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施明德還有剩餘價值嗎?

10/14/2005     政治時事版

Re: 施明德還有剩餘價值嗎?  
 

【回覆 FSW437 於 2005/10/13 12:12 發表的文章

「—– 十數年前,在擁擠著數萬名情緒高昂的群眾的中山足球場,先生以類乎列寧式的前傾姿勢,在高高的講臺上鼓譟著群眾﹔在每次熱烈掌聲響起的一霎那,先生後仰了身子,距離拉遠了的麥克風,泄漏了先生不經意的一、兩聲笑聲,似乎享受這群眾們沸騰的情緒,卻也帶著那麼一絲鄙夷與嘲諷。熱烈的心、冷靜的眼,我又再次的體會到政治人物不可知的一面。其實類似的感覺並不在少,相差可能分毫,唯獨先生特為詭異。緣由不可知,可能來自當事者一向的行跡與個別言行的前後對比。求人不必以全,但在先生身上,我看不到〝 真誠 〞—– 。」

上面是我在許信良發表「同志們 ﹗我們在此分手」之後,在自己寫下的感想中的一節。在它段中,我嘲諷的稱他為「仙」—-〝信良仙〞。因為我覺得以許信良的舉手投足,他一定很喜歡享受有人如此稱呼他。這個只有在台語裡邊才找得到的瀟灑稱謂,當然不適用於許信良,因為他一生的行跡,在這個台語稱謂的語境、規格裡,他恰為其反。

作為一個台灣的庶民,光從表徵印象來談對他人的觀感,當然是有失厚道,不過在我眼裡,施明德的言行舉止總很簡單容易的在我的腦海裡浮出一個輪廓。

這樣說不知道對不對 ﹕

施明德追求民主最原始的動力,來自於他本身反骨、叛逆的性格,而台灣的歷史與處境則提供了他追求個人人生、事業,燃燒生命的方向。無論是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浪漫情懷,或者是帶動風潮、翻雲覆雨的成就大事業,這片天地都提供了足夠令其滿足的巨大刺激與空間﹔當然﹕許信良如此、陳文茜如此,其他還很多—— 。如此這般的志氣加上飄撇台灣大男人的盤軟(bua+n nua)習氣,在他這一規格的人來說,則讓他有了喝和解咖啡的錯誤政治判斷。國民黨的黨國制台與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是鐵板一塊﹔這就如同中國共產黨的一國兩制,任何以為其中必有自己一定空間的傻蛋,最終只有出賣人民、為人所乘的可悲下場。施明德的民主程度,我相信與吾兒開溜是伯仲之間的。

下面這些話本來打算置頂,而閃靈一現,倒覺得應該作為壓倉重軸﹕

失去權力之後的許信良是西上尋求加持貫頂了,有著相同作為的陳文茜,則更仍舊在台臉龐浮腫、雙脣外翻,進入瘋狂狀態,唯有施明德仍舊守住分寸,似乎未與中國共舞、為奸所用。這一點,我們必需去注意到﹗而或許施明德如果得以捐棄過去無情政治爭鬥與現實無情的情緒與成見,回到綠營論述,登高一呼,如同二十多年前的他,總有那一日大事底定,天下承平,我很願意稱他一聲 ﹕明德仙。

2004 年總統大選選後,施明德表示他不在乎當不當總統,只在乎在歷史上的評價與地位﹔實在說,我是失望的。如果我們願意打開書本,再去重溫美國開國歷史文獻,其先賢先烈們當年的高瞻遠矚、人文境界,至今仍舊令千里之外的我們望風懷想,緬懷欽佩不已,而所有這些也都一一落實到今日美國立國的精神與價值,這些才是作為一個真正的政治人物所應該學習傚法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