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口付けについて

  “口付け” — 口 者,嘴也,付け 則 付 也 ,依附、附著、相付 均屬之。“について” — 在日文的意思是 有關、關於。依日本小學館 國語大辭典的解釋,“口付け” 的意思是 “唇を付ける”,就是 付唇,用中文語法則是 唇相付,就是英文的 “kiss” ,亦即台語的 “sho jim”,中文的 “接吻”。(上面囉哩囉嗦這一段,是因為當初已經忘了幾年前寫此文的起因就出在日文的 “口付け” 這個詞。前因後果則已經忘了。) 依此看來,日文之 “kiss” 僅止於兩唇相接,也應該包含適度的 “嘶磨”。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西風東漸,固然已經 “文明開化”,而民風是否就此進入 “深喉嚨” 狀態如好萊塢電影然,則待考 ﹗現代 — 尤其是戰後第二代的日本年輕人,一般應該都使用 “ kiss ” 一詞,這除了有隨著語言基因而來的西洋浪漫情調之外,實際的內涵範圍則比 “唇を付け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台灣、中國經貿的經濟理論探

02/07/2008     政治時事版 Re: 台灣、中國經貿的經濟理論探析    (這一篇本來要貼在 中美經濟戰,現在或許這裡比較適合。) 在台灣與中國的經濟產業拉扯中,我們可以試著回顧一下台灣產業的發展。台商轉移中國的軌跡與早年外商來台並無不同,卻去得更全面,以至產業鏈整個移除。  早期台灣出口以農業產品為主,其中也有日本人留下具規模的紡織產業,及至約四、五十年前,日本人也是由於工資較便宜的關係,來台製造台灣技術本不具有的雨傘、針織品等出口 ﹔以針織品為例,由於日本針織機製造廠的來台直接銷售針織機,日本廠自然不可能生存,而為台灣人取代 ﹔其它日本人與台灣合資化纖廠,日本廠商固然持有股份,而日本本土的相關產業沒落,產生失業人口也就理所當然。另外美資的 R C A 等等電子廠,大家更是耳熟能詳。 其它進入門坎不高,建廠只要三、五千萬新台幣的工業,只要你買機器設備,技術方面機器廠自然會教你,台灣人集資開辦,日本本土的相關產業最終自然也難以生存。 以原物料來說,日本產品即使品質較好,訂貨一次一個貨櫃,而且必需開信用狀,這等於是現金購買 ﹔台灣製可以幾桶、幾箱的按需要量購買,而且是三個月期票,品質也會日漸改善,產品外銷者則更無辦理退稅問題。 因此台灣與中國,只合一個競爭的關係。 連戰當副總統的時候,友人給了我一本在連戰名下出版的書,談 在地球村中,台灣如何轉型為研發中心、轉運中心、運籌帷幄中心,把中國當傻瓜,我就深感疑惑。此書厚達一寸半,後來我還是把它置入回收桶。我沒把它當成蛋頭之作,問題出在國民黨如何看待此後兩國關係的發展 。 從經濟上來說,當時的台灣領先很多,這些大官人顯然把中國當成待提攜的小弟,我認為是笑話一則 ﹔其後的發展,中國快速竄起 —— 或說 ﹕台商全面移植 —— 更凸顯了這些人自我膨脹的錯誤,現在則是純粹的自我搞爛。 從政治上來說,當時是(現在也是)錯估中國要消滅中華民國的深意 —— 以為國民黨就可以平穩發展兩岸關係 —— 是“ 可以談的 ﹗”,傻瓜劇本依此編寫。現在則與中國完全的配合(配套 ﹖),只為報仇。    02/07/200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 Leave a comment

