我印象深刻。

這裡說的 木,並不是說立木的 木,而是在說 材。西岡說立木有立木的生存方式,材 有材的生存方式。假設 立木 是第一生命的話,材 是以第二生命存活,將材當做死物處理,是膚淺的認識;這是工匠的看法。又有一次見到了弟弟的木材師傅,說不要老是看活的木,木的死 也要看一看。這裡在說的也是 材,而 木的死,這種說法稍稍令人難以領會。問了一下,死掉的木 與 死木,怎麼說都好,自己也無法很好的說明,不過說 死掉的木,總覺得有什麼不同。朽木、腐木、腐朽材、廢材,任那一樣的無法完全吻合,還是說 死木 最為恰當。平常在語言上不囉嗦的人,如此堅持主張,可以察知是相當思慮過的結果。讓我看的是拆解下來的杉、松、檜的古材。似乎已經相當脆弱。雖然脆弱,卻不失各自的本性,很清楚的松就是松,杉就是杉。

死掉的木 與 死木 - 很難抓到他的差異很糟糕。應該不是腐朽了。在腐敗進行之間,看起來一直存在的汙穢,這些樹木並沒有曾經經過的樣子。說腐朽了,好像也沒錯。然而說腐朽,也還是會有汙穢、陰氣共存。然而倒也不是這樣,()。在被使用的地方,久久的服勤,也無所謂何時終止,不經意之間無損傷的功成身退,無宣告死亡的就終結了。這應該就是木工師傅所稱的 死木。帶著一點無垢無苦的天然死的意味吧。因此,因外部而死的原因,得了病、受了災厄、病苦、或者就稱做死木吧。沒有向木工師傅問詳細,只是我的猜測,可能錯了。無論如何,從木工師傅的人品來說,總之對他獨特的語言選擇,留下了強烈的印象。從語言的使用來說,無法知道是否正確。是先前的木是活的,而這個木是死的,在說這是相對於材而說的工人跟前,也只能順著他的心情、感覺去追蹤了。

「可是木工先生,沒有其他說法了嗎? 死掉的木,這不是有點像小孩子的語言嗎?」
「沒辦法耶,那應該已經是最好的了。」
說得堅實、真切。

在樹林中,多少都會碰到一株或兩株的倒木。被狂風捻倒的,因壽命,一晃而倒的。原因各式各樣;沒有被人類侵擾,平安、大氣、寢姿美麗,站著眺望,不免想起了奈良的木工師傅。那位木工師傅看到了栽植森林中,披著青苔外衣,平安橫躺著的倒木,不知道會說什麼。材 原本是立木,倒木 原本是立木,不過這不是 材。想問問這要用什麼語言表示呢?我想這總要有個稱呼,卻找不到適當的名詞,雖然可以直呼 倒木,卻總覺得有體貼一點的名詞。會這麼想是因為,倒木一般就顯得平安,有清潔感。不過也可能都那麼乾淨,在颱風的通路下,看過一整列倒塌的松木林(バリモミ),其悽慘的狀態,令人意氣消沉,至今記憶猶新。已經是年輕十幾年之前的事了。碰到如此集體死傷的樹林,還是要早一點再去看一次。已經到了不想再看的年齡,所以就倉促上路了。

在十多年前就聽說過北海道野付半島的ドド原野,有著ドド松的枯木林。初夏的時候,有人來信說,在濃淡來去的海霧中,直立枯萎成了瘦骨嶙峋的枯木,(),受得了這種景況的人很少。光聽都覺得需要有相當的心理準備。從另一方面看,如此潔淨的墓所設計絕無僅見,為何一齊去逝固不可知,對ドド松來說可能滿足至極吧。從弔問的立場來說不會中途半端,卻更加接受其清爽的氣氛。然而在北海道,野付 也是相當遠,時日不易配合。

