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舉辦活動的空間

02/15/2009 09:07       

Re: 今年的二二八還有舉辦活動的空間嗎? (政治時事) 點閱數:46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二二八還有舉辦活動的空間,目前僅止於留存一脈香火,現實的意義顯然越來越小,主因當然是藍營執政 ——“ 李陳朝 ”的時候並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另外一點就是 “ 世代 ”的轉變。中國的 文革、六四,在他們的年輕一輩當中,同樣的顯得越來越無意義。我覺得這是很自然的。在台灣之所以仍舊為人關注,其實正表示了政治未能步上正軌,鬥爭的沒能止息,而且歷史的解釋被篡改的可能越來越大。

實在說,看了音樂的曲目,我的心情相當沉重。不是這些曲子不夠感人,也不是怨嘆為什麼沒有人材。而是台灣 ——“ 就是 ”沒有辦法改變不應有的一切。

在台灣,台灣人在場過嗎 ﹖﹗其實非常活躍 ——由於“不曾有過自己 ”的歷史,因此表現的場域通通是在政治一途之上。我們如何去要求政治感覺遠多於文藝感情的人士,能在文藝上有何知覺,甚至表現呢 ﹖

台灣 什麼時候曾經有過一個如同國民黨一般的文藝隊伍 ﹖﹖台灣 什麼時候曾經有過一個如同國民黨一般的文藝物質基礎 ﹖﹖

台灣 曾經有過上述這些力量嗎 ﹖﹗—— 有 ﹗﹗

陳ㄩˋ秀掌文建會的時候就說過 ﹕「有很沉重的無力感 ﹔付出那麼大的心力,卻絲毫無法積累 ﹗」難言之隱,我不知道她要說什麼。

台灣 曾經有過上述類似力量嗎 ﹖﹗—— 有 ﹗﹗

歌林 就出過很多屬於高尚級的國語歌曲 ﹔早年專門出版古典音樂的唱片公司(名字忘了 ﹗)也是台灣人。不過這些都是必需自負贏虧的私人企業。這些公司當年再如何風光賺錢,接下來的階段,你如何去對抗有著所有硬體資源,相關人材也因此而日益壯大,為廣大基礎的黨國勢力 ﹖﹖

台灣人 都死光了嗎 ﹖﹗極端一點的說 —— 沒有錯 ﹗﹗就看你如何定義台灣人而已。

有人說 ﹕綠營應該加油培養股市名嘴 ﹗。我的看法比較簡單 —— 通通跑去 “ 愛國 ”去了。

等著吧 ﹗這些國語歌曲的人材,最終都會跑去內地。而有一天這些內地的人材,就會來教導你們這些高尚的台灣人 —— 什麼叫做流行歌曲 ﹖﹗。

( 原討論區文章網址: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post_754429.html#754429 )

我到最近才知道陳宗逸是新台灣的創辦人,裡邊的文章都很有價值,不過我很少去看 ﹔我知道我的大方向 —— 這一點就夠了。

實在說,我認為羅大佑的「台灣進行曲」,曲風沒有「海洋的國家」來得高級,說難聽一點,就是比較「聳」 —— 因為那種曲風正是取材自低俗台語老歌的調調。我不去研究 —— 有點日本軍歌的味道。

像陳宗逸如此優秀而有熱望的人材,他還是沒去從社會文藝發展,而選擇日漸斷代的政論雜誌 —— 通通治心臟病去了,不曉得天生就有癌症三期(恐怕也不知要如何著力。)。結果就是三壘有人,一壘封殺 ﹗

其實不用在文化上去分彼此,也不對。如何建立完善的制度,提昇整個社會的文化水準,才是王道。問題是 那些有文化的,甚至那些 沒文化的 —— 通通“ 愛國 ”去了。可見問題很不簡單。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

我必需老實承認 —— 新台灣雜誌 我是有意的不想去看 ﹔不是因為我不夠台,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那些文章,不是因為我的政治意識不夠強烈,而是因為感到不舒服 ﹗如果說 新台灣雜誌 充滿了悲情,陳宗逸這篇濃得化不開的文章就是這個悲情的總結,而隨著 新台灣雜誌社、前衛出版社 等的關門,「台灣」其實也就劃下了最後一個句點。

