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本 概 略

看過 搶救貧窮大作戰 的朋友應該不少吧 ﹖﹗嚴苛的師傅與戰戰兢兢的學生 ﹔因為教導 所以可以是可以 使性的,因為學習 所以必需是 屈辱的。我完全的不以為然 !這樣的社會不產生 いじめ(欺負),什麼樣的社會會產生 いじめ ﹖﹗我要替日本人對 這樣的文化 提出嚴厲的指控 ﹗﹗﹕

「 上班族的智力與氣力在公司耗光之後,已經失去了經營一個有意義家庭的元氣。中階的男性上班族醒著的時間,差不多完全被公司吸收的結果是,失去了公司以外的個人生活的氣力,而受害最深的就是 家庭生活。

日本人結婚生活的大部份,情緒是空虛的,更給小朋友帶來惡劣的影響。其責任大多就是在日本的企業。對員工做了過多精神上的要求。

日本 公式「解說者」的官僚、經濟團體、學者認為 ﹕日本人在根本上與他國人不一樣,對實現社會調和的意識天生有著較強的意願。而事實上日本人與他國人其實並無不同。由於受到公司強制力的束縛,也無自此逃脫的手段,因此反而是個人與家庭被破壞了。相同的條件發生在他國,也只會發生一樣的事情。

日本人的心理與其他亞洲人、美洲人、歐洲人並無不同。做為一個人,個人的正常成長因為受到妨礙,以至陷入精神的機能不全是很正常的。為集團主義所脅制,因而個人意志受到扭曲的日本人經常會發生人格障礙,而帶有鬱屈的敵意。研究日本人社會心理的美國學者指出 ﹕在日本的中產階級所常見的家族關係是 病態 的。」

其實 搶救貧窮 這個節目的 いじめ 與中國古時候小朋友學戲的 坐科 —— 打罵成器 並沒有什麼不同,就是要嚴厲。最近好像有一個洋人說現在的日本其實就是 19 世紀的歐洲,我不知道他談的是什麼,如果是出書,一定很精彩,值得買來看。當然文化不同,我們很難去說些什麼,日本人都不一定會贊同這些評論。(我曾在心情日記有意的貼了一篇 使用 台文名片,我就懷疑這個綠色網站,有幾個人會去實行,其實推展得開影響必定不小。可見推翻藍營與傳統體制的工程浩大。連我們自己都無法推翻我們自己的慣性 ﹗)
師傅 いじめ 的方式很多,如同 豆腐小僧 的舉例。你必需細心的去注意體會,師傅的嚴格是出自為鍛煉而來的有意表現,還是本身粗暴的自然流露。這樣的分際很精微卻意義全然不同。這個節目也很怪 ﹕我們一般無經驗的人面對鏡頭會不自然(這不比街頭訪問),但這些學徒卻每個都演技精湛,真該佩服導演的功力。

我們不要看這個人這麼可憐,到了另一個場合,換他欺負別人。到小居酒屋去坐坐,和你吐苦水上司嚴厲責罵的日本上班族,我就碰過不少次。這些事情包括其它場合,我可以說一些,不過我來說沒有公信力,有方便的套裝軟體,是外國學者多年研究、田野調查的結果,當然日本人如何感想是另一回事,終究文化相異,如同龍應台批判新加坡,新加坡人就大為光火。

《 豆 腐 小 僧  ﹕ 是的,您說得對。
日本綜藝節目有不少也是造假的,跟戲劇沒什麼兩樣,大家見怪不怪。
據說其實有不少是找人演的,有些甚至是想踏入表演工作卻還沒有什麼名氣的人。
這些人有受過一些表演訓練,對製作單位的要求可以輕易上手;
費用又不貴,不會造成預算上的困擾。
差別只在,日本的製作單位安排情節很用心,
不會讓人輕易找到破綻,又能維持節目的娛樂性。
當然也有好些節目被踢爆 (包括在台灣日片頻道頗有名氣的節目),
但是這些消息幾乎上不了台灣媒體。  》
本來想應該多說些自己的話,不過不浪費各位的精神,我還是使用套裝軟體更加方便、有公信力。
我不太喜歡去提其他任何國的缺點,不過我是個哈日族,愛深責切,有如此多正直誠實有為禮貌的日本上班族,卻必需承受過巨甚至其實是多餘的壓力,我還是有著不忍人之心,因此繼續照本宣科。原本想繼續上貼的一段,雖然很精彩,不過那也就是延伸的演譯而已,不如取另外角度的章節,應該較有意義。此書涵蓋廣泛,其實我也沒有細讀,有些看法我不是專家無法置評,卻很值得參考。
我隨機繼續摘要的念一些 ﹕

〔人間 を幸福しない日本という システム〕新潮文庫
作者 ﹕Karel van Wolferen,新聞記者,阿姆司特丹大教授。

日本的工廠作業員或許較歐洲的勞動者較為勤勉,因為日本的作業輸送帶的確運轉得較快,不得不爾,而白領階級並不如此。說日本人較勤勉其實是神話而已,很多日本人認為勤務時間較長所以較勤勉,這是錯誤的。

