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由行

劉黎兒 的書,各位應該都讀過吧 ﹖﹗

一般台灣的記者,當他離開了政治,文字會變得可信,甚至可親。 尤其是女記者,一旦進入日本社會長期生活,整個人 — 做為女人,就完全的鮮活了過來。這當然不是一個男人沙文主義者的說法,對女性同胞有什麼傳統的期待與注文,因為現代日本女性的自主性相當強,雖然結婚 — 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後,仍舊會回歸到以家庭為主的生活。

我相信到日本之後的 劉黎兒,與在台灣時的 劉黎兒 有相當的改變。日本的優點,她是完全瞭解並且絕大部份的接受並吸收了,我替她感到無比的高興,因為她人生的內涵是更加豐富了。「人生」、「幸福」是日本人思緒中,具有必定份量的名詞,也是我們的長輩以前經常有的辭彙。提起「人生」,似乎這輩子有那麼多的美好讓人憧憬,或者有那麼多的無奈必需克服﹔「幸福」則更是人們彼此共勉或肯定的目標,內涵遠超過「幸福嗎 ﹖很美滿 ﹗」的電視台詞。年輕時初履日本,看到日本女孩子的眼神,是如此的單純乾淨,似乎充滿了對此後人生的期待,我就感到很羨慕。人 — 是可以很單純的。日本人與加拿大人 一般都比較單純,雖然生活一樣需要努力,有困難與掙扎。

劉黎兒 的書,主要還是以令人心悸的 愛情 為主軸,對一個差不多進入枯山水境界的我來說,讀了此書如同注入油膏,躺在床上(看書),整個人就又綠意盎然了起來,總覺得,再一次,再讓我年輕一次,再讓我年輕一次我將更美好的去完善追求愛情的過程,更懂得、更深刻的去注意每個施與受的細節。只是一切都已太晚了。

其實我也很喜歡各位不太可能看到的這本 ﹕扶桑漫步,作者 司馬桑敦,60年代、聯合報的駐日記者。當然其它有關日本的書籍很多,在赴日之前如果能夠透過書籍,先體會一下日本人文的種種,收穫會更加豐富,而不僅止於景色、飲食的層面。曾經碰到一位居同一民宿的旅人就忽然舉起雙手,大叫出來﹕太早結婚了﹗﹗。對女人來說,現代的日本男人相信是變可愛了﹗對男人來說,日本女人變如何了呢﹖缺少了對彼此文化的瞭解、體會與體貼(比如﹕複雜的心思),勞燕分飛是很可能的。自日本返台之後曾經收過兩位女性友人的來信與禮物 ﹔粗糙的心思,憂鬱的心情,我竟然連信也沒回,日後思及總自責自己一貫的缺少禮貌,一段姻緣或許因而成就也未可知。可誰知道﹖﹗或許人家只是在為或有的旅台可能,預約住處罷了﹗

我的活動範圍僅在東京一日遊,所以一般旅行團行程在此就不贅述。

一般大家出遊都有旅伴,為了避免彼此牽制,因此 對講機 是我與家族無論逛街、旅遊的必備工具。一抵達目的地,說好集合的時間、地點,即行放牛吃草,作鳥獸散。前陣子在光華商場有看到 3km 效矩的對講機,價格約千元左右,我們用的就是這一級,這在一家大百貨公司裡無問題,而我們的經驗是西門鬧區﹙最好室外﹚的範圍。

如果你與我一樣只喜歡閑幌,則雙手空空,帶錢就好。如果是血拼族則帶個有輪子更好,再加個折疊式的大尼龍袋,當然還有 credit card。

冬季不談,夏日我只穿一件無袖運動衣、短褲,腳踩簡易涼鞋,也往往是拖鞋 — 這就稍過份了一點。

日文很簡單。帶一個膽子與 1. 觀光用翻譯機最省事。2. 動詞與名詞倒裝為日文,名詞與動詞倒裝為中文。熟悉一點 五段用法,其餘則純屬記憶,這個部份交給辭典或一般的華日翻譯機就可以。

