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本 概 略

來談點日本的茶道。

日本茶道牽涉太大,我當然只能就常識來談。

由於經濟的發展,台灣在約三十多年前開始興起了喝老人茶,先是講究茶葉,再來講究罐子,之後又有了「茶藝」一詞的出現。茶莊、茶藝館隨處可見,講究的是如何泡出一壺好喝的茶之外,掛軸大書一字 :禪、忍、隨緣等,人民的富足與隨之而來的生存壓力可稱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泡老人茶在台灣是久遠的庶民生活之一環。時序回到五、六十年前,在宮廟邊、小土地公(以前非常小)旁,往往有 勸善堂,也就是 講古間,中國稱作說書,往往就有老人茶供應。與中國北方茶館,以蓋碗就口一樣個意思(他們還有用玻璃杯或以茶壺嘴插口而飲者。),屬於農村社會的休憩所在。

幼時,家中是個小茶廠,出口至天津、上海、新加坡,算是在大茶包中躦來躦去的小子。婦女 檢茶、釘約兩尺半立方的木箱,釘鐵皮邊條,再刷字,KEELUNG(基隆) 一字就很熟悉。後來停業,有一陣子租給人做倉庫,有老者看顧,特別喜歡找我聊天,他用的就是一把小的爛鋁壺,放進茶葉,沖開水,雖然自己之後也附庸風雅起來,以每項目十件為限,這個那個的收藏,把玩了起來。實在說,個人比較偏好上述花錢不多,樂子不小的生活與樂趣。禪、忍、茶藝,這些名詞,內涵不清楚,外涵(!﹖)都著了相。

飲茶,在日本的茶道來說,僅止是載體,飲茶其實不是主要目的。

透過一套流派各自不同的規矩,與插花一樣,茶會 自始至終受到嚴謹的規範,差不多就是一個儀典。參加茶會者各有所司,訓練一個有教養的人應有的儀態舉止與禮節,人與人彼此間應有的對應方式。飲茶,也觀賞、贊美藝術。茶會之舉行,分春夏秋冬,也分早晚,穿著必需因應節氣修飾得宜。

每一次茶會,因為時間不同、穿著不同、氣氛不同,因此每次茶會都是不會重複、不會再有的緣份,每一次的一次,都是僅有的一次,因此在這短短的幾十分鐘裡,必需完美的進行儀典,是如此珍重而難得的聚會,在肅穆井井有條而疏緩優美雅致的氣氛中,成就整個過程,如同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 這就稱做「一期一會」。

黛 敏郎 這位日本的音樂家寫了一本 “ 私の茶道入門 ”,後面一章列出了所有關於茶道的用語集。其中關於 一期一會 條下是如此說的 ﹕

「參加茶會,預先應領會到,這是生涯中僅有的一次,主人、客人均應誠心誠意對處。

文獻上,最早收錄於 山上宗二記。井伊直(弓百弓)在他所著“ 茶湯一會集 ”的序說裡表示 ﹕茶湯的交會本來就稱做 一期一會,即使有幾次相同主客的交會,想到今日之會不可能再來,就實在是我一生一次之會。」

與女朋友約會,將每一次都當作這一輩子中僅有的一次而予以珍惜寶愛,在一起的時間就會變得如此貴重而甜蜜,每次都吸足了甜美的蜜汁,這就是“ 效率 ”的完全發揮 — 當然這也看對象;有問題的彼此,厘清問題的確是問題之後,在傷害還小之前,我勸 妳/你 還是趁早走人。

茶道的精緻進行,其結果也就是 效率 的完整發揮。

幾年前,日本友人送了我一本漫畫的 茶湯入門(マンガ の 茶湯入門 ﹕平凡社。)很適合我們外行人購閱,語句簡單,生動活潑,學日文,這是捷徑。聽說日本現在將什麼事情都漫畫化,像我手中這本的編篡,我覺得就等同一件藝術品,讓我愛不釋手。日本人實在不得不讓人佩服。

飲茶風氣自 平安朝 由中國傳入之後,飲茶及茶樹的栽培曾沉寂了一段時間,至 金兼 倉 時代再度興盛,榮西禪師 在九州一帶引入茶種栽茶,飲茶風氣廣被全土,也有了鬥茶的興起。

另一方面,榮西 在 金兼 倉 將茶以藥用飲料,向 源實朝 推薦,並著了“ 喫茶養生記 ”一書,飲茶之風在 禪院 展開,也產生了 四頭茶(!﹖)等 茶禮。

室町幕府 確立之後,替代了鬥茶,書院 在各部屋(房間)展示渡來之唐物(中國製)藝術,誇示莊嚴的美術。在另一偏僻的房間備置了台子、茶具等供茶,於是就有了來客之行儀習慣。至 八代將軍足利義政,將台子搬入座敷(堂屋! ﹖),在來客之前「點茶」(即泡茶)。

