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台灣虧欠到中國投資的台商嗎?

政治時事版
04/25/2006

台灣虧欠到中國投資的台商嗎?

我們得了敗血症 ﹗﹗這些台商有一大部份會在中國安家落戶,我不寄望這些人會有「因自鄉情」的對台回饋,而這不是,也不可以是台灣在被邊緣化的計算中,取回獨立自主的有機力量。

雖然台灣人為了利益背叛台灣人,讓台灣席位未能過半,但是我仍舊看得到立法院民進黨團「歷任黨鞭」如賴清德等對台灣無怨無悔,忍辱負重的堅持不懈與努力。

我們應該再造新血,應該回頭再看看我們有什麼﹖﹗蘭花生產台灣成了聚落、工作母機不可或缺的軸承銷售持續好景,高級布料生產執世界頭籌,而胚布紡織廠到中國,去一個死一個,反而留台者「必有緣由」的繼續存活﹔我們是如此幸運,在埔里事件上,讓我們一開始就碰到九怪、頑固的中村夫婦,一下就點出了我們的缺失與不足,這讓我們在吸引已開發文明國家人士的來台觀光、long – stay 提供了契機與動能。我們應該有對自己更多的,更認真的了解與算計﹔台灣的主權不旁落,中國的利益我們也不少拿,我們差的就只有立法院席次的過大半﹗﹗

04/29/2006

台商去賺錢是沒錯,不過是為自己或為自己的企業賺錢,並不是為台灣賺錢,這和政治意識無關,卻也因此帶來台灣 血崩 的重大危機。就 gdp 來說百分比遠遠高於其它各國之外,台灣的商人無祖國,而其它國家的商人並不如此,這就是為何台灣必需堅持 主權 的原因。

這幾年台灣似乎從中國取得不少外匯,簡單的說大都是 半製品 輸出,但是這種情形早晚會改變。不說中國本身自己會求發展 半製品,台商本身都會搬過去,這就如同說台灣要作研發中心,終難永續,也是一很渾球的說法。問題不止如此﹕億萬家財的人士也有說要處分台灣財產,通通搬過去的。說法、看法不能太簡單,純就商業觀點。文化、政治、現代化、社會人文等等等,最重要的是 生活在台灣的人 怎麼辦 ﹖﹖就別提台灣能否在各方面向上提昇了。

「你的就是我的。」這時中國的政略﹔「我的就是你的。」這是不少台商由機制而來的最終走向。說起來很可悲,但不能糊塗到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04/30/2006

經濟部工業局 在台灣產業的輔導、推動上曾經有著重要的功能與地位,在投資中國的風潮下,我不清楚目前是如何在運作,功能如何定位﹖是否對在台灣的產業仍舊有著職責所在應有的作為,或者差不多就成了台商的服務機構 ﹖在我的首貼順手點出了幾個目前在台仍舊繼續生產的行業狀態,很剛巧這幾個行業都有著個別的差異性。其實在國外我們仍舊可以看到 made in Taiwan 的產品,也不見得就是高科技,卻仍舊得以在台存活,這相當不容易,令人佩服。蘭花是台灣的原生原產,業者之間建構了網絡互補有無 ﹔軸承銷售的異彩應該不再是吊扇的大量生產,而在中部地區的工作母機產業帶,這些我相信是銷往中國,我們應該如何保持優勢 ﹖ ﹔高級布料有相關業者月入數百萬,積有四十年紡織業經驗,除了韓國之外,無人得以望台項背 ﹔網上某位我忘了藝名的大大作胚布生產,仍舊在中國強敵對手的競爭下得以存活﹔埔里外國人 long stay ,要洗碗機我們就給,什麼都給了那還差個洗碗機?,租金必需合理,有沒有敲人竹槓之嫌 ?,是值得用心開發的。隨意的列舉了這幾項,其它應該還有很多,這就是台灣生命力 ﹗﹗經濟部工業局曾否針對這些現象,深入去了解這些廠商願意繼續留在台灣的原因 ?逐項的設立調查小組、輔導小組、咨詢機構、協調機構,調理重整台灣產業,對台灣這個經濟體有何看法 ﹖提出宏遠的規劃 ﹖謝長廷要我們台灣人對台灣有信心,在這些工作上曾否做過什麼推動 ﹖如果說是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台灣人要有信心,這是不求上進的、懶惰的做法。我不特別反對在適當的時間點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然而這不但是中國的政治工具,對自身的求取更新差不多就是會忽略、不在意的。中國觀光客每人會帶來 US$ 4000 的消費﹖加拿大旅行團,10 天 NT$ 42 , 000 連吃帶住,東南亞萬把塊,甚至低於 NT$ 10, 000 。我不說中國人花不起 ,例外不說,他有必要當凱子去花到 NT$ 140, 000 嗎 ﹖我返台居旅店,有不少中國旅客,這些人就那些中國媒體來說可都是高級人士,使用公用的廁所有時是不沖的 ﹔在房間拿煙灰缸作紀念品,這還情理之內,連抬燈都要,就實在有點不可思議。喧譁吵雜之不足,還告訴我中國經濟,這就 辛哺教大家轉臍 ,令人啼笑皆非了。

蕭美眉說 ﹕協助在台居民發展在台事業。可惜台灣不夠小,如同夏威夷可以以觀光業立國 ﹔也不夠大,可以不假外求。以蕭美眉的學識,如此說比較像在吃豆腐。言外之意是所以必需與中國緊密聯結嗎﹖政府、人心都不在台灣了,包括蕭美眉兒女在內的台灣居民那還有飯吃 ﹖﹖ 或者不妨去走一遭光華商場的小古董地攤,攤主很多都是中國人,那樣的氣氛、氣息就是台灣的未來像,我勸您趕快搬去上海,當然好歹您必需是一個有錢人,否則就成了台流,驕傲的上海人是瞧不起的。

04/30/2006

說台龍不是統派,就如同我至今也仍不認為 Riogo Lin 是統派一樣,是來自自己的政治感覺,雖然在 Ringo Lin 的一些看法上,我有著相當的反感。

如果覺得對方在說法或立場上有問題,只要把自己認為對的看法說出來即可,另用較強烈的言詞反制如台龍,或一刀切推向反派如五股陳,最後流於情緒其實大可不必。流覽了野侍大在心情日記的新貼,大概在族群問題上在那裡又吵了起來,如此老師級的人物(拍謝 ﹗應該是教授級,不過在媒抗,教授級的很不少,詞意我就放緩一點。)也淌入渾水,不禁哈哈大笑。其實這也是媒抗可愛的地方,路老大就最喜歡這樣的情狀 ,因為「熱絡」。要都是一些以清高自命,玩搓圓仔湯文化的傢伙,網站會顯得暮氣沉沉。

就情感上說,我贊成五股陳等一派對台商憤怒的說法,一方面也覺得討論可以同步另具功能,因此我總在其它方向敲邊鼓。

很不得已的我再說一次 ﹕「台商的大量出走中國,就是因為台灣訂定了勞基法,而勞基法的強力推手就是民進黨 !」這就是我不敢放縱情緒去理解事情的原因之一。國民黨對民進黨的這類仇恨的積累是很難化解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