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 路 系 列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5%B9%B3%E8%B7%AF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Marching Band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F31WRLVCg )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從〈勞基法〉看戒嚴一代的勤勞經濟觀 讀後感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8/01/blog-post_82.html

雲程教授 從哲學的角度切入了台灣一例一休以來種種紛擾的深層原因,觀點相當直得參考。

儘管台灣在歷經了數十年政治與經濟的變動,尤其政治解嚴民主化,在經濟上進入了高科技產品的製造與部分市容的改變,似乎台灣已經就進入了 “發達國家” 之林,而其實整個思路、體制,光看大街小巷到處都是 “薩滿” ,就知道依舊留存於相當傳統的狀態。

在蔡英文執政之後,與人們所賦予的期待顯然落差相當大,原因應該是相當複雜。比如舊體制的牽扯、兩岸關係、社會內容、統獨藍綠,等等等的投鼠忌器,寸步難行。在在都讓執政顯得效率不彰,而做為執政者也無法,甚至不想去做出起碼的說明,讓整個社會疑雲重重,不知此後台灣走向如何,幾乎進入分崩離析的狀態。

來自中國的攻勢頻頻出招,險象環生之餘,一向為人推崇為 “天然獨” 的年輕世代,在中國的號召分化之下,也顯得離心離德。除了在 20016年 製造台灣青年赴中國創業的風潮之外: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6/08/15/人-材-外-流/
( 這串留言原本在他處,可惜找不到了。或者原對口已刪除。)

在今年更推出了種種實質的優惠禮遇: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Ta5-tUMels )

不去論及其政策的最終效果如何,想法做個轉換,這些可能比較不是問題;台灣的人口原本就過多,疏散一些過去無傷大雅,幾年前聽說台灣流浪博士有三千多位,這些博士就算去中國就業,也是可以理解。可以去了解一下去的都是些什麼行業?或許很多都是軟體產業,顯得很高科技,其實”科技精靈”早已出現,而軟體的先期成本不多,就業產值不大。就業,需要的是傳統製造業;這個並不容易。人才!?看起來好像蠻人才的。人才多得很!台灣的產業與社會發展,只要理出頭緒,好好找出方向,一個堅實健康的社會是很有希望的。

倒是因為沾染著政治色彩,在法令上應該有 “整流器”。比如 , 必須在台灣住滿183天/年,以分出居民與非居民之類別,居民有繳稅義務,非居民不用繳稅,居民才享有健保,申請護照,以及投票權等等。

主要還是在台灣本身如何突破現狀,這也需要建立”國族意識”,才有辦法創造出新的社會。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7/12/07/台灣-的-產業發展/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新 年 亂 講

( 這篇留言長了些,獨立出來。 )

https://eoiss.wordpress.com/2018/01/01/雜談-part54-新年亂講/#more-1802

就性質上來說,“鬥爭” 換個稱呼 “競爭”,其本身並不是問題,就算加上個 “階級”,換成 “利益” 大概意思也差不多。問題出在方法太過惡質,就成了一般對 “階級鬥爭” 的惡劣概念。
台灣人而對共產黨有好感,類別非常多,也彼此參雜,要看年齡、性格、所屬族群、居住地區、政治立場、政治成熟度、改革開放後經濟起飛 . . . 等等等。還有因為台灣人執政而轉向共產黨的,要談談不完。

小弟不才,40多年前年輕時海外 “遊學”,有鳥放出籠、淺薄、好奇、做夢、正義感、受蠱惑等因素,當下成了精神文革派,所幸有個反向追尋的性格,早早找出其矛盾,好生痛苦了一陣子,還是謀生要緊。

對共產黨有好感,只表示屬於統派,如此而已。如果台灣民意走向獨派居多,其他意義不大 - 只是這個還要觀察。
**

關於 “階級鬥爭” ,就自己的感覺多說幾句,記憶力不佳,僅供談助,不足為訓。
在民主國家,且以 “工運” 做為代表;美國汽車工會在戰後曾經相當興旺,之後底特律工作大量流失,工會已經顯得日沒途窮,階級分化嚴重,導致川普當選;日本國鐵早年有春鬥、秋鬥,隨著民營化,也已銷聲匿跡,而隨著經濟近30年的失落,企業派遣工盛行。在中國的 “階級鬥爭” 可以逆向而行,強力掃除低端人口,這也令人相當意外 - 重要的是制度的健全與法令的明確。

