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流行歌曲

Eternity 的說法、憂慮我可以了解,不過我覺得這樣談,談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因為你要批判的其實遠不止台語歌曲,如果願意一項一項去挑出來的話,差不多大部份 —— 說白了 —— 就是屬於本土的事務,大部份必需受到質疑、改革。如果願意自己在心裡默默一一列舉一下的話,答案恐怕差不多就是這樣。

與其它文化範疇的東西一樣,台語歌曲源生自其母體台灣社會,是這樣的風土與水米,才產生出這樣的曲調與歌詞,是其母體的自然流露外顯,是街頭巷尾庶民生活情感的總體呈現。它並不必然應該負有傳播它地、反攻大陸,文以載道、教化民眾,甚至被視為藝術品供奉、贊揚的必要。我們覺得歌曲低俗,唯一的方法只有從母體著手。

《 GrisGris :「 ….我不特別在意本土不本土,本土也不會因為我在不在意而消失,我更在意前不前進。媽祖迎面而來,一群人就扑倒在地,如喪考妣 ;菲律賓的天主教徒,鐵絲穿舌、鮮血淋漓,其它地區教徒的敬拜可不見得就是必需如此。」

air 桑分析的真好。其實你指出的這個我不是完全贊同的觀點,這個問題我還沒想得很清楚。我不曉得說,我們是要用什麼標準來去看這些宗教或民族儀式(之前這個在某欄有討論過,目前該欄已上鎖)。是要以局外人的心態,符不符合開發中國家的人道對待標準來看待,然後用公權強制力去逼他們一定要如何如何才是有格調的宗教文明?還是完全跳到那些儀式裡面,先理解為什麼有這些恐怖低俗儀式的存在理由,再去由體制內改革(如使用說服方式,先替他們想看看儀式的改進方向,又不抹滅對神明的誠心)?……..當然這跟台語歌曲的問題又不太一樣,先就此打住吧。前面欄主提到民歌,我記得我正好前一陣子做過這樣的東西。

我想我從來不敢表現說我台語歌有聽到多深多廣,也不敢說民歌時期的東西多麼有研究,更不敢說有多到比欄主看過的專家撰寫的對台語歌曲研究專門書籍還多;只能說,我剛剛好對它們有興趣,如此而已(上次網聚,還被考倒這樣,是說被考倒也沒什麼好羞愧這樣 :…. 》

to ﹕ GrisGris
關於宗教我是有意沒再去提到,因為這是台灣傳統,也不知何時開始讓我有“ 更變本加厲 ”的感覺,容易引起反感如已鎖那一欄的可能很大,當然主要也是沒有找到得以改善的方法,也超過我的能力。妳說的都蠻在線上,或許網上名家願意提出看法。大米與老鼠也是不錯,不過當然是有模仿的痕跡,它並非來自封閉多年的中國社會本身,真正的中國本土應該還是 小調。我在首貼曾提到由文化情境而來的差異,喜歡校園民歌的族群大體上是在年輕學子,它的產生其實是來自對一向流行於校園之間美國鄉村歌曲的反動,而非台語歌曲,當然也無法取代台語歌曲族群,國語老歌也是一樣。兩者之間的情境有社群區格的不同,有語言的不同,有流行趨勢的不同,當然別忘了 ﹕有世代的不同。五十多年下來,歲月的經過,5、6、7…年級生,已經完全馴化,連母語都無法使用。一個文化情境在似乎無意之間消逝是很可惜的,在庶民之間,這和藍綠沒有關係,卻是絕對的政治議題。音樂抒發人的情感,本來沒有好壞之分,長不長進的問題,社會本身是什麼樣子,它應該就是什麼樣子,這就是曹長青所說的「真實」。台語歌曲當然也又生發了能代表新世代情境的非主流音樂、樂團。就我來說能引起的感動,當然就不似傳統台語歌曲,這是文化情境的不同,是世代的不同,也就是 代溝。我用心的聽了 閃靈,說淚流滿面當然不是我的風格,但深刻的感動是肯定的。詞曲合一,完全的顯現了面對強敵的台灣政治情境,是精血之作,這就是很純粹的生命力,雖然如此純粹的、充滿爆發力的生命實存,卻也是可能被政治的現實抹殺、摧毀的。妳說得很對 ﹕台灣已經展現了文化多元的社會形態,而這都是拜的 民主自由精神 的果實,人們不應該讓這樣的果實被落伍的力量吞噬。

人間社會的種種議題,其實都需要由各專業領域,具有學術訓練的學者專家來談。我懂得不多,由常識出發的議論容易有誤。黑吉桑要離開一陣子,順道邀些通森林學的六條通專家去攷察攷察台灣景氣,拜拜 ﹗