獨立而賢明的資本家彼此有著良好的連攜,率先創造出了日本的企業構造,這也是笑話。日本的商人如果能在不受干涉的情況下專心於事業,將一切交給市場,今天商人們的關係就不應該會是如此。

日本的企業社會很複雜而被且高度組織化,要有什麼新的嘗試都很困難。而且這個組織是有意圖的組成。企業在有明確的目的下,以獨特的形式緊密結合。企業與企業結合這兩個形態讓這部日本的工業生產機器一味的成長,至少到最近為止(1994)。

企業集團 一般被認為是戰前 財閥的 的轉生,其實有著極大的不同 ﹔財閥企業是一種持股公司所有,由營利財富,彼此有交互利害關係的商人經營。財閥的經營者至19世紀最初的 20年間相當程度的官僚化,不過到了30、40年代的經營手法來看,稱之為 起業家 仍不為過,是以賺錢為第一目的。

然而集團企業並沒有特定的所有者,公式的說,是企業同志所有,關係企業間彼此互相持股,而決定關係企業間的第一條件不是 經濟,而有著某種程度的 政治。因為如何維持集團全體的生存才是主要目的。生存比營利重要。

在這樣的構造中,都市銀行 就有著重要的角色。關係銀行 在1950年代末,事實上成了無盡藏的資金源。這些銀行的融資由其他先進國家來看,在經濟上有很多是不妥當的。

隸屬於關係集團的好處是不會倒閉。至1990年代初,日本的大企業除了政治原因之外,沒有倒閉的。大企業的命運如果由經濟原因左右,在景氣衰退期,幾百間都要垮掉。

由於集團有可能讓日本經濟陷入無可回頭之地,讓各別企業自行其是的話,必定招來巨大的混亂,因此就產生了 產業團體、同業組合。

日本企業在開拓新事業上,受到中央組織極大的指示。各產業部門的企業都接受極大的壓力,企業的發展由政府的省廳或廣泛分佈於官界、財界經濟的管理者,依其思考所定的方向所強制。而如此的強制是經由同業他社進行。日本的產業事實上是由很多的壟斷集團所建構才是實情。

這些大企業又由許許多多的小企業支撐,大企有什麼問題,就由這些小企業代勞犧牲。我說書說到這裡,這些讓我津津有味的東西,各位大大可能興趣不大。不過想想更惡質的台灣企業掏空銀行,差點讓台灣的金融體系垮臺(好在阿扁救了回來 ﹗這些扁政府不太去強調,因強調了,一般人也不懂、不感興趣。),是否也極其相似 ﹖再看日本今日的慘況,一個其實是有問題的體制真令人冷汗直流。至於中國的國營企業、國營銀行的勾結,政府為了解決失業率(較好聽的說),規模更加龐大,我實在很想說 ﹕不是不倒,是時候未到 ﹗

本書作者曾為荷蘭大報 NRC ハンデルスブラッド派駐東亞的特派員,多年駐在日本,對日本社會、歷史、政治、經濟有深入的觀察與研究。看書中對日本政治、經濟觀察的細膩深入,令我欽佩,而在對社會方面的批評,我不免也覺得這是西方本位觀點,因為這些就是日本之所以為日本的因素,去除了這些,日本就不再是我們認識的日本了,然而這些評論卻差不多處處深得我心。作者在談福利政策的章節也提到美國並不如歐洲重視人民福利提供的原因,是因為美國人較崇尚自由意志,較具獨立精神,我想也是建立在學術研究上的說法。也因此讓我覺得作者並未站在西方本位的立場說話,而是更多的建立在學術研究之上。不過,我還是很不忍去摘譯作者對日本社會批評的部份。
泡沫經濟

泡沫經濟 的發生,如實的說明了沒有 問責制 的日本管理者之管理能力的限界。泡沫經濟 讓我們連想到的就是激烈投機的結果形成過熱狀態,事態難以收拾,終至 崩壞、破裂。1980 年代末發生的泡沫經濟,或許以 橡皮 或 皮革 來形容更加適切。崩壞 而措手無策,倒也不是破碎成粉,一切歸 0,有部份仍舊受到管理,殘留著 時而擴張,時而收縮的 膜。

泡沫經濟 一般都熟知為不動產投機,而銀行則扮演了提供資金的角色,因此責任都在銀行,大藏省(財政部)歸責於這是 銀行業務自由化 的結果,其實大家都被騙了。

泡沫經濟 其實隱藏著目的。日本的專家裡面當然有人知道,可是卻不公之於眾。這是狀況論理的產物,非公式的行使權力的 管理者們 用複雜的手段誘導發生 ﹕

第一 去詳細的調查從氣球中抽出空氣的時候,金融當局所使用的戰術就很容易可以了解。

第二 必需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泡沫經濟的最大受益者是誰 ﹖當然是被整個 system 政治性保護的大企業,大企業就是最大的受益者。託了泡沫經濟的福,大企業以很低的代價得以改善或擴大生產設備。