台灣的工運;年金改革、一例一休,都呈現了台灣工運的樣態。某個程度來說,如果加入外部勢力介入的可能,中國式的 “階級鬥爭” 就隱然出現。這裡當然不是說台灣這些工運有中國在背後撐腰,而透過統派媒體興風作浪,或者其代理人在其中穿針引線,如同影武者般的存在,尤其左派的理論基礎在時事的推波助瀾之下,更加受到關注等等,土壤是有的。當然 - 這也是要靠制度:國安會、調查局 . . . . 等等相關的單位進行機制反制。

執政者 還是最主要的角色。且以一例一休為例;政府應該可以以 “第三者” 的身份,以政府的立場,“明言” 根據以台灣所處現階段的經濟樣態,提出自己的版本,做為有經濟指標意義的客觀數字,再提請勞資雙方研商。在政府、勞方、資方,三方的推擠,參詳之後,應該可以有較為具有三方共識,有效率的結果出現。而不至於如同現在的進退失據。
**
一般說來,私人企業的改革由中途無論何種型態的切入,都會受到掣肘,除非由大老闆直接指令,而少東的不以為然也可能是導致失敗的因素(或者兩者對調)。這還有一個恐怕會有不少無人接班,或後續鬆垮的問題。

這 2、30年來,由於各種因素,仍舊存活在台灣的產業,政府似乎從未正視過。從最近鬧得很兇的 “一例一休” 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到台灣,尤其在中南部仍舊有相當多的中小企業、大小工廠,在台灣無論什麼原因,不離不棄的存在著。針對這股個別細小的力量,政府應該盡速重新恢復在國民黨兩岸政策走向統一之後,形同虛設,甚至廢除掉的 “工業局”,加上在工研院專設單位,針對這些小工業,由提升至部級的 “工業部”( or 產業部),重新進行了解,分門別類,理出台灣現存工業的實質內容,提供相關資訊,與必要的協助,當然也不能淪為一個只會做數字統計的單位。

台灣一向專志於代工,對細作的產業發展未曾付出心力,其他可以發展的產業應該會有。或許軍工產業,前一陣子有美國智庫就提議台灣不妨嵌入美國的軍工業生產,這不也順應了台灣在戰後幾十年來產業發展,很合理的老路!?

政府應該廉能,國家經濟應該可以參考某些歐洲小國;為什麼人家可以在不著眼 “科技轉型”,甚至 ˇ金融股市”, 而秀麗的風景,加上高度的人民素質,“全方位的拚搏”,不也可以成為令人羨慕的國家!?
**
〉〉〉提供相關資訊,與必要的協助〈〈〈

所以上面沒有使用 “輔導、輔助” 等字眼。
會自行去尋找出路的,大概就只有第一代創業主。去中國的台商,很多第二代都不想接班。涼勢涼勢的日子快活多了,又有錢,尤其越來越不好混。可以說,因開創事業而來的人生,就只屬於第一代創業主,並不屬於第二代少東。一般般的第二代怎麼辦?開餐廳?開咖啡廳?當然也可能再大展鴻圖。總之 “生命是自己的”;就這個意義來說,生命的確會自己找到出路,不過與先帝的人生已經完全不同。淪落的也很多啦,所以會有所謂的 “階級流動”。

社會的經濟繁榮之後,種種社會條件已經大不相同,在經濟發展上,進入了 “資本密集” 與 “技術密集” 的時代。郭台銘批判想開 café 的年輕人,知名經濟評論家批判台灣年輕人不該追求 “小確幸”,這些說法恐怕只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結束一個生意,要再找新的生產項目,或者趁景況良好,再找第二事業以避險,其實並沒想像的容易。
**
就精神上來說,在台灣這樣的企業與員工大概只存在少數的大公司,在日本則是相當普遍的存在。和文化有關。
**
由於兩岸各自的成長與經歷所產生的大環境相當不同,所稱 “資本家” 與 “統治者” 雙方的內涵並不一樣。如果我的認識沒錯,中國的私營企業,受到以國營企業為精神主軸的政府擠壓,民間活力無法完全發揮,是相當壓抑的。
就台灣來說,政府為了經濟,相當程度必須重視 “資本家” ,這可以理解。另一方面,我也相信那位女青年的工運領袖所說:「他們賺錢,可是就是不想給!」的憤慨。必需了解 - 台灣在 “勞基法” 實施之前, “資本家” 要關廠,資遣費是一毛也不願意付的,任令幾千個家庭無米下鍋,抗爭連連。而台灣的工廠在中國工資低廉的時勢所逼之下,更加速了遷往中國的洪流。
**
經濟相關的事項、樣態形形色色,這裡不多談。在個人的筆記裡有 蔡英文所代表的意義 (2010. 12)、蔡英文的改革(2017. 8)兩篇,至目前看法並沒有改變。只是她的民調大幅度下滑是個事實。由於不清楚他實際的作法,基本上也不去持批評的態度,等第三年或者會比較清楚。倒是在她說出她不會看民調執政,讓我覺得他可能有點心慌,或者顯露了 知識分子的傲慢,而認為她可以選擇不講。感到不能一味的力挺。

