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產大酒樓

 
02/11/2008 06:29

台灣海產大酒樓(一) (其他) 點閱數:439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 Feb , 1995 〉

話說這日周處周旋完了幾件煩人的鳥事,時分已漸近黃昏,飢腸咕咕做響,正在尋思今晚如何尋歡作樂之際,忽然想到大哥周成的酒樓。大哥自從過海台灣,開了一家 台灣金島大酒樓,應該也是狗運連連,日子一向過得不錯。思想起來,自個兒雖然當年奪得祖產,卻是終日呼朋引類,做非為惡,終至家道衰頹,幾乎一蹶不起。未想自從黑道漂白,轉做招引生意營生,這些年來也著實撈了不少銀子,外頭雖然還有不少債務,卻是家裡頭人丁旺盛,尤其五湖四海,以自己一向的角頭勢面,誰人敢不敬畏。於是一番梳洗打扮,穿起綾纙錦緞,腳踏時興的台客軟底包鞋,抄起手機,連打數通電話,邀來狐群狗黨,有土有洋,有黑有白,也有黑白花兒的,有時而金剛怒目,不同掛的角頭老大,也有承歡左右,隨喜討賞的小弟,大夥兒步向周成的台灣酒樓而去。

周成這家酒樓開張不久,剛好逢上股市興旺,尤其料理時鮮、裝璜氣派,叉燒酥一味更時承當時滯台老太后,派人下山訂購,生意稱得上風生水起,歸間強強滾。這一日,周成打點完了晚餐開市的準備,只見東施、西施二大美女﹕「 Chen ﹗Chen ﹗」(各位看官如果不通英文,此處念如“ 誠 ﹗誠 ﹗),「咻桑 ﹗咻桑 ﹗」,二姝口上熱絡的邊喊,笑臉盈盈的穿門而入。周成心想 —— 這兩個婆娘美則美矣,那回兒不是見弟弟周處近年來舉止闊綽,出手大方,紛紛投懷送抱去了嗎 ﹖﹗偶而上門找這娘兒們聊聊,倒是推三阻四,就生怕旁人以為和我有何苟且,心中不免稍感妒意。心裡想著,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趕緊說道 ﹕「來、來、來 ﹗坐啊 ﹗坐 ﹗」,一邊呼喚小二上茶,一邊說道 ﹕「兩位實在該常來走走,不要老是西瓜偎大邊。舍弟這幾年混得不錯,實在說為兄的我也頗為寬心。就是劣性不改,妳們也要多加小心,勸勸他,祖產不都歸他了嗎 ﹖﹗」,東、西二施閒閒漫應著,西施呼而說道 ﹕「好ˊ﹗好ˇ﹗先給我來個雙頭鮑魚 ﹗」,東施見狀,也興沖沖的跟著說 ﹕「我要清燉大排翅 ﹗」。「是 ﹗是 ﹗想什麼叫什麼,要什麼點什麼 ﹗嘻、嘻 ﹗實在說,妳們心中一定還惦記著我。我這個場面幾年來也還風光,尚祈舊雨新知不要碰到新人忘舊人,多來捧場,地方上我也能盡點心力,不要讓那混小子擄籮而去,以後兩位不要說風味不同的鮑魚排翅,恐怕要去捶背捏腳,隨侍在側大叫乾爹了。」

周成與東西二施說說笑笑,正在應酬間,忽聞門口一陣嘈雜,大概有客臨門,周成抬頭一瞧,只見門開處,一行七、八人吵鬧而入。為首的體格魁梧,粗魯不文,全身華貴的豪奢打扮,一手拿著鑲金的手機,一手把玩著漢朝古玉。乖ˋ乖˙﹗這不是令人哭笑不得,飛揚跋扈的寶貝弟弟嗎 ﹖﹗來者是客,周成這時也不怠慢,呼道﹕﹕「阿ㄘㄨˋ,來吃飯啊 ﹗」,周處在家裡小名阿ㄘㄨˋ,道上渾名人稱“ ㄘㄨˋ目阿 ”。周處正眼瞧得東西二大美女翩然在座,那得旁騖主人招呼,心中不由一陣歡喜,繼而雙眉一皺,不免嘀咕 ﹕〈 這兩個死婆娘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人,怎的今日在此被我撞著 ﹗〉,心中於是老大不快,怏怏與眾人圍桌落座。

 
 02/12/2008 13:16

台灣海產大酒樓(完) (其他) 點閱數:307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東西二施家道富厚,生性本也嬌慣,只為承繼家業走南闖北,何等場面未曾見識,只因遇此新發大戶不得不好生週旋。東施一如往常悶不出聲,只見西施向周處勾勾食指說道 ﹕「嘿,咻 ﹗嘿,咻 ﹗(咻,周之日音)com’mon man ﹗don’t angry ,be happy ﹗不要生氣 ﹗過來 — ﹗過來坐這邊 — ﹗我們與 chen 只是純喫茶,有一杯咖啡而已 ﹗」周處聽了西施嬌甜軟語的解釋,心中不免一陣酥麻,隨手把了一張椅子,就東西二施之間坐下,左手輕撫東施桌下玉手,右手環搭西施右肩,心中既惱又樂說道 ﹕「那就好 ﹗那就好 ﹗妳們別看周成貌似忠厚,其實詭計多端。祖厝已經是我在當家,這酒樓不就是我的嗎 ﹖﹗潘驢鄧小閒我那樣不具備,看妳們與他眉來眼去,我心中就老大不痛快。古人說男女有別,老實說,光有一杯咖啡我都凍未條。」周處在金錢豹學了這句 “ 凍未條 ”,「小心 — ,不要壞了名節 ﹗小心我打斷妳們的狗腿。」周處戲謔的捏了一下西施的香肩,惹得西施哇啦哇啦亂叫。

