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舞台

03/25/2005 23:20

新舞台

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除了大家熟知的 麻將 之外,另外一項對中國的邊陲南蠻,我們不入流的台灣人來說,除了很少數的一部分人士之外,由於語音的隔閡,一般人從來未曾登其堂奧,體其三昧的是 京戲(哈 ﹗平劇不見了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由於父親雅好及其中國舊識有些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時相往返,應酬唱和,而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也就曾隨著唱片直起喉嚨,時生時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梅蘭芳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大戰宛城 一劇中,為曹操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張濟寡妻鄒氏一角。舞台上體魄高大魁梧的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對上生性淫蕩,粗線條的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幾幕挑情戲。鄒氏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 ○—————————

四、五年前辜家在 台北一○一大樓 附近新蓋了一座“ 新舞台 ”,算是重治藝術舊業。曾為兩岸關係付出相當心力的辜振甫先生已經辭世,現代的 新舞台 是否仍舊看它所呈現的基調、介紹,就可以推敲出一點 辜家,甚或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的政治戲碼、風向、表態、時尚 ﹖﹖台灣所處對外的政治環境、時空,與以往已經有所不同,不但能具有辜老相同內涵的人物已經無法再尋,中華民國政府既然走上了火線,辜老所曾扮演過的相同的歷史性角色,也只有淡出政治舞台。而就我個人則認為,在藝術舞台上演的內容無需沉迷傳統,創造的心靈必需完全自由,毫無滯礙、拘束,也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以至符號、圖騰皆可不必在意。一個真正發自台灣民眾情感、心意的藝術活動才能真正產生血肉靈魂,而劇場經營如能付與現代各類藝術創作的誘因,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之中,整體的台灣人文因子,自然就會與時俱進的開創出別具風格的嶄新境界,如此當更能吻合、體現出「新舞台」三個字的意義。

*﹙可以卸下作為兩岸政治、文化使者的仔肩重擔﹚﹕我看 中山北路台泥大樓的劇場就頗有這個意味。

* 新舞台 ﹕http://www.novelhall.org.tw/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blog 之 心情日記,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