其實這些都無所謂,在兩岸關係上,只要她挺住不接受九二共識,其他應該給予較大的空間去周旋。她對台灣未來的想望是什麼?對兩岸持何種態度?思考了一下她 “維持現狀”、“中華民國” 的政策,長遠的看,將對台灣主權最終帶來傷害,這是我的看法,也是前面所說 - “台灣民意走向獨派還要觀察” 的原因。無獨有偶,昨日新民調顯示 “獨派” 數字下調,或許正如上所述有關。此後位移支持 “激進側翼” ,是一個方向。

一切都是動態的,都是一個過程,在渾沌之中,最終將依於胡底,如果事先沒有理念,或者這個理念是要 “看事辦事” ,個人即便螳臂擋車,也要有個態度。就個人來說,認為台灣可以是顆小辣椒,“只要大環境、時機成熟”,可以向中國正面嗆聲,來一場 馴獸記。世界的亂源是中國共產黨,而台灣是 KEY。
**

話要往死裡講,他的金融系統也將面臨整頓,這些事情固然都是事實,而即便是這樣,他每年仍舊有數千億美元的出超,足夠他去作夢,雖然顯得很愚蠢。他內部之如何混亂,人民如何不滿,其實都沒有關係。只要無法危及他的專制統治,人肉鹹鹹,可以萬壽無疆之外,“復興中華文化” 可不見得是一句空話。西方世界的覺醒大概是唯一解藥,只要願意,台灣將是很重要的一個具有軟硬功夫的力量,只是西方的意思表達必須日趨清楚。這場大戲會很精微,很精彩 - 如果能夠如我所想。
**
〉〉〉西方 “觉醒” 这件事有点可疑。我是说他们在 “觉醒” 之前真的是睡着了吗? . . . . . .〈〈〈

西方對中國的看法有種種流派,一直以來就是以和中、統中為主流。直到備受爭議的川普出現,才開始有了翻轉的契機。算是一個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的過程。

從過去的跡象看,受中國長期威脅的台灣,照樣受到歐美日 “不得改變現狀” 的壓力,其實才是台灣長期處境的傳統。局勢應該是在轉變,台灣對外部的猜疑是很難去除的。始做俑者,其實還是幾十年來,對台灣無情打壓,對中國持綏靖主義的歐美日。

蔡英文很小心,種種實境我們外人難以理解;用我的話說就是 “苦守寒窯”、“望君情淚”。站在台灣主權的立場,對蔡 “維持中華民國現狀” 的做法必須提出反制,往台獨立場推進。
然後你說,美國會同意嗎?美國會懂得台灣這顆棋嗎?又如果 “中、蔡” 之間在某些重要議題上有了相近的看法,此時即便美國靠近來了,蔡英文要怎麼處理?

這些我不懂,但可以確定的是,台灣必需最終遠離中國。蔡是這麼想嗎?蔡與中共取得某種進展,對日後中國的變革,將是一個無法重來的,深具傷害的過程。中共政權只會更加鞏固。
**

馬桶走向統一,辛灝年 深感不滿,說:你們不要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由我們來繼承。現在好,蔡英文是個不接受九二共識(深具彈性)的 “中華民國派” ;請問辛灝年會滿心歡喜的接受這個台灣人(又稱:本省人),血脈不相通的,不接受九二共識的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嗎?
**

其實也沒有那麼複雜;我去找 金正恩 來當台灣的 CEO。

Posted in 柴 寮 偶 寄 | Leave a comment

滿腦子 春秋戰國

米強 / 約翰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8/01/blog-post_28.html#more