GrisGris ﹕歐吉桑!再次感謝你!祝考察台灣經濟行程順利!
當然這些是現象,未必是當年國民黨的 ”刻意 ”打壓,但確實是存在的:因為教育,台語使用人口沒有成長,台語使用人口被刻版印象為只有老年人及中下階層才會使用的語言。就算年輕人們有心要使用自己母語來創作,創作的訴求對象也大多是與自己同齡的台語使用人口( 而這偏偏又不是刻版印象中的台語主要使用人口,所以他們的創作都是非主流?),這本來就是世代與世代間無可跨越的鴻溝之一。看到 air 桑說到的這點,跟我前面提到的年輕草根搖滾支持者的觀點類似( 只是論述者的角度正好相反,然後我所說的年輕者是不會去關注所謂老人們愛聽的音樂 )。但是我請大家注意一點,一個感人的創作,是必須要”有歷史”的,我的意思是,它們必須要基於該文化而成長發展,憑空捏造而來的創作,視聽者是無從去感動起的。

譬如閃靈,有人說啊他們做的東西,就是死黑金屬嘛,這完全是國外的東西啊。但從第一張專輯就能隱約看到他們企圖(不是全部),想要去抓台灣文化的根的企圖;直至第三張專輯 ”永劫輪迴 ”,完全把民間鬼魅傳說跟死黑金屬的精神融合,也讓以前不認識死黑金屬的人( 就算是老人家也好 )知道,原來國外唱死黑金屬的,不是死(鬼魅,吸血鬼)就是黑( 反基督,這裡可能有點理解偏誤,有待專家指正 ),沒有因為它是國外的樂風,唱吸血鬼的故事就比較高尚。閃靈證明了什麼?不過是多元化社會中,必要存在的一股聲音而已。

譬如濁水溪公社;他們(其實明確的說,是小柯)在第二張專輯 ”台客的復仇 ”中即明白指出,他們這張專輯,是向他們心中的偶像:方瑞娥,劉家昌,以及其他台語國語樂壇的老前輩,致敬。是的,我並不避諱華語樂壇的影響力,因為那確實也是同時發生在我們的共同生活經驗中,正如台語歌曲們一樣。即便 LTK 把劉文正那時代的音樂風格拿來搞笑搞 kuso(如我喜歡的:藍色的海邊),把台語風格的姑嫂丸唱得那麼爆笑又真實,不管他們最後有沒有把他們前輩的東西給爆破了,仍然能夠說,他們是基於更古早的音樂養分而成長的。這也是為什麼 LTK 在遭遇後繼這麼多台灣龐克團之起時,仍然能夠與之區別的最大特色。

再譬如說,隔壁欄有人提到的 林瑋哲。當 Babbo 散團很久一段時間後,再聽到他是他幫 楊乃文 製作的專輯。那時我還不知道 Baboo 跟黑名單工作室,有個學妹有聽過,我便放楊乃文專輯給他聽,他驚訝的說:”什麼?林瑋哲竟然跑去做這種軟趴趴的音樂?”。確實,在主流樂壇裡,什麼事都會發生。我們不知道除了他是楊乃文的男友,他很會做音樂….之外,媒體還能提供我們多少關於林瑋哲這個人的才華?但是我用耳朵買 CD,只能看到,失去了靈魂土壤的創作者,在楊乃文的第三張專輯後,創作便徒具有搖滾的形式,而不再憤怒了。我悲傷的認為,有沒有基於過去(或者說得更嚴重,歷史,傳統)的創作,確實真的是關鍵呢。 再提到另一點。

如果大家都同意我所說的,台語歌曲(或任何歌曲)是果,是呈現當時社會現象;今天看到老鼠愛大米這樣的歌,老實說,撇除有一堆對作者不尊重的惡劣下載行為跟我自己對這首歌的評價不談,我們應該都會他們能有這種歌出現要高興才是!中國愈開放自由,代表各種思想正蠢蠢欲動,而這首歌的出現不過是個開端而已!

昨天看台灣高峰會,聽到周玉蔻說,中國政府最怕什麼?是台灣的自由民主,以及因此給他們帶來的壓力。我只怕這種呈現小小跡象的自主創作現象,會再被強制政治力或更殘酷的獨佔華語市場文化給壓抑回去,那對中國的創作自由來說不僅僅是死亡而已!所以我樂見中國流行歌曲最好能百花齊放,最好中國的盤古樂團能長進他們的龐克實力,鼓手不要害怕來台灣會被打壓;有那一天到來時,表示中國也已經走向自由民主了。(當然與之講道理,也更加容易,例如正名)》

air : 因為我基本上律己趨嚴,較寬待人,往往沒說清楚,也說得不夠,讓我補充幾句 :我 不在乎本不本土,有個前提是在正常情形下,完全不受外力干擾,自由發展。

老鼠與大米好聽也就排行榜的程度,名稱最好改為 米老鼠,否則實在 聳 得很。有多少人點播只表示這個國家人口太多而已,其它義意不大。

曾在某網看到一篇談羅大佑的歌曲,本來要轉介過來,可惜一直就沒能再找到,文中主旨是說 :「他是在五彩十色的霓虹燈都市中討生活的人,可是霓虹燈離他太遠,至於對鹿港小鎮的那些描寫,自己家鄉的實情對自己來說是只有不堪而已,可是為什麼聽這首曲子總也感動莫明?。」—— 這就是虛妄。

