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怎麼看待「228事件」與228「手護台灣」活動

政治時事版
02/28/2004

要求一個祥和的社會,“寬容”是很重要的。當我看到李前總統代表政府向二二八家屬道歉時,我一方面為台灣終能走出夢魘,走向新途,而感到慶幸,但一方面我也心存警戒,保持冷淡。因為“人心”並不如此運作。

馬英九上任台北市長之後,龍應台對二二八記念館進行了細微的政治操作。要你忘記過去,走向未來,這只是一時權宜,緩兵之計,只要時移勢易,歷史仍將再做解釋。

02/28/2004

女兒教會的牧師專程來訪,分賓主坐定,「請用茶 ﹗」行禮如儀之後,「哎 ﹗」我開門悠悠的嘆了一聲﹕「家裡四人,就只這個女兒有慧根 ﹗」

謝謝dude 的好意,很抱歉我粗糙的文句,無法如各位的精細討論。取其大者言之,我可以從人道立場切入,來理解布萊克的貼文,雖然就其細節而言,我難以認同。這個部份,由於台灣一向教育的原因,就請布萊克容我將之歸於大氣背景的項下了結。

基本上我所說的不多,dude過度的引申了我部份的貼文,從而錯誤的導出了非我本意的誤解,也忽略了其實更是重點的平衡詞句,我就不再一一解釋,因為整個思考推論到最後的結果就只有“一中屋頂”的問題,台灣此後走向的問題而已,這才是我主要的關注。

請容我偷懶,舊句重貼如下 ﹕「釣魚台 ﹖鄧小平曾說過可以放著五十年、一百年不去管它。」

戰後未連同台灣、彭湖一起交給國民政府,正表示有問題。我贊成釣魚台屬於日本,這是 “政治正確”。你覺得它屬於中國,好啊 ﹗那是你中國與日本的事,別把我國也搞進去。

老百姓是你們教出來的。一向教我們要仇共、仇日,現在又教我們要仇美。你們的百年仇恨,要一朝湔雪。如此複雜、扭曲的心靈,為什麼我們必需讓你們牽著鼻子走 ﹖

許文龍說過戰亂時期二二八的發生是可以理解的﹙大意﹚。這種說法多近人情 ﹗ 我戰後出生,是標準受中國教育長大的。有關 二二八,父祖不曾言說,我也糊理糊塗,後來政府公開道歉,我也覺得一件事解決。你看看馬先生接掌台北市後,是如何淡化,重新解釋 二二八 ﹗﹖ 我對 二二八沒有什麼特殊感覺。你要翻案,不關痛癢的我就不以為然了。是台灣人的李登輝向台灣人道歉,而台灣人也都沒說話–––––––––。

當年,就是這個〈法統〉( 注意 ﹗這個詞是重點之一),教我們必需仇共、恨共。今日,同樣這個 〈法統〉,只准中國五星旗進入台北足球場。

當年,就是這個〈法統〉,教我們唱 國旗歌,要我們必需愛護國旗。今日,同樣這個〈法統〉,禁止這面對我們耳提面命的國旗
進入台北足球場。

人,可以不了解真相,但不能糊塗。人,可以糊塗,但對真相必需了然於心。大叢仔 提到 ﹕二二八是政治還是生活 ﹖我認為這個堅持〔一中屋頂﹞的〈法統〉一日不除,二二八所代表的深層負面意義,就只可能是 生活。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