菲律賓、日本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終日在中國的放線牽扯,合縱連橫之下一喜一憂,由於中國的「魅力攻勢」難以抵擋,這些國家終於進入中國的勢力範圍,彼此共存共榮,只剩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堅持不接受92共識而繼續延宕。由於美國自外於亞洲,局勢已經改變,於是中國考慮再三,經過艱困的談判,接受了抵死不從的蔡英文的92會談,收入帳下。

六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天下共構,以神州為脊梁,萬邦來朝。
--
無風之夜,是醉了嗎。

「它的價值在於,和真正的燭臺一樣,完全靜止,一動也不動。這廝稍有震動,就會
引來一陣鞭打。」

米強 站立了起來,走近了 人妝燭臺。站在最靠近的 燈台鬼 前面,仔細看了一下。
原來如此,是個活人。

丁字布一條,全身塗滿怪異油彩,面塗惡鬼相。綁於背後的雙手和雙足腕,
被架上三尺餘的鉄架,嚴嚴捆綁上鎖,頭戴鐵面具,其上插植十支蠟燭。
蠟燭溶解,從額頭流至臉頰。不似人臉,透露出恐怖相貌的 燈台鬼,望之不出
四十上下的健壯身材,眼光閃爍交錯著憤怒與怨恨,悽滄的凝視著 米強。
米強 眼睛不經意的望向了他處,站到了另一個 燈台鬼 前面。

與前面相比,這一個顯得瘦弱嬌小,站立著也顯得很勉強。小小的眼瞳漂浮著哀願與絕望,
緊張而不安的望著 米強。米強 忍受不了,打算回到自己的坐位,倒是又
注意到了剛剛被皮鞭重重抽打的 燈台鬼,不知不覺的身體就走向了那個方向。
骨骼粗大,臉部肌肉消瘦,看頭上僅存的些許白髮,應該已經超過七十吧。噙滲
著淚水的兩眼閉合,似乎勉力忍受著什麼激烈的情緒,讓鼻翼至口邊肌肉微微
顫抖,勒骨的胸部清楚的看得出在上下波動。

「怎麼 ﹖那麼用心的在看著什麼呢 ﹖」

不知何時來到的 約翰 在背後這麼說著的時候,燈台鬼 一根睫毛都沒有的眼簾
不安的霎動著。要睜大卻無法睜大,沌濁的視線,直盯著 米強 與 約翰 的臉,下個
瞬間, 燈台鬼「哇 ﹗」大叫的發出聲音,頭部向前伸出,上下牙齒咬破了嘴脣。
用腳趾沾了一滴一滴流到地上的血糊,寫了下來  —  特郎普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3/03/24/殘-酷-物-語-4/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主權 與 公投

http://whogovernstw.org/2018/01/10/chihhsinsheen10/

隨著著台灣主體意識的上升,要求公投的呼聲日漸升高,似乎公投能夠給台灣的未來帶來了無比的希望。由於公投訴諸民意,只要公投一過,就代表了台灣主權的進一步受到保障與伸張,甚至由此取得法理基礎,最終得到國際承認。所有這些美好的想望,其根本的底氣其實就來自於民調顯示走向台獨的民意益趨升高,因此 “必勝” 的感覺,更加支撐了此一取向。

由於公投的實施,在不少國家、比如:蘇格蘭、魁北克、嘉泰隆那、庫德族,都顯示了其局限性,因此公投是否就是走向獨立的神方妙藥,實在直得仔細推敲。

就台灣本身來說,台灣的意識與認同,是否具有如同民調的 “數字” 顯示一般的剛性性質,有著無可置疑的堅定、穩健的群眾基礎?比如說:願意為了主權的維護,在主權受到軍事威脅時,願意挺身而出,為之一戰?或者說,在沒有國際奧援的情況下,願意在內部環境,比如修憲、制憲的改善上,萬眾一心,漸次展開?然而可惜的是,在比對種種事實的呈現上,總會看到一些不合常理,甚至背離事實的現象呈現,不免令人懷疑,台灣人到底真心想的是什麼!?