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有血肉、有生命的,它來自人們生活的本身,因此而讓人吟唱、感動,是最平易近人的詩歌。台語歌曲數十年來伴隨著台灣經濟的發展,在鄉間小鎮的客廳、車床工作間、海上漁船、公路貨卡車,透過商業廣告滿檔的廣播節目,充盈著台灣寶島,撫慰滋潤著人們在枯燥重複的工作中,取得快樂與鬆弛。一位藍營的太太告訴我說 ﹕「 我是在國語懷念歌曲中長大的,但不知怎的,總覺得台語歌曲很好聽、很感人。」 我想告訴她 ﹕「 因為妳是台灣人﹗」 ,但是 我忍住了,因為唯有自主意識的發覺,才是有價值,對我來說我願意接受的。

台灣人是一個熱情得接近濫情的族群,表達或許因此也很直接,說靠腰,有時的確很靠腰,但卻最質樸。台大前外文系主任顏元叔就說過 :「西洋人家裡有喪事,總是艾艾憎憎,一付很高雅的樣子,中國人家裡死了人,涕泗滂沰,哭得死去活來,這才是真性情。」這個告訴我們他是如何愛中華民國,中共是如何可惡的傢伙,在知道他很早就跑去當爺爺之後,我一股腦兒把他的書通通丟到垃圾回收桶,焚書坑儒就算我一個好了。台語歌曲流行不止台灣,在東南亞閩南語系的國家也很時興,不過他是說成福建歌曲。為何“ 福建歌曲 ”不能登北京話大雅之堂﹖可以參考粵語歌曲。新派韓國歌曲好不好聽 ﹖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內容,也是靠腰得很,不過用的是 清秀佳人 甜甜膩膩那一套。各位再去聽一聽阿妹轟動一時的 聽海,實在說已經膩了,也是 靠腰得很,你感覺得出來嗎 ﹖﹗我必需承認 ﹕家後與老爸的歌詞都讓我覺得太白、太直接,尤其唱起來涕泗橫流,呈現靠腰現象。

GrisGris : 哥哥你這篇的說法,讓我聯想到一個 MV(音樂錄影帶)的畫面喔。 (我在玩聯想遊戲嗎?)不否認,那時的我是討厭泛泛流行歌曲的調調。所以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把歌寫成那樣,把歌編成這樣,才能大紅大紫的理由?(當時的綜藝節目請歌手們上節目,都還會講到一定要把”水”寫到歌裡面,或者要淋大雨,或哭到眼淚鼻涕齊飛,才能”遇水則發”,這種奇怪的言論真是令我印象深刻。後來到最近幾年,才覺得 ”一定要做情感充沛的歌曲 ”,這應也不過是賣 ”流行歌曲 ”這個商品的人,自以為是的盲點之一吧?那邏輯就好像新聞媒體總會說:”就是因為觀眾愛看勁爆的八卦,為了收視率,我們才會愛做八卦新聞”的道理是一樣的,我們從來不知道,他們這麼說的基礎到底是從何而來;但是我卻漸漸能理解,身邊喜歡聽這類音樂的朋友。

我認為,這類情感充沛(靠腰)的歌曲,不獨台語歌曲,前面舉到的華語流行歌,甚至英文流行歌都有,這些歌有著使人忘記現實,並藉此宣洩傷痛人生的基本功用。那麼一個流行歌壇出版的歌曲,十之七八都是這樣歌曲時,代表什麼現象?1)這個社會的人有太多傷痛,需要這些歌來安慰,所以唱片業者的觀察是對的,這個市場確實很大。2)唱片業者昧於事實,刻版的以為這些東西就是比其他類型好賣。

在這裡我刻意的不提創作者,是因為創作者創作出來的東西,並不一定都反應到專輯的歌曲裡。

聽眾的角色,在這裡能扮演哪個影響的環節呢?我想我們的選擇愈來愈多,也漸漸不再被單一的媒體管道來控制我們的品味,音樂創作的複雜度由更自由的市場所激發的未來,是可以預見的。(我又太樂觀了嗎? )》

to ﹕ GrisGris
台語歌曲不靠腰的歌當然很多,一如前面已有大大列舉提過,所涵蓋的種種人生範圍或許也超過其它歌曲,我想這應該就是受日本演歌的影響。日本演歌也好,台語歌曲也好,之所以感人,應該是因為充份的體現了各式各樣人們現實的生活。當然,悲情的曲調也是重要的原因,這似乎就是日本人 多感 的性情的延伸,與中國人是很不相同, 較難在國語歌曲裡感覺到的。靠腰的因素「悲情」到底好不好﹖﹙Et 是把江湖也列進去﹚就我個人來說 ﹕悲劇性才是深刻的﹔在這裡我就真不知道我到底是要說什麼了。悲情而不沉淪,反而引人向上,總要比終日歌舞的樂天民族多一點自救的警覺,也沒有瓊瑤式歌曲的霧裡看花朦朧美。是商家引導或消費者喜歡,我看是互為因果。台灣人悲情嗎 ﹖我覺得應該是熱情的,卻也比較粗糙歌曲反應社會情狀﹔在另一欄推薦台語歌曲的討論裡,我感覺到的是,各位所談的有一些曲子,對我來說並不熟悉,當然也就談不上感動,因為我了解不多、沒有進入。各位所談的有些台語歌曲與我所熟悉的已經有了距離,這可以說是代溝,也顯示了 Et 對現在的台語歌曲,以至對新一代台灣人的感覺掌握得不夠全面,甚至錯解,因為他用了意識形態,也就是 政治。濁水溪、閃靈、伍佰、五月天等等新一代的台灣音樂人並不傳統的悲情,其支撐的人口,才是值得深入去了解的。新欄談台客,伍佰的顛覆說法我是贊成的,這提供了形朔台語歌曲另一個充滿熱力的方向。傳統式台語歌曲,相對於吳晉懷、文夏、洪一峰一輩﹔這些包括黃乙玲、張秀卿、孫淑媚、蔡秋鳳等較不同於,或說走出日本風格的台語歌曲,有一天或也終將因為新消費人口、新喜好的產生而日漸消失,但這是很可惜的。好像日本演歌的市場也漸漸為新式的流行歌曲所取代,因為新人類已經有了轉變,而支撐演歌的戰後嬰兒潮這一代也日漸凋零。在台灣則更為複雜,因為說台語的人口比重越來越低,更大塊的是說國語的人口,而這是 政治、政策 造成的,與歌曲的競爭優勢如 Et 所言無關。歌曲與其它藝術一樣:不是用競爭來評量的。

