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

發表於: 2006/06/08 09:29

文章主題: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

將一種有背於對中國民主化充滿期待的民意,深入的揭開其盲點、誤區的看法、論說,對於無論是中國的民主運動人士,或處於因風雨飄搖現實,而以中國民主化祈取台灣安全的台灣人士,都是一種背叛,需要有相當大的勇氣與說服力。

相對於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批判,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得到國際投資的大量湧進中國 ,以及世界範圍的中國製品氾濫,很穩固的支撐住了中共的有效統治。它當然有著巨大的壞帳,有著巨大的資金外逃,然而這就如同一家負債經營的公司,只要它現金週轉無問題,只要繼續能取得銀行的中長期融資,它就有可能繼續存在,甚至擴張、翻盤。如果我們有一天看到支撐中國經濟的力量,其外資以及外銷比重降低,可以不假外求的時候,靈巧的對應是很重要的。當然各種負面的數據、必然會有的經濟的循環,也讓人們對中國經濟的前景抱持疑問,或者說它其實就是在 經營負債。所有這些,我只能以一個很普通的商業社會人士,提供一般商界所會有的很平常的看法。這就是台商絡繹於途的原因 ﹕——雖然中國今天的場面,其實也就是這些台商去幫它撐出來的。

中國社會今天的很多現象,其實也正是台灣過去二、三十年前的化而大之。台灣在經濟上 上上下下多次,有多少商家是整天跑三點半,撐過,或沒撐過的走過來 ﹔又有多少商家是夜裡飲酒作樂,美女數十名過日子 ﹖更冷靜的去看待、接觸各種現象,應該可以讓我們更清楚的找到我們自己的可為與不可為,讓步伐走得更穩健。

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也是一個官僚大國,借助著遠非昔日可比的寬裕手頭,與現代的知識和工具,這個仍舊由共產極權官僚統治的國家,或許就是一個古中國王朝的再現。貧富差距與階級矛盾是不可免的,巴西如何 ﹖﹗印度如何 ﹖﹗烏克蘭、俄羅斯如何 ﹖﹗這些都無法詛咒它不是一個比我們台灣在國際地位上更為正常的國家。

中國在經濟上似乎走上坦途了,然而政治的改革也在相同的原因下,更為黯淡而不可期待。相對來說,台灣比它幸運的是獨裁統治必需打著民主招牌與其共產黨敵手相比劃之外,更必需仰民主聖殿的美國鼻息以求生存。因此台灣的地方選舉儘管至今仍舊弊病百出,卻也讓民意有一條疏通、出頭的管道,而幸或不幸的,二二八事件更提供了台灣民主化的爆發力,僅此而尚不足,我們更出了一位台灣的哥巴契夫 —— 民主先生 李登輝。所有這些都是台灣民主化得以取得初步成功的原因。

中國現在似乎有了鄉鎮級的民選政治櫥窗,民間也有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創傷,但在數字的巨大差異下,這些力量都變得很微不足道。當住在上海外環的小市民,走進了高樓大廈節比鄰次的內環出借地,當這些或許仍舊需要到溫主公、法主公求取生活平安,仍舊必需去抽靈簽卜顯掛的上海在地市民,走進了各式百貨公司、現代店鋪,其心中的寬敞舒暢、挺胸抬頭,正如同我這個四帖半的市井小民,在翻閱流覽著價廉而美麗的日本婦女雜誌之余,很慶幸的感覺到 ﹕我也是一個幸福的 中產階級。

哥巴契夫在俄羅斯的政治改革基本上成功了,經濟卻陷入困境,自身的權位也因受到挑戰反嗤而下臺,如果他能夠如中國一樣,在尤其像是如六四一般的困難時期,有來自台灣的商人仍舊持續不斷的大量輸入包含著技術及市場的大量資金,我相信今日的俄羅斯會完全不一樣。

中國人一般誤以為其政府是因為優先採取經濟改革,所以取得成功,這不但是有問題的認識如同上述,甚至因而步入了不易回頭的政治誤區而不自知,這對中國推動民主化運動的人士而言,更構成絕大的挑戰 ﹕一方面在政治上要以等同流亡的力量強力推展民主改革,一方面卻要受到民間取得利益的龐大集團的反對,所有這些都是台灣經驗的重演。台灣的民主改革似乎成功了,但這個或許可以引為助力的 Power 其實也是受到大部份的民主運動人士所「實質」反對的,這就是 ﹕—— 大一統的民族主義。也正是這樣的民族惡靈,有可能讓台灣的民主化功敗垂成,更反過來鞏固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對我來說,這就是我所認為的獨立、統一的內涵的一部份。