台灣的世代轉移,不是來自傳承,是由二二八血洗而羽化新生的。這個新生,當然是來自語境的轉變。要以歌曲來說,其實很早就有跡象。蘇芮、比莉、吳楚楚、許博允(不多舉),都已經是五、六十歲的人 —— 這些人並不是在國民黨刻意的文化操作下的產物。這樣的脈絡是很容易可以理清的。

台語歌曲並不必然悲情,早年幾首台語歌曲大部份都相當活潑可喜,悲情並不是台灣的真相,悲情的正身來自日本的演歌,而其後的政治與之有了應和,這才是脈絡,否則你無法解釋為什麼遊行充滿祥和,而且有著更多的向陽氣息。

台灣人是粗俗的嗎﹖﹗我的父輩給我的印象並不如此,而這樣的人物在台灣 “ 曾經 ”隨處可見。歌林、古典唱片(你不會要我去舉早年那些漫山遍野的政論雜誌吧 ﹗) —— 你想到 林衡哲 了嗎 ﹖﹖對 ﹗就是 新潮出版社。我認為對台灣有過重要影響力的 文星雜誌,所帶給台灣的就是一些中國的歷史故舊,傳記文學 就更不用說了。在台灣,真正與世界同步,具有人類前瞻性的出版社是 新潮出版社。據 林衡哲 自己說,他是到了美國的很久之後,才開始有了台灣 這兩個字的意識,也就是說,與很大部份的台灣人一樣,以往的他一向充滿了大中國情懷。曾經是什麼樣的土壤,提供了這些台灣人,有如此進步的思潮與做為 ﹖﹖

要說台灣人很粗俗,我毫無問題 ﹗無論台灣人或外省人的無論上下階層,我都相當熟悉,包括眷村在內,「幹您娘 ﹗」,「操你媽 ﹗」我是雙響炮。我只是覺得 ﹕非常的對不起自己有教養,有正直人生觀的父母 —— 為什麼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

我是到了相當後來才理解到,台灣人並不見得都 知日,甚至是反日,尤其是現在的四十多歲人之後。你不會去反韓,你不會去反新,你不會去反德,你不會去反法,但是你反日,為什麼 ﹖﹖你真有日治時代的悲情嗎 ﹖﹖那你是比那些台灣、中國現代的年輕人有正義感得多了。

如果要以歌曲來突顯台灣的情狀,其實日本剛好就是一個很好的比照 ﹕

日本的歌曲並不只有演歌 —— 對不起 ﹗我說的是三十多年前。

演歌之外,她還有歌謠曲 ﹔山口百惠,櫻田純子 是代表人物,井上陽水 等接受美國風影響的新派歌曲就不用說了。另外還有這種,無法分類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9K4AcFw4S4&feat

還有這種 ﹕

曲風多元,色彩繽紛,其實台灣不遑多讓 ﹔在日本各顯頭角的類別分陳,為什麼在台灣就染上了如許多的政治色彩 ﹖﹖因為來自種族歧視,因為我的兒女都不會台灣話,因為中國語境才是正宗,因為 ﹕

台上的黃小琥好在是在時髦的 pub 夜店,雖然還是一個另類的存在,更好在有著高等華人加持,因此歌曲聽起來如此現代,如此好聽 ﹗﹗

其實施文彬的扮相不錯,場景、氣氛也都很好,不過你不會覺得很台嗎 ﹖﹖—— 這個悲情的傢伙 ﹗﹗

必需承認的是現代的國語歌曲的確具有現代性,這樣的現代性並非傳承自國語老歌,甚至不是校園歌曲,歸根結底主要還是來自北美的歌曲情調與再造,而載體不可能是鶴老族群,也不可能是客家,甚至原住民,只可能是改朝換代之後的中國話族群。不過這樣的流行音樂,在日本,在韓國 …… 都一樣找得到。陶吉吉 年輕人很喜歡,是掌握了流行趨勢的高文化,那是黑人音樂。黑人音樂不好嗎 ﹖﹖對不起 ﹗我沒有歧視。