GrisGris ﹕ 呵呵,說得也沒錯。不過其實順著空氣哥的話繼續說下去也是可以通的,那就是我為什麼要一直往回找,去找那些很老很老的歌曲來分享給大家(重點是我一定是聽過,而且會讓我感動的),那是因為它們都曾經是”台語流行歌曲”,是忠實反應過往台灣時代現象的一堆證據。 向新一代看去期待台語歌曲的豐富性固然有其道理,但是我以為我們也不能忽略前輩們的東西,不能忽略的原因不是我們要無可救藥的緬懷過去,正是為了期待新一代能作出更豐富的東西而更不能忽略它們。這個斷層讓我覺得很悲傷,從前的東西明明那麼好但我為何現在才知道?當然我知道我介紹這些東西一時不能令大家產生共鳴,沒聽過的東西當然也不會有共鳴。但我想有看過”跳舞時代”紀錄片的人就會有類似的感動,那就是,我們不能不知道過去的一切,尤其是從事音樂影像這類藝術事業者,多了解過去一點只會讓創作更豐富。我想我要表達的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air : 我很喜歡伍佰的樹枝孤鳥,或許也因為在這個曲調裡似乎有一種我似曾相識,卻無法去追尋斄清的台灣古音,就如同香港有些曲子如小李飛刀,讓我覺得有廣東大戲的影子,小姐是影音行家,應該可以理解我的感覺。蔡振南、鄭進一的一些曲子,也一樣有來自傳統的東西,而這些因子與日本演歌一樣,都豐富了台語歌曲的內涵。跳舞時代這次本來要買,一時忘記,倒是買了郭桂彬的海波浪,蒼涼而堅毅的聲音,讓我再次感受到人生往往的艱難無以逃避,只有奮力向前。 日前我聽久未播放的 Shostakovich 鼎鼎大名的第 5 號,這是一首在共產極權統治下所作出來沉鬱雄渾的交響曲,或許隨著共產世界的垮臺,讓我有一種時過境遷的感覺,因而半途忽然起意打開伴唱機點出了不久前才發現的黃乙玲 97 年演唱會的專輯。忽然間的情境轉換,卻讓我一下子就進入了台灣的情感世界,一曲接著一曲,令我再三的感動,她回想吳晉淮的片段更讓我深深感觸到很傳統的師徒情感與世代傳承的不可或缺。替換的政治傳銷因為刻意與強勢,往往泯滅了原生物種的生存與發展,對一種文化的強勢阻絕,用任何藉口都是不人道、不正義、非文明的,與什麼意識形態都沒有關係。初(高 ﹖)中時代的一個夜晚,我曾經在北門路邊碰到吳晉淮帶著一把吉他和他的妻子搭三輪車,當時我想這真是一位音樂家,一方面不喜外顯的個性又讓我覺得沒事帶著吉他好像有點刺眼。我自幼的音樂娛樂是在蕭邦等之下成長(歹勢哈n,介高尚的柳),是在相當日後才讓我領悟到台語歌曲雖然格調不同,卻才是真正與我心血相連,得以日夜吟唱的。依著黃乙玲演唱會的歌曲順下來 ﹕李秉宗、許常德、游鴻明、林文隆、張振杰、黃建銘、陳國德 ﹒﹒﹒﹒﹒,其它 ﹕林垂立、林秋離、王登雄、吳永昌、張錦華﹒﹒﹒﹒﹒﹒,新一代台語歌壇的作詞作曲者實在是新人輩出戰將如雲。依 Et 的說法,國語歌曲已經回歸另有天地,日後的中國人材將來台一統江山,這在台語叫做 ﹕「新婦教大家轉臍」,我說 ﹕「你就搬出去好了。」