周成眼看場面似乎不太體統,對著周處說道 ﹕「阿ㄘㄨˋ休再胡鬧,你今晚來得湊巧,我要廚房特別為你新編了菜單一份,我讓我們老總阿輝阿幫你介紹介紹 ﹗」阿輝阿人稱“ 臭屁輝阿 ”,這時也在座上幫周成應酬著賓客,右手伸進西裝左邊內袋,掏出一份精印菜單,對著周處說道 ﹕「本酒樓在周老板主持之下利市多年,只因求新求變,經營得體,這次周老板美意,特別為 ㄘㄨˋ兄推出五套大餐,容我一一紹介。」眾人這時一聽五套大餐專為周處新編,不免停止喧譁傾耳而聽。「這第一套大餐在中日戰爭時稱做 “ 轟炸東京 ”,現在世界承平已久,本名叫做 “ 鍋巴海參 ”,端來炸得香脆的鍋巴,將熱騰騰的海參等汁料往上一澆,只見盤上翻騰滾攪,滋滋做響,真的是既香又脆,又嫩又 Q 。其實這道菜作法不難,由於聲光外顯,在料理中並非上品,卻是頗合 ㄘㄨˋ兄口味,就是價格奇昂,一時恐非 ㄘㄨˋ兄享用得起。第二套叫做 “ 鯉魚躍龍門 ”,排名第二,正因為此乃本樓心中之最愛,唯鯉魚多刺,ㄘㄨˋ兄一向不喜,傷兄腸胃酒樓暫不上市,且不多談。第三套叫做“ 龍鳳呈祥 ”由本酒樓大師傅之一施公掌杓,這套餐不瞞您說利潤不錯,真乃化腐朽為神奇,兄嘗過必定嘖嘖稱奇,讚不絕口。」臭屁輝阿喝了一口香吉士繼續說道 ﹕「這第四套菜叫做 “ 雙龍搶珠 ”,這道菜我們比較費功夫,是塑膠製品,由我們資深師傅王伯仔掛名製造。用做櫥窗擺飾,真吃了對老兄腹內遺禍很大。」臭屁輝阿知道自己老半天說得疑雲重重、危機四伏,就沒有一樣菜是誠心宴客,就推薦了第五套,「這第五套是暫時應景,叫做 “ 龍虎鬥 ”俗稱“ 蛇羹果子貍 ”也稱得是滋肺潤喉、美容養顏的大菜,油落戲褲 ﹗多多指教 ﹗」

周處聽完介紹,知道臭屁輝阿話中有話,乃憤然不喜,正欲發作,西施在旁圓場說道 ﹕「第三道不錯 ﹗第三道不錯 ﹗“ 龍鳳呈祥 ”光聽名子就知道可以長命富貴。ㄘㄨˋ目阿 easy easy ,不要目睭睭 ㄘㄨˋㄘㄨ,阿答罵控骨力,下次我來做東。東施妳說呢 ﹖」悶著頭 kat 魚翅送進玉嘴的東施,也高興的說 ﹕「太好了 ﹗又有人請客。」。默不作聲的眾人見狀,也莫不點首表示贊同。李總見場面不出所料,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乃吃了兩隻好吃的雙頭鮑,抽身引退。周成望著李總勇敢穩健的身影,想起這幾年來為酒樓奮身的打拼,心中不免有著深深的感激與感觸。

(作者可以天馬行空,故佈疑陣,把案情寫死了,忽而另出枝節,筆下一轉柳暗花明,情勢竟然又充滿新機。我中間這一段留白,當然是因為掰不出來,就算是協奏曲中由演奏者自行發揮的 cadenza 片段,時程五十年,由各位大大去傷腦筋,算是獨創一門。終篇的結局是固定的 —— 周成、周處倆人終於是彼此尊重,可能是像公車聯營,也可能是顧客有福了的良性競爭。現在 ﹗讀者諸君 —— どくしや しよくん ﹗,您如何在酒席之間,能讓兩個彼此充滿敵意的對手,化戾氣為祥和,而終至取得如下的圓滿大結局呢 ﹖﹖)

周處自知理虧,也力有未逮,在眾人瞎拱之下,自除了三害,周成也深諳見好就收之妙,兩人乃杯酒釋嫌,握手言歡,眾人也莫不撫掌相賀。

周處三杯黃湯下肚,本已醺醺欲醉,斜眼又見美女坐檯,向周成使了個眼色,兩人一搭一唱,吃起東西二施的粉嫩豆腐,直將東西二施氣得杏眼直瞪、七竅生煙。

看官當知,周成乃戰後新發財,周處則是這幾年陡然暴富,心理不太健康,生理未脫原始狀態 ﹔東施、西施食豐履厚久矣,眾星捧月,追求者眾,本也算是紳士一個的周成竟然跟著品格本就不佳的周處起鬨,兩人四隻玉手並聯,將桌子往外一掀,亮出架勢。眾人可何曾見過此等陰陽倒錯之場面,一看情勢不妙,一哄而散。周成嚇得臉色發青,慌忙收起剛剛在桌底猛彄的左腳進鞋子,將身一提,往後一翻 ——“ 跳窗子 ”而逃,周處更是屎滾尿流,形容狼狽,歪戴了瓜皮小帽,蹌著一雙好穿又時髦的台客軟底鞋,嘴裡銜著一條潮州鴨腿,抱頭鼠竄而去。我的媽啊 ﹗真是亂八七糟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