中美經濟戰已經正式展開

02/05/2008     政治時事版 Re: 中美經濟戰已經正式展開    【回覆 人微言輕 於 2008/02/04 21:10 發表的文章 】 〉〉〉但是日本後來不斷寬鬆的貨幣政策 讓本國資金開始先大量湧向股市跟房市 這些外資當然不會把錢乖乖放在銀行生利息然後等日幣升值 而是加入一起炒作 日本的股市房市是日本國內跟國際資本同時炒高的〈〈〈 這段話正好說明了不是一邊倒的美國要搞爛人家 ﹗日本自己是要負大部份責任的。當年石原慎太郎還嗆聲說 ﹕日本可以說不 ﹗,台灣也曾經抗議日本兩國貿易不平衡。—— 這些說法都有問題。 國際社會在經濟上彼此依賴共生,互有茅盾是正常現象。將中國,以至台灣、日本、韓國、泰國自己的積極不作為昇值,一面倒的說成美國的陰謀搞爛,毋寧太過,難有說服力 ﹔這樣的說法要反過來說也成 ﹕你是積極的作為不昇值,賺錢發展軍事,要陰謀搞爛人家。幣值應昇不昇,外匯持續湧入,爛頭寸太多以至通貨膨脹,形成泡沫,這不也是一個說法 ﹖﹖ 為了各自利益,彼此既聯合又鬥爭 —— 這樣說是說得過去的 ﹗我覺得欄主談“ 中國本位 ”的說法沒什麼意義 ﹔你把美國說爛了,台資還是不會回流。請欄主大大就這方面多多闡述。 我比較不懂的是 ﹕一方面有著要積極全面開放的自由精神,一方面要大赦台商回台,似乎中國有了什麼大災難臨頭 ﹖﹖ 真正的大公司已經落地生根,沒有回不回來的問題 ﹔中小企業差不多都是家族擁有,就算產值不大,能創造就業機會都是功德一件,政府應該提出什麼政策 ﹖﹖實在說,口號實在聽煩了,都是在搞選舉。請欄主以及各位大大就這方面踴躍發表意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 Leave a comment

台灣海產大酒樓

  02/11/2008 06:29 台灣海產大酒樓(一) (其他) 點閱數:439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 Feb , 1995 〉 話說這日周處周旋完了幾件煩人的鳥事,時分已漸近黃昏,飢腸咕咕做響,正在尋思今晚如何尋歡作樂之際,忽然想到大哥周成的酒樓。大哥自從過海台灣,開了一家 台灣金島大酒樓,應該也是狗運連連,日子一向過得不錯。思想起來,自個兒雖然當年奪得祖產,卻是終日呼朋引類,做非為惡,終至家道衰頹,幾乎一蹶不起。未想自從黑道漂白,轉做招引生意營生,這些年來也著實撈了不少銀子,外頭雖然還有不少債務,卻是家裡頭人丁旺盛,尤其五湖四海,以自己一向的角頭勢面,誰人敢不敬畏。於是一番梳洗打扮,穿起綾纙錦緞,腳踏時興的台客軟底包鞋,抄起手機,連打數通電話,邀來狐群狗黨,有土有洋,有黑有白,也有黑白花兒的,有時而金剛怒目,不同掛的角頭老大,也有承歡左右,隨喜討賞的小弟,大夥兒步向周成的台灣酒樓而去。 周成這家酒樓開張不久,剛好逢上股市興旺,尤其料理時鮮、裝璜氣派,叉燒酥一味更時承當時滯台老太后,派人下山訂購,生意稱得上風生水起,歸間強強滾。這一日,周成打點完了晚餐開市的準備,只見東施、西施二大美女﹕「 Chen ﹗Chen ﹗」(各位看官如果不通英文,此處念如“ 誠 ﹗誠 ﹗),「咻桑 ﹗咻桑 ﹗」,二姝口上熱絡的邊喊,笑臉盈盈的穿門而入。周成心想 —— 這兩個婆娘美則美矣,那回兒不是見弟弟周處近年來舉止闊綽,出手大方,紛紛投懷送抱去了嗎 ﹖﹗偶而上門找這娘兒們聊聊,倒是推三阻四,就生怕旁人以為和我有何苟且,心中不免稍感妒意。心裡想著,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趕緊說道 ﹕「來、來、來 ﹗坐啊 ﹗坐 ﹗」,一邊呼喚小二上茶,一邊說道 ﹕「兩位實在該常來走走,不要老是西瓜偎大邊。舍弟這幾年混得不錯,實在說為兄的我也頗為寬心。就是劣性不改,妳們也要多加小心,勸勸他,祖產不都歸他了嗎 ﹖﹗」,東、西二施閒閒漫應著,西施呼而說道 ﹕「好ˊ﹗好ˇ﹗先給我來個雙頭鮑魚 ﹗」,東施見狀,也興沖沖的跟著說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儀式

