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 泉 鄉

在 日 本 家 人 的 聳 恿 之 下,一 個 早 晨 的 九 點 多,很 難 得 的 我 自 己 一 個 人 搭 上 了 特 急 的 京 王 線 向 高 尾 山 出 發,洗 溫 泉 事 也 。四 月 中 微 寒 的 毛 毛 細 雨,獨 孤 之 旅,對 有 著 樹 枝 孤 鳥 性 格 的 自 己 來 說,由 寂 寥 無 罣 礙 而 來 的 神 清 氣 爽,已 經 預 告 了 此 行 的 圓 滿 成 功。

在 終 點 前 站 轉 車 的 再 一 站 就 抵 達 了 目 的 地。下 了 電 車,在 滿 眼 青 翠 的 微 寒 細 雨 中,走 幾 步 路 就 到了 免 料 巴 士 的 停 車 處,未 想 舉 頭 對 面 竟 然 就 是 年 輕 時 代 疼 我 的 舅 媽 曾 經 帶 我 來 過 的 讀 賣 樂 園。這 個 溫 泉 resort 有 著 一 切 現 代 化 的 裝 璜 與 設 施,由 於 日 本 景 氣 的 長 期 不 振 而 虧 損 纍 纍,到 訪 的 客 人 看 起 來 差 不 多 都 是 離 家 路 程 不 遠,有 了 歲 數 的 老 人,曾 經 的 盛 況 在 這 個 營 業 的 最 後 一 日 一 樣 客 人 稀 落,似 乎 寫 照 了 日 本 經 濟 由 盛 轉 衰 的 過 程。

泡 完 熱 澡,要 了 一 瓶 冰 冷 的 啤 酒 , 一 面 俯 視 著 調 布 市 市 區,沉 沉 睡 去 。 歸 途 走 出 了 車 站, 吃 了 一 碗 一 向 的 大 好 物 — 拉 麵,走 進 了 昔 日 經 常 光 顧 的 古 書 屋, 希 望 能 購 得 一 套 水 上 勉 的 文 庫 版 全 集,可 惜 只 看 到 塊 頭 太 大 的 精 裝 本,要 價 ¥ 20000 多,只 好 另 購  一 冊 小 書 ¥ 50 算 是 滿 意 而 歸 。

 (舅 媽 與 我 )

我 喜 歡 溫 泉,不 過 以 我 下 水 浸 泡 不 超 過 五 分 鐘 的 習 性 來 看,我 真 正 喜 歡 的 應 該 是 那 個 氣 氛。加 拿 大 也 有 溫 泉,可 惜 周 遭 景 觀 洋 式,比 較 像 是 游 泳 池,尤 其 水 溫 不 足 更 是 煞 風 景。很 懷 念 幼 時 的 北 投 溫 泉,當 年 的 北 投 溫 泉 處 處 都 是 日 本 時 代 留 下 來 的 溫 泉 旅 社,規 模 大 小 不 一,木 造 建 築 的 整 個 區 域 樸 實 無 華,與 現 代 的 水 泥 豪 華 飯 店 不 可 同 日 而 語。幼 時 曾 經 去 過 的 一 家 溫 泉 旅 館 就 座 落 在 現 在 的 北 投 公 園 旁進 去 一 些 , 當 年 則 是 有 著 大 小 岩 石 攤 舖 的 湍 湍 淺 溪 。一 塵 不 染 的 部 屋(房 間 )與 街 道,穿 上 潔 淨 的 日 式 浴 衣,走 出 有 著 精 緻 堅 實 瓦 片 大 屋 頂 的 大 門,出 了 玄 關 拾 高 階 而 下,萬 籟 無 聲,唯 溪 水 聲 淅 瀝。盛 夏 則 蟬 鳴 鳥 叫,陪 襯 著 當 季 的 花 叢 盛 開,仍 舊 有 著 素 樸 中 的 幽 靜。回 到 館 內,從 部 屋 望 出 障 子 門 外,則 小 橋 流 水,錦 鯉 悠 游,幽 靜 的 日 本 庭 園 穿 插 著 迴 廊 深 深,偶 有 穿 著 素 樸 制 服 的 ne–chan 走 過 , 憑 填 人 氣,撫 今 憶 昔 實 在 是 一 去 不 返 的 人 間 仙 境。

