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林懷民對台灣媒體的批判和期許

媒抗副刊版
02/19/2006

作為二戰前後嬰兒潮的本省族群— 尤其居住北部,一方面由於政治上的改朝換代,自幼即接受了完整的中國教育,一方面由於父輩日本式的思考言行感召,儘管土生土長為台灣人,對自身「根」的知覺與啟蒙上可能相當分歧。

林懷民雖然是南部子弟,其尊翁作為國民黨刻意栽培的本省精英,不但自其幼年開始應該都是居住台北,由於其父親高層黨政工作的關係,家庭生活自然也有著一般台灣家庭較少見的黨國氣息。一種文學少年來自中國詩詞文學的家國之思,與日常接觸無論是市井街巷或迎神賽會生身土地台灣的生活氣息,在在都牽引著、註記著林懷民的民族情懷。在這個情懷裡的台灣,起碼下意識裡對他來說自然是歸屬於大中國之下,以我們綠營觀點看來也是一個糾葛而不易斄清的文化關係。

成長在60 、70 年代的學生,由於美國文化與文星雜誌的影響,林懷民在一般思考上自然也是前衛的。不過這應該只反應在文化領域的前導與創作上。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黨外民主運動的興起以至美麗島事件,語言的激進、街頭的抗爭,以林懷民的優雅背景,我想要其坦然接受很是困難。2000年總統選舉,他願意(即使)露個臉,這其中的轉折當然有個心路歷程,我們都應該感恩載德謝謝你的。

這一篇林懷民與聯合報主的對談,純就與媒體對抗來說,應該也是振聾發聵,擲地有聲﹔作為一個有聲望的文化精英,真能否因此而一言九鼎、萬方景從,實在說我覺得恐怕相當有限。如果南方朔、陳文茜、壹週刊是值得推崇的,順著這些理路調整即可,而這些當然是有問題的,終究我們需要追求的是思考,而不是文字。

台灣的藍營知識人士,以最近寫信給胡錦濤的龍應台或李敖為例,一般不容易逃脫大中華的思考。在政治中國裡頭碰到中國政治,這些人很少不棄械投降的,在台灣凡事頤指氣使,罵東罵西,一去到中國則匍匐前進,讒媚以求,林懷民當然還不至於如此喪失良知,我可以瞭解他,也無法瞭解他,實際上在這些糾葛與利害關係上,恐怕他自己也不瞭解自己。得以理清的一點是,即使站在中國立場,保台灣之所以保中國,中國的民運人士日漸瞭解到這一點,而汲汲嚮往於與五十多年來其實文化缺位的中國大一統的藍營人士則仍舊執迷不悟。龍應台一時碰壁了,不知林懷民以為然否 ﹖

我細數了一下身邊與我同世代的友朋,同樣台北老社區出身,中、小學校以說台語為大宗,各自看法竟然相當分歧,總結一個原因是我自以為他們不懂,或不夠深入。

說一個政治世家子弟不懂政治,當然非常造次,不過對談中的這一段我也聽不懂 ﹕「媒體影響學校啊﹗現在沒有核心價值。統統沒有。日本、韓國沒有丟喔﹗聯合報關心什麼﹖——- 。」

「聯合報到底支持那些 issue ﹖關不關心培養,你要用三年五年來解決。至於你關心的議題,只要你堅持,一定會改變社會,不是偶而來一下,你要 commit﹙承諾﹚,這就是核心價值,越堅持社會真的會改變」

我儘可能的以中道立場去瞭解,可就是解不出來林懷民是如何理解這些的。而民眾所給出的答案很清楚,認為聯合報的核心價值就是要統一,它的 issue 也很簡單,就是所有箭頭射向台灣。這才是聯合報要淪落的原因,而這些顯然林懷民未曾體會﹕「只有吵架的文化,連語言都沒有。—- 」

聯合報真要聽進去了,可不又成了另一個南方朔、陳文茜﹖﹗這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學術的語言﹖﹗美麗的辭藻﹖﹗不用了﹗林懷民本身的這些語言最平實有力,我們庶民需要的是這些言之有物的東西,而不是書蠹遠離塵囂在書齋裡面讀經典。

