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恭賀新喜 ﹗﹗

家父身穿 原住民服飾,不過內裡是一件白襯衫(Waishatsu),可能 7、8 0 年前,台灣已經有了觀光產業,是否著服照相而收錢就不得而知,不過我幼時赴 烏來 遊覽,烏來仍舊接近蠻荒世界,沒有高矗的水泥觀賞平臺,更沒有中國味道的俗艷亭台樓閣。站在較高的石岩處,望下瀑布的水澗,只見三、五皮膚黝黑,身材健壯的年輕原住民男女優哉游哉的在游泳。現在的 烏來 已經全然商業化,味道全失。

家父這一張不知照於何處,當然也有可能本身就是一個外游的原住民返鄉。

根據家父的記載 ﹕
——————————
太祖 廖作石,原籍 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積德鄉新康里水卞厝。字云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修(守)德為先(仙)」,1 7 6 9 年生,是一個起厝司阜。

此公到台年月不詳,但總是在 2 0 歲 至 3 0 歲之間吧,因在年青時期渡海比較有可能,且 作石長男 賢生 1 8 0 5 年出生(作石 3 7 歲。),由此可見結婚必是在三十之後,可能是到台後結婚,若是由當年早婚風俗推想,必在故鄉未有成就,三十歲前後離鄉到台,然後結婚生子也。
——————————
Baby boomer 世代的我,屬於第六代。

我看越南女生的名字大多有 某氏某 某氏某的習慣,我的祖媽們也相同 ﹕

第一代 廖作石,妻 林氏月。
第二代 廖天從,妻 林氏木。(長男賢生享年僅 2 1 歲。)
第三代 廖清風,妻 林氏卻。(次、三、四男,有否娶妻,不詳。)

怪的是都姓 林,而俱為單名,頗有 填空、湊合 的感覺,應該是有唐山公,而無唐山媽。祖公婚前就是一個「羅漢腳仔」。

聽說現在中國政府一聲令下,民間對往訪的台灣人都要 “ 親切 ”的說一聲 ﹕「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或許我應該回一聲 ﹕「我是 台灣 平埔族 ﹗」


家父北商時期參廟。我們是後山埤,錫口人。


第十三任台灣總督 石塚 英藏 (任期 1929/7 - 1931/1)

這是我的生母,於我三歲時即過世。據家人說,外祖父母覺得日本人的教育較好,因此學生時代就將她寄宿於日本人家中,學校畢業後就職於 菊元百貨,深得老闆器重,離職時受贈高約三尺的大型中國古瓶一支,圖像為 曹操、關公相遇華容道,目前為我收藏。依照日本人習俗,三人照相時,中間一人應抱一娃娃,否則不祥,顯然於我母親身上無效 。

我七歲時,現在的母親進入了家門,與曾文惠女士為中學同窗。與我的生母,以及很多當時的台灣女性一樣,具有日本婦女的堅毅、禮節與傳統美德。

—— 對生母的印象除了從照片中緬懷,“子守唄” 記得兩首之外,其它印象不多。因此當我國校第一次拿到 國民身份證 ,發現母親欄的名字不是現在的母親名字的時候,一陣刺熱的羞恥感,迅即擴滿全身,久久未能平復。

我背叛了我的生母,因為等於沒有即身相處的經驗。
新的家庭,讓我異化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只認識到當下的一切,而無復記憶家人所說與生母共處三年短暫卻幸福的時光。

穿著制服的教師站在操場的講臺上恭謹而嚴肅的向操場上恭身敬禮的小學生們回禮。——

偪窄的空間,沉滯的濁氣,走進光華商場的地下舊書肆已經逛了一個多小時,仍未能有令人欣喜的斬獲。每次逛舊書肆都讓我有種自在舒暢的感覺。流行歌曲放大聲量的嘶毫著,略帶著興奮的情緒,我一張多年養成的鷹眼,冷靜而迅速的掠過滿牆的書架,就在店主人的身旁,一本泛黃的書映如了我的眼簾。書的封面引起我一種異樣的感覺 ﹔教師身旁的旗杆上飄展著一幅日本國旗,三個草體的毛筆字,我認不出寫什麼,獵犬的嗅覺讓我知道,今天大致不會空手而歸了。小心的拿起書,我翻開了首頁,頁上恭謹的印著正楷 ﹕