台灣是一個有著歷史糾葛,而且意識受到長期摧毀的心裡創傷的國家。長成於意識如此紛雜、曖昧的土地有這幾項特質:族群想法歧異,背道而馳、看得到每年赴中國旅遊的人數ˋ以百萬人次以上計、以走向中國立場鮮明,而為人注目的台北市長柯p,支持度居高不下,支持者包括了傳統支持民進黨的綠營民眾之外,在被稱為 “天然獨” 的年輕族群裡更是有著為人不解的聲望。台灣人的意識,即便是在天龍國,到底是怎麼樣的內容,很不容易理解。

蔡英文就任總統之後,其 “維持中華民國現狀” 的政策,不需基於善意就可以理解台灣在面對國際、面對中國、國內政治狀況,甚至民眾本身,在立場上的艱困。於是台灣人對國名 “中華民國” 的認同,去到國外就自動變成 “台灣”,而對 “青天白日滿地紅” 一般就更加顯得理所當然的接受了;這個早已存在的矛盾現象如今更加受到落實。

我們難以瞭解蔡英文對台灣的最終走向獨立、兩岸關係如何安排,有著如何的對應路線?起碼在她的執政之下,除了內政之外,“維持中華民國現狀” 台灣民眾似乎是接受了,前一陣子的民調顯示,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數字稍有升高,雖然只是些微的變動,也在誤差範圍之內,還是值得注意。這或許和以台灣為主體論述的民進黨執政依舊堅持 “維持中華民國現狀” 的政策有關。其實這樣的結果還是相當傳統:藍 + 中間 = 65%。華獨ˋ還是佔最大宗。在如此狀態之下舉行公投(看題目)儘管過門檻數,恐怕也是底氣不足。不如繼續令其處於現實的紛亂樣態,而透過內部的改造,取得新生代對國家的主體意識與認同更加深化,才是長遠而有效的萬全方法。

2017-01-14 蔡英文在舊金山演講:「 中華民國是有希望的國家」;如此看來在蔡英文的盤算裡,作為一個台灣的菁英領導人,台灣的最佳選擇唯一就是「 中華民國」。以「中華民國」為主訴,繼續以「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與 中華人民共和國 周旋。個人認為她有慎密的思考,卻是在現實之下的一種妥協,未能充分顯示即便是在民意不夠清晰的情況之下,堅持以台灣為主體論述的民眾已經是主流趨勢;如此看來,一種「宣示性公投」還是極其需要的。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柴 寮 偶 寄 12/2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pq0YQ-s7mM
在二戰前後因為嚮往 “祖國” 而前往中國,或者居住日租界而未回台的台灣人,因為中國的政治運動而受害的,為數應該不少。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94.html
在朝鮮問題上,美國因為首爾人民的生命財產而不敢直取朝鮮,這是美國對朝鮮政策的底線;朝鮮除了頻頻研射導彈與核子彈之外,其實不敢真正的直轟美國,甚至日本,這是朝鮮的政策底線。如此的恐怖平衡,也還是屬於“和平”的一種。金正恩不容易捉摸,只因為他站在恐嚇的制高點,你在乎他,只有被耍得團團轉。日本似乎是二軍,其實首當其衝,比起川普,嗆聲不多,卻是默默建軍備戰。到底還是亞洲人懂得亞洲人。既然“西線無戰事”,就好好的“整軍經武”,不要再陷入銀樣蠟槍頭的窘境,好生恐嚇苦守寒窯望君情淚、耽前顧後的台灣蔡英文 -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樓”;這一切因缘錯会,不都因為哥哥嫂嫂住的小區没有圍牆!?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list=PLEunyZ5-3n3-pZWpZJdAMQTQ1gluIUeyH&time_continue=579&v=3xaQvyVh5j0 )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7/02/19/%e4%bd%8e-%e6%ac%b2-%e7%a4%be-%e6%9c%83/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56.html
這樣子我感覺很好,很舒服。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27.html
應該是指郭文貴事件吧?
這個程度的機構與事件,在中國的抗議之下,可以做適度的善意回應,適可而止;這是成熟的表現。至於被解職的人士,等風頭過去,在日後應另開節目,予以重用。
**
已經是很久之前,也是政治事務,讓自己領悟到不能獨沽一味,而必須從各種角度,甚至時空、背景,好好推敲,才不至於事有萬一,覺得被背叛。好在自己只是一個素人,資訊不足,也未推敲再三,而更多分心於娛樂節目。這幾日忙著看“舞力全開”,有錯處,希望多多出來吐槽一番,彼此辯難,才會愈趨精緻。謝謝誇讚!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94.html#more
未能早早知曉中國的心思,到現在還在“糾結” - 去死死算了。毫無警覺,不值得同情!
**
現在覺得,用不著與金正恩的朝鮮做對,要姑息中國,不如去綏靖朝鮮。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n3QwA_NmB4
有禮無體、有禮有體、無理有體、無理無體 -台灣?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1vqMVR0_xs&lc=z22gejpqiw3sjtzqn04t1aokg054oo5sk4sst0yp1trdrk0h00410.1514301781754501
談談西藏、新疆吧。
**
地段人口;看住那一段吧!越來越自信了,聖誕節剷除之後,自信就看到了。或許離開國內,來到國外,自信會更加大幅提高。台獨!? 等中共足夠強大了,台獨就自然消滅了。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55.html?showComment=1514103617405#c8260764109879643336
ISIS+哈馬斯+三胖爺 - 這中間除了三胖會是直接對衝之外,ISIS、哈馬斯,一直就是“高潮迭起”,刺激性早就已經不足。就不說ISIS是敘利亞與俄國的事情,哈馬斯是以色列的事情。中東、非洲這種無望之地,美國口頭嗆聲就好,不用去管太多閒事,賣武器支持正義,賺錢促進經濟就好。