然後到了這個春天,在專門研究()的青年,以及年青女性親戚的陪同下,做了心理準備出發去了停滯在心裡已久的 野付。

然而付根半島的向前徒步的停車處,望向手指前方的ドド松,好像久違不知過了十幾年的歲月了。遠方逆光線看得到的是,只有幾科學梧桐()一般的棒狀枯木而已。底下明晃,空空如也,失望得真是連話都說不出來。雖說來都來了,連下計程車卻都免了。司機顯得婉惜說:大約四五年前還看得到。要我看是不是要摘一些停車場盛開著的黑百合花。後面還有行程所以回絕了。喜歡這種花的人不少。這種花顏色氣派,卻是相當素樸的純黑,而且向下開花。我一面笑著,一面想像著,枯萎了的ドド松,不堪於自身重量與潮風,漸次的失去小枝,失去大枝,終至崩解的姿態。而剩下的一些殘片,也由於觀客急速增加所帶來的喧鬧,而急著紛紛歸土而去吧。不過觀光區無須宣傳,應該早晚也就是潮風、海霧的墓所,和現在一樣,成了空空如也,通明透徹,只剩空氣而已。如果這也是樹木終結的一個型態,那也就這樣了。只殘留了惜別之思。

同行的是一位親切善良的年青人,應該也很蠻有力氣。話不多,適當的教著我種種。因為是我拜託他說要來 野付,特別在意的引導我進了 縞枯山 裡。這裡也是集團枯死有名的地方。很是奇妙的,在山的斜面,很規則的枯萎排列著。曝曬成骨的枝幹,欉然並立,成了灰白色的 縞,而生存的地方則繁茂興旺,綠油油的一整片濃綠 縞樹。段段的灰白色,與濃綠相間,與山腹重疊,風景異樣。

是何等的約束,如此同聲一氣,在場的樹木,當場說好,或者有什麼都合(台日語)而如此,真是如此保持了準確的間隔,集團一齊的終止氣息,令人驚嘆。

可以說是潮位的上升、地盤的下陷,以致根部為海水侵蝕,也可以說是強力潮風的鹽分與風力的原因,也有其它的原因吧。枯縞為何也會這樣呢。我都這樣想,專家們不知怎麼想。專家的想法往往與素人不同,與素人想的相反方,就只觀望著灰白色,枯死的縞吧。灰白色的下方不知多少年了,還非常年輕的幼木齊頭成長著。長輩一起亡逝,子孫一起出生,何等奇妙的組成。待這些幼輩長成,就沿前例交接進行吧。令人感到慄然。木 之生死想起來也蠻可怕。

稍事午休用餐,眺望著縱橫交錯的 縞,生死都有站立著,也有若干自然倒下的。灰白色的縱橫斜線描美麗,總也不是味道。而十數年後,隨著自然法則橫沉,也終將為年輕的繁榮所取代、淨化。如此相信,一禮之後,踏上歸途。

如此深入了縞林之中,有再健壯的青年陪伴,都難以疏忽大意,體力腳力也有限度。他談到自己四、五年前也曾來過,先有著某種預期而來,枯倒的更加擴大,嚇一跳。不過,現在幼木大量出現,算是救到了。慢慢走著,他教我種種腳邊的有著白花的小草。卻是忘記的比記住的快。是這樣嗎,很素直的就停住了。就一樣繼續著 - 筬葉草。高山植物。葉子的形狀如同梳子一般。筬,舊式紡織機的附屬具,經絲位置齊整,穿梭織進緯絲,字典這麼寫。又是縱與橫,蠻有趣,就這樣記住了。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3/12/02/%e5%80%92-%e6%9c%a8-%e6%9b%b4-%e6%96%b0/
----

隨這要看的木材種種,與風景竟然消失,劇情、心情無法連貫,這一篇翻到一半,有點意興闌珊。尤其到後來日本人對生之哀怨的情調再度出現、啊,富士山大沢崩れ - 富士山大崩解;如此的東西、如此的消沉,如何經受得了!?儘管如此的悲觀,卻又是如此的堅強。

 

Posted in 翻譯,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鐵 娘 子

田 勢 康 弘

在帝國飯店訪問了 瑪格麗特 • 佘其爾、前英國首相。見過了無數的世界領導人,有信念的人這一點,無人能出其右。

三年前,在倫敦聽了 佘其爾 的演說。是稱道任期將屆的 雷根總統 的演說。帽沿很大的綠色帽子,配上綠色套裝。帽子的暗處,看到了淚水。「佘其爾 的 眼淚」寫了這麼一篇記事。先問了這件事。

「當時是相當感傷。因為知道這是 雷根總統 最後一次的倫敦訪問。因為實在是很出色的總統。」

套房裡比想像來得小的窗戶,看得到皇宮綠色的草地,佘其爾夫人似乎特別喜歡。壁上掛著大幅綠、紅斑斕 Marc Chagall 的畫作。畫前坐著 佘其爾夫人、「你坐這邊。」指定了右側。大紅與橘色中間,華麗的套裝。與白皙的皮膚很相襯。抵達日本的第三天,還有時差吧,表情有點疲憊,對什麼問題都微笑著回答。