中國經濟的步入坦途,絕大程度是由犧牲台灣而取得的 ﹗

邱永漢

這是一個標準鼓勵大膽西進的文化人(﹖),這位經常以在一般商界尤其外銷廠家間很常聽得到的通識,作為自身高瞻遠矚前進大陸而自詡的商業買辦,多年來助長、加速台灣的空洞化,與中國傳媒會同倡言 大中華經濟圈 就是他的志氣。在他最近的一篇專欄裡提到「 李登輝、陳水扁都是有需要的人物,而台灣目前以保持現狀為佳 ﹗」 。

聽這個人說這些話,我非常感嘆 ﹗當 李登輝 提倡 戒急用忍 的時候,他在那裡 ﹖他說過什麼話 ﹖提倡過什麼主流 ﹖當他的大客戶 —— 日本八百伴 社長和田一夫 在中國兵敗如山倒的時候,他回顧他與 和田一夫 在開幕式的風光一刻的時候,做過什麼身為經營顧問的反省 ﹖

當我在日文書局購買 婦人畫報、家庭畫報、ミセス 的時候,很難得有一次走到書籍印著很多文字的區域,也很難得的拿起了 邱永漢 的著作,克難的 立讀 了一番 —— 他向他的日本讀者羅列了他自己在中國碰到的將近十條(﹖)的問題 —— 他向台灣人做過了什麼足比例的警告 ﹖﹗。 這種人絕對是聰明的 ﹗將近四十年前他來到台灣創業的沒幾年,為了鰻魚的事業,讓一個年青人詐騙了三千多萬台幣。我不知道他怎麼想 ﹖我認為這就是日本與中國的次文化的交流,而到了四十年後的今天他才認識到、懂得將這些自身的教訓教導日本傻瓜賺錢,這是很可笑的。

中國共產黨有如此一大票的台灣人在經濟上前去支持,如何會垮 ﹖中國民主人士如何會機會 ﹖﹗

事情還不止如此 ﹗﹗

在 邱永漢 的說法底下,李登輝與陳水扁顯然只是兩個在高遠的目標尚未達成之前,暫時利用的過渡人物,如同可以捨棄的手術刀片,代表的價值沒有什麼意義。我不清楚是什麼原因讓他忽然想到台灣還有這兩個由台灣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台灣總統,我也不知道作為金融、財經專家(﹖) 的他對陳水扁打消了台灣幾兆的銀行壞帳作過什麼夠得上檯面的評價 ﹖對在野黨的焦土抵制所帶來的政治、經濟災難,做過什麼口誅筆伐 ﹖對過往國民黨主政時期所發生的貪污腐敗,做過什麼嚴辭指正 ﹖當他用台灣人指教日本人,用日本人指教台灣人之後,他向中國這個天朝指教過什麼 ﹖﹖難道他就只看到了陳水扁的貪污腐化 ﹖﹖

這位好為人師的商業買辦的規格差不多就是如此,比起有著哲學高度與人文素養的 龍應台,的確有著雲泥之別 ﹕

龍應台

對龍應台這個台灣出身的中國才女的評論已經有了很多,也不是我這支禿筆得以棒喝。記得數年前在電視螢幕上看到她帶著反唇相譏的口吻說到 ﹕「 我的規格何止如此 ﹖」,她的意思是說 ﹕“ 不要罵我統派 ! 倒海翻江卷巨瀾,用我這支乘龍快筆,我要對中共痛下針砭如同當年在台灣,作為中華文化復興的第一人。”當時我是拭目以待的,不過基本上期待不高,因為這個德國媳婦不鳥解中國共產黨,不鳥解中國不是當年她返台時的台灣,不鳥解 —— 由民族主義而來的滿腔熱血只是少不更事而已。

是去年尾還是今年初,在一個香港的座談會上,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姑忘其名)在她講完話之後,明白的指出了她 ﹕「 不敢對中國共產黨說什麼重話 ﹗﹗」的時候,我們已經看破了她的手腳。這個自認為特立獨行、放火有成的聰明女人,一進入偏執的意識形態,儘管受過慎思明辯的高深教育,卻是繼續糊塗而不自知的 ﹕

