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一個中國狂想曲

10/21/2004     政治時事版

Re: 一個中國狂想曲  
 

「Hi ﹗air」 幾年來每到割草的日子,隔壁警官退休的離婚 麥克 就會走過來和我聊幾句。雙方停了割草機的馬達,總要聊個三十分鐘、半小時。很久之前,不知何時開始,他的話題就只有女孩子——中國女孩子。第一個是他在 coffee shop 認識的上海女孩子。「很聰明、很努力 ﹗」他說,「可是她有丈夫 ﹗」。我不清楚他是如何與這個女孩子,還有她的周圍變得很熟,因此與此姝有了較深的交往。「你不要害人 ﹗」到有一天,我簡捷的問他 ﹕「分為 a、b、c、d 的話,到了什麼程度 ﹖」,「 c」,「人出門在外,生活往往是很艱難的,尤其這顯然是個好的知識份子,不要乘人之危,你算了吧 ﹗」。

「嘔唔 ﹗嘔唔 ﹗」他在自己的身體,前面上、後面下的作圓弧形的比劃著。對他這樣的形容亞洲女孩子,我覺得實在有點誇張。他離開上海小姐當然不是我的緣故,這次他與一個 Guanzou 小姐在一起,英語式、無凌角的發音讓我覺得有點好笑。「和你一樣是個 Chiness ﹗」,我說抱歉 ﹗我是 Taiwanese,自從他開始與中國女孩子交往,漸漸對我輕描淡寫的說自己是 Taiwanese 有了點抵抗。我想像得到他向那些他認識的 Chinese 說他隔壁住了一個台灣人時,這些 Chinese 會如何幫他注射。「什麼獨立 ﹖你不是中國人嗎 ﹖」,這種事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楚,我壓抑住心底的不快,我說 ﹕「我是魁北克 ﹗」我故意氣他。女孩子在他家過了幾次夜,也說要和她結婚。「你不會要人家打契約吧 ﹖不是多照顧一點你小兒子,荒唐的 傑夫 較要緊 ﹖﹗」我調侃他 ﹕「我們亞洲人的社會可還沒演化到能接受這個的程度 ﹗」依他的反應顯然他沒去想到這一層,實在已到了色迷心竅的程度。

他當然不止和我談這些。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時候,他說 Bush 是個 cow boy,言下之意頗為自得,「很好 ﹗很好 ﹗」我贊同著他。對我來說這種事,我只有政治立場,其它都是多餘。「 Dont worry ﹗美國會幫助台灣。」他順著 瀾神 氣,給了我一些英雄式的安慰。「不知道耶 ﹗中國將來會很強大,美國可能必需從亞洲退出。」我顛覆的說著,想要給他一點思考的能力,卻反而讓他感到羞辱,雖然這也是我的原意。

「嘿 ﹗嘿 ﹗中國發狠話了 ﹗」幾乎是用跳的跑到我身邊,一面嘻皮笑臉,用著幸災樂禍的口氣說道,他指的是溫家寶訪美那一次。我沒好氣的 嗯 ﹗嗯 ﹗跟他漫應著。「從你交中國女孩子那一刻開始,我就已料到你今天這付德行了。」

從台灣返抵家門那一天碰到他,和他打個招呼,他說 ﹕從 China 回來了 ﹖﹗我冷冷的說 Taiwan ﹗雖然我認為他無惡意,但從此我們就沒在碰過頭。

女人真是偉大 ﹗我這樣寫他好像他很膚淺,其實也不盡然。答案應該是 個性,這是一個浪漫的個性。
———————

網管老大 ﹕我不會寫小說,也不想落落長。其實過程縱貫約十年,他的Chinese Girl 也不止就這兩個,因此橫生的政治交鋒,更是伴隨話題。濃縮過度,如文意不清,請刪除。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