佘其爾夫人左邊坐著名著 Kane and Abel、世界有名的作家 Jeffrey Archer。以「不准無聊的問題。」一般的表情凝視著我這邊。告辭時「Archer 桑,你的大作我都有拜讀。」「謝謝。」微笑著回答。可畏的人的印象到最後都無法消失。

「為什麼選擇當政治家呢?」這是最想問佘其爾的第一個問題。窺進了我的臉、「你為什麼要當記者?為什麼要寫記事? 應該是有比這些工作以上的什麼東西吧。那就是所謂的天職。對我來說,就是 政治。」微微的笑了一下。

「我小時候還沒有電視,有充分的時間讀書。父親是市長,形形色色的政治人物出入家裡,小孩子的時代就關心政治了。」佘其爾夫人說明道。

「我不相信 “共識”。基於自己的信念,貫徹原則,而人們是否同意。絕對沒有一開始就尋求共識的一回事。」

「日本有很多佘其爾夫人迷。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不羞怯的告白。佘其爾夫人 用那帶有 Brandy 香氣口音的英語,回了禮。

鐵娘子 與 雷根 堅定的聯手,鞏固了西方陣營,終於導致了東方陣營的瓦解。

幫我們照相的前環球小姐日本代表、攝影家 織作峰子 送上了捧花,真是好高興的樣子「好喜歡這白花」親切的撫摸著 小蒼蘭。

「自己的信念不被接受時,只有引退。」
因為抽取人頭稅,引起全國反對,發生流血騷動,也就斷然下台了。

「當政治家而可以允許 trade交換 的話,一定要請你來當日本首相。」
在某個演講會,有聽眾這麼說, 鐵娘子 只有苦笑了。
----

幾筆的人物刻劃,簡單的敘事,清爽可人,很適合我的胃口。
. . . .

當然是文化習慣不同。東方的女領導人,一般穿著的顏色都比較傾向深色,常時也都穿長褲。相較起來,西方領導人就顯得開朗、漂亮。其實鐵娘子人如其號,臉部蠻嚴峻的,可是配上了白皙的皮膚,與大方、亮麗的套裝,尤其來自文化的優雅、雍容,真是好看太多了。

日本防衛大臣 稻田明美,常時穿的是深色褲裝,韓國 朴槿惠,更不用說我們的 蔡總統,穿著也都口味單調,乏善可陳,有時甚至 如同家常服。倒是這次出席 川習會 的習夫人 彭麗媛,可真真給例年中國的總理夫人大大長了志氣。深藍緞料,隱而不顯的金蔥散佈,顯得華美低調,深沉複雜;個人倒還是喜歡西洋大美女的陽光普照,美得直白,美得令人想咬一口。

東方女領導人實在還是要多少講究一些穿著。如果不習慣亮麗,那起碼可以在剪裁上面花心思。比如採用輕快一些的顏色,簡單活潑的剪裁,讓自己在國家大事的運籌帷幄之中顯得從容自在,自信滿滿。國民在前景未明的政治氛圍中,也感受得到一點希望與光明。持其志,勿曝其氣;也算是一種期待吧。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留 言 彙 編 (4 / 2017)

--------
https://ajin2050.blogspot.ca/2017/04/blog-post_81.html?showComment=1493678204108#c7175769316370217626
日本的問題的確是世界各國經濟在高度發展之後的必然現象,不過在本質上還是有相當的不同。

日本的失落,固然有金融體系的失靈與腐化,卻比較沒有中國式個人貪汙的問題。至於台灣,主要除了金融體系的失靈與腐敗,與個人、政黨的貪污問題,還要加上“大膽西進”的結果。
“外部經濟體的扶持”主旨並不是在談自由的經濟活動。而是著眼在 “自由經濟”,與 “共產經濟” 兩個並不相容的結構置之間,在各自封閉的狀態下彼此評比的結果。否則就不會有過去幾十年東西冷戰的問題。
因為封閉太久,開放,就必然會成長,這是沒有疑義的。問題在中國依舊處於與美國,甚至整個西方文明對抗的意識。“一帶一路” 就是要與美國對抗的產物,而就當下現實來看,習近平還是相當程度必需與美國妥協,或者說 周旋。儘管這與 “強國夢” 是互相矛盾的。
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可不可能成功?只要有外部的繼續餵養,其實是可能的。尤其如果美國失去活力,中國是可能取而代之的。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t5a5NEbJqU)
優美、壯闊、鼓舞人心;一直無法找出相類歌曲的源頭。非京戲,也非小調等等中國傳統曲調,似乎出自中國解放後,或許就出自某個作曲家之手,之後就繁衍成了文革時期的一種音樂表徵吧。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04/blog-post_81.html?showComment=1493446436122#c2533367627748283077
中國的嚴重性的確是與他的量體成比例增加。似乎西方世界包括美、日、台也一直沒有察覺,直到最近《致命中國》一書出現。