慕春風

「八郎仔的生命 是框金擱包銀 阮的生命不值錢 …… 」每次聽蔡秋鳳這首「金包銀」(此文其實時序較慢。當時應該是陳盈潔的風飛沙時代。),我的心靈就有一種豐盛的悲哀感,不過我現在已經儘可能的讓自己較習慣於將這一類的曲子,也做為休憩的背景音樂,儘可能的不痛不癢。我實在痛恨自己的濫情。舒適的躺在地板上,我流覽著新購舊書上的目錄,吟味著書名與封面圖畫間的意涵。忽的我坐了起來,一股刺熱羞辱感衝上了我的腦門。多年的中國教育讓我一時之間感到坐立不安 ………。這本書沒買錯,我按奈下自己亢奮的情緒,冷靜下來仔細的讀著目錄 —— 我赫然看見 …,天啊 — ﹗我…、我赫然看見自己過世多年的父親的名字。

書裡的主人翁是一位日本的小學教師。沒錯 ﹗在父親的眾多信札裡曾經看過這麼一個名字,原來就是父親的小學老師。這是一本早已踏出社會,來自各校的小學畢業生為祈願其老師身體早日康復,而集資印行的學生合集。

——「所求於諸君者,在成為賢明人之前,先成為一個認真、純樸而善良的人。」

——「古人曰 “ 應學做一個平凡人”,請諸君先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後為國家,為社會做事。」

父親在其文章中引用著他老師的教誨,而看父親一輩子的行誼,確實的遵照了如此令人心誼的教育,是一個 “ 認真、純樸而善良的人”,“ 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後為國家,為社會做事。”。

“ 應學做一個平凡人 …… ,” 這句話顯得相當奇異 ﹔我細細思索著 ﹕凡人、偉人、聖人 ……,這句話與我一向接收的文化內涵相當不同 ……,腦子有點糊塗。再翻到封面,心中一時調皮,在腦中將講臺上的教師換成一個長臉、高瘦的長者,旗子改成了現在的國旗,但總覺得不協調 ﹔我試著理清這種不協調感覺的因素 ﹕長者幾乎夠老,可以的話,他應該更高興站在台下與同學們混在一起。隱約之中,我似乎也看出了線索 ﹕這個長者與這面國旗,總好像有些不對稱。對了 ﹗國旗; 這面國旗在我們的心靈圖像裡已經是如此固定,一如圖騰,款式顯得不切近現代,原因在它的背後太多的牽扯。早年就有人力勸當時的老人更換,而為了個人褪色的榮光,他就是執意不肯。而今這面旗子正身不由己的在扯著我們從自我生發、活力十足的中心,走向最終荒涼的邊陲,走向它自己也不願意的回頭路。

操場上不必然再哈腰打躬的學生們顯得自信、煩躁、樂觀、熱情。他們應該有一幅現代而貼合的國旗來代表,迎向知性、活潑、美麗、強韌的新時代。

(慕春風 — 寫於 2 / 2 5 ,1 9 9 9)

後記 ﹕細讀 慕春風 之各篇文章,感人至深,不過時移勢易,子弟也將不知珍惜,尤其終究是過去的時代,感懷之終極就是將此書 —— 對我來說,是紀念先父如此重要而珍貴的文物 —— 贈與先父的老師 小林繁夫 先生的家鄉 ﹕日本 兵庫縣 篠山町 的圖書館。我將此書寄給 我不認識的 金美齡 女士,覺得以她的德高望重,由她來贈與將更具意義,可惜就是一去而石沉大海,不知所終,而深感後悔。

異化是無奈的,背叛 —— 尤其是活生生的背叛,是艱難的。

曾經與一個中國人有短暫的接觸,他拿 謝長廷 的 和解共生 吃我豆腐,我告訴他 ﹕「謝長廷 在台灣人稱 刺身刀,他欺身上前,你要小心了 ﹗」。當然,我不是 謝長廷,無法知道他的真義,陳水扁 做了第一軍,讓台灣問題凸顯於國際社會,也成就了不錯的舖墊,日本出身的 謝長廷 可以有較細膩的演出。似乎氣氛相當低迷,應該是日程排在國會選舉之後上場,密集衝刺,一戰功成 ﹔話說回來,要是被國民黨歸碗攏捧去,就真的是台灣的罪人,民主的罪人了。

