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溫 泉 鄉

在 日 本 家 人 的 聳 恿 之 下,一 個 早 晨 的 九 點 多,很 難 得 的 我 自 己 一 個 人 搭 上 了 特 急 的 京 王 線 向 高 尾 山 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茶道之美

   茶道之美 在於清寂、沉靜,華麗之美為其對照。「侘」(わび)之美立足於否定華 麗,帶有永遠性及安寧,安住於空無,自一切之「有」解放,稍過一點則易被視為 消極世界觀。就如「無一物中無盡藏」所言,具有自在之創造性。自否定「有」之中 ,創造新有,可以說為較具積極性的精神活動。在否定「有」之中的空寂,有著自 一切之「有」中解放的絕對安寧。即不為「有」所煩躁之靜寂。而以此靜寂為根幹 之創造就是表現「無」的「侘」文化。也就是說「侘茶」不是無道具之茶。就如在 「無」之中形成了生活的全體,更及於建物、工藝品、點前、所作(舉止、動作)。 如此所形成的有形、無形文化財,就表現出了「侘」的文化。 ——  男 の 茶 の 湯   網主  ﹕池 田 珠 光    註 ﹕點前 —— 日本茶道中,取用道具、燒炭、泡茶之舉止稱為「點前」。自古,主人   (亭主)之一切舉止均視為「點前」。點前 之巧拙可以感知茶道進行氣氛掌握能力之   不同。有用「心」的款待,對客人來說是無比的加餚美點傳諸於心。     (另文閱覽 ﹕日本概略 )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薪 能 (たきぎ のう)

   作者 ﹕ 立原正秋    ﹝ 前 言 能 ﹕日 本 最 古 老 的 舞 台 演 劇。薪 能 ﹕主 要 在 夏 季 的 夜 晚,在 能 楽 堂、或 野 外 臨 時 搭 建 的 “ 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田園散記

田園散記 我沒有什麼心情,如果有的話應該是那麼一點憤慨。世事經常倒反,價值往往混亂,以下抄這一小段,讓我們各自來理出一個平衡點,人生就會過得比較有意思。現代年輕人所接觸的真的比較輕薄短小嗎 ﹖網上諸兄姐,起碼我不認為 ﹕ ——若是有個從外國來的陌生者,請我為他指出英格蘭最值得注意的事務,我要先考查他的智力。假若他是一個日常水準的人,我可以指出大倫敦,黑鄉(媒鐵產區),南蘭卡州,和其它我們文明的特點(雖然有熱烈的競爭,這些特點仍然保持我們近代在製造醜惡上所居的超越地位),供他驚異和佩服。若是反之,他似乎是個有頭腦的人,我便熱意領他到中部或西方一個古老的村落,離開火車站有點路,在外表上還沒有受到這時代更下流的趨勢的影響。 ——在這裡我要告訴我的旅行者,他看到了只有英格蘭才能夠給他看的東西。建築的簡單的美,它對於自然環境的完全的適應,一切東西的不拘形式的整潔,一般的乾淨和修理的完整,農舍園圃的優雅,在看望人心裡引起音樂的那種恬靜和安全——若是一個人想賞識英格蘭的價值和力量,這些是他必需看到覺到的。為自己創造出來這樣的家的民族,愛秩序一定最足以表示它的特色 ﹔和其它民族不一樣,它了解了這個真理 ﹕「秩序是上天的第一條規律。」和秩序一同,自然可以找到安穩,而這兩種特性的結合,像在家庭生活上所看到的樣子,便成為英國的特產 ﹕「舒服」。 摘自﹙田園散記.冬 The Private Papers of Henry Byecroft﹚, 作者 ﹕George Giss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Re: 中國硬起來