因為沒曾想到要弄上網,因此未刻意作筆記,細節只好等大大們來補完了。

記好 ﹗這幾天之內,我們要吃的類別,不能掛一漏萬,有 ﹕拉麵、天婦羅、壽司、烤肉、蕎麥、烏龍、炸肉、鰻飯、串燒、牛肉飯,而往往我們會疏忽日本的 中華料理,有麵、有菜,有炒、有炸,也別具風味,很好吃。

一般我返抵寄住 民宿 的車站,都會在車站邊的居酒屋,叫幾樣小菜,先一瓶啤酒,再來兩、三瓶夠熱的清酒,如此一家人微醺飯飽,先慢步至附近的 錢湯﹙澡堂﹚,好好洗個舒服的澡﹙因此每個人也帶有僅供擦身用的乾燥小毛巾及肥皂、小瓶洗髮精﹚,浴後在錢湯內,從自動販賣機買瓶飲料,看看電視,翻翻雜誌,才打道回府。

東京一日遊 ﹕
抵達日 — 對我來說,踏上成田機場就已經是旅遊的開始,因此我沒有搭高速電車或 limousine bus,而是放鬆心情的搭一般的急行、特急。從機場出來,找唯一的一條—— 京成線。

起站 ﹕京成八幡﹙也就是機場大廈﹚——〉本八幡﹙在這裡轉“新宿都營線”,急行只有 10 ﹕00 至 16 ﹕00 有運行﹚——〉終站﹕新宿,如此的票價約 ¥1700,較高速電車或 limousine bus 便宜約一半,費時約 2.5個小時。

抵達新宿後,先找個投幣式 locker 寄存大件行李﹙可能西口最容易找到﹚,並向車站辦公室要一張電車路線簡圖。依每個人抵達時間的不同,開始閑逛。為了較不熟悉的朋友,在這裡我一切儘可能以JR車站為中心點作介紹。新宿大別有東口、西口、南口、中央口﹙﹖﹚,各位儘可能的依附於各口為中心,找好遠望回歸地標,就可放心繞行。至傍晚時分,開始找吃,最好是各類別的專門店。如打經濟算盤,不妨在民宿附近找便利商店也很好。

20﹕00 左右抵達民宿,車站附近如有錢湯﹙澡堂﹚,不妨進入洗卻疲勞。錢湯約 ¥ 350,販售毛巾、香皂一組約 ¥500。民宿之電視,投幣 ¥100,至關機為止﹙﹖﹚。晚安 ﹗睡覺。。。。。。

返台日 —
返台前一日晚上當然要早點回家,整理打包,以便隔晨,早早出門。
為了慰勞自己多日來的旅遊辛勞,並預留在機場亂逛的時間,返台這日的赴機場交通工具,改為在新宿搭乘 JR特急 成田,票價約 ¥3110。好像在搭電車時已經手續完畢,因此進入機場之後,開始亂逛,直至登機。

〉〉〉新宿——〉井頭公園 ﹙京王線 ¥190,須時 ﹕20分鐘 ﹚

吉祥寺 ——〉新宿 ﹙ J R ¥ 210 ,須時 ﹕20 分鐘 ﹚

一早從新宿出發,在 京王百貨 搭乘 京王線,至 明大前 轉搭 京王井頭線,抵達 井頭公園 時,時辰大約 9 點。井頭公園之湖澤沿岸,均為櫻花樹,如果於四月櫻花季來訪,則只見一園光華,遊人如織 ,如逢例假日,則更有櫻花樹下團團圍坐之家族、團體,飲酒作樂、卡拉 O K﹙卡拉者 空、殼 之日文發音也,OK 者 orchestra 之日式縮寫也,也就是說 ﹕一個空的樂隊,等你來以歌聲填入聲樂部份﹚。

