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HaiIuN e SiaN-Im…..

08/24/2006     影視音樂版

Re: HaiIuN e SiaN-Im…..  
 

這首曲子我當然是喜歡的,而一點美聲的唱法也讓我聽到了原住民音樂來自文明樂譜的修整。住在繁雜都市的人們往往也願意接受粗獷的原始風味,如同畢卡索、吳昡三 ﹔透過了藝術家的引介讓人們了解到原始的不一定是粗鄙的,甚至於因為較少修飾而顯得更加質璞、充滿生機的生命力。

「 我母親常幫原住民創作新的舞步。」年青時,來自花蓮的友人的新婚妻子如此說著 ﹔我並不清楚原住民的舞蹈是否具有什麼其它意涵,但是我知道布農族的歌曲有不少是祭儀使用。這就如同八家將 ﹔由於有了新一代年輕人的加入甚至經營,八家將聽說有了新的活力,好像看過一點電視報導,為了讓動作更加豐富,也有求助於京戲。

純粹做為一種藝術,我很難去說好壞,但從故紙堆裡去找靈感,其實真正的長進不大。(或者我應該舉個例,長進的、不長進的都有,但我看算了。)

文抄一段 ﹕﹙布農族之歌 C D, 製作人為吳榮順,下文應出自其手。﹚

〉〉〉「 另一更奇特的現象是屬於每個民族都有的愛情歌曲與舞蹈,在布農族傳統的藝術生活中,可謂毫無發現,唯一手舞足蹈的行為僅在於他們的誇功宴當中,但是這是否為 “ 舞蹈 ”,尚待舞蹈家們予以界定。當然,舞蹈是節奏在時間先後連續的空間中的表現行為,而由於在音樂過程中 —— 節奏、旋律、和聲構成當中,布農族只重和聲,少有節奏變化,致使舞蹈與歌曲的平衡失去重心,歷經數百年的更迭,自然而然形成了僅以圍圈吟詠,少數腳步的歌唱現象。」〈〈〈

很有意思的一段話 ﹗不過就我個人來說,我不會拋棄傳統單調原始的表現方式,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帶我進入祖靈的世界。先父稱我的祖母為「姨阿」,有朋友告訴我 ﹕聽說是原住民的稱法,我欣然接受。

我那深綠的友人之妻是外省族群,1 9 9 6 年飛彈危機前後與我通電話,聊了幾句形勢之後,我提到了 李登輝,三字語音未落,友人勃然大怒 ﹕「免擱講 ﹗」當場掛我電話。我不認為他中了“ ○○計 ”,而是不瞭解。十年了,我有電話,但我不聯絡,我從小就是很會 張 的 ﹗或許死了吧 ﹖﹗好 ﹗請用水葬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