「NORI –﹗長久以來,因為無閒,阿爸金少與你講話。哇知影哇迭袂到時代,粗俗又擱聳,護你感覺A冇面子,實在金失禮。想起到阿爸少年的時陣,因為厝內散赤,丟愛出門探錢學師仔。他鄉的港口夜瞑,無聊的旅愁,睏也睏袂去,心憂流浪,惦在他鄉里,無聊的空身單漢,前途無定處,隨風漂流不知西東。了後,因為我的奮發軋努力,才有法度軋你阿母來熟識。今仔日,大家A凍過著卡輕鬆的日子,其實恁細漢的時陣,阿爸做生理的資金也是鏢會仔,彼洒這洒,恁外媽也有贊助括,以後,阿爸也定定愛走三點半。我這些艱苦車拼的日子攏是台灣歌一路陪我走過來,恁今罵的歌是有卡哈時代,無擱這些歌是哇A時代,其實,哇乾那用 聽 的感覺,這些歌是情愛、思鄉、鼓勵人向上的歌卡最。阿爸去中國做台商,聽的唱的也攏是這些歌,福建人、東南亞的人也攏真愛聽。阿爸滴中國護中國股東歪了一括錢,今罵退休專心做好事,替慈濟募捐錢。阿爸自己情況差一點阿,NORI,你今罵駛跑車、留長頭鬃,撥一下撥一下,金優雅,駛您娘累,我看你 卡拉OK 是走了、看了 有卡尚多吧 ﹖﹗」—— kuso 一下。

就我有限的接觸所及,本欄開頭的 Eternity,還有 Evolution、飛揚(由於族群屬性,我認為她應該不適合介入如此議題。),另外也有關於台語電視劇問題的種種討論。這些討論當然是歸於 優雅 、高尚 ,高文化 、低文化 之項下 。

就大環境背景來說如同上貼,傳統式台語歌曲有他的時代性,世界各國去到那裡都一樣。戰後由於國民黨政府限制了台語文化的生長,從業者生存困難,社會又有大量的需求,而原母國的日本戰後新歌曲源源而出,因利就便,在 50 年代開始,業界大量的引進翻唱了日本歌曲。情愛歌曲在世界範圍內是主流,不過日本又較多的加入了酒的成份。由於是一個男人為主的社會,也就有著不少具有男性氣概的演歌。這些情調在台語歌曲,甚至現在已日近老年的台灣男人身上都可以感受得到。酒、女人等氣息在台語歌曲裡面,之後又有了不同的發展 ﹔我不是研究者,這個發展或許就可以以陳小雲的歌曲做代表。

我年輕時經常要跑台北市隅,或傳統的工業區,台語歌曲對我們來說似乎是工時不可或缺的調劑。我們的程度不高,機器轉動,優美的東西聽不來,能提振精神的就是台語老歌。無論是嘶吼或激情,都能很好的排解我們來自工作的單調與無聊。

階級意識當然是有的 ﹗當時包括 “ 本省人” 的台北市學生、知識份子,無分族群,主要聽的是英文歌曲,對台語歌曲當然是不屑一顧,如上述 Eternity,還有 Evolution、飛揚 應該就是屬於這一類。之後,由民族意識而產生的 民歌 取代了英文歌曲,這就是為什麼在那一欄有人認為四、五年級生的英文好像比較好的原因吧 ﹖﹗

從日本每年除夕的紅白歌合戰來看,戰後對台語歌曲有著重大影響的日本演歌,其實在節目的歌曲比率上,年年有著顯著的變化。這是時代的轉變,當年輕人能更多的接收基本上以美國為主的音樂潮流之後,戰後陪伴嬰兒潮世代而成長的演歌,已經無法完整的佔據舞台,或許連曲風也有了變化吧 ﹖﹗。這樣的變化是可喜的。無論情調或曲風,由於時代的變遷與歌曲類別多元化,讓人們有著更加豐富多彩的口味選擇與時代懷想。這樣的情況當然不會是只有日本,我們一般熟知領導主流的美國當然也是一樣,甚至變化更大,分流更多。

然而如此可喜的多元變化在台灣卻變得很複雜。

國民黨來台之後,也同時帶來了中國上海時代的國語歌曲。由於聆賞的族群不同,本來可以各取所需,以至彼此交流,而由於中國勢在政治上佔有了主導地位,開始對台灣在地文化做改頭換面的破壞。五、六十年下來,中國勢透過對教育、媒體的全面掌控與交結地方政客的利益交換,改變台灣論述的政治變遷已經基本完成。

台灣在整個文化語境被轉換之後,台語歌曲的命運產生了在日本、美國所未曾也不應該發生的被排斥,被歧視現象,這個現象充斥了整個 “ 上流社會 ”,外省族群比如康熙來了的蔡康永與小 S,本省族群比如羅大佑、歌唱團體的 SOS。

時代是向前進的。如果台灣未被中國勢挾持,台語歌曲相信只會與日本、韓國一樣有時代性的多元轉變。只是如此的台語歌曲多樣化,被北京語挾持了。回過頭來,有相當多的台灣人有著自殘而不自己知的現象,這是何等的悲哀啊 ﹗

ezone : 然而在台語流行音樂的書寫脈絡中,翻唱歌曲長期以來被視為「仿冒品」,未獲得應有的重視,珍貴的庶民文化發聲隨著時間遷移日漸衰微,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air : 很可惜不能看到全文(其實文章超過二、三百字我就開始無法聚焦了。)﹗