村田珠光 — 珠光 是第一位將講究茶具的道具茶,在庶民間推廣精神上的追求。珠光 在 一休禪師 處參禪,了悟到 茶禪一味 的境界,認為 心 要遠重要於的儀式。

足利義政問他 ﹕茶是什麼 ﹖珠光 說 ﹕茶者,非遊、非芸,而在於 一味清浄、法喜禅悦 之境地。

由於廣闊的書院,心緒未能沉靜,因此他將座敷,用屏風圍出四帖半「點茶」(即 燒水、泡茶)。之後並築了草庵,而未能完成理想的 “清靜和寂” 的 侘び茶 即告逝。

武野紹鷗 —— 介於 珠光 與 千利休 之間承上啟下的就是 紹鷗。紹鷗 將一向使用的唐物茶碗,改成信樂、瀨戶、備前 等日本本土的陶器,也使用鹽罐子等日常用品做茶罐。

千利休 — 完成了 侘び茶 境界的是 千利休。

千利休說 ﹕未曾修行,就不懂得「茶の湯」(即茶道)。又說 ﹕茶の湯者,燒水、點茶、飲茶而已矣。這也就只有修過行之後的點茶才得以領悟 茶の湯 之三昧。

千利休 不但完成了 侘び茶 的境界,由於深具美感意識,因此邀來 長次郎 等陶工,製作了與 侘び茶 相宜的 黑樂茶碗 流傳後世。

以上文字脈絡,引自 茶碗の見方、扱い方,作者 ﹕小田榮一。

這就是我們今天所知道的 日本茶道 由來。
--

茶會 將近結束的時候 ﹕

山田老人 ﹕啊 — ﹗真的非常謝謝 ﹗實在是太好的茶罐,就形狀來說應該是中型罐子吧 ﹗

亭主(主人)﹕是 ﹗是 利休型 的中罐子。塗佈(漆)則是 八代宗則。
山田老人 ﹕拜見了蓋底的字,應該是 玄玄齋 吧 ﹖﹗
亭主 ﹕是的 ﹗說得真對 ﹗是 玄玄齋 的字。
山田老人 ﹕那麼茶杓是那位的呢 ﹖
亭主 ﹕是 ﹗是 先代淡淡齋宗匠 之作,銘(名稱)則是稱為 夕霞。
山田老人 ﹕喔 ﹗應合季節,這真是太好了 ﹗
兩人彼此之間的應酬唱和,在先前的過程中就已經完全習慣,也不會有抵抗感,反而對兩者之間言語的一唱一和之妙,有著愉悅之感。
話雖如此說,可也不是什麼都褒獎一番就對。比如柄杓、茶筅 都用的是新品,如果褒獎說 ﹕太好的柄杓了 ﹗,這就反而很諷刺。同樣是竹製品,茶杓多為有名茶人的逸品之作,再怎麼誇讚都不會過份,因此是蠻困難掌握的。
整個茶道的過程無論 對話、運行,彼此之間必需中符中節,默契配合完美,不但是繁文褥節,整個節奏有著一絲絲的緊張感,而細節對我們來說,實在非常瑣碎。
村田珠光 在給修習茶道弟子的教訓狀中說 ﹕

茶道 最忌諱的是 高傲,因此 懂的人看不起不懂的人,是很可惜的。遇到懂的人,應該素直的承認他的好,以自砥勵精進 ﹔對不懂的人,應該親切的幫助他越來越進步。

“啊” 與 “嗯” — 亭主 與 客人 之間,在應和的時候 ﹕「請用 ﹗」「謝謝 ﹗」,「啊 -,這茶實在太好了 ﹗」「嗯 ﹗那裡、那裡 ﹗」………,……。包括 茶道運行中 應有的各項動作,亭主 與 客人 間的言語、動作,就在 “啊 嗯” 之間,具有一種如同行雲流水般微妙的應和與韻律感,在 “ 啊 嗯” 之間,主客心意相通,茶室 也就更增添了一股親密的氣息。

千鳥之杯 — 享用 懷石料理的時候也用日本小酒杯喝一點酒 ﹔彼此之間敬酒、返酒,如同千鳥飛翔,因此稱為 千鳥之杯,這樣的畫面應該很美麗吧。

飛石 — 任何 人、事、物,都應該有他最美好、最適合的位置,這是我壯年之後的感受。在亭院的 露地,接近 茶室 的小徑上,一般都放置有形狀不一、排列不規則的石板引向茶室,就稱為 飛石。飛石 也是 露地 演出的重要要素,因此如何擺置才能在行走時感到步子順暢、不礙腳,在視覺上帶來美感,也是一門學問。

