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鳥瞰

12/06/2005 09:21

香港政治鳥瞰 (其他)

 

(溫哥華太陽報首頁 Dec 5 , 2005 貼圖 略 )

一九九七之前選擇回歸中國的香港人民,為了爭回當初中國極權政府承諾之 特首直選,香港民主黨派與各界人士於 12 / 4 2005 舉行了民主示威遊行。主辦單位預計參加人數約 50.000 — 100.000 人,實際參加人數則遠遠超過,達到 250.000 人,事後警方則欽定為 63.000 人。

前港英要員 陳方安生 到底沒有讓我一向私心的期待失望,終究是在重要的時刻站了出來,她說 ﹕

「There are moments in one’s life when you have to stand up and be counted and for me this is one of those moments, …. 」。

另一位主辦的議員 Ronny Tong 說 ﹕

「I can’t think of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that you can have such large number of people turning out in such a peaceful manner to ask for something which is of their own right , ….」。

現任特首曾蔭權為前港英財政司長,受有完整的現代教育,應該相當了解民主真義。 作為一個在極權統制之下的欽定政治人物,我很感興趣他是否有借力使力,向中共中央要求實現當初承諾 特首直選 的識見與能耐否 ﹖

約四十年前由於中國大飢荒的五月難民潮的難民同胞,如今都已經雀巢鳩佔位居要津,作中共馬前卒的香港土共,主導著香港政壇 ﹔過度的通流,今日的香港也已經今非昔比,在在都考驗著香港人民的意志。台灣人的意志在這次的選舉已經敗下陣來了,我不忍心再去苛責綠營政府,但政治現實是嚴酷的,有 金孫 這一些花頭的出現,應該了解到對手們共同有著一套心照不宣的scenario 在編織,其深謀遠慮是不著痕跡的﹕國民黨可以作的,民進黨就是不能做,這不是悲情,這是無情的現實,唱 Requiem 難以加持。

中國民運人士辛灝年先生在其宣揚大中華民國的演說中,反對台獨,他的立場與說辭我可以理解 ;在另一場演說的結尾他提醒在台灣日漸傾統的中國國民黨不能為敵所乘,簡短有力的終結一句,近乎悲鳴 ﹔如此矛盾、吊詭的認識,我不清楚辛先生瞭解到其中深刻的內涵沒有﹖。


回應   

隱形熊 on 2005-12-16 11:14

辛顥年先生的演講相當好聽,可是我總覺得他在某部分思考的向度還是不夠。一味的推崇孫中山,一味的大中國主義,一味的國民黨比共產黨好,這樣的思維,作為過渡,可以接受,但成為理論,就顯的不足。他和曹長青,林保華的差別,就在於,他從沒站在台灣人的立場想事情。但他那樣的反台獨,是有一定的效果,也為以後台中關係掀起變數。這是我對他的感覺。

air on 2005-12-16 15:18

辛顥年的演講好聽,一方面固然是由於其因自國愁家恨而來的感性而激亢的神情與語調,一方面也因為我們對這些事情如此熟悉,說白了就是多年受中國教育之後,化血為肉的感同身受。台灣一般民眾很不容易走出過往藩藶,這不能說不是一個要因。

由於百年心靈損傷,而心理激化的中國人,尤其在歷經文革重創的歷史悲劇之後,要求民族復興的情緒,要其沒有民族主義,不反對台獨,其實並不合情理,這是我對辛先生的看法。另一方面,作為在中共極權統治下,要恢復中國近代史原貌,從裡攻破 的先聲人物,在言辭上任何對台獨的容忍,從策略上來說先就引人反感,是絕對不利的 ﹔當然我這樣說,辛先生應該無此本意。

如果說辛先生是屬於 從裡攻破,曹長青與林保華兩位,就屬於站在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自外加壓。在不反對台獨的立場上,幫助台灣成為一個真正民主自由的燈塔。也因此國民黨的老帥登場、小兵歸位,對如許位仁人志士來說應該是期期以為不可的。

香港人傳統上是政治冷感的,今天終於有如許多的人願意為了自身的自由站出來,或許爭民主的意願就將要普遍的進入萌芽階段,這些都有待觀察 ﹔反觀台灣卻要不進而退,這是即使對有前瞻性、認識得到以民為本的中國知識份子來說,都應該引以為憂的。

air on 2005-12-16 15:45

辛先生一味的推崇孫中山、大中國主義、國民黨當然是不對的 ﹔這也是讓他無法站到曹長青、林保華等人士一樣立場的原因 ﹔我很感興趣他對民主自由、人類價值的看法。一種爭出頭的心理,也相同的可以在不少國家身上看到,而對像中國這樣的一個國家,則更具有一統天下的侵略性。一個真正具有義意的先進文明,必需有一套為全體人類提供哲學高度的價值,這在中國不止不存在,本身更是一團混亂,而二十一世紀,人類或許就是必需面對如此沉淪的挑戰。

隱形熊 on 2006-01-22 06:40

我覺得辛顥年的東西好看,除了大大講的原因之外,也是因為他罵共產黨罵得凶。我覺得台灣人和中國人思考方式已有不同,經由民主的洗禮,我們早早學會專業的重要性。政治也需要專業,專業是很實務性的,談起來卻不是那麼吸引人。中國談論政治還在以大論述起家,大論述就需要神話。辛顥年為了挑戰共產黨,卻又開始把孫中山蔣介石神話起來,看的我實在搖頭連連。台灣和中國的差距實在很大,論述的精細度也差很多。昨天和一個泰國餐廳老闆聊到中國人,他的見解實在精闢。他說在泰國,他們有文化宗教甚至皇族,和政治四足鼎立,必不會偏廢一方,可是中國人只有政治,只好把政治當作重要的事。他還提到,中國要真正現代化,唯一的方是就是裂解成多塊。我聽了實在很感佩這位泰國先生,看事情比台灣某些人還清楚太多。
 

Reply:   

很難了解辛灝年提國民黨、中華民國是一時的運用,還是真作此想。其背景如果除了中國之外,更是大中國主義的話,就真的與國民黨走到一塊了。曹長青、金恆則已超越了這個階段,層次是完全不同的。東森新聞台又再製作蔣家王朝憶往,手法相當細膩,透過藍營媒體整體的操作,台灣論述很容易被擠到牆角,更被吸進國民黨的大中國傘下,化解綠營民眾抗力,取得主導並建立新的台灣論述,真正台灣本土論述形格勢禁,就不容易抗衡了。

中國人思考不同是否包括藍營﹖如果只指涉綠營,在此台、中的異化就難以切割,很難有所助力。泰國人士是否華僑﹖一般泰國人懂得理解這些很不容易。

玉川上水 on 2006-02-21 15:29

個人感覚辛顥年提出孫文是1個手段、用1個神(孫文)來打倒叧1個神(毛沢東)。同時他可能没有好好学習歴史、他不可能(主観上也不想)成為第2個曹長青。
 

Reply:  

抱歉 ﹗五月中才看到你這一篇。

辛灝年推孫文當然是權謀,不過開放後他才發現了國民黨,一定相當震撼,自此成了老國民黨的粉絲,覺得這才是中國的回春良藥。對民主的概念,我覺得他是矇渣渣的,其實是個強烈的民族主義者。現在國民黨回歸祖國了,正顯示了他學問固然很好,認識卻還是有問題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