左 近 不 遠 處 則 是 現 在 稱 做 地 熱 谷,聲 名 遠 播 的 “地 獄 谷”,名 稱 突 悌 乃 源 自 日 本。人 們 觀 賞 著 地 球 熾 熱 濃 漿 冒 泡 的 大 自 然 景 觀,投 入 生 蛋,未 幾 則 孵 出 了 地 球 蛋。有 膽 大 心 細 的 遊 客 穿 插 跳 躍 其 中 險 象 環 生,稍 有 不 慎 則 真 真 名 符 “地 獄 谷” 其 實 了。

 

 ( 竹 內 樣 與 我 )

飄 蕩 於 空 氣 之 中 的 硫 磺 味 對 我 來 說 是 溫 泉 鄉 不 可 或 缺 的 要 素 之 一 。前 年 九 月,與 親 友 組 成 東 北 地 方 旅 行 團 賞 楓,由 於 時 序 稍 微 過 早,楓 葉 尚 未 轉 紅,沒 能 看 到 遍 山 喧 鬧 的 紅 葉,只 好 將 特 殊 太 陽 眼 鏡 置 於 照 相 機 前 取 景 拍 攝,加 深 了 紅 色 素,效 果 竟 然 不 差,算 是 補 完 了 缺 憾。一 路 下 來 的 溫 泉 旅 館 讓 我 尤 如 回 到 了 舊 時 的 北 投 溫 泉,可 惜 就 缺 少 了 硫 磺 味,感 到 有 點 美 中 不 足。 這 一 趟 奧 之 細 路 的 日 本 美 感 之 旅 更 碰 上 了 句 大 師 芭 蕉。 句 簡 短 的 文 句,末 句 留 中 不 發 意 在 言 外, 令 人 充 滿 遐 思, 或 許 也 因 此 啟 發 了 日 本 人 委 婉 的 性 格。 與 芭 蕉 合 照 一 張,雖 然 是 彫 像 一 尊 ,附 庸 風 雅 的 人 文 性 感 或 許 多 少 洗 滌 了 自 己 粗 魯 暴 躁 的 性 情,不 免 令 人 幻 想 起 自 己 也 是 個 名 作 家,盤 坐 於 矮 桌 之 前 如 同 柴 田 煉 三 郎、水 上 勉、立 原 正 秋 ……,寫 出 了 自 己 的 儈 炙 人 口 的 奇 情 小 說 ……, 或 者 如 同 川 端 康 成 筆 下 的 電 影 “雪 國” ,有 大 明 星 岩 下 志 麻 化 作 愛 我 入 骨 的 藝 妓 作 陪 — 的 作 家 主 人 公 島 村。

( 先 父 )

溫 泉 旅 館 的 晚 餐 往 往 具 有 會 席 料 理 的 架 勢, 由 於 時 旬 當 令,那 一 次 很 難 得 的 品 嘗 到 未 曾 見 識 過 的 秋 刀 魚 刺 身 美 味 而 更 加 不 虛 此 行。酒 足 飯 飽,泡 完 湯 煙 裊 裊 的 室 內 外 溫 泉 全 身 舒 暢,與 眾 人 閑 聊 之 後 回 抵 房 門。溫 泉 鄉 旅 店 之 夜 宿,寢 具 如 此 蓬 鬆 潔 淨,有 著 寒 意 的 九 月 天 卻 似 乎 仍 舊 聞 到 了大 太 陽 乾 爽 的 味 道,讓 睡 眠 如 此 香 甜,深 深 入 夢。

談 到 會 席 料 理,今 年 的 日 本 遊,在 淺 草 寺 巨 大 燈 籠 的 右 側 往 裡 直 走,以 牛 肉 聞 名 的 「 今 半 別 館 」深 據 其 中。鬧 中 取 靜 的 舖 面 分 為 兩 邊 ,左 邊 為 平 價 區,右 邊 則 是 有 著 料 亭 架 勢 的 「今 半 別 館 」發 祥 店。

http://www.asakusa-imahan.co.jp/

由 於 左 側 的 平 價 區 大 排 長 龍,我 與 家 內 殘 殘 豬 肝 切 五 角,進 入 了 正 館。Menu 有 清 湯 涮 肉 的 シャブ シャブ,也 有 壽 喜 燒,每 客 都 在 日 幣 萬 元 以 上,由 於 中 午 有 推 廣 之 特 價,每 份 約 ¥ 5000 左 右,我 們 點 了 一 次 必 需 點 兩 客 的 便 當。 穿 著 和 服 行 跪 禮,溫 婉 的 年 輕 女 服 務 生 解 釋 在 此 注 文 下,可 以 加 點 small portion 的 シャブ シャブ﹕