利休 認為 ﹕渡步感 佔 六分,看起來的 美感 佔四分。

織部 認為 ﹕渡步感 佔 四分,看起來的 美感 佔六分。

重視精神的 利休 與重視嬉遊 的織部,兩位茶人由於取意不同,思考也不一樣。

以上只提了一點 茶道 的皮毛,其它太多,不太可能有參與機會的我們,除非各位有興趣,有關茶道的種種,就在下一貼做個結尾,再進入正題。

茶道 風雅嗎 ﹖我覺得比較像是 活化的坐禪,似乎反而台灣的 泡老人茶,談天說地比較 風雅。

在發出招待狀、事先的準備,以至發感謝函的整個茶道過程,亭主應該如何盡心招待,露地的清掃、茶室的準備、掛軸、花、花器,還有各式茶道具的選定,一概用心配合(配套 !﹖)顯現對美感的意識,追求如何而能夠讓客人感到欣喜;另一方面,被招待的客人這一邊,應該如何敏銳的去領受到亭主的意圖與盡心,率直的表明感謝之意。

一位日本友人告訴我,掌握打網球的基本動作只有三個,依序是 ﹕

1.雙手執網球拍於胸前適當的地方。
2.執球拍的右手向右,向後揮出球拍。

3.隨著腳步的運動,揮出球拍擊球。
因此打網球的動作除了大步、小步、快步、慢步等腳步運動之外,就是一連串充滿韻律節奏感的 1.2.3. 1.2.3. 1.2.3 .…………,
當然,瞬間的擊球點如何攻向對手之痛處,這就需要不斷的練習與經驗的累積 — 這 就 是 由 「形」而來的「 效 率」 。
茶道所有的程序、動作都受到各流派規則的 嚴謹規範,與 花道、劍道、柔道 一樣,通通都是從「形」進入,用這個 形 反反覆覆的練習,直到成為身體記憶。
黛 敏郎 曾經聽日本的名導演說過 ﹕“ 對一個新人演員,你對他解釋所演角色的性質、劇本的處境、氣氛 …… 如何,再怎麼說明,其實效果都很差,反而告訴他 ﹕「 向前走三步,停下來,然後望向那棟建築物的方向凝視,如此,導演再以充滿感情的演技表達,這就是導演的力量。」 去談角色的心理、性格的表現,不如在「形」固定好之後,演技自然就會出來。 ”
這段話意味深長。再如何自由奔放的,無視於規則的試著表現自我,最終所得到最好的效果,其實還是無法打破先人苦心立下的法則。因此先人經年累月的經驗所立下的 規則,是最合理、最具效果的方法,要有突破就等於是 革命,也就只有另立山門宗派,召引自家子弟一途了。
由於有著 精神 的背書,因此生出的 形 就很漂亮,而這個很漂亮的 形,就是由隱藏背後的 精神 所保證。如此的相關關係,就是日本文化的特徵之一。因此 ﹕
茶道 並不僅止是飲茶的儀式或遊戲,而是包涵了美術、音樂、宗教,以至日本人的飲食、體態等生活的全部也無過言。
 ( 以上文字參考 私 の 茶道入門、茶 の 湯入門 漫畫 )
藝術的確沒錢活不了,不過網上跑跑,倒也看到不少同好會,應該是經濟實惠,甚至有適合現代人的改良茶道。去應該是最深宅大院的 裡千家 的網頁,大門真的是寶相莊嚴,不過一進到收費欄就倒盡了胃口,也賣茶碗、茶具。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參加同好會最適宜。不過 茶道 的基本內容與精神,日本人是天生具有,我們必需事先多做了解,否則毫無意義。個人年青時參加過兩次不太正式的,都是舉香跟拜,糊裡糊塗,一直搔癢。完畢之後的精緻時間體驗,則毫無所感。
千利休的茶道,最主要的內涵是 侘び。為什麼日本人的待人接物態度總令我覺得與眾不同!?這幾天有這個機會,又去翻了翻那些老書,原來早有看過,只是未曾真正去瞭解,發心體會過。黛 敏郎 說的這句 ﹕「茶道 並不僅止是飲茶的儀式或遊戲,而是包涵了美術、音樂、宗教,以至日本人的味覺、 體態 (立居振舞い) 等生活的全部也無過言。」應該剛好就是給我的証言。

—-

下一貼,我來羅列一下 侘び 的各家說法,由於各家的提法不同,留待各位來自行體會。老子、莊子、禪宗 —— 應該與這些境界沒有什麼不同。當然我這裡是基本抄書,似乎也有點瞭解,而 — 人是離不開性格的 — 可千萬不要誤以為我也是如此高僧,其實歐吉桑 不也就差不多那個樣子嗎 ﹖﹗脾氣也有問題 的德性而已。尤其這一套在台灣的社會,恐怕也行不通。

話說回來,我個人一些玩物喪志的購物,現在差不多都在二手商店,自己的起居室一擺,滿室生輝,就可以快樂幾日,如果要茶道一下,我一定現寶 :這是一元購得,應值 25 元。或 :這件東西,已無處購得。… 等等,一一傳閱。就這個意義來說,鄙人不但已深體 侘び 之意,甚至境界都超過日本茶道的美術欣賞甚多,這是鄙人不敢太過自謙之處,那裡 ﹗那裡 ﹗不敢 !不敢 !有所不快,請多多包涵 ﹗