當我們看到她用「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們」如此強烈的語言向胡錦濤嗆聲的時候,我們知道她惱羞成怒,自己成了她自己的困獸,再看看她這篇我沒能找著的「為台灣民主辯護」的文章的時候,「品格離不開環境」這一篇只證明了她的人格分裂,因為她只是充滿種族偏見的一個學文學的文學作家而已。

http://www.ncn.org/asp/zwginfo/da-KAY.asp?ID=68967&ad=7/4/2006

各位中國民主運動的人士 ﹗﹙夜歸人 您有在看嗎 ﹖﹚,你們自己想一想你們與龍應台何其相像,你們與普一南大師說法的第四章第三節所說的奴隸性有什麼不同 ﹖﹖

中國共產黨有這麼一大票台灣的高級知識份子前往捧場、肯定都是藍營,你們應該支持的對象與方向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  

南嘉生大大 說得都極是,龍應台也的確是因為自己的文章被禁了才翻臉。我很感興趣她與中國的民主運動人士是保持如何一種關係 ﹖對之持如何一種看法 ﹖是有著因相同立場而來的正常交往 ﹖或者頂著在台灣得來的光環交而不集 ﹖或者為了自身的存在,需某種程度的對中共表態而敬而遠之 ﹖甚或抱持生意競爭的敵意 ﹖。要她走體制外的路線,我看比較不可能,而走體制內的體制外,顯然是有了挫折。看她「為台灣的民主辯護」,讓我更感興趣於中國政府與她之間將如何互動 ﹖香港的 劉惠卿,還有 陳安生 或許也要出來了,她大概自以為先居停於香港可以較客觀的觀察中國大陸,現在就請先在香港,就香港事項,讓大家檢驗檢驗吧 ﹗尤其台灣的民主化被她罵得狗血淋頭之際,或許有更多的滑稽突悌可以期待觀賞。

政治是人類行為的最高形式 —— 這對政制未定、法制不彰的台灣來說更正是如此。一個正常的國家,政府依法治國,人民循法行事,遇有爭議則由機制解決,一切循序而進,井井有條。台灣本來很有機會迎頭趕上歐美,可惜國民黨這個黨國巨魔在台灣社會的勢力盤根錯節,身為庶民的我偶而在此罵罵大街,以澆心中塊壘,可惜資料有限、才學不足,說的盡是常識,內容更是粗枝大葉,儘管為了 提振精神,找到題目往往也盡可能的戒慎謹懼,深怕僅就他人的隻字片語,引我錯誤的一陣撻伐,如以下就又是一例 ﹕

黎智英

「暴料不是壞事情 ﹗沒有根據的暴料也沒有關係 ﹗因為經過大量的爭論,真相終會大白 ﹗」—— 這是我無意中邈到的一點鏡頭,做為一個風生水起的成功企業家,一言九鼎的媚力引來了台下陣陣的掌聲。對談人是 詹宏志。

就台灣的經驗來說,暴料恰恰證明了邪惡的操弄,帶來了人心不穩,族群撕裂與國本的動搖。這個八卦媒體,這個在國外一般只陳列在收銀機旁邊,博君一笑,看完即丟的粗劣報紙,它的總主筆是卜大中,顯然聚集了相當多的傳播人才,是一個正邪合體,聳動傳銷的惡靈,在因暴料叢出而人心惶惶的台灣,儼然成了報業主流,益愈引領台灣社會走向惡質世界。詹宏志 是我深有印象的出版家,台大出身的現代精英,顯然不站在獨立台灣的一邊 ﹔卜大中 我只看過他的一本「麻辣台灣」及少數文章,認為是一個頭腦新派的外省媒體人 ﹔數月前林懷民與聯合報系第二代老闆的談話,對蘋果報系似乎也持正面的看法,當時沒說,實在講,我相當失望。

我不是一個道德無瑕疵的人,我甚至時而是個充滿惡意的人,但上面的這些人、事、物,都無法達到僅只我這個程度的起碼標準。而所有這些,我絕對相信只要 台灣派、只要台灣派的人民 取得絕對的勝利,並進而建立起正常而健康的媒體,都可以一一、慢慢解決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推薦何清漣:霧鎖中國,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