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從近日對周玉蔻言論異見的省思

政治時事
07/22/2005

我剛看完另欄所談那一集的台灣高峰會沒多久。

作為外省族群之一員,我不認為周玉寇有什麼錯 ﹗周玉寇與林建隆都是屬於性情中人 ﹔當林建隆依其本性,侃侃而談、數落外省族群之投票行為、種種不是時,周玉寇的情緒說法我願意接受。她反駁的是 底層外省族群 的感受,這是相對於黃復興黨部的說法。如果能更精確的說,是一種更複雜的部份外省族群情緒 ﹔這些情緒有歷史的困境、有依違現狀的矛盾、有族群的新仇舊恨與對台灣的不知如何是好,這些情緒與心理的的糾葛,讓這些有可能挺身、成長為擁護民主自由價值的、在中間偏藍之中也或許還並不佔多數的外省選民遲疑不前,甚至在如此激烈的藍綠對抗之中,只好繼續維持甚或只好走向更藍。

周玉寇對汪笨湖的異見,我認為是就台灣心聲的整體而言,是一向就有的看法,而非針對特定的某集內容而來。我認為 ﹕台灣心聲的風格是煽情的﹔作為深綠的一份子,我贊同,也認為必需有台灣心聲的煽情,主要在於台灣有著更為煽情而卻是更有技巧、更有本錢的中國媒體。這樣的認識,我不要求周玉寇必需自然的認同、深入的體會。

見有不平、拔地而起,反身相向,親痛仇快,這需要的不止是對真理價值的認同與追求,更需要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決裂勇氣。叛黨叛國、愧對祖宗是從周玉寇、黃光芹、簡余晏,伊伶瑛、凌子楚,以至王定宇、趙天麟﹏﹏等等,在中國思維中必需揹負的千古罪名。我不認為理所當然的必需完全的、全面的與你持有同樣的看法與見解,這是異乎常態,不必然就是健康的。族群論述有其歷史必然與情勢需要﹔過去如此,目前我尚未理清,將來必需去除。

馬英九是長期追求統一的典型代表,光就這一點,也足足有餘讓我理性的倒向雖然身份複雜的王金平 ﹔也在去除了這一點之後,我會理性的選擇馬英九,儘管他的能力可議。而這個立場,我不願苛求周玉寇,雖然我期待她能對馬英九在台灣主權的說法上,提出質疑與要求表態。

如許有可能成長,認同台灣的外省力量,在媒抗不止前有司佳、後有飛揚,默默之中近「鄉」情怯,稍要進入,即為驅趕的外省朋友,在媒抗歷史之中並不乏見。如此可貴而難得的情誼,需要的是設身處地,而非本位要求。需要的是歡迎與贊聲,而不是體諒與寬容 ﹗

07/23/2005

在那個節目有聽到簡余晏說她是外省第二代,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外省第二代有太多都是與 aquaman 大大一樣,有著分為本、外省的父母,父親外省,母親本省的更佔多數 ﹔我不去條分縷析,而依居住地緣、人際交往、性格心向,更加有非常同異的多面性 ;而父母同為外省族群者,性向或較單純,激烈也更必然。其實你可以反面思考去想一想,為什麼有為數不少的藍色本省族群 ﹖我想這也不僅只是以往教育的指導,馬英九比較帥一語得以蔽之的。 你的第一段我無法掌握意思 ;「這些同胞」是指誰 ﹖你提出國民黨黨國體系 ﹔容我說為傳統舊勢力,必需去神聖化,這我是贊同的,但是對周玉寇的口誅筆伐,我認為,膚淺的說是缺少政治識見的。 這裡有很多學問深邃,埋頭論述的高知,就我看過的、包括本網以外,很容易缺少對自己的冷淡,立論不夠堅實,往往就引出有問題的看法,是必需警戒的 ﹔當然這尤其是對 高知 而言。