上引 ezone 大這一段我倒覺得關係不大,終究那是過去的時代。令人欣喜的反而是台語歌曲的曲風已經脫離了日本演歌的味道,在很多接棒的作曲家手下,台語歌曲已經走出了台灣自己的風格。如果有日漸萎縮的情況,那是違反著作權的翻版讓唱片公司無法存活,而最重要的還是政治的影響與變遷。

這裡值得我們討論的是 “ 靠夭 ”。我一直不清楚的是 “ 靠夭 ”如何界定 ﹖比如阿森大所介紹的 「再會吧北投」,從悠悠淡淡而出的旋律聽來,我沒有感到一種有意而明顯的漸漸或忽然提高聲調,將氣氛引入高潮 “ 賺人眼淚 ”的感覺。或許阿森大指的是歌詞中的紹興酒與煙花女的哀怨吧。

對我來說,楊昭君 很 靠夭,瑪利雅凱利 也很靠夭。

jo 大說得很對 ﹕「MV 的拍攝手法,依然脫不了支人抹黑台語歌曲的意向。」。以往台語歌曲較令人垢病的就是 陳小雲(暫取做為行文方便。)時代對煙酒、女人有了較多的渲染。不能忽略的當然是卡啦 OK 的拍攝內容。而對台語歌曲的污衊,是從很根本的文化上的歧視。並不是有卡啦 OK 之後才有。

﹙流浪的吉普賽姑娘,太令我懷念了 ﹗歌者是在其故鄉嘉義已經立了銅像的 —— 吳晉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nHAPkCUZzo” target=”_blank

這一首歌曲或許與各位有代溝,卻是台灣尚未被掏空,經濟還很好的時代歌曲,很有時代感。我當時在做什麼 ﹖﹗我當時正穿梭於大小工廠,感受伴隨歌曲而來的生氣勃勃的台灣經濟。現代的台灣女生也實在太活潑可愛了 ﹗祝福她們早日找到與自己彼此相愛的如意郎君。

———————————

( taiwanonline  台灣ㄟ歌 )

台語歌曲,一直以來與台語戲劇一樣為人詬病、奚落。在這裡僅只談台語歌曲的悲情,也就是布萊克大所說的負面情緒。

台語歌曲的悲情,如果回到早期時代,除了雨夜花等幾首之外,一般並不如終戰相當一段時期之後的風行。這之中的脈絡變遷,或許早有大家專門研究,在這裡我不想去羅列探討。

台灣 悲情 的曲調,應該是來自日本。似乎舉世不易找出有第二個民族,悲情曲調的風行如此普遍廣遠。如果有過較多與日本人接觸的經驗,或者長期觀賞日劇,就能夠瞭解日本人情感的纖細與綿密,是一個相當異質的民族。個人的感覺堪稱敏銳,行事卻往往不太拘泥小節,在與日本人往來的時候,如此的差異自己稍注意一點就感覺得出來。同樣的浸淫於悲情曲調的兩個族群,可是從生活中感知到的民族性格卻相當不同,如此的悲情並沒能在台灣人實際的生活層面看到,這是我覺得“ 負面情緒 ” 一詞並不真正影響到台灣人行事風格的原因。就日本人來說,如此悲情的曲調,到底是先於文化而導引了文化,或者因為如此情感纖細與綿密的文化,而結出了悲情“ 演歌 ” 這個果,就不是個人敢於妄斷,恐怕也未曾有人去探討過吧。

我們聽江惠、蔡小虎的這幾首感人至深的歌曲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Bi8_wtv … annel_pag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IHlvkke … annel_pag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OY_FhF … annel_page

點閱如此踴躍,評論如此感人,充份顯示了台灣人的純粹、多感,是一個具有真性情的新興民族。我們同時也很清楚的聽得出來,台灣的演歌,早已脫離早年原曲引進時期的日本情調,而出現了屬於我們台灣人自己的感覺與情調。

比較起中文歌曲,我相當的自傲於我們具有包容能力的台客品質,雖然台客一詞是由在台中國人創造出來用來奚落,嘲笑我們的名詞。

一位台商友人告訴我說,聽他們(福建人)唱台語歌曲,儘管唱得多好,卻總是覺得“ 氣口 ” 不對。我認為原因應該很簡單 ﹕因為在他們耳濡目染的環境中未曾有過日本演歌的存在,對“ 演歌 ” 的情調不熟悉。如此而已吧 ﹗

日本演歌的曲風有相當程度來自韓國歌曲。我在看韓國歌唱節目的時候就深深感到其相似性,後來有日本友人和我如此談起才恍然大悟,而且歌手也有不少是韓裔,及至數名天霸王級歌星,當然這是純屬聊天不是考證,因此列舉從略。不過從 youtube 的評論得知 五木ひろし就的確是韓國人,尤其有了歲數之後的五木,韓國人的面孔愈加顯明。有趣的是,我在有限的韓國歌曲接觸上,並沒能感受到日本演歌的悲情部份。我猜悲情應該是源自日本本身的 小 口貝。這一類敏銳的情感,在日本的文學、藝術,人際之間的往來、接觸,都相當容易感受到。日本演歌真的是唱出了日本人傳統的心情,體現了日本人相當異類的文化。

