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散記

田園散記

我沒有什麼心情,如果有的話應該是那麼一點憤慨。世事經常倒反,價值往往混亂,以下抄這一小段,讓我們各自來理出一個平衡點,人生就會過得比較有意思。現代年輕人所接觸的真的比較輕薄短小嗎 ﹖網上諸兄姐,起碼我不認為 ﹕

——若是有個從外國來的陌生者,請我為他指出英格蘭最值得注意的事務,我要先考查他的智力。假若他是一個日常水準的人,我可以指出大倫敦,黑鄉(媒鐵產區),南蘭卡州,和其它我們文明的特點(雖然有熱烈的競爭,這些特點仍然保持我們近代在製造醜惡上所居的超越地位),供他驚異和佩服。若是反之,他似乎是個有頭腦的人,我便熱意領他到中部或西方一個古老的村落,離開火車站有點路,在外表上還沒有受到這時代更下流的趨勢的影響。

——在這裡我要告訴我的旅行者,他看到了只有英格蘭才能夠給他看的東西。建築的簡單的美,它對於自然環境的完全的適應,一切東西的不拘形式的整潔,一般的乾淨和修理的完整,農舍園圃的優雅,在看望人心裡引起音樂的那種恬靜和安全——若是一個人想賞識英格蘭的價值和力量,這些是他必需看到覺到的。為自己創造出來這樣的家的民族,愛秩序一定最足以表示它的特色 ﹔和其它民族不一樣,它了解了這個真理 ﹕「秩序是上天的第一條規律。」和秩序一同,自然可以找到安穩,而這兩種特性的結合,像在家庭生活上所看到的樣子,便成為英國的特產 ﹕「舒服」。

摘自﹙田園散記.冬 The Private Papers of Henry Byecroft﹚,

作者 ﹕George Gissing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