07/23/2005

米那娃之梟與吾國本陸 兩兄

兩位都說得很好,我說這些話基本上沒有很多這種、那種的情緒 ﹔過往尚非殘存,而是遺留如兩位所述的情狀與結構仍舊存在,不容易一下解決 ﹔如此涵蓋整個社會的情狀與結構要得以有效解決,看情勢的發展,仍舊需要很多的時間、過程與適當、正確的各種方法,先讓國民黨去光環化,以至名存實亡,終至完全解體。在我們冷靜的審視、解晰這個長達五十多年的金剛之身的時候,除了需要良好的環境讓外省族群得以終於認同之外,也需要本省泛藍族群的翻然醒悟。得道者多助,上述是最正規、卻也是很緩慢的方法,而多年的積累,其實並不容易一下消失,稍有差池往往治絲益紛,跑出更多問題,不進反退 ﹔較快的方法,我也較覺得的是對政治板塊的切割,但應該不是在族群分裂上,這需要有更多的謹慎與不碰觸 ,雖然在鼓舞綠營的士氣上有其工具性的必要 ﹔我了解這是兩難。當然群眾運動有最為神速的效果,但也容易彈性疲乏,動員不易,是其缺點。

這些同胞、這些戰後移民的「我國」同胞,這是一個關鍵句。粗分台灣、中華民國,這是一個在政治意識上立場背反,彼此各自堅持又有第三者介入的「兩國論」。稱藍營的外省族群為我國同胞,我也很想稱藍營的本省族群為外國同胞。我們很經常可以看到不少綠營政治人物,一旦當官掌權,不是變得低調、莫測高深,就是言語變得稀奇詭異、忽東忽西,讓我們搞不清楚 ﹕你這傢伙到底要我們怎麼辦 ﹖﹗。他有可能是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在耍我們,也有一個可能是進入實體狀況動見觀瞻,有所施為則影響深遠,不敢大意任為。

媒抗在綠營是個大站,有著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也有著為數不少的高知如諸位為文論述,純情緒的宣泄發言比較的來說算少,因此廣為綠營人士閱覽。小弟少時學業荒廢,是個香煙不離手、他媽不離口的忠厚人家,能談的實在不多,一點練達的人情歷練與世事經驗,在此提供稍微的看法,算是聊備一格,尚請不吝指教。對了!我是居住台北舊市區的本省老頭(‧)。又對了 !周小姐應該還值得觀察等待,我要看林建隆是否再上她的節目。馬英九是個關鍵。

07/24/2005

大盜 寫到:「基本上,去爭論這次出來投票的黨員究竟外省人有多少是無意義的。會這麼在乎誰選上K黨主席的黨員大部分都是深藍黨員。即使是Holo黨員也是黨國思想很重的Holo人(如陳義雄賴注醒之類的)。這種人投票是以『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的心情投票的。如果沒有記錯,我記得之前她也在好幾集中提過外省人是不會投王金平的。她大概恨死連戰和陳文茜集團吧。

我覺得她後續應該好好利用節目拆穿馬英九的假面目。大家可以再給一點時間,我覺得她這個節目是給都會區選民看的,至於汪笨湖是給較草根的群眾看的。所以她大可不必去批評汪的節目。」

我也是同感,特別是最後一段。大盜兄應該與我一樣來自海國論壇,而西瓜偎大邊我先走了一步。

由於慣性的關係,應該有不少、尤其新網友不太會去海國論壇。我應該借此代為敲鑼打鼓一番﹔「建立台灣公民社會探討」、「台灣 Nationalism 與公民社會」、「第三世界博士與人文」等等,有著精彩的申論與討論。我發現很普一的南嘉生大老擺脫干擾,一直就在那邊著書立說,各位不妨前往一瞧。

有關台灣的族群、歷史、社會,南嘉生大老在那邊有鞭辟入裡,很精細的解析。我是覺得尤其有關族群的部份,要清理最好以旁觀的、中性的,也少用些、或不用形容語句,如人類學的方式去切入﹔作為研究所、研究院、智庫等學術機構的課題去研究,而主要的目的為找出解決的方法、策略 ﹔由於未經訓練的一般人讀文的著眼點與感覺會有差異,因此可能不必然要公諸於世。