現在的問題是,他會不會如同日本一般,失落二三十年。由於他的“中國特色”、也就是如同專制的新加坡一般,倚靠自由經濟國家的市場,在有效的提升內政作為與功能之下,相當程度的取得民心,繼續維持獨裁統治。其他內外部的紛紛擾擾,借由媒體與公權力的加持,“赤字經營”,要像日本一般,等同崩潰的失落,大概比較不會發生。就是說,他要為非作歹的能力不會沒有。

尤其他沒有我個人認為的日本失落的另一個現象:二戰後6、70年發展下來,無論是日本的文化(儒家)所帶來的社會制約、A型性格、企業內部的人事傾轧、單身赴任、高度發展後的前途茫茫,在在都讓日本、日本人進入相當疲累的狀態。宅男、宅女,…. ;其他現象細細梳理應該很多。老人死了1.2個月無人知曉。過去的驕傲,今天成了苦果。尤其對喜歡追問:人生、生命是什麼?又過度的去咀嚼憂傷的日本人來說,實在是相當不堪,而令人不忍的。

ㄧ般談論專制國家的經濟成長,除了中央統籌之外,會再提到的是領導人能幹、或者低工資等因素,而人們往往沒去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 – “拮取了外部自由經濟體的支撐與扶持”。去除了這個因素,專制國家的長期高度經濟成長是不可能的 。中國如此,新加坡也是如此;去除掉這個因素,小如古巴,是一個慘淡的具體例子,大的如前蘇聯,最終就是乾脆崩解了。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6/03/19/%e4%b8%ad-%e5%9c%8b-%e7%89%b9-%e8%89%b2-%e7%9a%84%e6%8e%a2%e7%b4%a2/
----
http://www.peoplenews.tw/news/cfdc9bce-e382-4511-b6a5-2438fa70efe7
你要賣人家東西,而你啥都有,人家能賣你啥?
蓋一條對別人可能功用不大的高鐵,沒錢,你借他,可能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無回。
台灣那叫高鐵嗎!?剛要飆速,「桃園到了!」「台中到了!」「高雄到了!」
對領土廣大的中國、美國來說,其實具有彈性的飛機才應該是主流。很多錢其實是白花了。
聽過“堆花”嗎?大家拿些錢來跟你捧個人場,捧個錢場 - 這就是亞投行。
一陣燒燒很爽,人一發財,忘其所以,什麼中國特色、話水堅凍、氣吞山河,
大戰略一套一套接一套。可沒看到那一套成局面。
不過沒問題!呷呷俺爹,睏睏阿娘,中國量體大,一陣子過去,就否極泰來了。
2017年4月24日 上午3:18
----
2017-4-20
中國要求美國駛離朝鮮以免太陽日擦槍走火,並要朝鮮射失敗飛彈,也壓迫25日朝鮮不核試;川普 暫避危機,龍心大悅,盛讚 習。韓國新總統也尚未出來。

因此,地球沒中國,美國會打。(!?。終將成為美國禍害,我覺得應該打。)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v82x1hTAas&index=4&list=PLd5zGth6CDdUAYUqJy3p5KY1ui79_Mtrt)

• 只要有一個強人,或者執政團隊做藏鏡人、影武者,其實真的金正恩死了也無所謂。 • 怪的是為什麼中國、越南都一直都不動手拿下太平島,而美國似乎也無所顧忌?
chun zheng
越南不动手,是因为中国大陆
Vincent Liao
OK,那為何中國也不動手?
伟夏
太平岛相当与金门,意思台湾是跟大陆政治管辖连接着的
Vincent Liao
恐怕沒那麼簡單;中共對馬桶是有戒心的。馬桶任內在太平島安置了不少東西,又有飛機跑道。這不像金門,有統戰效果。 你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就是中共覺得反正收拾中華民國是早晚的事,尤其當時國共雙方正在你儂我儂、虛情假意的階段,無差。(厚,應該這就是答案了)
對中共來說,留著中華民國,其實是後患無窮的。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bXRyTZ2-Ec)