中國在美國新戰略之下,也許蠱惑三胖爺;這就看川普的作為。韓國不肯,恐怕很難。直到導彈直衝美國,就成了美國與北韓的直接關係。那就顧不了首爾了。

一直以來,美日台對中國的侵犯傻眼“不知如何是好”,現在倒過來了,換成傻眼的中國“不知如何是好”。

戰後幾十年來,世局一直就是“高潮迭起”已經相當習慣,除非啟動大戰,否則看頭不大。打一打最好,可惜世局還不是那麼一塊料,頂多就是“高潮迭起”,這不是多此一舉嗎?。日本、台灣,自己要多多加油,美國那來那麼大力氣!?那個傻瓜要當大國,盡量請便。不當銀樣蠟槍頭,只在乎口袋有沒有。那天發火,讓你雞飛狗跳。- 我是這麼想啦!美國聽不聽就沒辦法了。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LKG7EbfwP4
為什麼沒人敢戰?因為有高層內應!?
有偏綠媒體大咖也挺柯,對照日前李登輝挺柯,似乎並非偶然。

原因不明。
----
https://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47.html?showComment=1513711614205#c7222554283051688135
川普從一開始就很清楚。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287201
**
與菲律賓的 杜特蒂 相同,川普 參選總統的第一時間就受到超乎尋常的反對,這讓我相當訝異。第一個原因可能因為認為他只是一個庸俗的商人。其次認為他涉入政治甚早,不是一個外行人,第三他提出的一些訴求,我認為並沒有不合理的地方,如果有,只因為所持立場不同而已。至於他的瘋言瘋語,比較屬於性格,這些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問題。稍微回想起來,兩蔣時代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看起來比民進黨人,來得有氣派,說話有板有眼,有條理,官架子好得多了。因此儘管反對他的人很多,不用情緒的我,還是支持他。