《  sansan ﹕ 很妙, 把 “阿吽の仲” 翻成 “啊 ” 與 “嗯”
但是, 在茶道進行中, 講出 “あ” 與 “う” 應該會失禮吧.  》

air : 漫畫上是這麼寫。實際上應該是 很簡潔 的用這兩個字來表達主客之間的對話與各個相接動作之間的對應氣氛。就如 千鳥之杯(形容的應該是寬嘴尖底或小碟子的小酒杯吧  ﹖﹗),乍看之下茶道不免誤以為酒宴。如此 簡練的文字表達 是需要經過錘煉方以得之的。

繁文褥節的茶道是否著相,或許需要進一步理解日本人的性格,我來試說看看。侘び 與高價道具,的確是背反的兩件事。小海豚看到了日本人的兩極性格,應該有點道理,很不簡單。以前說過 ﹕日本人有在簡陋之中追求極緻(究極),追求完美的性格,應該有關。年前往訪先父作古的日本故交並上香,家族財產千億日幣,仍舊住的是以前的房子。緬懷 お父さん,不輕易改變、放棄爸爸的一切 ﹔念舊心情的現象,在日本時常可見。客廳中有一幅 橫山大觀 的山水畫作,據陪我往訪的他以前的秘書,現已退休的常董告訴我,只能以無價形容,但是接見我的太太與兩位女兒(年紀與我不相上下),很是樸素,並不像台灣有些富太太的穿金戴銀,而這三位女士雖然不在經營圈裡,可也掌握著五十億日幣自家捐出的公益基金會。就我的瞭解,日本的富太太鮮少戴鑽石,花枝招展,這樣的文化與我們是相當不同的。各位去看看那些中國媒體,整天吹捧權貴富豪的生活,實在說對台灣並不好,很讓人看不下去。

懷石料理 現在在台灣似乎也頗流行,值得一述 ﹕

古時禪僧修行斷食,空腹難耐,將暖和的石頭(烤過吧! ﹖),放在肚子附近騙騙饑餓,因此稱作懷石。尤其是較強烈的 濃茶,為了不傷胃,也更可口的享用濃茶,因此先吃一點簡單的東西,一般是一湯(味繒湯)三菜(向付 ﹖— 以刺身為多、煮物 — 燉?、燒物 — 烤),吸物(這和湯有何不同 ﹖),八寸(山珍海味之酒餚),原本是很簡單的食物,讓我們來吃恐怕也吃不出其所以然,與流行的盛宴並不相同。

〉〉黛 敏郎 ﹕「茶道 並不僅止是飲茶的儀式或遊戲,而是包涵了美術、音樂、宗教,以至日本人的味覺、 體態 (立居振舞い) 等生活的全部也無過言。」〈〈

體態 (立居振舞い)﹖

我的疑問是 ﹕那 茶道 之前呢 ﹖日本的語言在甚早之前就已經有了相似的意味,茶道 之前是不相同的嗎 ﹖好像韓國的文法結構與日文相同,但並沒有因此而發展出相近似的性格與文化,這是為什麼 ﹖

(* 美國有 米老鼠,日本有 Hello Kitty,我們足以表徵自己的可愛文化在那裡 ﹖)

 —————————————
侘 び 各家解 ﹕
國語大辭典 — 閒寂 之風趣、簡素 而 沉靜之寂寞感。

黛敏郎 — 表現 侘び 之理念,在不滿不足之中,積極的肯定纖細的心境,懷抱理想安住於此心境。在文學上,侘び一辭,古時即出現於 和歌,隨著歌道成立,侘び也就成了一種理念,並為引入 茶道。

茶 の湯 入門 (漫畫)— 據傳為 利休 之師,武野紹鷗之作 侘びの文 裡頭說到 ﹕侘び 者,正直、敬謹、不驕傲。

男 の 茶 の 湯 (池田珠光)—

茶道之美,在於 清寂沉靜。華麗之美 為其對照。侘び 之美在於否定華麗,帶有永恆性 及 安寧,安住於 空無,自一切之 有 解放,稍過一點,則易被視為 消極世界觀。就如「 無一物 中 無盡藏 」之意,具有自在之創造性。在否定 有 之中,「 創造 新有 」,可以視為較具積極性的精神活動。在否定 有 的空寂之中,有著自一切之 有 中解放的絕對安寧。即不為 有 所煩躁之靜寂。而以此靜寂為根幹之創造,就是表現 無 的 侘び 文化。也就是說「 侘び 茶 不是無道具之茶 」,就如在 無 之中形成了生活的全體。此 侘び 文化的性格,更即於 ﹕