日本原裝的 nagashi,其實就 “流浪” 的意思,專用到流浪樂師,往往也就1, 2個人而已。北投其實已經是 “駐唱” ,不過有 “轉檯”,也可說是 nagashi 。

渥美二郎、北島三郎、五木ひろし;大名鼎鼎的作曲家 遠藤実,也是由「流し」變身為歌手。著實讓人嚇了一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fTju292Bbs)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Ke0k2pF9pc)
xiaomiaomiao
1亿了……有没有台湾的朋友们来解释一下这个歌为什么这么火吗?….理解不能啊…..lolllll
Vincent Liao
傻瓜,量體太大,如此而已。
厚,還 阿娜達 咧;很不錯啦,好棒好棒,好棒棒。
--
快歌 其實不是台語歌曲的主流。受歡迎的台語歌曲一般必須感人至深,賺人熱淚。如此的曲風,來自日本的演歌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尤其在早些時期。曲風如此,生活化的歌詞也是如此。現代的台語歌曲,情調已經相當不同,不但日本演歌風淡化了,也走出了台灣自己的風格。相較起似乎別出一格,而其實繁衍自歐美哭腔的國語歌曲,有著台灣的在地性格。

歌曲只要好聽,當然沒有國界,尤其語言相通,感染非常容易擴散。這有一個缺點就是,受到傳播的地區很容易失去來自他本身社會、文化的原創性,無意間,失去花團錦簇,多元世界的盛況。

來自外界的干擾,一時之間固然可以帶來衝擊(culture shock)的演化效果,卻不一定有著 “後發優勢”。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在政治上的 “一元領導”。“政治,是人類所有行為的最高形式。” 即便是對中央來說這是一個偏遠的領域,奔放無制限的自由精神,卻往往在無形中受到侷限。因此真正的開創往往來自 反叛。這在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是如此,只是反叛的內容是針對自己的陳腐而來。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09/06/02/%e5%8f%b0%e8%aa%9e%e6%b5%81%e8%a1%8c%e6%ad%8c%e6%9b%b2/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OECtLmTrJ0)
把科技當成勳章,世界就只有一個中國。科技無法自然發展,這就是問題所在。

滿足於淺層的感官科技運用,轉移了政治矛盾,從而避開了結構改革,啟蒙運動無從產生,這個國家的發展算是已經完成。台灣至此與中國形成陌路,統一曲線向下沉淪。

不過還真是要恭喜!去到通都大驛,所來自的恥部,一下子敞開,暴露眾人眼前,其羞辱無地自容,立馬有科技按摩解除困頓,生肌再造。歸去來兮,此身在地埋骨,嗚呼哀哉,上香。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畢卡索完全導覽 - 蔣 勳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戲 迷

地方戲曲 以至 京戲,都會有 戲迷,這與其表演的性質有關。觀眾關注的除故事之外,主要還在伶人 的演出,講究的是在伶人個人本身的唱工與做工,所謂的唱做俱佳,燈光基本上是打在個人身上的。與地方戲曲相比,所謂 聽戲,還是要以京戲 慢條絲理、輕挑慢捻、死去活來,最為出類拔萃,入門不多,這裡不多表。大場面,講排場,以至翻筋斗,插科打渾,對真正懂得畢上眼睛,頭隨扇搖,享受絲竹雅音之樂的戲迷而言則純屬餘事爾。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父親自中國來台的舊識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不免要來找父親小拜個碼頭,上上館子,時相往返,大家都在找出路。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就這層緣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隨著唱片直起喉嚨,忽生時忽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

當年學唱的唱片是馬派的 馬連良。學唱的兩齣是,武家坡的红鬃烈马 與 四郎探母 的坐宮。武家坡從 “一馬離了西涼界,不由人 . . . . , ”;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扯起嗓子,全本一腳踢,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毫無冷場,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起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

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 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 梅蘭芳 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戰宛城” 一劇中,為 曹操 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 張濟寡妻 鄒氏一角。當年在中華路 國光戲院 舞台上所看,深閨寂寞,春光外顯,粗線條的 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對上體魄高大魁梧,整臉塗白,一身單色洋紅的 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兩幕挑情戲。鄒氏 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