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生活小札

09/29/2008 03:34       

Re: 《亞洲》和風生活小札 (政治時事) 點閱數:112
[ public   »» 首頁隱藏 / 完全隱藏 ]  
 

 
〉〉〉sansan 寫到 : 福田先生的名言正在流行 —— あなたとはちがうんです。〈〈〈

a ﹕私はボッチャンだもん,

〉〉〉玉川上水 寫到 : 他的前1句更賛 —— 私は自分自身のことは客観的に見ることができるんです。〈〈〈

a ﹕だから下臺だもん。

〉〉〉ezone 寫到 : でも、人気急上昇中だ…そうです。
「あなたとは違う店」の「あなたとは違うんです」関連商品は大反 響!〈〈〈

a ﹕違う、違う …… ﹙汗﹚,こんな風に私は自分自身の事を客觀的に見

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は違う涅 ……,

a ﹕あなたに似わん涅 ……,

a ﹕中國制涅 ……,

a ﹕著作權違反涅 ……,

a ﹕灣製﹙WAN SEI﹚﹖﹗

a ﹕灣製﹙WAN SEI)も中國制涅 ……,

a ﹕日本製 …… ﹖﹗

a ﹕日本は中國の一部 ◎※☆#& ……涅 ﹖﹗

〉〉〉ezone 寫到 : 私は福田君とは違うんです〈〈〈

a ﹕君 ﹗すぐ 段段良くなるわ ﹗

(卡娃意 ﹗)

a ﹕ 有難う たくさん よろしく ﹗

(ジョギン か ﹖ジョキン か ﹖判らん ﹗)

a ﹕株 は 自力本願だ ﹗﹗

(You are Cynical ﹗﹗)

—— 全部逮捕 しちゃえ ﹗﹗

 

來看看這篇 ﹕日本人口至 2050 年,剩下不到一億,至 2100 年,只剩下 5000 萬。

http://books.google.ca/books?id=jJHTQpYJXqYC&pg…

文明國家不生育,野蠻國家則大量繁殖,終於就成就了人吃人的世界。

 
——————————————————————————
 
youtube 這幾集的 男女交際 篇,向外國人介紹了日本年青男女交往的方法,製作相當有趣。邂遘、追求、戀愛、求婚 —— 這是人生何等浪漫而多彩的情事 ﹗日本人一樣、或者說故意的將之製作得相當一本正經。引言的洋女生一本正經,表演的男生則有意的搞笑,說些冷笑話 ﹔這些冷笑話,一般的說,正確實的表現了日本人的正直可信,讓人看了哈哈大笑。有英文字幕,能聽懂日語就更好了。

從介紹的內容來看,日本人一般仍舊是拘謹、有禮而注意細節。日本男人不是將日本女人呼來喚去嗎 ﹖﹗這要碰上上海女人,保證被耍的團團轉而不亦樂乎。至於日本女人 ﹖這我就不知道了 ﹗娘西屁 —— 上海男人是提籃去買菜、刷鍋做料理地 ﹗

————————————————————————————

這個故事各位或許聽過,本來想應和著 海角七號 的熱潮去貼在台語歌曲一欄,不過所謂本土的趣味已經有所改變,這類歌曲與各位朋友有著代溝,有時說幾句話都覺得人地不宜。

港邊惜別 ﹕作曲者 吳成家,年輕時代留學東瀛,因為生病而結識日本女醫師,並與這位女醫師有了感情並論及婚嫁,可是由於雙方家長的反對 ………

 
如此纏綿悱惻的真人真事,威士忌大如果轉述給女友聽,令女友必定由是感激,允以驅馳。本來是想連結歌曲,可惜 youtube 無人上載,google 一下,竟然有著正本故事,讓我們對這一段異國戀情一麴同情之類 ……,

戀情都是很美好很夢幻 ﹗趁著青春年少,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原因可以不繼續下去 ﹖﹗日前友人與我談到古早的愛人,說 ﹕或許已經不在人世了 ﹖﹗,打空包彈,相當唏噓感嘆了一番。