或 壽 喜 燒 ﹕

實 在 喜 出 望 外 之 餘,加 點 了 一 份 約 ¥ 1500 的 壽 喜 燒。日 本 料 理 小 碟 小 碗,其 實 份 量 適 中,而 對 喜 愛 日 本 陶 瓷 的 家 內 與 我 來 說,餐 具 同 樣 讓 我 愛 不 釋 手。壽 喜 燒 份 量 不 多,小 巧 玲 瓏 的 生 鐵 炊 具,女 服 務 生 置 入 菜 餚、覆 以 牛 肉,點 火。「不 需 要 攪 動 一 下 嗎 ﹖」, 「不 需 要 ﹗蓋 著 蓋 子 有 熱 對 流 , 肉 自 然 就 熟 了 ﹗」— 這 就 是 效 率 與 高 雅。 須 庾,打 開 鍋 蓋,掏 牛 肉 入 口,果 真 入 口 即 化 美 不 勝 收。

 

(好 吃 的 日 本 美 學 )

年 輕 時,與 國 際 學 生 數 名,於 寒 冬 透 過 旅 行 社 代 訂 三 天 兩 夜 的 湯 澤 自 由 行。湯 澤 正 是 川 端 康 成 寫 下 “雪 國” 的 溫 泉 鄉。濕 冷 的 早 晨,在 東 京 車 站 吃 完 熱 騰 騰 的 拉 麵,搭 上 東 海  道 本 線 的 特 級 快 車 出 發,火 車 奔 馳 在 白 雪 皚 皚 的 大 地,滿 員 的 車 廂 有 同 乘 遊 客 知 道 我 們 是 外 國 人,仰 起 頭 特 別 幫 我 們 背 誦 出 了 “雪 國” 開 頭 的 名 句 ﹕「 穿 過 了 國 境 長 長 的 隧 道 就 是 雪 國 ……, 」, 當 時 對 日 本 的 一 切 仍 舊 相 當 陌 生,難 以 進 入 這 句 開 頭 場 景 所 帶 來 的 意 境。天 寒 地 凍 的 窗 外, 奔 向 湯 澤 的 嚴 寒 雪 景 匆 匆 飛 過,一 車 滿 載 的 遊 客 更 添 加 了 車 內 的 暖 和 氣 息。由 於 旅 行 社 交 代 來 客 為 外 國 人,一 進 入 玄 關 旅 館 人 員 列 隊 相 迎,進 入 部 屋,穿 起 浴 衣 竟 然 件 件 超 大 號,原 來 館 方 一 聽 外 國 人 士,特 備 大 號 因 應,細 膩 體 貼 週 到 的 服 務 令 我 至 今 仍 舊 印 象 深 刻。

( 安 藤 樣 與 我  )

 

(溫 泉 の 宿 )

溫 泉,帶 我 回 到 無 憂 的 幼 時,臨 老 如 少 的 現 在 更 帶 給 我 不 少 的 情 思 與 遐 想, 或 許 那 一 天 溫 泉 鄉 就 是 我 的 終 老 之 所, 洗 滌 了 一 切 的 不 快 與 罪 惡,安 然 入 睡。

好 了,各 位 台 灣 派 的 朋 友 們 ﹗人 生 並 不 時 時 遐 意 如 此,這 個 就 算 是 中 途 休 憩,請 拿 起 鋤 頭 繼 續 努 力 耕 耘 我 們 的 田 園 台 灣 吧 ﹗

回應這篇文章

獨處 on 2009-05-27 22:02
” 如 果 能 有 “道 連 れ”
雖 然 我 有 時 會 單 獨 跟 團,但 導 遊 及 同 團 的 旅 伴 總 是 會 特 別 關 照 我;
去 加 東、洛 磯 山 脈 時 認 識 了 好 多 位 旅 伴﹝有兩位七十多歲的長輩們﹞,一 直 保 持 聯 絡,還 結 伴 去 歐 洲 兩 次。獨 處 會 可 惜 了 一 點
大 大 很 仁 心,勸 了 我 三 次。我 很 感 謝 你!
我 不 知 道 我 以 後 是 否 會 後 悔?但 我 會 努 力 讓 自 己 有 豐 富 的 精 神 生 活。 ^^