文化必需是多元的,人類社會的進展,因此而有可能 ﹔有不少人就對美國音樂的霸佔樂壇深深不以為然 ﹔法國音樂怎麼辦 ﹖意大利音樂怎麼辦 ﹖ 拉丁音樂怎麼辦 ﹖東洋音樂怎麼辦 ﹖我就覺得這樣的音樂一樣很感人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ae5Vm2EuMA&feat

 
中國小調失傳了也很可惜。

一個人不懂得對他人尊重,一切自以為是,一方面又自卑感十足,總是令我不知如何是好,這些都是不健康的。

【回覆 UMP-45 於 2009/02/16 11:21 發表的文章 】

看完大大的回應,總覺得不太對焦,主要原因應該是來自我沒有說清楚。另外,吃力的看文能力,讓我只能看文意,而無法掌握主旨 —— 陳宗逸先生這篇文,我的確沒有瞭解到他這篇文章闡述的是”主流”、”具備商業規模之後的影響力” ,不過這並不影響我對台灣被說得如此不堪的說法的反彈。

你說的這一段,其實也正是我的意思,可惜我沒能讓你讀出來,這是我的筆拙,應該深自檢討 ﹕

〉〉〉我不否認台灣的文藝音樂創作界很多元
但是 這些多元 從來沒有形成一定的商業規模
沒有商業規模 就沒辦法養活更多人 讓形式更多元
這就是現實〈〈〈

在我的前幾貼有這麼一段話,正是這個意思 ﹕

〔歌林 就出過很多屬於高尚級的國語歌曲 ﹔早年專門出版古典音樂的唱片公司(名字忘了 ﹗)也是台灣人。不過這些都是必需自負贏虧的私人企業。這些公司當年再如何風光賺錢,接下來的階段,你如何去對抗有著所有硬體資源,相關人材也因此而日益壯大,為廣大基礎的黨國勢力 ﹖﹖〕

至於多元發展,多元社會,我的前提在它欄曾經提到如下 ﹕

〔有識之士必需記住 —— 與這類 ID 作實質內容的討論,純粹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精力,自己先就成了超級大傻瓜。輕鬆一點,將之擱置一邊,也不用罵人家,你妳我我時不時回頭損他兩句,大家繼續做正題討論就可以了。〕

↑—— 這就是我的態度。

提到蘇芮、比莉、許博允、吳楚楚,我是以感嘆的態度出之的。感嘆到這些人歸於“主流 ”或 轉轍 之後,台灣的悲哀,至於其背後確實有黨國操作的陰影,這就更證實了黨國勢力的影響早年就在。 如果你覺得我說了什麼大話,也只因為我的恨鐵不成鋼。以你對影音界的瞭解,你只要提出指正,做為一般視聽者的我二話不說,全盤接受。其實本來沒有放入正統音樂界的許博允,因為腦際閃過了紅衫軍,這才是我真正要口誅筆伐的對象。大話 ﹖﹗大大言重了。

另外,我覺得你的回復有因寄所託,意在言外的部份 ﹕

養士,呂秀蓮 …… 等等,這些就完全超過了我的能力範圍。網路還無法替代實體傳媒,這是我完全贊同的。

下面是我一篇舊文,請參考 ﹕

【回覆 Evolution 於 2009/02/16 03:02 發表的文章 】

” 竹田の子守唄 ” 當然不錯,不過比較像教育部審定的歌星考題曲,太過清純,或許走西洋系,比較順應潮流,或者乾脆找周杰倫作曲 ﹖日系應該已經足夠,也有人討厭 ﹔詳細我是不太清楚的。

應該稍微談點“ 悲情 ”—— 日本人細膩多感,有哀愁的美,也比一般民族更多的瞭解人生,體會浮世(容我大話一下),悲情的演歌因此也比較貼近庶民,不過看看紅白歌合戰,這些早晚都會被淘汰吧 ﹖﹗悲情太過當然不好,不過一個有悲情的人,或民族,應該只會比較善良。細膩多感過頭,也容易小心眼,看不開,不過我還是很喜歡的。水上 勉 與我的調性相近,我很喜歡。日本人細膩多感,加拿大人輕鬆大方,台灣人呢 ﹖熱情青菜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