建築物、工藝品、點前 (指 茶道 中 使用道具、燒碳、泡茶 等諸動作。)。如此所形成的有形、無形文化財,就表現出了 侘び 的文化。

———
順帶一提經常與 侘び 連用的 寂び ﹕
寂び — 古雅、枯寂、閒寂、素樸 之趣,安於 沉靜,不喜外顯。
我們必需注意的是 ﹕
老子、莊子、禪宗 都是比較容易讓人傾向 消極 的哲學,侘び、寂び 的內涵也是一樣,雖然整個過程的運行其實加強了人積極與深沉的一面。老派日本人,看行業 — 尤其是醫生,一般都是從公至死亡,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對社會的使命感,這一點我們比較不足。
因此這些東西看看,瞭解就好,終究我們的社會與日本不盡相同。
黃金茶室
庭院
素樸茶室
上兩張是後世仿造的 黃金茶室,第二張是 豐臣秀吉 的茶室,目前復元於熱海的 MOA 美術館,充滿暴發戶意味。只有三疊,可以折疊,以便搬運,甚至戰時也搬入軍中帳茶道一番。當然,相信當時一般的中上流社會並不如此,不過也還是在華美的建築物中舉行。應該這些道樂,對一般的庶民來說,只是很遙遠的遊戲吧 ﹗
我們一般對日本有些興趣、或者洋人,對日本風情的意像,應該就在於下面兩張的 庭院 與 素樸茶室 吧 ﹗這就是 千 利休 之後的茶室。本來要貼的茶室比較老舊,是真正有味道的茶室,怕各位看不出其土地堂,因此用這一張比較缺少神韻的。
京都、櫻花、楓葉 ﹗尤其提到 櫻花,當她開花時,除了她的燦爛之外,總帶給人們一種 淒美 的情感。我覺得這是日本美感意識不可少的一個因素。
千 利休 將茶道帶入了哲學的境界,但是還無法讓我們瞭解,為什麼日本人是悲情善感的。 下一貼,或許就提供了我們不錯的線索。
這一貼是訪問 日本文學研究家 Donald Keen 談日本美學,訪談人是日本 NHK 的主播 宮崎 綠 。對談連載好幾篇,我只有第六篇。在這一篇的最後一段文字裡面,我們讀到了日本人為何傾向善感悲情的原因,卻也還是不解為何這幾位代表日本美學的先人,在人生的感受上不是更多的拮取 快樂、陽光的一面。也在這一篇裡我們可以瞭解到有關日本美學的種種,而這樣的美學觀點所提到的,總還是脫離不了 千 利休 之後的 侘び(wabi)、寂び(sabi)的 茶道境界。

這裡將兩人的對話摘要整理出來與各位分享 ﹕

* Donald Keen  — 美國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治 日本文學 凡50年,著作 ﹕日本文學史(歷時 25 年)、日本人の美意識 等。

日本人的美感意識 用幾個 keyword 來表現的話就是 簡潔、暗示 (余韻的效果)、不整(いびつさ)、易滅。 極端一點的簡單表達就是 —— 簡潔。茶道 的美就是以 簡素、謹慎保留(ひかえめ)的表現為理念。再有價值的東西,也儘可能的素樸、不讓其顯目,若無其事的使用。不過這不是因為貧困而不得不的簡素,而是表現出拒絕奢華,去除不必要的多餘的一顆 心。為了達到 單純 的目的,(即使)花費了金錢,也要刻意避開為人惻目的富裕。

茶室是以 木、竹 等自然素材構成,彫刻、塗色 等裝飾一切沒有。即使 花,也不是 花束,而只有一枝、兩枝。室 田丁 時代 的 茶座敷,都是在華美的建築物裡面舉行。四疊半的草庵茶室,幾乎是什麼都沒有,是個空屋子,而其實並不是真的空無所有。這是很重要的。就是說 空無所有,卻又涵有一切。這就是 茶の湯 的世界。

雖然 空無所有,也還是有 掛軸、花,不過都是在最小限度之內, 以上的就多餘、不需要了。和歌只有 31 個字、ㄈㄟ句 只有 17 個字,要創作一個世界,這已經十分充足。當然,沒有了 文字,和歌、ㄈㄟ句 也就做不出來了。

極小 之中,也同時暗示了豐富,這就是 簡潔。源氏物語繪卷 是一部華美的作品,當然也是日本美學的一種,不過大體上的看日本的東西,總是比較傾向 黑白色調。不重表象,而更多的隱藏著深沉的心情。

以 陶瓷器 來看,傳統的說來,日本人重視從陶瓷器痕跡上看得到 陶工 的個性。厚度、質地、不完整,不喜完璧性。無造作 的造型看起來簡單,甚至有意的打破完整的形態,其實在製作上很不容易。

松尾芭蕉 有一句名言說 ﹕ 和歌 的 西行、連歌 的 宗祉、茶道 的 利休、繪畫 的 雪舟。

就日本來說,各式各樣的 道(他這裡並沒有標明是 michi 還是 道。)似乎沒有相通之處。可是 芭蕉 卻注意到,這些都有著相同而永遠的東西存在。而在她底層流動的就是 美。這樣的 美 顯得 暗淡 而不華麗,屬於水墨畫的世界,似乎表現著深層的哀愁人生裡 暗淡,或者說 救贖 的一面。