Reply :
〉〉大 大 很 仁 心,勸 了 我 三 次。>
哇 ﹗抱 歉 抱 歉 ﹗竟 然 忘 了,是 在 影 音 版 那 邊 。原 因 應 該 是 來 自 大 大 的 ID 總 令 人 父 性 油 然 而 生 條 件 反 射。現 代 的 女 生 獨 立 性 強, 因 此 所 在 多 有,我 應 該 見 怪 不 怪 才 對。“道 連 れ”一 般 指 異 性 同 道,比 如 男 生 帶 個 男 生 總 是 怪 怪 的。 —— 那 些 都 不 算 ﹗

SYTTSNTC on 2009-05-27 21:36
好懷念北投的瀧乃湯…
約20年前常和死黨去金山潛水,
回程1定到瀧乃湯泡1泡,
浴室的地板是檜木(應該是…),很傳統的日式建築,
「LOBBY」(1進門處…)放了幾張彈簧已經壞掉,原本是朱紅色被坐到快變成黑色的 PVC 合皮古董沙發,
那時的「番台」是兩位看來已70左右的おばあちゃん,不知還在不在………

Reply :瀧 乃 湯、 星 乃 湯 ……,瀑 布 之 泉、星 星 之 泉,名 稱 實 在 太 雅 了。大 大 說 的 這 種 情 狀 我 也 去 過,回 想 起 來 直 如 前 世。現 在 成 了 廢 墟 了 吧,雖 然 可 以 遠 赴 日 本, 就 是 不 知 道 何 處 聞 得 到 硫 磺 味。「番台」﹖ 這 不 成 了 “錢 湯”了 嗎﹖ ﹗

小林 on 2009-05-27 16:07
大大你描述的北投溫泉現在還在嘛?如果還在我會想去看看,現在正是泡湯的淡季,應該可以好好享受訪客不多的幽靜

Reply :台 灣 的 文 化 已 然 不 同,相 同 的 北 投 溫 泉 當 然 也 已 經 一 去 不 返,不 過 以 台 灣 現 在 的 溫 泉 盛 況,要 尋 得 一 處 訪 客 不 多 的 幽 靜 應 該 不 會 很 困 難,雖 然 情 調 有 異,必 定 也 滿 載 而 歸, 終 究 人 也 不 一 樣 了。

獨處 on 2009-05-27 16:00
大 大 的 遊 記 寫 得 真 好,讓 我 的 腦 海 也 跟 著 漫 遊 起 來。體 驗 過 日 本 四 季 的 風 情,但 總 是 會 讓 我 想 要 再 去 一 次。
有 機 會 我 也 要 安 排 鐵 道 之 旅,坐 寢 台 列 車 體 驗 一 下 鐵 路 沿 線 的 風 光 。

Reply :
〉〉寢 台 列 車
大 大 內 行。 寢 台 列 車 年 輕 時 坐 過 一 次,從 東 京 到 大 概 是 廣 島,時 間 太 長 了 一 點。車 上 過 夜,是 一 個 很 美 好 的 經 驗。 如 果 能 有 “道 連 れ”,你 / 妳 的 愛 情 必 定 更 加 堅 固, 獨 處 會 可 惜 了 一 點 。

Zorg@1989 on 2009-05-27 13:07
有幾回在夢中出現的到日本旅行的設定,頻率最高也都是溫泉之旅;不過到現在還是沒踏上這個國度。在台灣生活除了政府很爛外,也蠻福氣的:有山、有海有溫泉。想想還真該把握機會去把幾處野溪溫泉探訪享受一下。

Reply :
如 果 有 機 會,最 好 行 前 先 找 一 個 日 本 文 學 短 篇 浸 淫 一 番,享 受 必 定 倍 增。台 灣 應 該 是 日 本 之 外 第 二 個 有 著 眾 多 溫 泉,也 廣 為 民 眾 喜 愛 的 國 家。要 非 中 國 搗 蛋,台 灣 真 的 很 有 福 氣。

comcom on 2009-05-27 12:13
上週剛去泡溫泉.
2天一夜的行程.我僅愛溫泉一項

Reply :
溫 泉 之 旅 最 好 有 著 閒 適 的 心 情 緩 緩 上 路。帶 同 家 人,是 日 後 美 好 的 回 憶。最 好 擇 一 乾 淨 樸 素 而 訪 客 不 多 的 旅 店,對 身 心 的 洗 滌 更 加 有 效。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溫 泉 鄉

  1. Pingback: 雪 国 - 川端康成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