在7 / 20 的新台灣高峰會開頭,周小姐說收到很多鼓勵的傳真,我必需信其為真。傳真鼓不鼓勵我倒沒興趣,我好奇的是這都是一些什麼樣的發信人 ﹔應該是中間偏綠佔大多數,或許外省族群要遠少於本省族群,感性的女人要多於拉她的男人。問題是這樣的人在綠營之中有多少的比例,立場或許也比較游移。這也讓我想起 7 / 20 ﹙19?﹚的大話新聞裡,有自稱住在高雄,丈夫是民意代表的太太,在Call in 裡說 ﹕ 「我就是看不慣說話張牙舞爪,你看人家是多麼溫文儒雅,作事情也會比較溫和,所以我這一票想要投你們也就實在是投不下去。」,鄭鴻儀說﹕不過藍營一樣也有這樣的人﹔算是稍作了平衡。張牙舞爪、溫文儒雅,這些我不感興趣,我好奇的是這樣的人在本省族群裡有多少﹖尤其女人。就我平常的接觸,倒也不是不常碰到。好在我判斷這位太太的民代先生應該是國或親民黨,她這句話對照身份,儘管可能是政治語言,卻也相當值得注意。因此民進黨在此後的日子裡應該小心了﹗馬英九的走向中間,配合媒體大力而不著痕跡的拱抬,2008 是一場硬仗。

親友來聊天提到電視臺報導國民黨主席選後王、馬兩人之間的互動 ﹕「馬英九很尊重、有禮貌的讓王金平走在前面。」,她相信,因為 ﹕「電視臺是這麼說的啊 ﹗」。我所看的這個場面,王金平是抱著 快跑 的心態,保持著並不從容的步伐,讓馬英九以 小跑步 追趕。實在說,藍營像我綠營親友這樣的無知選民很不多。

附記 ﹕我的第二貼第一段部份字句應修改如下 ﹕

孤軍—– 我一個人。
群眾尾隨—– 初始十來名,到警局門口只剩3 、5 名,是跟著看熱鬧而已
一路聲討—– 一路碎碎念。聲討可萬萬不敢。
總之最後是飢腸轆轆,灰頭土臉的出了警局。如有誤解,請了改是點字入文,行文圖個方便而已,不敢膨風。

07/25/2005

Johnny 寫到: 「從馬英九勝選中國黨主席後,周玉蔻就試著在她的節目上製造「衝突點」,我認為她是在尋找回到藍營的藉口,或者說是路徑。
馬英九才是周玉蔻的最愛,還有兩年半時間,我預測周玉蔻在找到機會點後,就會再投效藍營,為馬英九效勞的。」

周玉寇是煽情的﹗

她說到﹕「如果說國民黨黨員,他是一個外省人,他 9 0 歲,他去投票,投
改革的票,因為〝 他投的是 中國 跟 台灣 耶 〞。在王金平 跟 馬英九 之
間,至少相對比較是 ﹕投胡錦濤、連戰,還是投 馬英九 啊 ﹗那至少他選
擇的是馬英九啊﹗。那這些台灣人的投票,(國民黨﹖)的黨員的,投台
灣的這些外省人,你就應該去擁抱他啊 ﹗如果連這些外省人你都不擁
抱,那你要擁抱什麼外省人﹖﹗」

因為連戰自我矮化,去訪問 不改革的中國(她用胡錦濤代替),也就坐實了王金平是反改革、反台灣的。〝相較起來〞馬英九就成了改革派、台灣派。說這個外省人有9 0 歲﹙這是在愚弄廉價的感情﹚,你竟然也不擁抱他﹗,至此周玉寇就完全的坐實了汪笨湖煽動情緒、操弄民粹、挑動族群的罪名。

利用短短數十分鐘談話節目的短言性質,周玉寇有意,也有效的使用了自身的情緒表情,對汪笨湖展開正面攻擊。跳脫複雜的政治論述與解說,用一種很簡單卻很複雜的邏輯與說法,毫不費力的挑動崇她的民眾對綠營的反感,有效的顛覆了民眾對汪笨湖及其節目的看法與公信力。

她這短短數句的「情緒」說詞,因為比照眾所周知〝馬英九是以中國為中心〞的認定,邏輯完全脫離事實,偷天換日,而道理卻說得得天衣無縫。因此我認為這不是一時的情緒失控,而是經過事先規劃,沙盤推延的邏輯演繹。她這是完全有意的表演,投奔馬營,這是一個端倪,配合不知狀況的林建隆那一集,這個煙硝味應該是真的,值得尾隨每集評論。

周玉寇利用自身的有意與部份綠營政治人物的不知的性格情緒,操弄綠營的大轉彎,將背離我們一向理解的她,背離真正堅持台灣立場的外省台灣人士,更令一向採取族群和解,建構台灣新社會與未來,堅持民主價值,人道主義的我完全失去立場。