這四位所共同表現出來的 黑白色調 不容易說明,簡要的說就是 ﹕ 人生有著各種的困難與波濤,從這些波濤中,試著要去尋找出美好之中最美好的形態。,其最根本的原由就是 ﹕人生 的有限。這就可以連接到對 人世之不可測 與 薄涼 等日本人傳統的思考,也就是營生之 易滅。快樂 的時光終將結束,而共同一起歡聚的人們也會 離散,甚至 死亡。因此 這個時光( そのとき)就非常貴重,也就是 一期一會。外國的習慣,一幅畫,掛的地方只要適當,就不會再去移動她,而日本人的畫卻是依四時之不同而予以置換,因此不時都呈現了不同的、新鮮的 美感。畫 必需掛了出來,才能成其為藝術,收藏起來就不是藝術了。因此貴重的 茶碗 有受到使用,這是很重要的,光擺飾著,則她的精神就沒辦法讓人瞭解了。

我應該對 不整(いびつさ)做點說明。

曾經有位歷史教授說 ﹕當 徐福 的船隻靠抵 蓬萊仙島 日本之後,由於暫無居處,因此就住了下來 — 這就是為什麼日本人的屋子撐離地面的原因,也因此日本的碗盤都是破破爛爛的。這位歷史教授的授課,言語幽默,連中國歷史到了他口中也無不調侃出之,幽幽道來令人忍俊不禁,往往想哈哈大笑,卻是課堂秩序要求嚴格,人人正襟危坐,只能噗喫噗喫,是一位標準的冷面笑匠。

與中國講究對稱、方整的大中至正美學相比較,日本的美感意識多了一份 いびつさ(我是翻做 不整)。這也是為什麼日本的情調總令人有一份特殊感覺的原因之一大部分。這樣的感覺就是 不對稱、不均衡、不全美。中國古董講求 全美,就是說稍有破損就失去收藏的價值。日本人當然是一個 完美主義 的民族。在追求做事的完美、產品的完美 的堅持程度上,往往讓我們覺得無法呼吸,而在藝術美感上的這種性格,也令我們深感興趣。

室町 末期開始,喜歡 伊賀燒、信樂燒 等在燒製過程中 自然歪扭 的人們開始出現。由於受到禪宗的影響,以往為具美感意識的茶人所疏忽的這類美感被受到注目。日本的造型,到奈良時期為止,大都是中國式的方正、完美造型。一直到平安中期開始有了日本情調,例如以往只有漢字,這時開始有了平假名、片假名,也開始有了 禪,開始有了幽玄的世界、枯淡之美、靜寂的世界。禪 的世界裡有著不少 不完全之美,因此 室 田丁 時代就已經有 歪扭 的不整形造型, 利休 的弟子 織部,將之成形為現在有名的 織部燒。(胡適曾質疑過日本的鈴木大拙,可見日本禪宗與中國禪宗有所不同)

在追求完美之中,要製造出 富於複雜變化的 不全美、非對稱、不均衡 、貼近 自然性格 的工藝,這是很不容易的。而日本人也不嫌棄破損物。往往一個美麗而破損的陶瓷器,用金粉黏著劑(Tokyu Hands 看過,一小包,他媽的一千多台幣)加以修補之後,不但重新加以注入生命,寶惜愛用,就我個人來說似乎又加入了一段值得回憶的家庭生活史。

日本人也善用 見立て(轉用)。瓦片當盤子、將棋盤當電話座、碗公當花盤,這也是一種無拘束而自由奔放的美學。

或許日本人較拘謹吧 ﹗曾經有年青活潑的日本小姐就說 ﹕上班族的日本年青人一點意思的沒有,像盆栽一樣。另有日本人說 ﹕日本人是看到什麼事物都想把整理一番。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日本看到的街樹都剪枝得很漂亮原因吧 ﹗

貼一張蠻有代表性的圖片大家欣賞 ﹕

 10953881_10205863572658315_1930749969275553408_o
日本的吃 刺身 — 沙西米 學問很大 ﹔依魚種的不同,厚薄、刀工、切的方向,都會影響到味道、口感,放在盤子上的擺法,有一套必需習而得之的學問。而坐在吧台( ﹖﹗)是沒有價目表可依的。從較清淡或肉質口感的不同,點 魚 也有必要的順序,這就遠遠不是我這個連魚名都記不清楚的人可以坐的地方了。在台灣一碗麵還是兩、三塊錢的時代,我經常掰開 お手元 (O Te Moto 筷子,因為就放在手邊。),先要兩個 いくら,再來是兩個 うに (這是我的順序。),最後再來一杯清香而稍濃的熱綠茶 (あがり,因為要走人了。)。一口約台幣五十元,快快走人。其實懂得門道的人,應該去好的 小料理屋,這我就無法多說了。
日本人的美感意識一般較傾向簡單的線條與清淡的顏色,華麗的表現要看場合。比如茶室中一枝兩枝的花朵,在簡潔的畫面中,由於鮮明的對比,美麗的視覺一下子就跳了出來。在傳統服飾上線條的使用也比較流利而自由。
嚴謹的日本茶道儀式,衍生出了風雅的喜好,那就是 抹茶碗 的燒製與收集。我個人除了友人相贈的幾個美好的手工品,以及幾個市販品之外,一般只看圖片,儘可能的遠離心為物役的狀態。
下面貼幾張圖片與各共賞 ﹕
中國的天目茶碗,最為當時日本茶道人士喜愛,在中國是稱作 建盞。各式的表現種類繁多,相類的色調是日本人衷愛的。

