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給大話新聞的一封信

05/17/2007     與媒體對抗

Re: 給大話新聞的一封信  
 

鄭鴻儀的大話新聞之所以讓我這個偏中性的民眾都受到吸引,主要在他的發言公正,隨時調整而不一邊倒。

前面的討論我看到了 雲裳 充滿仇恨的發言,我看了覺得很不好,很不舒服 ﹔一位漂亮的小姐心中可以如此充滿仇恨,就可以知道什麼叫文明的失落,而教育又是如何重要。

鄭鴻儀在節目中再三的強調 ﹕「這不是要比較,而是要說出日治時代,拜日本殖民統治之賜,台灣有著相當高度的現代化,而不是一般很多人被教育出來的誤以為台灣很粗俗低級。」這才是重點。以我家在日治時期的台灣,居相當普遍的中產階級父祖輩相較,台灣社會的轉變,就我來看是很清楚的 ﹔政治上的禁忌,「小孩子有耳無嘴」—— 這幾乎是我輩嬰兒潮耳熟能詳的長輩教導 ﹔政治系統的改變不但開始有了特權的社會現象,在日治時期有就職於公營機關、企業者開始受到空降部隊的替換,較年青而開始進入政府機關者則昇遷無門,只有加入國民黨就成了展望前程的手段,而人民性格、特質的轉變更值得學者去專題研究。

大話新聞接下來的一集談白色恐怖 ﹔這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舊事,家父有次帶著全家赴中南部旅遊,順道拜訪了他友人的家屬,坐困愁城的年青太太、稚嫩的幾個小孩,家父給了他這位外省朋友的家人一些財務支助。家父事後才告訴我們,主人是嘉義市警察局長(﹖),因為黑函而為調查局關押,生死不明。後日聽說判刑確定而槍斃,這時已經是戰後二十多年,離我小學時代的檢舉匪諜白色恐怖也已經過了十幾年,如此的政策其實是一直未曾間斷過,這樣的統治一般不易知曉,只有透過口耳相傳。這樣的人生如何悽慘,所謂富貴與貧窮,價值如何去言說。如果去看看中國或新加坡,我們就可以了解我們現在是如何幸運的得以生活在台灣,而時代如何可以倒流,回到法律成為政府工具,以手腕統治愚弄人民的中國政治文化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