路邊的免料善書,我往往嗤之以鼻,昨日等家人,無聊至極,取之一觀,有這一句不錯 ﹕

「世人心存妄念,不敢面對現實,不能以靜心處理順境,以善心安於逆境,因此生死就變成嚴重的二面,一切吉凶禍福,毀譽是非,窮通貴賤 ,也就困擾著世人,而弄得心神不靈,永無寧日。」

回應
豈犬元頁郎 on 2008-01-05 10:25
Air 大大是錫口(後山埤)人?我姊姊就嫁到那兒,所以對錫口有些小時候的特別記憶。

air﹕
我不曾住過,是幼時常隨父親往訪祖母、親戚,當然也算是錫口(後山埤)人。大大用這個老地名,難道也有點歲數 ﹖ ﹗我有姑姑嫁給離此不遠姓詹的,連得上嗎 ﹖應該不可能。XD

comcom on 2008-01-05 13:41
我爸生前.絕對禁止我們3人一起合照.
否則中間那人.一定要是年齡最大者
是一種禁忌.最近我一直跟兄妹探尋一本家族相簿…
但如石沉大海.沒下落
裡面有許多值得看的資料
看你這寫的這些過往.我再來努力尋尋看

air :
妳這麼說,難道會是與我同樣世代 ﹖我一直覺得妳相當年青,頂多接近 4 0。
相簿趕快努力找一找,另日聽妳講古。

Apin on 2008-01-05 15:33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多麼值得令人深思的形容詞句…為此我特別又重新細讀一次…感受頗多….

air :
這當然是一個簡單的說法,也有各種百分比不同的雞尾混合,Apin 仔大可以隨手取樣分析。

吳桑 on 2008-01-05 17:52
~ 那位有興趣來看我修理以李光耀為首的東南亞腦殘華人。air 大! 偶看了! 可是不太懂跟你說的有何關聯?

air :
與這一貼是沒有關連。只是想找個對口的東南亞腦殘華人,人數越多越好,與我們台灣人大家打群架。那邊影響力不大,我可以放肆我的本性,很暢快, 吳桑要來一咖嗎 ﹖給他個落花流水。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Responses to 異化的無奈 與 背叛的艱難

  1. 廖家宏 says:

    這篇文章吸引我的是其中提到作者的先祖,與我的祖先來自同處。
    (不過字輩排行與我所知道的稍有不同。)
    請問作者是否有留祖譜,大家可否對照一番。
    我們家開台組是27廖士參,其後順序為28廖朝神、29廖春發(或春法)、30廖清孫、31廖標其、32廖豋貴、33廖火旺,我是35世。
    作者若有興趣,可與我聯絡。
    liao64@ms29.hinet.net

    • iseilio says:

      廖 先生您好 ﹗從家譜的名字似乎無法對上,不過字云是 ﹕「 清標克立 修德為仙 」或許可以做為參考 ﹔是單廖,不是雙廖。
      廖桑的 35世 是包含中國時代計算。我們成為台灣人是 六世。

      我一個表哥家字云也是相同,應該就一樣是來自同處了。

      • 廖家宏 says:

        這麼快就回應有點令我意外。
        「清標克立,修德為先」,你提到的「仙」字與我不同,不過古代錯字、別字、漏字與同音字的情形常常發生。
        我的先祖姓名30廖清孫與31廖標其有照字輩排行,其他則沒有。
        27世廖士參的兩位長兄為廖士饗(後代居於汐止吧嗹港)、廖士兩(後代大多在三角湧與風櫃斗)。
        28世的廖朝神其堂兄弟分別為廖朝煖、廖儀澤、廖朝管與廖朝補。
        29世廖春發(或春法)的兄弟為廖春生、廖春安、廖春暢(或春明)、廖春城。
        我手上的族譜,應是族親中32世的廖承禮於光緒甲午年二月請「福興堂」『代工』,去大陸抄回來的。
        關於字輩排行,有的除了有字輩排行,另有「字諱」排行,我不曾回大陸去了解,所以不敢確定是否還有字諱排行。
        我住過松山永吉路與中坡北路(現為信義區);目前已經居住在汐止約15年了。
        今年(2012)我的工作地點可能會在南港重陽路一帶,如果你仍住在松山,或許我們有機會碰個面。我也很願意大家來比對一下族譜。
        我的信箱:liao64@ms29.hinet.net
        手機:0953-139-410

