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09/02/2008 16:10    

Re: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政治時事) 點閱數:123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異端法老

紀元前 1380 年,Amenhotep 三世,即 Thutmose 三世繼承者,享盡人間榮華富貴後去世了。繼之為法老的,是其子 Amenhotep 四世,這就是歷史上以 Ikhnaton (繼位者 — Tutenkhamon 圖坦卡門 之岳父)著名的一位君王。在 Tell–el–Amarna 地方我們發現了他的一尊半身彫像。從彫像可以看出,他有一個柔和的女性化的臉型,及一種敏感的詩人氣質。長長的睫毛,夢似的眼光,鵝蛋形的頭,加上一個瘦弱的身材,活像詩人 雪萊。

這位具有詩人氣質的法老,幾乎一即位就與崇拜 Amon 大神的宗教,及掌管這個宗教大權的祭師階級發生衝突。衝突的原因,在於一方面少年君主過於純潔,一方面祭師階級過於腐化。我們知道,在 Karnak 有著埃及的最大神廟,神廟中有著一大批美女。這些美女名義上是神的妾女,但實際上卻是專供祭師淫樂的玩物。單就這一點而言,這位少年君主對於祭師就已不滿,事實上祭師的毛病還不止於此。由於他們出賣符咒大肆斂財,倚仗神力左右官府,使用巫術愚蒙百姓,於是這位少年君主便感到忍無可忍了。「祭師的無法無天,」他說 ﹕「先王在世即已有所聞,現在,其橫行不法,更愈來愈不像話了。」憑著少年不畏一切的勇氣,他於是便向 Amon 大神的宗教及祭師宣戰。他指稱,過去所崇奉的神道,一律都是邪神,那些繁瑣的儀式,都是無意義的。他另外提出一個神道,他說 ﹕「世間唯有太陽神 Aton 才是真神。」

像印度三千年後的 Akbar 一樣,Ikhnaton 認為,唯有太陽,光 和 生命的來源才真正值得崇拜。這種觀念不知是否來自敘利亞,不過他所說的 Aton 則與 Adonis 毫無二致。撇開觀念來源不談,Ikhnaton 對於 Aton 是衷心崇拜的。為了表示他的虔誠,他甚至廢掉了他舊有的名字,Amenhotep,其中含有 Amon 的字根,改用新名字,含有 Aton 所喜悅字樣的 Ikhnaton。他苦心孤詣找出過去一些歌頌一神理論的詩篇,並精心作成一篇 太陽頌。

(詩篇等恕刪。採自 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作者 Will Durant,譯者 張身華,幼獅叢刊。為當年供一般讀者欣賞的煌煌巨著,各國都有譯本,幾乎是同步發行。嘿–嘿– ﹗小弟也是埃及迷,不過看的除了一般市販品之外就是偶得的 國家地理雜誌 的各式專題,以及 Discovery 頻道的金字塔專集,能深入淺出的整體介紹埃及王朝,我就只知道這一篇。)

—— 從此埃及陷入混亂。

( 原討論區文章網址: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post_696154.html#696154 )

Aton 這個神不像以前的神強調戰爭,強調勝利,人們之所以崇拜他,在於他是萬物,人畜花草樹木,生命之創造者 ﹔是個令人愉悅的神,他會使「小羊在原野跳躍,」「群鳥在林中飛翔,」﹔這個神,在構想上已超出了人體形像的限制 —— 因為發光發熱的太陽能創造,孕育萬物,故其本身已具有神性 ﹔這個神是頗具體的 —— 人們可以看到他秉著光輝的火焰,每天從東到西周而復始 ﹔這個神,由於無所不在,光被萬物,發育萬物,故他又是「愛」和「生命」的象徵。基於以上種種觀念,Ikhnaton 最後給 Aton 的綜合造型,是一位「慈愛的父親」,一位充滿愛心與和平之神。這種造型,和 耶和華,萬民之主,是不相同的。

說來真是歷史上的一大憾事,Ikhnaton 基於一個統一宇宙觀所創造的這個新宗教,並未得到當代埃及人的接受。沒有接受的原因,可能是由於這位年輕的君主太性急,太偏狹,太極端。他一開始便肯定唯有 Aton 才是真神,其他都是邪神。他下令除 Aton 之外,一切神的名字無論寫的刻的,都該掃除盡淨。他把刻有他父親名字的一百多塊石碑,凡含有 Amon 這個字的部份,一律加以削平。他宣稱,除宣揚 Aton 之外,凡宣揚其他神道均屬非法。他關閉了除 Aton 之外的一切神廟。他認為 底比斯 是充滿邪神氣息的城市,不宜再作首都。他另在 Akhetaton 建立新都,並把他叫做「Aton 之都」。

由於政府遷走,底比斯 很快便沒落了,現在繁榮起來的是 Akhetaton 新都,充滿新的建築,充滿新的藝術氣氛。在新宗教的精神下,埃及藝術擺脫了祭師及傳統的束縛,顯得生氣勃勃。在 Ikhnaton 的鼓勵下,藝術家的心靈獲得了解放。他們熱情的創作,他們畫花,畫鳥,畫樹木,畫野獸,甚至畫他們的王。縱觀這個時期的藝術,活潑清新,精妙無比,實為任何地方任何時代所難企及。

假定 Ikhnaton 稍微老成一點,他當瞭解,一個充滿迷信,具有多年歷史的一個多神教,要想一下子以一個全新的自然主義的一神教來取代,那是很難辦到的。他應該慢慢的來。他應該以耐心和信心,逐漸爭取人們的同情及信仰。如不採取過份激烈的手段,以他那個宗教所具優點之多,我們相信最後他是會勝利的。但可惜他只是一位詩人,而不是一位哲學家,一切訴諸情感的結果,不但搞垮了他自己,而且搞垮了埃及。

Ikhnaton 想一腳把祭師階級踢開,可是他忘記了這個階級所具有的權勢。因此,當他一宣稱不許拜 Amon 為首的一切神時,一開始便處於劣勢。祭師憑藉著人們對 Amon 根深蒂固的崇拜,使民眾對他所創立的新宗教表示懷疑。由於祭師的煽動,以致宮裡的文武百官也不擁護他。

Ikhnaton 死後兩年,他的女婿 T u t e n k h a m o n 因獲祭師擁護繼位為法老。上臺後第一件大事,就是把他岳父賜給他的名字 T u t e n k h a t o n,更改為 T u t e n k h a m o n。其次還都 底比斯。T u t e n k h a m o n 為了討好祭師,除宣佈解除對信奉以 Amon 為首之諸神禁令外,還把所有碑文上所刻的 Aton 及 Ikhnaton 字樣削去。祭師對此猶感不足,還叫他下令 ﹕第一,將從前他岳父所改古碑恢復原狀。第二,以後民間絕對不許提及 Ikhnaton 之名 —— 假定有提他的必要,應以「罪魁」二字代之。除以上幾件事外,T u t e n k h a m o n 再無多大作為。今天要不是有人從他墓裡發現許多珍寶,大家對他的名字,也許早已忘個一乾二淨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