iseilio 014

青磁。這個是東京國立博物館典藏的重要文化財。曾為足利義政秘藏。因有破損,被送回 明(中國 )請購新品,因已無製造,修理之後送回日本。屬南宋浙江省龍泉窯。

iseilio 013
綠色日本抹茶與黑色最為搭配。或許因此 千 利休 監造的茶碗就用的是黑色調吧。
10389345_568205983284164_8330919557908775106_n
這個就是 千 利休 的茶碗,為個人收藏的國家文化財。曾在 利休 主持的茶會使用。黑秞光澤美麗,氣品高雅。
iseilio 005
左圖為□山紀念館典藏的重要文化財,右為個人收藏。顏色、造型都很美麗。有沖口,別具風味。
iseilio 006
志野燒
iseilio 012
籐田美術館典藏,重要文化財。這個造型的歪扭還不夠誇張,屬於 織田燒。
iseilio 011
————
上面的圖片當然是極品,一般市面也不容易看到,要燒製出來不是那麼簡單,如果要談陶瓷器,日本實在是首屈一指。它的美不在於繪畫圖案,造型也屬於 生拙 的趣味較多。台灣現在的陶瓷也很不錯,不過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在鶯歌陶瓷街或百貨公司所見,即使名家作品,最大的不同就是缺少 侘び、寂び的感覺。這是文化的問題,並不容易。
注意看茶碗的底座 ﹗台灣的名家們似乎不曾注意,或者還捏不出具味道的趣味,都賣得很貴,有的釉色光澤太亮,很想交關一下,不過索價四、五千台幣,對我們一般人而言,在日本雖然不是手工品,一、兩千台幣已經可以買到相當不錯的物件。日本的名家無法碰,或者一般陶藝家有出展,可以一試。個人來說,我只購買百貨公司展品,甚至運氣好的話,一般家庭用瓷也就可以相當滿意,通通是要拿來使用的。當然多看的眼力是很重要的,我也只能有一般的能力,這也無從說起。
不過日本鑒賞茶碗有所謂的六景 ﹕
‧ 姿態、形狀。
‧ 口沿 —— 土、釉、造型與脣相接的觸感是否舒適。
‧ 從茶碗上方看下去的景 —— 捏製的段差以及底部的凹或凸形狀。
‧ 底座 —— 如貼圖,有各式各樣。
‧ 土味、印銘。
‧ 釉、繪、窯變 —— 燒製過程中所產生的變化。
話說回來,各位如果有機會到日本,我建議購買家中最常用尺寸的盤子。能有個五、六只,料理好吃、心情快樂了,所費不多,何樂不為。其實頂多一個月買個一次,日積月累數量也是頗為可觀,而儼然有成了。一期一會,每個人的人生只有這麼一次,用餐的時候多講究一些,活得就快樂多。
沖口就是在碗口的向下裂痕。妳看旁邊一個補過的,有彎曲就不算是沖口。

上貼茶碗圖片的表現都不在繪畫或顏色,而在於造型與燒成之後的土質,表面不見得平滑,線條也不嚴整,其實這種造型要 刻意 捏製不易掌握,顏色燒成也很不容易。

談「 作法 」﹕

日本除了有侘び、寂び這類不易深入的東西之外,前面曾經提過打網球的一二三基本功法,野侍大也曾經寫過一篇 “指差確認”,這一篇可以參考 高開 健 與 廣末涼子 主演的電影 鐵道員,手勢的比畫,口令的呼稱,其實這些都是依據手冊規定,確實執行。

“作法”一詞在日本有著突出的使用,茶道有茶道的 作法,用餐有用餐的 作法。我喜歡看外國的 木工節目,在動手之前主持人一定先拿起護目鏡告訴觀眾 ﹕不要忘了戴 護目鏡 ﹗這是木工的 作法。“立居振舞 ” 講的是一個人應有的儀態風度 ﹕