粵語歌曲從個人的感覺上來說,有著廣東大戲傳承的影子。在香港電影盛行的年代,電影配樂的粵語歌曲傳遍台北的大街小巷,卻並不因為非中國官定語言而如同台語歌曲一般,受到非台族群之歧視。就中國的流行歌曲來說 ﹕上海時代的國語歌曲才是中國流行歌曲的正宗。在中國本身,由於文革的政治影響,只有富戰鬥氣息的革命歌曲才是唯一,因此有相當長的時期中國的流行歌曲為台灣 KMT 統治下的國語歌曲取代。有趣的是,這些國語歌曲有甚多來自日本演歌,由於歌詞為中文發音,聽起來似乎就不像以台語發音一般的成了“ 下里巴人 ”。上海時代的國語歌曲其實也相當貼近上海庶民的生活,然而就位階上來說,尤其受了張愛玲小說,以及在上海淪陷前,中國資產階級紙醉金迷,優雅生活傳說的影響,在相當一部分人的耳裡就高了一級,這包括了戰後接受KMT 統治教育之後的本省籍台北市民,尤其是女性,之後成了 花痴 而不名。

台灣 說國語運動的推展相當早,約在 `50 年代末 `60 年代初,遠早於宋楚瑜掌新聞局之前。就個人的經驗,當時是由級任老師所寵愛的同學,在班會中提議大家說國語,有說台語者罰二角。後來時間一長,好像也不了了之,雷厲風行則是在宋楚瑜當權之後。不過 KMT 當時對台語歌曲的打壓就相當見成效,時代也早在 `60 年代初。日本的演歌曲調也正是在如此乖戾的台灣命運捉弄之下,暫時卻也深入的替代了以往的台語歌曲情調,豐富了台灣人的心靈與歌曲文化。

自從近四十年前 桑田佳祐、井上陽水 等搖滾樂的年輕歌手一舉虜獲日本年輕歌迷的時代感覺之後,搖滾樂、爵士樂等新世代的音樂正式進佔日本歌壇,幾十年來與演歌並駕齊驅分庭抗禮。隨著時代的轉變,尤其戰後嬰兒潮世代的漸次退隱,到了最近幾年,人們很清楚的可以從除夕之夜的紅白歌合戰感覺到演歌勢力的日漸衰微,而漸漸為新世代的音樂所完全取代。如此的轉變,世界上去到任何地方都是必然的。表現形式轉變了,演歌的悲情自然也將成為歷史,而代之以比較接近西方,主要為美國音樂的感情表達。然而演歌在日本音樂史上的評價,必定如同日本傳統的文學、藝術一般,同樣成為日本的國寶,垂示後人,為日本後人寶愛,珍視。

與日本演歌同樣唱出時代心聲,唱出往昔台灣人生活種種的台語歌曲,隨著長年政治的摧折,面對的命運可能與日本演歌大不相同。面對著鋪天蓋地的中國勢力,台語歌曲當真將在中國論述之下,與李登輝、陳水扁一同永劫不復,為自家後代子弟唾棄嗎 ﹖﹗

台語歌曲在 K M T 中國統治政策指導的摧殘之下,由於草根頑強的生命力,繼續的展露著它特有的風華,也更是風靡著中國以及東南亞地區,語系相同,說福建話的民眾。在這些地方,台語歌曲低不低俗全然不因為政治干擾所造成的心理因素而成為一個議題。

隨著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逐漸退隱人間以及時代的轉變,現代年輕人對歌曲的喜好已經相當不同,尤其語境的轉變,說台語人口大量減少,另外C D市場受到免費下載的影響,在在都讓製作台語歌曲的相關業者進入一個萎縮甚至消失的關頭。

台語歌曲應該如何應和新時代的要求﹖如果從曲調、曲風來考查的話,首先必需了解到台語歌曲的曲調可以更多方面的去開展創造。個人相當喜歡,甚至時而沉溺於悲情,悲情透露了人善良的一面,只是悲情並不是人間社會的全部,尤其台灣人豐富多彩的性情,做為表達台灣人情感的歌曲應該在各種曲調上有更多發展的面向與空間。這裡試舉「好聽」與「流浪到淡水」或者「閃靈」、「南台灣小姑娘」做例子,可見台灣人的興趣是相當全面也相當活潑的。

台語歌曲除了「悲情」受人誤解、詬病之外,煙、酒、女人、黑道尤其是主要的原因。煙、酒、女人、黑道的曲風在時序上說來應該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當時台灣的經濟處於起飛後的繁榮狀態,以相較低廉的工資,台灣賺取了大量的財富,歌台、酒場是台灣社會相當普遍的娛樂場所,就曲風、曲調來說,其實是相當程度的反應了當時的社會情境,然而這些並不盡然是不可避免的。在這裡必需特別去注意到的是 —— 應該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台語歌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出了翻譯日本歌曲,演譯日本曲風與情調的習性,走出了台語歌曲自己的歌路,產生了台語歌曲自己的作曲家,而不再是日本歌曲的複製者了。就這個面向來說,這可是如何重要的一個歷史階段,我們應該用另一雙眼睛看待。

