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 〔天下 〕

06/26/2005 20:27
發現〔天下〕 1 9 9 8

關掉了音響,從柴可夫斯基感傷、悲愴的情緒中慢慢的回復到安寧、平靜的現實世界。門鈴響了,原來又是耶和華見證人來找我推銷兼閒聊。此兄名叫 鮑伯﹙鮑太太第一次見家內,雙手合十,哈腰做打躬做揖狀,我耳際一聲大鑼頓時響起 ﹕匡 ——— ……#&% § ☆ ﹗﹚望之六十開外,原來與我同庚。這次拿了一份傳單要我戒煙,又要我信主,以後上天堂。我安慰他 ﹕佛教形式的東西、鬼神等都太多,離我更遠,不過我佛慈悲,不才我也一樣,是專求地獄,不上天堂。我把話岔開了說 ﹕西方的價值、文化還是比較高,光聽音樂就知道,人類的精神資產是盡粹於斯了。送走了鮑伯,心中一樂,好禮佳哉我心狠,應付得宜 ﹕「唉 ﹗真是主權在我,聽你的,我不也得一周兩日跟你去沿門托缽,強人所難嗎 ﹖那多累人 ﹖﹗」

回到了書室,隨手拿到了因好奇而借來的〔發現台灣〕。這套書上下兩冊,真可謂機心良苦。政治性的書(你覺得它是文化性 or 經濟性、歷史性的嗎 ﹖)其實都有立場,立場是認知的問題,不好說對錯。這套書對於有愛於台灣的人來說,其實是起著解構的作用。第一個作用 :它顛覆台灣對日本的友好感情。其次,延續著威權時代國民黨的中國民族教育,拉緊了台灣與中國必需統一的民族情緒。隔著時空,斷章取義,明嘲暗諷,你看出來了嗎 ﹖沒有用你的嘴說我的話,用你的手掌你的嘴,抹暗天空顯示月亮的地方嗎 ﹖好話說十句,頂不住一句深刻的壞話,壞話說十句頂不住一句感性的好話。這只有從全書的肌理與脈絡、編排才看得出來。書,其實和音樂一樣,它可以以流暢的方式把你不自主的意識,帶往它所想引領的方向。

這套書,在統一後(假設),仍將為中國官方推薦,一方面也因為它對台灣僅只發現到 1945 年為止。其實所謂發現的東西,也早就有人寫過,只不過寫法不同。你覺得這套書公正、不偏倚嗎 ﹖其實台灣的悲哀在這裡顯現得最清楚、最深刻 ﹗

一股勢力,在攻城陷池之後,首要的事情就是佔領傳播中心,然後兼頭掌握政府人事、組織,收攏地方士紳。傳播之為用大矣哉 ﹗〔天下〕以它一向出版經營企管、社會人文等不受爭議的叢書,基本上掩飾了它積極的政治取向,以庖丁解牛的俐落手法,向知識階層解構台灣。一如〔獨家報導〕等八卦刊物,以聳動、腐敗的話題與廣告,渲染、腐化著台灣。正如錢其珅所說的 ﹕「這是一個細水長流的工作。」其摧枯拉朽的傳播腐蝕力,對一般較無政治意識的人而,效果是驚人的。

台灣人赴中國,即使是一個痞子,在自我意識上也是自以為較優越的,更不用說那些蠅蠅茍苟、沾沾自喜的小商人了。與人為善的民族感情,對中國來說,其實只是一個〝 管轄權 〞的問題而已。{政治是人類行為的最高形式};中國給優惠,正因為台灣有它奈何不得的主權。思考統、獨不一定關乎中國情結或台灣情結,兩個相異的社會要融合一起,不比器官移植,更何況是一個有著以大吃小為文化的老國。

余英時、蘇曉康,他們推崇本書﹙背書人挑得好﹚,我有善意的瞭解,都是我景仰的對象。因為他們都敢於反中共,對中國有反思的能力。這對統派的〔天下〕的大目標倒無關緊要,因為在這類議題上,他們與台灣一樣,只是一個掙扎的力量而已。在相同的原因下,〔天下〕當然也談〝 中國的希望在台灣 〞,就是在中國問題的整體呈現上,其實它背道而馳,與中國隔海對唱。解構台灣嗎 ﹖這不是愛中國的方法。

聞姪女閱〔發現台灣〕讀後有感
4 月29 日1998 年

(附 錄 )

天下的取向很有效的掩飾了它積極的中國立場,為一般台灣知識份子不容易識破之外,也因此很具有領導台灣的說服力。

來看一看這一段訪問 ﹕

「你們有時製作專輯,深入討論一些問題或現象 ﹔有時則又萬里跋涉,去搜尋資料,採訪新聞,為的是要告訴生活在這個島嶼上的人民,如何反省,如何借鑑。這些都是緣自於對台灣的關愛,我明白。我也幾度參與發言,成為你們製作小組的訪問對象,所以深知你們周全的準備與謹慎的工作態度。你們曾分頭訪問近百人而寫成一篇文章。在接受一小時的訪談後,我讀到自己講過的兩句話。你們引述求證而不杜撰。這個事實充份說明了撰稿者落筆之際的深慮與敬業。」

「而有時接受許多犀利的訪問,則又使我不禁反省警惕。譬如在『走過從前』的專輯訪問時,那位年輕的記者一連串的問我 ﹕『中美斷交時,你在做什麼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時,你在做什麼 ﹖』『中共進入聯合國時,你在做什麼 ﹖』我的答覆竟然是 ﹕『我在教書。』『我在教書。』『我在教書。』那天夜晚,我幾乎失眠,為了反復思索自己單調的答語。但身為一個教師,守住自己的崗位、盡責地教書,不也是正確的選擇嗎 ﹖沒有走上街頭搖旗吶喊丟雞蛋,而繼續在教室裡傳道授業解惑其實也自有一份悲壯的任重道遠的意識。」「我佩服敬業的人,尤其是默默敬業不懈怠的人。十年來,妳和妳年輕的同事們必然是努力不懈的朝著妳們的理想進行,所以才有今日有目共睹的成績。而這一份原本是經濟性的刊物,這一期怎麼會以『發現台灣』這樣的歷史觀點為主題呢 ﹖誠如妳在前言之中所說 ﹕『打開歷史、走出未來』,選擇在今日這般『大家變得急切、焦躁、難安』的時刻,你們花費將近一年的時間準備,推出這樣一個不僅從台灣本土來回顧省思,而且更從台灣以外的角度去觀察的大視野。這其中不言可喻,是寓含了多麼深厚的對台灣的關愛啊 ﹗」

以上是節錄。

1 9 9 8 年我也曾小結過我自己對天下的看法,把心情日記當成倉庫,有興趣不妨參考一下 ﹕發現「天下」。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