林懷民這些很簡單的話語,說得很深入。讓我們回到飛揚所說的:「客觀看待,評論他所說的一切。」吧。我是感謝林懷民的,在政治上面我與他的感覺不同,但他的這些話在我們台灣是很難得的暮鼓晨鐘,更是對這些在台媒體的當頭棒喝。弄錯了方向可能變成檢討林懷民,順著他的批判,這些在台媒體才是我們要評論的目標。比如文化斷層與這些在台媒體的聯結,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題目,可惜我不學無術,就讓各位朋友來好好的說它一說了。

02/21/2006

我一般長文都沒看或匆匆掠過取個大意,不過這次忍住老眼昏花,勉力的
從頭到尾看了林懷民的談話,感想如下 ﹕

陳文茜、南方朔、陸以正、蘋果、一周刊,這幾個字被引用是我覺得呈現出他政治盲點而感到不快的主要原因。

前三個名字是取相對於聯合報的中國時報比照之下而被引用,應該可以穩住心情,不去過度反應。

對於陳文茜節目與蘋果、一週刊的推崇,我不了解,無法多置一辭。不過﹕

在我印象之中蘋果與一週刊就是狗仔隊的代表,如何去期待它能夠符合林懷民在談話中對媒體所作的期待,何況推崇﹖難道就因為文章寫得好嗎﹖難道就因為他不穿西裝,懂得作生意嗎﹖他的整體呈現對台灣是有正面意義的嗎﹖了解不多,無法多談。

陳文茜從來就是在台灣媒體之外另一個尾大不掉的亂源。依林的說法她的世界週報卻是廣受知識份子歡迎的,這是否也就顯示了台灣國家認同錯亂的原因﹖

其實也正是這些忽東忽西、語言迷離、政治權謀的說法、評論、節目,喂養出了無所是從,任人擺弄的台灣國家認同。平時看似公正嚴謹而其實有立場的媒體,往往也在重要時刻大船轉彎,給予沉重的一擊。這個現象就如同一個討論串下來,我們覺得「可以與言之」的中國客,在一個緊要書本之後急得跳腳,立即反駮,沒有什麼不同。

林懷民的出身背景,以這篇談話內容來看,只能作為基本瞭解,不應成為攻擊目標。我認為他是有社會良心,有台灣良心的,雖然在台灣與中國如此複雜的關係牽動之下,他對台灣前途的看法,我無法瞭解。在兩國的對峙與如何妥善因應下,有「台灣是一個國家,所有論述、立場不能模糊。」這個瞭解作意識基礎很重要。

訴訟兩造在法庭相見,有三個解決方法。一是和解,這也有個攻堅過程。一是放輸,如同馬英九。一是對駁到底,這種情形下是嚴詞辯論,寸土必守的。即使是證人,面對「作偽證判 ﹖年徒刑」的簽條下,兄弟盤軟的情誼都只有拋諸九霄雲外。堅守「國家立場」正是這個法律意義,無法為藍色取代。

台灣人在 國家立場 上有很多人是混淆不清的,原因就在意識上為媒體與政治人物所擺弄的結果,這就是 政治盲點 。

02/24/2006

要非有離欄旨,我的確是私心期待有人在這些人、事、物上給我一個說法。作為一個不但無法時時浸淫其中,甚且近身觀察而不可得的人來說,的確連 語帶保留 的批評都不應出口。比照蘋果、一週刊銷售的節節上昇,我對林懷民對一週刊與世界週報的推崇其實是難以置疑的,只不過覺得必需拿出來跟他 櫓一櫓 告告狀 以解心中不快而已。其實以這幾個字、幾個名字來說嘴林懷民的藍綠,話都是多餘的﹔相同的道理,在我的第2 、第3 貼之後,花影未再回話,正可以顯現出作為第一個提出背景參考的我來說,是必需向花影致歉的。

如果我對這些人 、事 、物 還有什麼看法﹔首先是從這些人 、事 、物的受歡迎之中,我們應當如何用來理解現在台灣社會的喜好、趨向﹖,而整體的說來,這些內容與呈現,在近期、長期看來是否都是植根台灣、有助於提昇台灣整體文化水準﹖,或者有一天終究 歸碗攏捧去,捧去給彼個 伊著早死無命的登徒林大鼻﹖。這些才是我關心而應該清楚提出來的地方。