前舉幾首「好聽」與「流浪到淡水」或者「閃靈」、「南台灣小姑娘」等意像清新,曲風不同於傳統的樂曲,表現了台語歌曲的作曲家與二戰前後的先輩們一樣,有著足夠的才情與能力走出台灣自己的情感與歌路,台語歌曲的再度復甦,開創出更加多元的曲風,應該不是沒有可能的。如何開創出能夠具現,或者說引導現代台灣情調的曲調、曲風﹖如果查攷時下的流行歌曲來說,首先是製作出在悲情之外,更多的曲風歌路,在不失台語世界本身的時代感與現代性的前提下,在旋律上走出傳統,更多的採用現代語法,在編曲與配器上面體現現代性。所有這些條件台灣是早就具備,只是一向只存在於中文歌曲的製作上而已。

除了上述尚水大所提到陳明章、詹宏達、王明哲之外,台語歌曲有著大量名字恕不列舉的作曲家,還有春天的吶喊,為數不少的地下樂團,都是這個必需來自自發創造的生力軍,如此的自發遞延,流行傳銷,必將在台灣未來的新文化上貢獻新猶,開創出台灣新的世紀。

可惜我沒能看到于台煙的 MV,不過就家後與老爸兩首的歌詞來說,我想唱片業者的商業考量或許較少。是鄭進一這樣的年紀,才會想到要去寫這樣的歌,作這樣的詞 ﹔就我這個年紀來說,有這些感觸其實蠻合情理。

我不懂,也無法說這樣好或不好。起碼犬仔在看到幾次電視之後,大概覺得老子「日子擱存不太多」,無意中對小弟多了些和善,算是一種 民俗療法,雖然這讓去他媽的我很不舒服,更為犬仔之程度,不知應該如何感覺較好。李前總統曾經說過 ﹕「台灣人較直。」,我想應該是不錯的。我較喜歡美麗島時期的施明德,那應該是衝動而叛逆的性格,而追求民主的理想在他整個政治活動中,佔有幾趴,我是保留的,雖然也因此而做出事工。我極力贊成過喝咖啡的施明德,但是我也感覺得到在講究的穿戴之內裡,卻也有著淺薄的政治作派與擺弄,因為時機並不成熟。作為庶民,對眼下的這些,還是有著期待,也有著無奈,而勢、情就是如此運作、推動。台灣的 直 是不可少,如果缺少複雜性,卻也是不足的。

GrisGris : 于台煙我想很多人都認識,當年他的一曲”化妝舞會”從收音機紅到民謠吉他歌本;然後沈寂了一陣子(幾年)後,他終於又出了片,有 MV 上電視打片,那是一個很芭樂的流行歌,有著傳統的 ABC 曲式,當唱到 C 段時,MV 裡的于台煙把歌唱到就如空氣哥哥所說的:『涕泗橫流,呈現靠腰現象。』我一直弄不清楚你是要談台語歌曲,還是要談政治,如果談政治,是因由於愛深責切,對現狀 堵濫,我可以理解 ;如果純粹要 堵臭,我看大家就不用浪費精神陪你了。大家純談台語歌曲,把老兄掠在一邊發瘋,要是我我會這麼做。你應該說出 要如何改善?,這才是重點。你此欄的第一篇,還有談英文(別忘了菲律賓也是說英文的),都說得不錯,有誠心,其它實在浪費網站資源。

GrisGris : 因為 air 桑您提到文化情境的差別,再加上強制政治力的斷層,導致如你所說在聽那卡西跟在聽閃靈的感動,是不同層次的。我就此部分再進一步補充我的想法。我只是覺得,很深刻的覺得,流行歌曲,很明顯的是反應某種社會現象,它是果,而非造成社會現象的因。我在欄主盛讚的民歌時代裡聽到,那個壓抑的年代,雖然出現了年輕人倡言要”做自己的歌”的風潮,但是仍不知怎麼回事的,並不是百花齊放的態勢;甚至有些作品,到解嚴後才讓我們這種年輕小輩聽到(如 Ringo 桑的同窗李雙澤的作品,還有胡德夫的作品),我在國中時買了很多很多的民歌合輯,可都沒有把它們收進去呢。這又反應了什麼現象?

GrisGris : air 桑說得很好,政治力強力干涉的結果,就是會導致這種畸形發展現象。如果我們倒因為果,認為台語歌曲目前看起來不長進,源自於台灣人不求長進的結果,而無視因為我們社會愈來愈自由開放,不止是台語歌,各種語系的創作也都開始蠢蠢欲動的事實,只要維持這樣的自由,加上人們對於好的音樂創作習慣去鼓勵就能成長的事實。這些都是正在進行中的事情,看金曲獎就知道,最近這幾年愈來愈多所謂非主流音樂的入圍,也是最近這幾年主流樂壇總是出現對非主流創作入圍的不滿聲音。我在這裡也不想去對主流樂壇的東西有什麼意見,只是想指出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是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的音樂創作,已經漸漸在進入多元化的自由競爭態勢,而這也是我所樂見的。

http://newtalk.tw/bbs2_read.php?oid=144

http://www.scu.edu.tw/society/acade_act/cultural%20studies/papers/mtLee.pdf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台語流行歌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台語流行歌曲

  1. Pingback: 留 言 彙 編 (4 / 2017)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