碰到現實的時候沒有那麼美好,是因為兩位當局者迷 ﹗

你們有愛、有情,就是沒用頭腦 ﹗請一起檢查一下 ﹕

1 . 兩人相處是否很輕鬆自在 ﹖﹖有那一方有遷就的現象嗎 ﹖﹖

2 . 是否有著天南地北,聊不完的話題 ﹖﹖

3 . 彼此瞭解個性 ﹖﹖

當然我不是專家,說這些也勉強了一點,不過–﹗要有意識的去注意到 ——「文化的差異」﹔由文化差異而來的彼此誤解,在當成一個課題的原則下,彼此互動調整 —— 是可以克服,並且讓生活更加多彩。

我說這些自己都感到肉麻,因為我自己就不是一個成功者,不過–﹗我認為,如果那天兩位結婚,住在台灣,威士忌大必需有更大的包容,這跟愛不愛沒有關係,只是與最親密的人交往的 エチケット。

沒有簽證跟麵包,這不是很正常嗎 ﹖﹗簽証,結了婚就有,如果選擇住日本,比起以前也容易很多。主要問題還是在麵包。傳統的來說,一般離婚的原因都來自經濟的不穩定,現在很多男生不想結婚,原因其實也是經濟上的沒把握。

我知道幾對日本女生嫁來台灣,結果不太理想,原因除了上述的文化差異之外,還有一個是 “ 嫁.姑 ”,這個問題不能忽視 ﹗﹗

( 原討論區文章網址: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post_708160.html#708160 )

———————————————————————

當女兒以威嚇的口吻告訴我說交往的是白人的時候,她不知道我的心情毫無所動,因為我認為人生是當事人自己的,責任、後果都應該自行承擔,當然因應狀況,我會適時的,三言兩語的提供看法。由於她母親以言語不通的原因,以至尚未曾帶回家裡,對這樣一位身份不明的人士,很難去說出什麼話語。我女兒、兒子的性格都兼具著他們母親的精明強悍與我的敏銳、寬厚 —— 這就不知道了。兒子表示要搬出去與女友同住的時候,作為沉穩而堅決,我蠻佩服兒子的決斷能力。順水推舟的,我對這一對年紀尚嫌過早,倒也已經長大成人的小倆口說 ﹕兩位決定要搬出去獨立生活,很好 ﹗這有一個好處就是能「在兩人有限的收入之中,學習如何充份發揮,有效的運用金錢。」。這一年多來,家裡除了提供車子,代付保險之外,房租、柴米油鹽,一切自理,日子似乎也過得頗為快活,運轉堪稱順暢。我告訴家內說 ﹕這個家已經開始分枝,到了結束的階段,此後生活形態將有大幅度的改變 ﹗—— 清楚的了解並開朗的迎接必然來臨的各種未來人生階段與狀態,轉型就會圓滿順利。對我來說,接下來的階段是什麼 ﹖當然就是人生的結束,一切成灰。兒女們新烘爐、新茶壺,與老人的關係其實不大。或許期待孫子吧 ﹖﹗現代加拿大的年青男女交往,先不結婚的很不少,「等那一天時機成熟了再結婚 ﹗」,包括婚前契約等等這些事務,我現在接受得相當坦然,家內就要求女兒必需先訂契約。兒子也是還不願意結婚,因為 ﹕「經濟尚不穩定 ﹗」 —— 我認為這是茅盾的廢話一則,女生也是這麼說 ﹕「我們還不想結婚 ﹗」。我認為女孩子是想結婚的,只是深愛著這個男生而不得已罷了。 我找了些女孩子做了確認,家內當然也是我咨詢的對象,答案是肯定的。台灣為什麼有很多女孩子要當單身貴族 ﹖﹖依我看還是一個經濟的 —— “男生經濟 ”的原因, 男女平等的觀念其實並不成熟。

——————————————————————

家內跆拳黑帶,是個標緻時髦的悍婦,眼神銳利,治軍嚴明,理家有如自走吸塵器,與我崇尚老莊,夢幻離群索居愛好大自然的天性其實背道而馳。時而對峙,嗆她兩聲 –乖乖–,左借右貸,算是勉力挽狂瀾於既倒。