戰後日本的征服欲

生產能力無限擴大的 “日本國家使命”

生產了大量的工業製品,有相當的數量輸出到國外。對日本而言,出口也的確有經濟上的理由,因為與二三百年不同,孤立無法存續。然而日本 管理者們 所推動的擴大使命,同時也擴大了出口,結果是獲得遠較所需外匯的規模,令其他國家顰蹙不已,由此產生衝突 !。

日本的貿易有兩大特徵 ﹕一是出口種類有限。主要集中於汽車與電子產品。第二、自家集中出口的產品卻不太進口。透過垂直方向的 流通系列 與 業界團體,日本市場相當程度的得以 管理,守住了來自外國企業的競爭,是 16 至 18 世紀在歐洲普及的重商主義的新版。日本人很多似乎不了解為什麼被批判,也就是因為將新重商主義被同義語為 貿易立國 。然而重商主義在經濟營運上是犧牲他國,強化自國之力。

如此的重商主義,帶來外國一部分產業頻頻發生政治性的重大混亂。說法或許陳腐 ﹕這個 通商問題 並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在人們的活動裡面,以賺錢為經濟活動的是為第一目的,與此相對的,以提昇自己的地位與影響力為第一目的 的,應該稱之為 政治活動。

在這些情況之下,日本應該如何繼續維持這個巨大的生產機器繼續運轉 ﹖非公式,卻又很清楚的 “戰後國家使命” 應該如何遂行 ﹖這個問題解釋了 泡沫經濟 的真正目的。而 泡沫經濟 在戰後的世界經濟發展中,是一個 必然 的轉換期,日本財經部門的 管理者們(administraters )在狀況論理的引導下,看出了這個全新分野的經濟活動似乎是可以操作的。…………………,

——————————————————————————————

素樸老舊而氣派的 大藏省 建築物裡,穿著深色、式樣過時西服的日本財經精英們,差不多都是東大法學部的出身 ﹔ 諸位看官看到最後一段大概要倒抽一口冷氣吧 ﹗真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誇大而抽象的說 - 這是 上帝。以前聽說通產省的一個小課長就可以因事招來企業的社長大罵一頓,就可以了解日本的財經官僚如何自視,也運用位階讓你在這棟冷漠建築物裡的大魔法師之前抬不起頭。

我實在不應該稱這些字是翻譯,準確的說更只像是小部份條目的文字化而已 —— 這是 一本書。自此之前的摘要有著很多的內容,到此之後「泡沫經濟 的真正目的」的解說也同樣龐雜,有興趣的大大們可以去買一本來看。

現場的歷史似乎在重演,事發之前我們不應該做結果論,像看到猛男就要大家趕快張腿過去的說法如財訊那一票 (過去有說錯了,你也忘了,今天說對了,他繼續大師下去 …。)﹔我們這些散戶應該注意慎重,台灣大款們的鈔票是一疊一疊又一疊的,這疊輸完了,再下一疊。說自己人長短,我很擅長,說別人長短,我總要(只能)居少數的去調節一番,總之當他自己說很好、很崛起的時候,我總要頂出大姆指說 ﹕DINHOW ﹗DINHOW ﹗,他好是他的事,他不好也是他的事,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是否還能再開創 ﹖如何開創 ﹖有效的利用他也沒關係,這才是不容易的大題目。台灣是 行穩致遠,富泰祥和 即可,燈紅酒綠、金光閃閃 我看台灣就早已受夠了。讀讀這些書,想想這些作者,感想是 財富 遠遠不及 智識 來得富足有意義,大言炎炎 遠不及 自信祥和 來得安然自在,一個國家不也一樣。

‧  明日出遊三四天,再見 ﹗

出門之前有必要對這句話做個說明 ﹕最終官僚們的操作還是失敗了,而就我的感覺,除了日本官僚的無以控制之外,日本文化本身也是一個原因 — 細膩、專注、曖昧、你儂我儂、鄉愿、固執、尊重、權威,還是只有買一本來看才有辦法觀其全貌,尤其生活在日本的朋友們必定更能夠體會。
作者在書中一再的提起  “問責制” — 這頗似二戰終戰後,西方追究的結果,似乎  東條英機 也不是如同希特勒一樣的獨裁者、最高責任者。這就是日本文化 “博大精深” 的地方了。

記得我初中的時候,台北的公車在司機座前插著一張小紙牌,列出每站間應行使的時間 ﹔其實有不少以前的好習慣都一一消失了。每年一次的大清掃消失得更早,以前的婦女要出門前都需要上一點妝,家父就曾訓戒舍妹出門起碼不化點淡妝是不禮貌,現在似乎很少再看到化妝的女孩子,文化已經被取代了。
談到司機的禮貌,看看日本司機的服裝整潔與一絲不苟的敬業態度,我們應該學習的地方實在是太多太多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概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