我喜歡划船,因此來到此園,先租小船 ﹙¥350 /小時﹚,因自感日薄西山來日無多,那見得一湖毛頭小子,偕女同行,雙雙對對,悠遊划舟於湖光山色之下。於是挽起袖子,宜將剩勇追窮寇,使出尚有精壯之力,高舉深掘船槳,順水直飆,左閃右躲,引得眾娘兒們花容失色,嘰嘰亂叫。前頭只見湖岸迎面,即將靠礁,說是遲這時快,雙槳用力,背反深推,化驚險於瞬息之間。這時只聞岸上湖中傳來熱烈的掌聲、哨聲,我微微的含笑,循湖岸點頭一周以示謙恭之意。「喜干告啊 ﹗」,兒子叫到,我才悠悠轉醒,換手慢慢划向碼頭。

就這樣在湖中打混一、兩個小時之後,順著人流,或邊走邊問 ﹕「吉祥寺 的車站在那裡呢 ﹖」﹙KICHIJOOJI NO EKI WA DOKO DESUKA ﹖﹚。到了 吉祥寺 鬧區,認好 車站 之某點為集合地,散開或同行遊逛並吃中飯,約三個小時。此時,時約三點,轉戰新宿。

搭乘JR中央線抵達新宿之後,先找東口。注意﹕人,一般非常多。出了東口就有﹕三越百貨、伊勢丹百貨,當然還有 歌舞妓町。想當年,我也曾在此混充蟑蜋,伊拉夏伊媽謝 ﹗了相當一陣子。在這裡足足有五、六小時讓你幌蕩,至九或十點才踏上歸途。

在新宿,這種地方不要去 —— 偷窺屋

這個行業根源自隔牆有耳,甚至有眼之偷窺族群。某,一日出遊歌舞妓町,逢偷窺屋招徠於門口 ﹕「伊拉夏伊媽謝﹗伊拉夏依媽謝 ﹗入場卷 ¥1000 而已﹙丈 ,念如 ﹕DAKE ﹚﹗」,「 便宜﹗」,於是應其慇懃所請,步入浪漫的幽暗長廊,進入一小室,室有床鋪一張,小窗一幅,窺望之,則席夢思一床,女衣散置,花紅柳暗,極盡聲色之誘。某在床上翻來覆去,滿腦桃花一小時餘,思心難耐,於是找來 Nechan 尋問根由,「 Nechan﹗ Nechan﹗﹙也就是 ﹕姐 ﹗姐 ﹗對女店家之暱稱也 ﹗﹚怎麼搞的 ﹖」,「人客官﹗拍謝 ﹗上場剛過,您來晚了,需再等兩、三個﹙不確定﹚小時 ﹗」。這時知道受騙了,嘆氣之餘也只好倖倖然,起身走向門口。將到門口時,只見外頭射入光線,剪影出三、兩彪形漢子,幌蕩門口,鑑光反射出帶刀疤之面頰。這時說喪膽,當然是過甚其詞,不過躡手躡腳走回小室內是真的。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這個時候,眼前未知何時出現了一位中等姿色,卻深情款款的 O孃樣﹙讀如 ﹕OJYOSAN,約略等同 小姐 的意思)——–
…………

〉〉〉新宿 ——〉目黑 ——〉涉谷 ——〉原宿 ——〉新宿

所搭電車為 J R 的山手線。很抱歉,相關車資及須時,未能查知,不過每段也就差不多是 ¥200 – ¥300。

目黑一般未列入旅遊點,不過這裡有一個大飯店叫做 雅敘園,很值得一遊。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在泡沫經濟時期的花錢盛況,這對我來說,大大的背離了日本文化中,其實較為深沉、具哲思的樸拙、內斂。在快抵達飯店前不遠處,有一石頭碑,是紀念江戶時期一位女孩子,因為密通有婦之夫,而為眾人以火活活燒死的現場,一個古老時代的悲劇,往往令我們現代人看了神傷不已。飯店中廁所 為各位務必交關之處。在目黑車站下車之後就有大型看版引導,很容易找到。遊畢之後,在大門口有定時免費專車,送客人回目黑車站。