———
正立
頭部 從雙耳的位置,向肩落線至與地面垂直,素直的置於 月同 體之上。收下顎。
視線置於三張疊疊米(約 5 公尺 40 公分)的前方。
月同 體 收小腹,背脊打直。
足部 平行,女性 雙足稍開,而 男性 則約岔開約 3 公分。
身體稍微前傾。
手 自然下垂,置於腿部稍前方,五指不分開,微曲。
呼吸 緩和行之。
———
其它還很多 ﹕正座、跪座、正立轉跪座、跪座轉正座、走步、障子門開法、關法 ……… ,等等(請參考 ﹕http://hac.cside.com/manner/6shou/index6.html)。要說起來,還是從 型 進入。這就有點像是軍事操典的單兵教練。飛揚 寫了一篇 撞車記,本人也碰過一次,在高速公路上車子被從後撞上,不數分鐘,倚塢 —﹗倚塢 —﹗來了三部車,警車、救護車、消防車,效率十足,充份享受繳稅後,做人的值回票價。這也是 作法。
行止座臥 有一定的規範,日久成習,加上人彼此之間的禮儀、對話,完整一套 作法,就成了被我們一般認知的日本人的 立居振舞。這套東西我們也有,只不過似乎定型不足,沒有深入人們的生活就是了。
to ﹕ 小海豚
沖口 應該是在杯碗碰撞中慢慢形成的,不一定會漏。不過還是應該儘早以接著劑(我是用 AB 膠),從裡面順一下就可以。缺口 也可以用堆累的方式補齊,需要一點技巧與時間就是了。

( 以 下 摘自 ﹕千 利休 無言的前衛 —— 赤瀨川原平 著,電影「利休」 編劇,下同。)

千 利休 的美覺意識之中有著很大的 偶然 要素。等待偶然、愉悅於偶然,這應該是他力思想的基本。另外可以再加上一項 ﹕愉悅於 無意識 。

利休 的思考經常是 臨床的。不由自己主動而耐心等待,直到事物出現眼前,這時再設法對應而成就事情。秀吉 拿來了一個平盆子與梅花 ﹕插插看吧 ﹗,平扁的盆子當然無法插花。然而 利休 站了起來,折掉樹枝,將花散置水面。此時的 利休 的意志可是不能輕易視之的。這時要說意志,不如說透過 平盆子與梅花,體現了常時接受自然而行事的 利休性格。

偶然、無意識 都是來自自然,與自然同步,將身體託付於自然。一面隨著自然而擴大,並進而超越人間,這應該就是所謂的 他力思想 吧 ﹗

相對於 利休,卻繼承了 利休 精神的是其弟子 古田 織部。與 利休 明顯不同的是 ﹕相對於 利休 沉默無言的 長次郎茶碗,織部 的茶碗造型是雄辯滔滔的。利休 經常有意識的不作為,將不整的茶碗,不整的事物,作為一種 美 而接受,卻是經常的戒忌著 (人的 )作為。

織部 卻是有意的放入力量,將茶碗扭曲。就手法上來說,織部 違背了 利休 的教導,其實 織部 是真正的傳承了 利休 的精神。如果 織部 與 利休 一樣,守護著 不作為 的手法,日久或將漸漸脫離 利休 的精神吧 ﹗。織部 就必需是 織部 自己。

看了 織部 的茶碗就感覺到,雖然時代與 利休 臨接,此時戰國之世已與 秀吉 同終,而已進入 家康 管理社會的時代。在人們一一死亡的時代,利休 的沉默無言是一種強烈的表現。而戰亂平息,在邁向平穩的時代,有著力學美感的 織部茶碗,似乎就表現了對太平盛世的焦躁。

或許在 利休 的心中某處也曾夢想著 織部 的造型吧 ﹗而夢終究是夢,人都要在自己的時代中生存。對茶室壓縮至 二疊,花朵一兩枝,屏息生活的 利休 來說,自己之後有了 織部,應該覺得很幸福吧 ﹗

貧乏性 ﹕貧乏性者,比如餐廳用餐,將同桌包筷紙及尚稱乾淨之餐巾紙,一律折疊整齊帶走回收,可說是貧乏性的極緻。( 至於從殘羹剩飯之塑膠袋中翻出青果菜葉 recycle,這叫有病。)

為什麼懷石料理是大大的盤子裝少少的菜 ﹖

為什麼日本花道是大大的花盆只插一兩枝花 ﹖

從風土來說,犯貧乏性第一名的是遠東的小國日本。

所謂貧乏性,就是 勤勉的強化合理主義的思考,而其結果卻也常常造成不合理,如同“ 業 ”一般的東西。為什麼有縮小至二坪的茶室 ﹖因為只有極緻的縮小空間才能更加簡化不合理的動作( 我覺得這有回歸母體的胎內感)。如果如此纖細的思考走在正軌上,往往就是生產出革命性的機械產品。由於精密、細緻的思考力,日本才會去製造出功能滿載的掌上型照相機而席卷市場。在地球上另有一處密集著如此貧乏性神經的地方就是被稱為歐洲的鄉村 —— 德國。在地球上具有如此貧乏性的兩個焦點,剛好在第二次大戰的配置圖上重疊,是地球規模的人類爭鬥中另一個隱藏著的磁場。

 (上文基本參考 千 利休 無言的前衛 )
而當長期的追求極緻到了一個臨界點,日本就成了一個 “壓抑” 的民族。一位住過日本的北京朋友如此形容日本的負面:“自虐”。
—–





博學多聞的中國哈日族 小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KReZLdVvmM
—–

掃描_20160316 (9) - Copy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概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日 本 概 略

  1. Pingback: 無言的前衛 • 千 利休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