      • 廖家宏 says:

        希望有機會與你表哥見面。

  2. iseilio says:

    首代先祖 廖作石,安溪 積德鄉 新康里 水卞村人氏,記得聽說是從 淡水 登陸。
    第三代有名 廖清風。我的祖父代(14歲)是在 石碇,約 30歲 以後搬至 後山埤。
    另有祖父輩兄弟的子弟,名字記得是 廖加福。其它名字部份對不上,也未依字云取用。
    既然字云相同,誼屬同宗應該沒問題,只是分別抵達,甚或彼此呼、應來台。

    字云(輩)家父手抄 ﹕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修(守)德為仙(先)
    (似乎少了一句)

    • yiwst23 says:

      FYI ~
      「清標克立,修德為先,乃世守諸,福降自天。」
      這是我多年前在我們家祖先牌位裡的小紙條上看到的,
      跟一般網路上查到的不太一樣。
                      - 單廖,修字輩

      • 廖家宏 says:

        yiwst23「叔叔」:
        您好!
        我是35世「德」字輩。
        我瀏覽過很多資料,這樣的字輩排行只出現在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廖瓊、廖儼」所衍生的支系,特別是「清標克立」。
        字輩排行最類似的好像是「武威」雙廖的「文章克立,修德為先」,其他都相去甚遠。
        家族中有族譜嗎?地域性如何?有空是否可以交流?

        廖家宏 (善益五房,目前居汐止)
        mail:liao64@ms29.hinet.net
        行動電話:0953-139-410

  3. iseilio says:

    yiwst23 您好 ﹕

    應該是大家的都不夠完整。湊起來可以是這樣,似乎又少一句。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修(守)德為仙(先) 乃世守諸
    福降自天
    or
    清標克立 文章穩獻
    乃世守諸 修(守)德為仙(先)

    這樣倒是很順口。

    我的父祖顯然未照字輩取名。

  4. 小勳勳 says:

    樓上的叔叔或哥哥們大家好唷!~
    我們台南後壁廖姓這也是安溪縣廖儼的後代
    聽說是君平公系下…
    不過我們的祖譜字輩是
    清標克立修德為先
    乃能世守受福于天

    • iseilio says:

      很訝異台南竟然也有字云相同的廖氏家族。
      從小勳勳家中的字云與其它的大同小異來看,應該是同一家族,
      不過從來台先祖名稱不同來看,應該是自大陸時期就已經分支了吧。

    • 廖家宏 says:

      你的字輩排行跟我祖譜上記載相同。
      我在國圖看過清水廖氏的祖譜,也是安溪廖氏後代,原本落腳於台北市,日據時期因「故」(好像是遭人陷害)逃到清水避難。不知道你們跟清水廖氏有關係嗎?
      如果你們家有大陸抄來的祖譜,應該可以看到善益這一支的部分資料。我查詢到的資料:
      1.台北市往南,大概是東林派,落腳處在樹林、三峽一帶。
      2.台北市往北,大概是善益派,落腳處在新店、深坑、石碇、汐止、友蚋一帶。
      (上述指的是清乾隆、嘉慶年間落腳處)
      可以留下聯絡資料嗎?我目前住汐止,但是我的戶籍前年因購買台南的國宅,設籍在台南市大同路二段(大林新城)。

      廖家宏 (善益五房,35世,目前居汐止)
      mail:liao64@ms29.hinet.net
      行動電話:0953-139-410

    • 廖家宏 says:

      ******************
      君平公系下
      *******************
      第幾世,名、號?
      我看看手上的祖譜是否可以對出來。
      我曾與安溪廖氏的後人聯絡過,他們手上的譜也不算太齊全。動亂多年,安溪廖氏在台灣與東南亞開枝散葉,向外移民太多了,導致大陸的祖譜記載也相當不齊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