天下、遠見好不好﹖財訊,商業週刊好不好﹖新新聞好不好 ﹖,財訊我不去說它,這是純粹一個機會主義的商人,氣口、調調兒與我幾位混跡以至得意中國的親友一個鼻孔,一無二致。我站在日文書店看克難書,在中國問題上邱永漢對日本讀者可敢說得多囉﹗。用日本人指教台灣人、用台灣人指教日本人,兩邊販售,自早就是如此。在中國則這個好吃,那個好玩,在地放把野火可就本業以外了﹔以前他在日本組台灣攷察團,攷察他的永漢工業區,參加的家父友人順道來訪就說﹕「忙了半天,是他在賺錢﹗」。僅次於廖文毅,他剛回來台灣的時候國民黨給他的頭銜就是搞台獨,算是起義來歸,這答案要問當年在日本的台獨人士。不過當年台灣商人一般瞧不起政治人物,有一年在電視上看年度績優廠商頒獎,應該難得出現的王永慶對頒獎人的經濟部長錢復先生正眼都不瞧一眼,一幅不噱的樣子,我就很不以為然。現在懂了吧﹗王老先生要塊地,中國大官人兒是用來尊敬地﹗。話似乎說遠了,好像也曾說過 —– 。除了報紙之外,這些東西水準不夠好嗎﹖。去年有大大指教我某大學給畢業生的畢業禮物就是割裂歷史,片面取意的天下雜誌的「發現台灣」,有幾位認為這是有問題的﹖這不是請鬼開藥單,可以不必在乎藍綠嗎﹖

文字我喜歡平實自然,余光中我就覺得有斧鑿之痕,雕綴太過。我希望台灣媒體有品、有格調,看得出台灣教養、人文學識。林懷民說這些東西日本、韓國﹙﹖﹚都沒有失去,而我們卻是現在起必需好好培養,讓中國亦步亦趨,永遠跟不上也就永遠統不了了;這些人、事、物存的是什麼心呢﹖﹗就是這塊料子來引領台灣嗎﹖﹗我們必需向這些料子看齊嗎﹖﹗

台灣人文教養的墮落,原因當然不止媒體,社會的轉變舉世皆然,隨著工商社會化,泡沫經濟,財經資訊當道,崇尚名牌,仰慕權貴的電視媒體、社會風尚,富者尊榮、勤勞者怨嘆,在在都毀損著台灣社會價值傾向墮落,當年視好學生為害群之馬不學無術的我就無法多談了。

02/26/2006

A – Long 與 飛揚 與 Fausue 三位的說法我相當瞭解。天下的 社會人文 因為很喜歡所以常有購置,對我來說「不以人廢言」的深一層,理解它在政治上的本質與總合起來的政治影響力與呈顯出來的整體台灣氣氛是很重要的。也正是為了把糖衣去除,我重複著我的敘述,雖然就台灣整個媒體環境來說,「與媒體對抗」其實是拘處一隅的,影響不及兩萬人,且這大部份人是不用你說也知道,要如何替大眾去除糖衣也就很困難了。

如此的分際的確令人無以為力,更因為這些東西的高品質,你不但只好容忍他,更且覺得需要親近它,如同面對一位對你無意,卻又若即若離的美麗小姐,在酒場麟酒這樣的了解與警覺有必要卻並不容易。而事實上其影響力的廣泛與深入,對一般大眾來說其實難以去除更不用說整體的解脫了。對如此起碼了解的需要,我不認為一般大眾會以為然,這就是台灣的困難。

Fansue 說到﹕「批評陳文茜,可以批評她的心態與報導角度,但是世界週報的概念絕對是一個好的想法,綠營應該是設法作出超越世界週報的世界週報,而不是批評陳文茜,連帶的也要把世界週報的概念給抹殺」。

這一句說得非常好﹔林懷民的評價我當然是信從的,雖然我完全不了解陳的心態與報導角度是什麼,這或許不重要,卻必需與概念的好壞切割開來討論,概念本身則一定很好。其實看到 Fansue 的這句話,我感到的只有深刻的悲哀與怨嘆,綠營就是出不來這些東西,雜誌也好、報紙也好。綠營其實也是人材輩出,可就是沒能有藍營的耐性、眼光與六十年積累的兵多將廣。這些讓我們難以以人廢言的東西都是不為台灣意識、國家認同所掌握的,事實上這整個氣氛也正是台灣的現狀。而台灣意識、國家認同云云無足夠的取代空間,彼此在國家立場上的論述也有衝突,目標難以掌握,力道也就七零八落了。

