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許文龍:「我是中國人,反分裂法讓我踏實」

03/28/2005     政治時事版

Re: 許文龍:「我是中國人,反分裂法讓我踏實」  
 

為什麼不能理解 許文龍 董事長 ﹖﹗﹖﹗﹖﹗﹖﹗

許先生 的處境其實就是我們台灣的處境 ﹗﹗﹗﹗

這篇文章是 國台辦﹙低階﹚ 寫的 ﹗﹗而且是有意的,同時也很有禮貌的 —— 以一種黑道大哥的禮貌,要許先生親自,或其幕僚代筆,由國台辦審稿、加批、加註、換筆、定稿,將全然共產中國的心態、筆法、文字,硬塞入許先生的嘴巴,在 326 大遊行前夕,要求 許先生在公眾之前朗讀。適時、反手的狠狠給我們,當然也包括許先生—— 括耳光。這是武警衙門預製口供,屈打成招,強求劃押 ﹗這是古代中國的凌遲 ﹗

一刀切 的說法、看法有問題 ﹗

市場法則、經濟的流動,已經有很多大大說過。在台灣,大部份的產業,一家跑,不跟只有等著關門 ﹔以我們大部份中小企業的規模﹙研發經費 0.2 %﹚與家族企業的形態﹙妻子兒女穿金戴銀﹚,要求產業升級不是不可能,卻也不是容易。“ 產業空洞化 ”是三十多年前在日本發生的名詞,不是台灣現在獨有。當然始作俑者還是自己 ﹗之前不談,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時候,外資撤出,就是只有台灣與香港的商人繼續穿梭、加碼。民族情感 ﹖祖宗牌位 ﹖愛黨愛國 ﹖冒險精神 ﹖通通不是 ﹗就是「慢皮」,加上一些由同文同種而了解的嗅覺習氣。去中國是找死,在台灣是等死,這就是我們必需面對的詭異現實。如何深入的去了解情況,摸清環境,體會複雜,既抵抗又交往的有效經營,這是一種 —— 能力。這還不包括甚至更具立即、現場破壞力的國內的分歧、摯肘。

李登輝 的回應 ﹕—— 同情、了解 ——,只有一句話,是適當也足夠了的,我認為許先生事先私底下應有知會過他想要知會的人。我作如是觀,也認為我們在激烈的情緒之中,內心深處能深刻的了解,我們除了心疼之外, 許先生是絲毫無可責備的。混炖、犀利、危險、求突破,一個大環境的改變,這就是我們必需習慣、面對的時代,我們無從選擇。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