  01/13/2005 10:45 Re: 中國硬起來 (政治時事)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希特勒實行獨裁統治之後,絕大多數的德國人民並不介意他們的個人自由已被剝奪,民主已被暴政所取代,生活和工作已經集體化到前所未見的地步。 1934 年 6 月30 日的血腥整肅,為一個嚴重警告,表示納粹政府新貴的手段能有多辣 ﹗不過在希特勒統治的這幾年,在生活上受恐怖影響的只限於少數的德國人民。一個初到德國的外國人,特對當時竟有極大多數的德國人民真正支持政權的情形,必會感到吃驚。 這並不難理解,德國人民在歷時 14 年的共和統治期間,一直忍受著戰敗的恥辱與痛苦,經濟未能好轉,失業人數逐年增加,社會上瀰漫著不滿和失望的情緒。納粹至少在宣傳上使他們產生了新希望,以及對國家前途的堅強信心。 希特勒登臺以後,在外交上竭力分化自由世界,使他們不能團結立場,對德國採取一致的行動。在軍事上,他下令秘密加速軍事重整,欲使德國成為一個軍事上的強國。這兩大政策的順利進行,使德國迅速的簡璊F凡爾塞和約的束縛,逐漸也增強了它的勢力。國家的光榮正是德國人民最嚮往的,他們願意放棄希特勒要他們犧牲的個人自由和物質享受。人民勤奮工作,就業機會增加,失業問題的壓力很快獲得減輕,終至於解決了。 德國人民在報章雜誌或新聞廣播看不到也聽不到外國對納粹政權的反應,因為希特勒對於新聞的控制非常嚴厲。不過德國人發現納粹上台以後,到德國觀光遊歷的外國人比前增加了。觀光事業突趨發達,遊客們帶來了德國所亟需的外匯。納粹不像俄共政權,他們不僅不豎立鐵幕,而且開放整個德國,讓全世界其它地區的人民進入觀光。任何一個外國人,不論是否反對納粹極權,都可踏上納粹所統治的領土,看到他所要看的東西,研究他所要研究的事。他到那裡都會受到招待,唯有集中營和軍事設施是例外。 很多外國人在訪問納粹德國之後,覺得他們已看到了「確實的進步」。 1936 年 8 月,世界運動會在柏林揭幕,給了納粹一個難得的宣傳機會。商店、旅社、酒館以及娛樂場所平時懸掛的「不招待猶太人」的佈告悄悄的取下了。排猶運動暫時停止,全國都呈現一種祥和氣象。葛林和戈培爾等納粹顯要舉辦盛大晚會,款待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選手和代表團職員。戈培爾所主辦的「義大利之夜」,使得每一個參加這次晚會的人都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外國的選手和遊客——尤其是英、美兩個的選手和遊客,覺得他們親身所見所聞和他們從報紙上所讀到的情形迥然不同。他們相信德國人是幸福的、正常的,而且是友好的。 但是外國遊客們所見到的只是一個表面,他們不知道納粹統治下的德國人民,生活正在無形中起劇烈的變化。簡單的說,德國人民的生活當時已走上了集體化和盲目崇拜的道路。 —————————————————————————— 以上這兩頁是摘自納粹德國史,小標題是納粹統治下的德國人民。如果將文中的名詞改為中國、中共,再做點微小的修整,若合符節,甚至活脫就宛如目下的中國,目下中國的部份地區。對於中國,市面上有著各式各樣的說法,對一個非專業的人來而言,也無法查攷,而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與外匯積累,很有效的撐住了共產黨政權的有效性與合法性。 熟悉的幾個台商,尤其是愛國的統派台商,言談中往往欲言又止,又諱莫如深的現象,總帶給我一種異樣的感覺。就我粗淺的了解,應該就在於綱紀不振、法治不張。其實,對模著石頭過河的中國來說,可又何曾有過商業社會的這些煩文褥節。隨著時日變遷,於是一套一套的法規慢慢也出爐了 ﹔投資當時,貴公司的要求事項,無不一步到位的好鑼好鼓,漸漸的有了一套規範,這套規範當然有著社會主義祖國的優越性,這個優越性當然是以發揚其自我為依歸的。當初如果是只在村里書記、幹部之間套交情的小企業,這下子可能找縣太爺都不靈顯了。 撇開不是不可能的反面推論不談,其實具體而微的日後中國,就我來說,不妨就是以往的台灣。那一點不像 ﹖﹗講關係、套交情、魚肉鄉民、官商勾結、貪污腐敗、資金外逃、銀行呆賬、金融危機,謂之無一不足,並不為過。這些坑坑洞洞在初步的政黨輪替之後,有了相當的改善,就差徹底翻盤的臨門一腳,而這一腳卻可能就是個生死門,欲知後事如何,或許難堪任令下回分解。 至今仍然無法忘記一位高幹子弟的衷言 ﹕中國的政治不行,經濟也不行 ﹗,背反的忠言逆耳,令人失魂落魄。我是聰明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新舞台