周玉寇已經取得跨越濁水溪的能力與能量 ﹗

我不希望看到周小姐真的成為 宋玉寇。這將讓持有與我同樣價值觀的力量狼狽不堪。

(昨夜剛看完颱風夜高峰會的周玉寇)

07/26/2005

Klim 寫到 :「但身為非外省族群的臺灣人,沒有義務為外省族群的失落找出口」

05513 寫到 :「這正確。外省人的危機感(真的有危機嗎?)、失落感,必須自己有意願化解,轉機的曙光才可能顯現,其他族群再怎麼談包容,都已經談多久了,我看不出有一點點成效。不要說有小部分人讓外省人不放心當藉口,如果這個可以成立,那麼一個社會上只要有違法、殺人者存在,是不是就要學許信良高唱「危機社會」哀歌。」

我看不出來外省族群生活在台灣會去想到要找什麼出口,這是一個無殼蝸牛的問題。對外省族群來說 中華民國 這個蝸牛殼是被你們搶去借殼上市,所以說 2008 年要奪回政權。危機感可是雙方都有的,而失落感在那一方可要看 2008 的選舉了,這才是台灣現在的問題。如果沒有中國問題,我倒覺得台灣只要有一個正常的體制與國家定位,大家遵從規定,依法運作,這些問題都會化解於無形 ﹔因為非關題目,就不多談了。

我必需感謝欄主的最後一貼,其實如果各位有提到我上一貼有關颱風夜的高峰會的內容及解析,讓我知道周小姐有那些詭異的、我認為是顛覆的說法,我大概就不會進來了。我是期待周小姐仍舊是一個秉公發言的媒體人,也認為她應該了解綠營論壇的必然性質,除非整個媒體環境是正常、健康的,否則這是綠營必定要有的。台灣對中國有無可奈何的商業交往,而對抗是堅守台灣主權所必需的,我還是對一個能起碼公平、有台灣心、有台灣情,認為台灣主權必需堅守的周小姐保持慇切的期待與觀望。這樣的一個周小姐對台灣、對世界都是很重要的。

07/28/2005

一個全新體制的建構,除了軍事政變、武力征服或如中國的文化革命一般的激烈政治鬥爭之外,往往需要一整代人的時間去完成。台灣在過去十數年的時間裡,經歷了重大的改革,如今的成就除了領導人的正確領導與民眾的日益覺醒外,也有著幾分的運氣。依照 2004 年總統大選兩邊陣營的比數來看,民主與反民主的纏鬥似乎已經站上了 50﹕50 的比例。有不少人士認為台灣的民主化已經走上了無可回頭的路程,依去年總統大選的說法,就是已經通過了交叉點。看馬英九這次當選國民黨主席,各方面的輿論與反應來看,事實應該並不如此,甚至有走回頭路的可能。

一個穩定的體制,應該要有70 %(﹖)以上的多數。就台灣來說由於事關國家的存亡,這個各佔一半的百分比就帶來了人心的不安與政治動蕩。由於政制的日漸完善,雙方陣營得以以選舉、議事的方式來運作,本來這是我們台灣得以慶幸的地方,卻由於少數個人的權勢失落,反對黨在內政上採取焦土政策的杯葛對抗,讓台灣寸步難行,前途仍舊充滿荊棘,而所有這些卻只在少數個人的一念之間,無法歸之於宿命。

台灣代表了民主自由、尊重少數,是一個能夠真正建構文化多元、百花齊放的社會。如此的一個道德標桿,不能任令中國用一種狹隘的民族主義欲取欲求,最終走向同化、毀滅,如同香港、西藏、新疆。

外省族群的認同台灣並不理所當然,選舉儘管仍舊對抗,在台灣的公民社會裡仍應虛位相待。實在說,在很長的時間裡只要來自中國的脅迫、影響力以及黑金等反改革的力量多一日存在,我就很難期待民主是必然到來的。

50﹕50 的比數令周小姐等少數媒體人在近乎一面倒的中國論述媒體生態裡頭,有了 重量傾斜 的巨大作用,這是不容忽視、必需善待,以期擴大的力量。

概念說法,有冠冕堂皇處,純為行文方便 ﹔細節之政治現實部份,因時制宜,本人大多狀況之外,胡說八道處,尚請海涵。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