涉谷出名的是車站前的 八公犬銅像,青年男女約會常常約在這裡,是值得照張相表示到此一遊的地方。產出辣妹的 109大樓 就在離車站不遠處,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找援交妹大約就在這類地方吧 ﹗

原宿的竹下通很有名,不過奇裝異服應該是周末才看得到。

〉〉〉新宿﹙JR 中央快速 ﹚——〉新橋 or 東京﹙JR 橫須賀線﹚——〉鎌倉 ﹙橫須賀線﹚——〉橫濱 ﹙橫須賀線﹚——〉新橋 or 東京 ——〉新宿

逛了兩天街,第三天來點不一樣的大行程 ﹗

到 鎌倉 遊神社,看大佛。我們彰化的水泥大佛效顰的就是這座藝術品。其實在早年我的父母輩,往觀大佛也是一個指標性的名勝區,後來的觀光團可能因為較遠的取日光、箱根,所以現在幾乎少人提及,不過因為可以順道遊 橫濱,有中華街,又建設得很不錯,所以我列為一日,時間或許趕了一點,早點出發還是值得。

在 鎌倉 有地方小電車 — 江之電,一趟 34分鐘 ,如買全程票(約 ¥ 600 – ¥ 700 )可以上上下下,可飽覽海岸及日本的地方風情,是不錯的 option。

嘿 ﹗其實回到新宿之後,在都廳﹙東京市政府﹚附近有一家 十二社溫泉 錢湯,不過價格高了點 ¥1000 ,我沒去過,有興趣嗎 ﹖

感謝各位對吾友安危的關心 ﹗雖然他對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在這裡,一來各位都是台灣的清流、中堅,二來小弟作為一個高尚的台灣人,對一些情狀總是難以啟齒,所以只能概括的說一下。他說 ﹕浪漫小窗的偷窺已然無望,邁出大門又有前途未卜之憂,一見來人,我本來以為又是個﹙姐兒﹚,沒料到她說要幫我抓龍,剛剛逛街實在就已經蠻累,尤其此姝操著一口輕柔細膩的京都軟語,一時心猿意馬,竟然就跌坐床上,而在指觸、體膚無意的輕碰之間,腦際也漸漸陷入暈眩狀態 ………

貢起來實在天會烏一邊 ﹗——就我友人事後自我檢點說來,整個流程顯然是經過設計,或較正確的體會來說,店家經驗的累積已達渾然天成的火候。一方是縱敵深入,層層﹙很多層﹚套牢,一方是見獵心喜,半推半就﹙詳情我就用比的較快了﹚。到了底,雖然沒有抓全尾,就這麼在差不多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客倌﹗別忘了 — ﹗有一個多小時是處於口乾舌燥,輾轉反側的狀態﹚被盤剝了¥20000。
——

To ahornblatt ﹕我想真正的 yakuza 應該不會來管這些小事,他們只在乎向店家收款,保有、擴張地盤而已。店門口這些只能算是小混混,雖然也各有所屬的組織。安全上一般說來不會有問題,因為尋歡才是客人的目的,找碴來的客人較少,真出什麼狀況,一般人當然吃虧。一個黑道人物只要面無表情,一語不發的站在你身邊,就足夠讓你冷到腳底了。黑道這種東西世界上去到那裡都是一樣的。就上例來說,其實是客人自己先怯了場,只要能克服那股邪氣,sorry﹗sorry﹗夠勇敢的走出去,我看也沒事,否則娛樂場所是不可能存在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自由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日本自由行

  1. Pingback: 日本一 周遊 | 柴 寮 幽 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