殯館鄉村俱樂部化 ﹔屋舍儼然,無纍贅裝飾與顏色,整潔肅穆,樓層高聳較像飯店,乳白牆面、深褐細節,原來 Art Deco 除了是台灣名女人家居之裝飾外,也適合各種場所。火化處不會引人不快,尤其整體感覺在建築細部沒有粗俗草率、貪污腐敗之感。 現代日本葬儀流行簡化,僅家族圍攏四周做最後道別後,即由工作人員慢慢推入窯內,於是眾人至休息處等候約三十分鐘。這時只見身穿黑服的各家家屬、親友,正襟靜坐、小聲談話 ﹔每每看到有美麗的女人穿插其間,黑色的喪服、肅穆的表情與高雅的舉止談吐,令人特別感到性感美麗,深深為之吸引。之後,返抵原處,工作人員推出餘燼後,由一名青年煙斗如同木村拓哉的制服男,先將未能燒化的身外之物,如木板釘、金屬鈕釦、假牙等挑除之後,先將餘燼挑出幾塊,另置一旁。然後左手持不鏽鋼大盤,右手執尺餘大刷,以蒙古烤肉收盤的架勢,敬謹的將全數掃入大盤,前置作業到此告一段落 。於是簡單的儀式開始。 煙斗制服男將餘燼端至就在一旁的小桌,並置入造型簡單莊重的白色瓷甕。於是,家屬與制服男互相鞠躬做禮 ﹕ 「各位 ﹗」神情莊嚴肅穆的制服男,用筷子(挾子 ﹖)挾起剛剛另置一旁的其中一塊 ﹕「令先人(他們以“ 佛祖 ”尊稱之)骨色潔白而塊塊齊整,實在可喜 ﹗可賀 ﹗」於是眾人紛紛頷首 ﹕「是涅 ﹗是涅 ﹗」,表示欣慰與贊同,如是各人觀賞再三表示禮儀。制服男又說 ﹕「各位 ﹗這就是 佛祖樣(令先人)です。」我嚇這一跳可真不含糊 ﹔制服男手中持著一尊潔白的 mini 鎌倉大佛,這在台灣就是俗氣的水泥彰化大佛了。據事後另有表兄解釋,說這是頸椎的第二節 ﹕二戰時日軍戰死海外,火化後就是撿此一塊送回家屬。剛剛一共撿拾了三塊,制服男在各人觀賞完畢後,將其謹慎置入瓷甕最上面之中間 ﹔「各位 ﹗」制服男又挾起了另一塊 ﹕「這是左耳骨です」,置入 mini 佛祖左邊,﹕「這是右耳骨です」,置入 mini 佛祖右邊,蓋上蓋子。 禮成 ﹗ ————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08/03/10/%e6%94%b6%e8%97%8f/ http://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3%81%8A%E8%91%AC%E5%BC%8F&oq=%E3%81%8A%E8%91%AC%E5%BC%8F&aq=f&aqi=g10&aql=&gs_sm=12&gs_upl=45031l80594l0l84766l3l3l0l1l1l0l172l250l1.1l2l0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恭賀新喜 ﹗﹗ 家父身穿 原住民服飾,不過內裡是一件白襯衫(Waishatsu),可能 7、8 0 年前,台灣已經有了觀光產業,是否著服照相而收錢就不得而知,不過我幼時赴 烏來 遊覽,烏來仍舊接近蠻荒世界,沒有高矗的水泥觀賞平臺,更沒有中國味道的俗艷亭台樓閣。站在較高的石岩處,望下瀑布的水澗,只見三、五皮膚黝黑,身材健壯的年輕原住民男女優哉游哉的在游泳。現在的 烏來 已經全然商業化,味道全失。 家父這一張不知照於何處,當然也有可能本身就是一個外游的原住民返鄉。 根據家父的記載 ﹕ 太祖 廖作石,原籍 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積德鄉新康里水卞厝。字云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修(守)德為先(仙)」,1 7 6 9 年生,是一個起厝司阜。 此公到台年月不詳,但總是在 2 0 歲 至 3 0 歲之間吧,因在年青時期渡海比較有可能,且 作石長男 賢生 1 8 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 12 Comments

