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慈濟 觀

06/22/2008 17 : 05

我的 慈濟觀

我沒有什麼宗教信仰,原因可能是因緣不足,更可能的是來自性格,不過這不表示我就不是一個好人。有時赴教堂,雖然無法聖靈充滿全身,總也深深領受到喜悅與感動,有時赴廟寺,在莊嚴神像下的善男信女,也讓我深深體會無告的悲苦。低頭關懷,偏頭傾聽,點頭讚許,彎腰感謝 —— 慈濟都是一些好人 ﹗

做為台灣的一個 icon —— 一個做好人,做善事的人民團體,我應該敬拜 ﹔四海一家,“ 講台語嬤也通 ”,揚名海外的大愛,我更應該引以為榮。但是這些台灣的各教派山門,為什麼總讓我下意識的拿去與幾十年默默耕耘,聲名不出的團體比較 ﹖﹖台灣是富裕了,起碼與早年相比。虛華,我不想放在慈濟人身上,但是我看得到 階級。穿旗袍要錢 ——「金章也是要錢的 ﹗」我希望那位司機老大說錯了。透過這些穿著打扮,也更取得了一定的社會位階與道德高度,而更加慈眉善目起來,連走路都顯得精神百倍。台灣這些山門教派的慈悲庸俗化,不是就建立在台灣的金錢財富之上嗎 ﹖﹗十幾二十年前,我就看到身邊的幾個三姑六婆呼朋引伴的去參加社交活動,後來知道是慈濟 ﹔我想 ﹕「這好﹗」,讓這些櫻櫻美代子的中產階級婦女有個社交場合,比起亂花錢、打麻將健康多了。年青時就聽過我一個老闆說 ﹕退休後要做慈善事業 —— 有錢有閒又有地位,又做慈悲事業,人生還能再美滿 ﹖來生的福報不更多了嗎 ﹖

我相信慈濟人與大部份的佛教徒一樣,心中都充滿了 法喜 ﹔事非經過不知難,人,總要經過一番粹煉,而後才能真正的了悟佛道,為什麼年輕人也如此任自然之氣,致至柔之和,如嬰兒一般的柔弱無爭 ﹖面對邪惡,如此的道德觀將如何邏輯圓滿的去應對週旋 ﹖艱難環境下的道德需要勇氣,道德不能用做勢力擴張的本錢,道德更不能有厚彼薄此。林懷民說在印度看到廟前那麼多窮苦無依的眾生,才深深感受到釋迦慈悲的偉大 ﹗,當我親身認識到慈濟人的好大喜功,我只好說這是 道德妄想。

西藏是無助了,慈濟對西藏支援過什麼話語 ﹖法輪功是不好的嗎 ﹖﹗起碼我碰到的女法輪功們,一樣的善良,卻有著真正的悲苦 ﹔錢是沒有的,罪是要受的,茫茫的明天,談慈悲可能就離得太遠,這樣的卑微,可能是佈施金錢票灑雨露的慈濟人所未曾,也不敢想過伸出援手的吧 ﹖﹗富泰 總是令人羨慕不已的。香港的陳日君主教見有不平,挺身而出,更是一個具有道德勇氣的例子﹔佈施應該以教化為先,道德也應該建立在勇敢的堅持之上。道德的巨人與道德的侏儒,如何讓人分辨 ﹖。佛教教義我是很喜歡的,除了輪迴那一套 ﹔淺顯的人生智慧小語而能風靡眾生,信眾站在路邊喃喃童語,也就不足為奇了。台灣的社會如果只能懂得 阿彌朵佛 ﹗阿彌朵佛 ﹗甘溫 ﹗甘溫 ﹗實在很不可觀。「手語」是無奈的溝通,不是用來展現優雅,唱歌而雙手比來比去,最讓我受不了,這是 ——  「退嬰」。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