婚前此 オ–ルド ミス 攜我至行天宮抽靈簽,未料此姝鴻福齊天,抽中天霸王紅簽,當場笑不攏嘴,也註定了我此生路途坎坷,天性乖離之命運 — (電到金金,現在變得蠻勤快)。當年彼此相識而不熟,由於雙雙年紀老大,區區於此載浮載沉之彼姝而言,如同汪洋之朽木,自身則是好吃懶做幌蕩多年,體認到燒飯洗衣之不可缺少,因此論述本就不多的自身,在大多時候洗耳恭聽其侃侃而談芝麻綠荳皮的交往之後,一腳踏入圍城,過上允吃允睡的日子。

當然這樣的關係如同少婦吃素食火鍋,湯頭稍嘗兩口固然清淡舒爽,滋味卻是遠遠不足,噯噯噯之餘,也無可如何。如是者近三十載,樓上樓下的非緊密電視關係,日子久了也基本上相安無事。

有新移民感嘆 ﹕加拿大離婚太多 ﹗,她的兒子嗆她說 ﹕「人家的情感比較真摯 ﹗」誠哉,斯言也。後後嬰兒潮世代男女交往自由,有情有愛終成眷屬,只要心智成熟善予經營,白頭偕老而恩愛始終如一的老伴,必然比比皆是。

因此,迎接生命終結,火花燦爛精銳盡出如同失樂園,也就成了不太可能之選項囉。

(這一篇是舉前車之鑒,用意在鼓勵向上勵志篇。)

———————————————————————————

〉〉〉sansan 寫到 : 恕略〈〈〈

「この人」的連結沒有出來,應該是「 不要拍我肩膀 」那一篇日記吧 ﹗

我的日文是赴日之後才學習,其實普通而已。說一說似乎很不錯,其實是 telex、fax 業務連絡的程度,要正式的寫一篇工整禮貌的商業信函,由我的父母親來說就是“ 粗通”而已。在那邊生活,小說、雜記等也看一些,成了哈日族,其實赴日之前還是個反日份子。受了中國教育的影響,即使通曉日本的種種,卻往往還是有所偏見、不以為然,這在洋人身上似乎比較少見,這種人類社會學是很有趣的。

習得語言,與進入文化,屬於兩個不同的層次,尤其是日本九轉迴腸的文化,做為一個外國人,稍一疏忽就會脫節。如果我繼續留在日本,或許就相當的融入不止是表面的細節,而會有更多應對進退之間的心理狀態。回台之後,哈腰點頭一應俱全,其實內裡是“ 故態復萌 ”,有著更多的台灣人反應與習性,這在與日本人接觸之中自己也會注意到,放在她國情境,其實也是一樣,這種情形在很多人身上也都看得到。這就是為什麼我碰到的幾件台日婚姻品質不佳的原因之一。

———————————————————————

數年前一個朋友告訴我說如果兒子討洋妞他不反對(父願子償 ﹖﹗),我說 ﹕可能性不大。原因當然不少 ﹔我們不是原生原長,由於文化上的差異,起碼男生要娶洋婆子的機率小很多,女生嫁洋人就比較時有所聞。我注意過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東方人,也還是以女生嫁洋人佔多數。家內友人的兒子來得早,討了一個印度小姐,這是青梅竹馬,這些現象原因複雜,也很有趣。我的孩子剛來的時候,學校裡差不多只有這兩人是黑頭髮,與洋孩子混在一起很容易,後來台灣人來多了,之後的交友範圍、娛樂又差不多回到了台灣範圍。

「文化不同 ﹗」我一個討了洋婆子的日本友人憤恨的這樣告訴我,「錯 ﹗」我告訴他。我這位友人以前是個不錯的日本上班族,由於安排公司英語教學的原因,討了當時聘來當教師的這個洋太太,友人對人懂得尊重,因此我認為問題倒還不到文化差異這個層次,而是這位洋太太在性格上就相當強勢,做事我行我素,因此友人工餘之暇最大的快樂就是到我這裡小喝兩杯,聽聽日本歌曲,懷念祖國,而深悔來到加拿大。我告訴他 ﹕有這種太太就是可以她辦事,你放心,沒有情調也沒辦法,哇啦哇啦亂叫其實也很簡單 ﹕「離婚 したら …… ﹗」﹔住日本有什麼好 ﹖﹗房子窄小,人際關係囉唆,別忘了 ﹗相較之下你現在住的等同豪宅,在日本,你現在還可能有被 リストラ的問題。經過我的解說,此兄恍然大悟,如今日子過得相當順心。一念之間,加上更多的理解與體會,其實人的很多煩惱都可以化之無形。 蜂巢型社會其實也不錯,不過這時話要這麼說。做出選擇 — 用台灣話說就是 ﹕歡喜做,甘願受 — 不三心二意,去除煩惱就變得很簡單了。