全球聲援台灣加入UN圖文並茂區

09/18/2007     海外台灣人版 Re: 全球聲援台灣加入UN圖文並茂區 水上飛機從低空盤旋看下這塊溫哥華 Downtown 的精華之地,左邊是 English Bay,右邊是 Coal Harbour,對岸是台灣觀光客必遊的 Stanley Park,美麗的海景與巍峨的市區一覽無遺。飛機從 Stanley Park 這邊,緩緩的奔滑海水跑道並駛向棧橋,站在棧橋望向這面大片以玻璃帷幕居多的現代住宅大廈與綠油油的草地,遊艇碼頭、咖啡雅座。從這遊人如織的海景公園爬坡,向市街走個 5、6 分鐘,就到了我們有的台灣人稱為歐洲街的 Robson Street。這裡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沿街建築其實並不起眼,不過名牌店雲集,有 Amani,轉個彎的夾角有 Tiffany,對面是 LV。假日人們都喜歡來這裡逛街,有各式餐廳與 Pub,不長的街道Starbuck 就有 4、5 間,充滿年青氣息與來自各式人種的異國情趣。 路的一端是日漸興盛的餐館區,走向路的另一端,接連著百貨公司與 Mall的就是 溫哥華美術館。915 這一天下午,旅加台灣人社團在這裡與台灣高雄、美國紐約還有世界其它各城市的台灣人,同步舉辦了台灣入聯 Rally。中午12點多,我與家人先在 Richmond 用完餐,沒想一路車流緩慢,溫哥華的人們似乎傾巢而出力助台灣。抵達會場已經將近2點,台灣鄉親們早已擠滿美術館的廣場,人人手執標語牌與旗幟,並向遊人派發傳單,也陸陸續續有人簽名,聲援台灣入聯。我先走上台階,向這位我心儀已久,卻是初次見面的主持人之一的女司儀打招呼。此時此地這些客居海外的台灣人沒有悲情,沒有哀怨,更多感染得到的是樂觀與熱情。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4YBq9uk4jG8&hl=en_US&fs=1& 回想年前在這裡舉辦活動的法輪功,擺出了各式各樣中國政府刑求法輪功學員的血淋淋場面,這些婦女看起來都是如此善良而無助,請我簽名的這位婦人似乎覺得我會華語,很想跟我說些什麼,卻又不敢太過造次,欲言又止,我簽了名,但卻是感到如此無助而可悲。再早幾年,當時的中國總理朱瑢基到訪溫哥華,台灣社團照舊去舉牌示威,與我們隔臨的西藏團體與我們連成一氣,站在台上的年青西藏女士,聲嘶力竭的喊出中國侵佔西藏,消滅西藏文化的憤怒,氣魄令人難忘。我們台灣是幸福的,多麼幸運,我們不在中國的魔掌之中,多麼幸運,我們有著日漸覺醒的人民,多麼幸運,我們有一方為世人不敢忽視的力量。我們需要的是更加的團結,我們需要的是更加的精算,如果你的利益在台灣,那沒辦法,為了你的利益,台灣做為一個麻煩的製造者也只有義不容辭了。      我向早已退休的台灣同鄉會長致意 ﹕司儀是位外省人﹔一向不多話的陳先生遲疑了一兩秒,望著別處,用他一貫和緩的語氣,堅定而輕輕的說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