讀到福山的文章,覺得美國的價值隨著國力的不彰,其實一直就在流失,並非起自川普。尤其面對新的對手,有些做法恐怕只有招架無力;日本亦同,只是“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好在中國犯了很多無知的錯誤,留下了抗衡之地。
----
王立第二戰研所  2017.12.16  罷昌結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KWgM0VOFUE
就政治論政治,從這次的罷免可以看到政策之提案影響深遠,不能只靠熱血。尤其罷免差不多等於另一場選舉。不計入賄選的話,動員的能量與熱情,罷免方會遠高於被罷免方。這次就看得很清楚,綠營媒體等幾乎傾槽而出,卻只有兩萬多票。或許可以在被罷免方加個 handicap 差點,以做平衡。
**
黃國昌 當然很好,不過或許不妨可以 “政客” 一點。日前看他接受 中天 記者訪問,他的情緒很清楚;處高位而發飆,就旁觀者來看,是陷入了下風。再之前一些,為受害軍人母親賦予平反倚靠的 洪慈庸 遭到嗆聲,竟然發言不屑;這些都屬於不夠成熟。不回應都要比這類的回應要好。林昶佐則乾脆不見了。 要從政,熱血必須受到調整,或者成為一種 “工具”。同樣的說理有力,滔滔不絕,阿扁的充滿感性就很厲害。這或許就是 “政客” 的能力吧。阿扁 的政治魅力,在黃國昌身上看不出來,咄咄逼人有時成了負面。阿扁的語言有很棒的煽動力,更多的可以感到與群眾在一起的親和力。與同樣聽起來很過癮的 蔡英文 的冷靜、理性剛好相反。我們可以跟著一起發飆、情熱,與台灣同在,“音樂會” 一結束,讓我們照樣回到 “勤管嚴教” 的位置,樂此不疲。
**
本來以為他會很活耀,卻是不常見。章萬安!?有一說是時力要與柯屁合作,就覺得,唉。還是 “讓我們照樣回到 “勤管嚴教” 的位置,樂此不疲。”。
**
這個我有考慮到;就是阿扁的時候一樣很嗆,卻一樣受到綠營民眾相挺。當然時空不同,經風雨,見世面的底子也不同,以至黃國昌的群眾魅力尚待加強。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感覺。有點懷疑時力內部,可能不太夠 “一家人”。
**
台灣早晚必須將共產黨推入敵方,這一點是沒錯的。至於代言人代言人,往往偽裝,尤其在 “一籃子” 交易的議題下,很難防。藍綠,其實不是假議題,只有透過時間,與內部改造慢慢統合。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KjmzYcRgFg
被框進了細節,在五里霧中匍匐前進不敢抬頭。溫存於現狀,苦守寒窯,無能在變動中因時劃定楚河漢界,漸漸妥協。
**
吳祥輝萬歲!
----
https://buzzorange.com/2017/01/03/nobody-cares-about-taiwan/
不像是日本人的文字。不過這樣也好,多多自我鞭策。
**
不過文中所述的一些現象,是確實存在的。這才是真正令人擔憂的。
----
〉〉〉先前有一次豪雨的預報,後來無風無雨,但中天還是生出一則立委黃國昌對選區內的受災民眾不聞不問的報導。今早,該名記者拿網路上的垃圾話,來問國昌老師的回應。〈〈〈

藍營媒體實在沒有什麼好談的,而黃國昌學者從政,應對不夠老到;就是說可以滑頭一些(不直衝;處高位而 衝、就先了輸一半),甚至根本拒絕回答。不要真以為台灣已經是什麼民主國家!於是就常常會說出一些容易被故意曲解的話,甚至不合時宜的政策自討苦吃。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qY_p4bpLlA&lc=z22gejpqiw3sjtzqn04t1aokgfosrizp2qygiu4v3ykork0h00410.1512222658922335 )怪的是他似乎沒去想過過剩條件下惡性循環的原因。

必須去找出勞動力過剩的原因-就不學看來,這是先天存在的。
生產過剩-這也不奇怪。以所謂亞洲四小虎的經驗來看,主要的美國市場供應,一個台灣2300萬人就足夠打死。不要忘了,即便直到現在,出口外銷一直就是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柱。

要將中國經濟以一種獨立王國的姿態來理解,是有問題的。直到現在,來自美國的出超,每年超過US$3000億。這是何等龐大的數字。改革開放一開始,“獨立中國”,就已經無法存在了。

你當然可以永遠維持偉大的中央控制體制。私營企業積極性出不來,這不但是浪費中國人歷史累積的聰明才智,也完全的不符合人性。

你們大概是要以新加坡為師,只是新加坡是一個地小人稠的城市國家,條件不同。尤其作為獨裁統治的國家,她的地理位置適中,完全的吸取了 “西方自由經濟” 的利益。做為一個進步的文明,尤其是李光耀時代的獨裁新加坡,是不足為訓的。
----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7/12/blog-post_2.html
正確的答案是:萬能。

為什麼能夠萬能?就因為低能。為什麼低能兒能夠成為萬能涅?就因為高能呀!為什麼低能+萬能會=高能涅?在西方的政治科學家早在兩千多年前就為這種現象取了一個名稱——專制獨裁,其來自拉丁語的英文名稱是dictatorship。在中國名稱就是有著“紅書不離手,萬歲不離口”,見風轉舵的“官僚”,+上有著低IQ,高EQ,也對國家充滿LQ-love quotient的皇帝。總稱就叫做“中國特色”。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