————————————————————————

年輕,應該是人的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吧﹗每年一到暑假期間,在炎熱而舒爽,外國遊客彙集的街道上,常常可以看到不少日本的遊學生,來溫哥華作語學旅行,期望以一個短暫的時間,能身臨其境的習得一口不錯的英文。沿街林立的咖啡館就經常可以看到這些男女學生們,在認真的讀著由應時而興的補習學校提供的英文教材,或者三五成群的在這條名店街,一面逛街,一面彼此以似乎流暢,又似乎礙口的英文,很認真的交談。從時間壓縮,工作緊湊的日常生活中,攥出金錢,出國做個把月不等的 l o n g s t a y,實在是人生何等寶貴,也或許一去不再復返的時光啊 ﹗

 
———————————————————————— 

當我走近校區的大門時,一片廣袤的樹林就深深的吸引了我。這就是我今日開始要沉浸一年的日本語學校,在這裡我習得了我初步的日語課程,也給我的人生開啟了另一扇大門。附屬於大學的這個日本語學校,巢落於市區外的郊野,遠離塵囂,與世無爭而自成王國。可能由於學校特殊的屬性,校風純樸,師生關係親切。學生全體住校,因此生活機能設施一應俱全。隸屬於道德科學會的這個大學,由於經常為企業界舉辦道德科學講座,因此校區內也設有旅店與高爾夫球場,是一個不太為一般知曉的世外桃園。

時光荏苒,現在的校園或許已經相當擁擠了吧 ﹗當年進入教學大樓,就是一個大玄關,師生們在此必需換穿拖鞋進入﹔寬敞高大的走廊與樓梯,光滑潔淨的地板,空氣新鮮,陽光充足,建築如此樸實無華,卻又泱泱大派。台灣大學日本時代的校舍外觀較為宏偉,內部似乎偪窄了一些。有幸能在如此的環境讀書,很可惜的是我不是一塊料子。

—————————————————————————

坐在觀光大道,休閒氣氛十足的咖啡雅座讀書,是不是真能讀出什麼名堂,實在說這正是我輩之流年輕時代的作法,效果應該相當有限。不過透過與洋人的往來與交談,起碼提高膽識這一點應該無庸置疑。更好的方式應該是 w o r k i n g h o l i d a y —— 透過政府的雙邊協定,彼此三十歲以上的年輕人可以取得對方 w o r k i n g h o l i d a y 的簽証,至對方的國家一邊工作,一邊旅遊,這就是前一陣子馬囧向日本政府提出的申請。當然就我看來這是純粹的吃豆腐,而或許商談也在進行中也有可能。

我認識一位ワ–ホリ— w o r k i n g h o l i d a y 這樣的日本女孩子,偶而交談兩句,並不是很熟,由於在他鄉碰到能說點日語的台灣黑吉桑,彼此交談相當友善,後來也知道她結了婚,嫁給了一個在地的廣東人。有一次剛好碰到她正好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看她神情落默,鬱鬱寡歡,與剛來加拿大的時候興高彩烈的情景相當不同。我問了她的情形之後,她說 ﹕「我是來自名古屋的鄉下。」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與都會區女孩子相當不同的性格,傳統日本女性溫柔善良的本性讓我感到不忍。我告訴她 ﹕「有什麼事情必需說出來 ﹗“ 不是日本人很不容易瞭解 ”妳為什麼不快樂,他又做了什麼事讓妳不高興,溝通有問題,事情只會更糟」。我再將一軍說 ﹕「別れたら ﹖﹗」,「沒辦法 ﹗要離婚(依法)必需分居一年。要分居,兩個人都付不出房租。」日本的家鄉顯然是沒面子回去了,不過聽她說這位男孩子人還是很好。後來看她懷了孕,我祝福她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我知道終戰之後,有不少當年與台灣青年結婚的日本女性,結婚生子留了下來,成了一般的台灣家庭主婦。人的機運是很難說的,這之中有因為經濟因素而服務於餐廳,也有隨丈夫路邊擺麵攤的。“人在他鄉 ”,如此的情操我相當感動。這就是我說一定要萬事包容的原因了。(威士忌大﹗老兄還在這裡,沒酸吧 ﹖﹗)