對這個現狀我只是想了解、確認,我不是想去吐槽它,因為選舉結果已經表達出來,無以為力。如果這整個氣氛是無可厚非的,那 Picky 在學校的用心就實在是多此一舉,庸人自擾了。

我試著將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換為綠營﹔你想到了誰﹖施明德﹖游錫方方土﹖謝長廷﹖下臺後的阿扁﹖我只想到有著相同亮麗、相同政治爭議性的周玉寇。陳文茜能吸引 藍、綠 雙方觀眾,我相信讓 藍營的李濤 來也行,周玉寇行嗎﹖這我就沒有答案了。

03/03/2006

「不以人廢言」與「就事論事」

﹙這裡要談的「不以人廢言」與林懷民如何沒有關係﹔我認為再談林懷民如何,即使是正面說法,都是對林懷民的大不敬重。﹚

在衡情度理之時使用這兩個有著理性、邏輯制高點的原則,一般說來並沒有錯。然而作為兩個處於不同平臺,目標南轅北輒的對立政治陣營來說,必需有一個前提,就是雙方為了「邁向和解目標」,都有求同存異的意願,如此的折衝、會談、意見交換,這兩個原則才有適用的空間。為了清晰一點的顯示,舉中國與日本目前的交鋒作例子﹕你可以就觸及雙方利害的事項,彼此交換意見,折衝、會談解決方法﹔而讓日本介入探討中國對日本的政策,就中國來說自然就是「干涉內政」﹔日本在中國的步步進逼之下,重新「自主」的檢討對中政策,這才是正常反應。此時的介入就是使用「Lobby」,或者 分化,這叫做: 「政治」。

這樣的例子是舉不完的﹕

六年來阿扁釋出大量的善意,中國就是不予理睬,反而運用「傳統結構」,「全力反制」阿扁,這不但是因為阿扁與其願望背道而馳,更因為有一個以最終統一為目標的「藍營」得以與之配合運用,對「一般民眾」以文攻顯示其友好、和善的一面,以武嚇困惑「一般民眾」令其無法走向自身的目標。如此的策略對它來說是很正確的,因為美國與阿扁不敢越雷池一步。

六年來阿扁釋出大量的善意,藍營就是焦土政策,抵制到底。如此的策略對它來說是對的,因為大量的民眾顯出了焦躁與不耐,對民進黨日漸失去信心。

在兩軍對壘的政治領域,「與媒體對抗」其實也是上述兩例的具體而微。「對抗」兩字彰顯了與對手之間難以轉寰的弱勢處境,也開宗明義的標示了其不得已的對處方法。

「與媒體對抗」是「台灣主權」仰攻「傳統結構」的對抗﹗在這個意義之下 媒抗 應該如何彙聚百川,察納雅言,以以下二例彰顯其必然面對的問題與困境 ﹕

—- waewae 99、蕭淑華、夜行者,這三位是在 媒抗 的藍營人士,在人們認為是「可以討論之人」的接納之下,在敏感的關鍵,其立場、說辭就是只有各說各話,對議題討論全然無法有正面的提昇。一些狀似「可以討論」的說辭,其實也不過用來虎濫的 政治語言而已,原因當然是無以避免的對立立場。如是的討論毫無終極意義。

—- 「敵國人民是你們的客人,本國人民﹙在此指外獨族群﹚卻是你們的奴隸。」

要「不以人廢言」、「就事論事」在此廣開藍營言路,必需先有能力解決司佳的問題,這也就還不去提根正苗綠的網友彼此之間的互嗆了。

「外省人挺藍營、要統一我可以接受,本省人挺藍營、要統一我是田無溝、水無流」,這是在 兩相比較 之下,大部份我試問過的人都不反對的說法。要接受如比的本省人,我更願意寶惜司佳,我更願意寶惜飛揚這些為數不多, 而且更必需擴大的外獨族群。

我現在談的不止是「媒抗」,我談的是一個必需真正去了解、體會的台灣整體的狀況。說這些似乎是廢話,卻是台灣的罩門,請容我不憚辭費,耳提面命。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