03/25/2005 23:20 新舞台 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除了大家熟知的 麻將 之外,另外一項對中國的邊陲南蠻,我們不入流的台灣人來說,除了很少數的一部分人士之外,由於語音的隔閡,一般人從來未曾登其堂奧,體其三昧的是 京戲(哈 ﹗平劇不見了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由於父親雅好及其中國舊識有些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時相往返,應酬唱和,而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也就曾隨著唱片直起喉嚨,時生時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梅蘭芳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大戰宛城 一劇中,為曹操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張濟寡妻鄒氏一角。舞台上體魄高大魁梧的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對上生性淫蕩,粗線條的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幾幕挑情戲。鄒氏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 ○————————— 四、五年前辜家在 台北一○一大樓 附近新蓋了一座“ 新舞台 ”,算是重治藝術舊業。曾為兩岸關係付出相當心力的辜振甫先生已經辭世,現代的 新舞台 是否仍舊看它所呈現的基調、介紹,就可以推敲出一點 辜家,甚或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的政治戲碼、風向、表態、時尚 ﹖﹖台灣所處對外的政治環境、時空,與以往已經有所不同,不但能具有辜老相同內涵的人物已經無法再尋,中華民國政府既然走上了火線,辜老所曾扮演過的相同的歷史性角色,也只有淡出政治舞台。而就我個人則認為,在藝術舞台上演的內容無需沉迷傳統,創造的心靈必需完全自由,毫無滯礙、拘束,也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以至符號、圖騰皆可不必在意。一個真正發自台灣民眾情感、心意的藝術活動才能真正產生血肉靈魂,而劇場經營如能付與現代各類藝術創作的誘因,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之中,整體的台灣人文因子,自然就會與時俱進的開創出別具風格的嶄新境界,如此當更能吻合、體現出「新舞台」三個字的意義。 *﹙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我看 中山北路台泥大樓的劇場就頗有這個意味。 * 新舞台 ﹕http://www.novelhall.org.tw/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沉 默

「沉默」— 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性質。 就字面的瞭解,當然是因為 無話可說,沒有東西可說,或者也可能是壓抑住了,說不出來,大多是殷厚之屬。「沉默是金」— 因為多說了容易漏餡,於是選擇不說,大智若愚,於是顯得 莫測高深 —「hmm……、城府深沉,肚腹廣袤 ﹗」人們欽敬之餘,於是 豬吃老虎,錢沒了、女人跑了,話太多的你,這才發覺人家是 惦惦吃三碗公。 朋友說 ﹕一知半解容易失焦,甚至錯誤。去想想看看,料子不多,鑽研不足,要少說兩句。可惜蒙眼唆囉的劍俠精神,往往令人情不自禁。當然,也可能是不甘寂寞,而挽袖向前。日前在購物中心前面,遠遠看到顯然來自中國的兩位年輕人,對著另兩位年輕人吼叫。由於外表不至青面獠牙,因此不揣翦陋,放慢了腳步,向前走去,準備將這兩個惡棍渾小子,好生痛揍一頓。只見吼叫的兩位,在狀似文弱的年輕人胸上狠狠地拍打了數下,揚長而去。「那是你們的朋友嗎 ﹖」「不是。我們是國際學生,不能惹事。要是在國內,我們也不是好惹的。請幫我們報警好嗎 ﹖」「人已經走了。我也沒有手機。」「請問從那裡來的 ﹖」「我是台灣。」兩位年輕人忽然 “沉默” 了下去,匆匆就走掉了。這種一頭霧水的感覺在這裡有過幾次,現在還說不出個道理。 赤瀨川原平 在 “ 無言的前衛 ” 裡面有這麼一小段談 沉默 — 「在時間上趕不及,因此語言慢了半拍。自己懷抱的意思,在用語言追尋的思考過程,是個長大的作業。當語言趕上了,可以預料此時 “意思” 也已經蒸發了。語言,也可能在空間上趕不及。什麼 語言 都有可能因為容積不足,以至 意思 “出格”。過於勉強,就可能傳達錯誤。想到如此,語言為之封閉。如此,一面懷抱著某些想說的 話,一面卻已被 “無話” 覆蓋在四週,沉默 的塊壘就形成了。」 文學描述,個人總覺得多餘。一篇好的中國文章,在敘事之間卻往往別具一股詩情靈氣。作者借助了如此的文筆,轉移了應有的實質內涵。人們讀文固然為之傾倒,整個事實架構其實已經被架空,抽樑換柱,導向了所謂的 “文學政治”。可能也因為如此的文化傳統,中國人的文章往往有著更多的山水情境,透露出一種豁達幽默,也略帶苦澀的生命觀。 以下這篇短文是我在眼鏡行等家人時閱讀雜誌而得到的一篇文章。文章不長,似乎因寄所託,意在言外,也說出了 沉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