當然 ﹗不要以為日本女人就一定溫柔體貼 ﹗很久很久以前,家母的一位日本友人,是個台灣媳婦,我就看這位胖子的日本太太似乎無時無地的咒罵她弱小的台灣先生,連年紀幼小的我都很看不下去。相反的,一位很成功的台灣女商人,一火大起來,拿傳真機向日本先生摔過去,日本先生人不錯,也可能看在金錢滾滾的面子上,很大肚的包容著她,一家還是和樂融融。這些都是特例,認清狀況,掌握要點,小心處理,一切應該都可以順當圓滿。

—————————————————————————————

(轉載)

〔定居在加拿大往往覺得時間過得真快,不像在日本每日為上班奔忙。

早晨七點起床,扒幾口飯,七點半離家。擠上滿載電車掛在吊環一個小時,九點衝進公司,與上司、部下兩兩相視,匆忙做點事,很快的就到了午休時間。

餐廳到那裡都客滿,排了半天隊,終於拿到餐點,也沒辦法慢慢地享用。匆忙用完趕回公司,午休結束。

下午忙著處理堆積如山的公事,看下時間,三點、四點、五點。文件的高度不見減低,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

誰也沒想到要回家。下班時間也就在無言之中遠離而去。到了七點左右終於有人 ﹕「今天稍微有點事,先走一步 ﹗」消失而去。乘著這個機會,就有兩三個人下班而去,剩下的 ﹕「再一點點。」繼續加油。

到了八點,大家終於正式的開始離去。到這個時間仍舊留下的人,差不多必定會有誰說 ﹕「走 ﹗不稍繞一下嗎 ﹖﹗」。就在附近的小酒館,一面注意著電車時間,一面天南地北的聊到花開朵朵。

儘管十點了,電車還是很擠。「再繞一下族」的下班時間到了。仰望繁星一人獨樂的、專心讀雜誌的、累倒睡著的。都露出了在公司看不到的輕鬆表情。

回到家已經過了十一點,老婆已經用完晚餐,專心的看著電視。好,就用剩菜下酒,與老婆談些現實生活的話題,重新再喝它一杯,然後洗澡,就寢。

以上,周而復始的一個禮拜過去。週末上班可也不少。偶﹏而的假日,則是家庭服務。幸運的,家族各自有預定節目,這才有了「真正的休假」。

睡到自然醒為止,就賴在床上,完全醒來之後,搜搜冰箱找 branch,新聞過個目,出門去練習場連發的打高爾夫球。到了夜晚,久久的一次,與家族一起共進晚餐,看電視。這一天是何等貴重的一天,時間就這樣任隨己意的滔滔流過。可是 ,如此的一天,一個月碰得上一次嗎 ﹖﹗

 
來到加拿大之後,似乎每天都是這樣子。當然,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是公司上班,不過通勤時間為開車二十分鐘。公司不是大房間,沒有什麼鬼在監視你,眼前也沒有需要監視的部下,每個人都「自主的」在做事。

五點下班毫無虧心,而幸或不幸的,也沒有應酬的酒要喝。隨時都有與家族相聚的時間,家族們也充份的給與我自由的時間,一面看著時鐘,生活才好不容易的被切斷。住在加拿大應該就是會長壽。〕

———————————————————

看完上面一篇讀者投書,真的令人五味雜陳,不知應該如何去感受才能不褻瀆了日本人的勤勞性格,與無可救藥的客氣與偏執。

日子應該是過得如此充實,做事總讓人覺得如此有意義,同僚親愛,清酒可愛。幾十年下來,日本人或許也到了休養生息的時候,只是這樣的一代日漸消逝,新的一代又相當不同了。

說日本人勤勞固然沒錯,不過這也就等於同時在說他種人不勤勞,這當然有問題。好逸惡勞這是人的天性,也確實有的民族比較熱情,生活比較浪漫。馬來西亞我們將之歸入南島族群,華人一向就說“番仔”比較懶,偏偏就出了個巫統的馬哈迪,創造了馬哈迪奇跡,打破了中國人與正值發展興盛時期日本人的膚淺感覺。

大前研一在同質性高的日本社會就曾經提出這種看法。相當程度的,我蠻喜歡大前研一,不過也總覺得這位先生,正利用了日本人喜歡,甚至迷信具別出一格的權威說法,有以平地一聲雷賣錢的感覺,與喜歡邱永漢無二至,雖然大前研一的功力遠遠高於邱永漢。

前面這一節是上篇的末段,清楚的表現了日本人在異質社會中的生活感受。大前研一在他的「民族國家的終結」裡,就提出了歐美社會較有效率的說法。如果我的觀察沒有錯,這個說法我是贊同的。雖然我仍舊很喜歡年功序列,公司如同家庭等等,這樣的傳統人情義理。

當然,必需提醒自己的是這些各國的趨勢大師,什麼這個大師,那個大師,學富五車,才高八斗的都百萬言巨著,通通僅供參考。成了粉絲,甚至成了門生弟子,騙傻瓜蛋遺害蒼生,做孽也就無窮了。

—————————————————————————

我的父親在世時,在台日政商界 “ 顏 が 廣 い ”,是個有人面的人,雖然在我年少的時代就失去了他自己的主場,而認真、正直與嚴肅的性格,在負債纍纍的重擔之下,清償債務一、二十年,還是同時成就了很多事情,也幫助不少商場落難的人。先父之受人尊敬,從與債權原告的律師成了朋友就可知一、二 ﹔他並透過關係幫這位中國哲學者的教授在這間大學覓得中國文學系的教職,也讓我能夠有足夠的資訊進入了這家當時剛成立不久的日本語學校。我是第二屆,學生人數由於學校知曉的人不多,因此也就差不多十名左右。去看了一下網站,早在台灣有了聯絡處,現在已經有一、二百名的學生,很多都來自中國,校區一定變得相當擁擠,或許那一天再回去看看。

這位中國哲學教授當年也曾經投書中央日報報導這個雅致而道德的學園 ,文字如此古樸優美而景象如此令人嚮往。當我收到學校的來函,潔白信函上的英文字體,配上工整蒼勁的校長漢字簽名,讓我心中有了離開黏瘩瘩的處境,奔向廣大世界的觸動,興奮中帶點緊張,打點一切踏上旅程。

那段日子,在自己的人生裡面,真的是自己最快樂的時光嗎 ﹖﹗縈繞心頭有著揮之不去的憂愁鬱結(鬱卒 ﹦鬱つ),稍受刺激就易於動怒的情緒,在在都讓自己知道自己有問題,而問題的二、三原因自己也非常清楚。此去人生漫漫,隨時掙扎著浮出水面吸口氧氣的艱難景況,歡笑的表面,旁人無從知曉自己這個必需克服突破的困難。

靜謐的校園,純樸的學生 ﹔從電車站必需再搭乘約十來分的巴士才抵達園區門口,從不太張揚的校門望進去,校舍在雲深不知處,而只見片片的森林。每日在這個遺世獨立,遠離塵囂的世外桃園,就如同隱居修道院。同學都來自香港、東南亞,除了澳洲的一名白人女生與我來自台灣之外,也有一名拼命掙扎著找出路的中國貧下中農,其他通通都是華僑子弟。

用餐時間,必需越過一片大庭園,大庭園的中央有一個素靜的咖啡雅座,飯後可以來這裡點個飲料小憩一下﹔風和日暖,大片的茵茵綠草與植木修剪整齊,在這裡看優雅美麗的女子大生們應對有節的聊天或談事情,是當時幾乎陷入憂鬱之海的我的一大享受。庭園的另一端,走過樹齡古老,長約五十公尺的櫻花並木道,就是樸實的大餐廳,整個學園的人們用餐通通在這裡。女中學部的學生們在進出餐廳時,依規定在玄關處必需行九十度鞠躬。廣大的餐廳,簡單平價的餐桌椅,定食數種任意挑選,開動前,學生們個個稍做默禱,神情如此安詳謙誠,然後 いただきます﹗飯後的餐具必需攜至就在一旁,光潔明亮的大廚房邊,將餐具交給儀容整潔的工作人員稍做清理後,置入有水流沖刷並帶走的水槽,一切流程如此乾淨利落,衛生十足。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