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本 概 略

 
10/02/2005     海外台灣人版

日本概略

〔 歡 迎 光 臨 由 野 侍 一 郎 開 欄 的 日 本 概 略。 以 下 為 本 人 的 部 份 , 共 分 四 個 單 元 ﹕ 1 、 武 士, 2 、 茶 道 , 3、日 本 社 會 ,   4、人 文 等, 請 多 多 指 教 。 〕  
 
 
看點閒書已經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了,不過好買書的習慣仍舊一如既往,買回來一般就是翻一翻,摸娑摸娑、把玩把玩,算是過乾癮,歸檔了事,由於書架放了前後兩層不夠,因此幾年前開始“ 焚書坑儒 ”,將一些國府時代的東西送入回收桶,第一個就是自稱很愛國 —— 很愛中華民國,而與中國共產黨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顏元叔,其後還有,總是要清理一番。
 
這一晚,臨睡,家內玩了十幾年做催眠的 瑪利醫生 遲遲不放手,因此拿起這一本已經買了近兩年的「歷史與小說」 —— 作者 司馬遼太郎。小說 年青的時候看了些,之後大多以雜文消遣,隨意翻翻,看到這一段談武士的行儀蠻是有趣,順手簡單抄出來給 小海豚 清賞 ﹕
 
——————————————————————————————————————————
 
「武士 這檔人物,與我們一般人可還真不相同。只因為是武士,就已經是 選民(這裡應該取用的是“ 上帝的選民 ”的意思),依著 選民 的名譽,依著只因為是 選民 的緣故,就很自然的有了 天命意識。更因為託了 武士 是屬於世襲的條件,江戶時代三百年在倫理教養上的傳統,就滲入皮膚,甚至浸入了骨髓。」 —— ( China Taipei 的權貴之後屬之。)
 
「明治維新 就是這夥人幹出來的革命(廣義的),可以說是 江戶時代三百年 的作品群。而這些人就算是貧窮,也還是帶有著將近三千萬人口裡邊的百萬人小貴族的驕矜,以及從之而來各式各樣的倫理觀、生死觀」—— ( 台灣權貴 到目前為止,可惜只出了一個 蔣友柏 算是懂得何謂 維新。)
 
為了面子,口咬牙籤,示人已吃了飯的日本武士,生活固然困窘,有著名士之譽的日本武士,往往也有極其不堪的時候 ﹕
 
「肥後藩 的縱橫家 橫井小楠,在江戶的料亭,與他藩的人士喝酒,忽然跳出了刺客,小楠 剛好身邊沒帶刀而脫逃,而脫逃的樣子很難看,就因為這樣,受到母藩 —— 肥後藩 的批判,如此一位名士,就這樣失去了在藩裡的地位。是這樣的一個時代,誰都無法恃寵而驕。」—— ( 恃寵而驕的 馬英酒 大概也就死路一條了。)
 
「聽聞對日本武士來說,捕吏 是不需要的,是真的嗎 ﹖,這樣問的是德川初期,來自朝鮮的某位學者外交官。這位外交官所說的是 ﹕日本武士 犯了罪,捕吏知道了,並不需要拿起繩子,前往捕拿,而只要說一聲 ﹕知道了喔 ﹗,日本武士(二話不說)就在家裡 切腹自盡。」—— ﹙同理可以反證 阿扁 是無辜的。﹚
 
「這位朝鮮學者的日本武士觀,似乎流布於世界,就算不至如此,在幕末的志士活動裡也充滿了相當接近的自律精神,而彼等所倚賴的也就是自身所有的此等精神。」—— ( 這一句,真要拿出來與我等台派共勉。)
 
這一類 武士行儀 的描述很有趣,很人性、很生活,日本此等劍俠小說很多,到處搜搜一定不少 。相較起來,中國的武俠小說固然很精彩,不過我看天馬行空的較多,如日本刀一般的中國刀劍,可還真少見,什麼這個劍、那個劍,盡是文學作品。幾年前,看中山北路三段的一家古董店,牆上掛了幾把 大刀,後來查出是西貝貨。 故宮有幾把皇族佩帶的,可惜刀刃生鏽,搪瓷手把倒是還蠻漂亮的就是了。
 
 
 
就我來說,真能很投入的去看點書,大概只有學生時代了。出了社會,碰上各式各樣的事情與人物,很難再有心思去浸淫書本,往往也覺得不在場的世界,形成一種非現實的拉力 ﹔時間的割離滅裂,到後來,乾脆成了實用派,看點書只看後面的導讀,覺得描述、甚至灌注我太多情感都成了多餘,當然這是個人的才具不足,很是可惜。也因此,看不佔時間的雜文、漫談較多,往往看到那麼一句深得我心,就覺得值回票價,比如柴田鍊三郎這一句 ﹕「男人大抵都會期待自己的老婆,適當的﹙怎麼都好的﹚死到一邊去(原文是說 ﹕去蘇州賣鴨蛋。)」—— 這就讓我深感意氣相投 ﹕原來同道所在多有,而深感安慰。
 
小海豚 看的雖然是翻譯,接觸的應該還是比我多。照上貼所述,武士人口佔當時日本人口總數約 3.5 %,大約也就是在台灣的國民黨員成數,似乎不多,卻也不少。街道上走走,還不至於如同西部劇,碰頭碰腦都是一些配槍的 cowboy,至於中國武俠劇裡帶刀的傢伙,實際情況應該是等於沒有,因為中國並不存在武士這樣一個階級,而只是奴隸主與工農群眾,或官僚與小吏。在較具規模一點的日本公司,似乎仍舊可以看到武士階級這樣一個身影 ﹕為將軍交心效忠,為陞官戮力以赴,甚至流派的你死我活也差不了多少。
 
日本刀,我看西洋劍也無法比 ﹔日本有一種存在於各行各業的「職人」,就是一輩子只專注於一樣工藝製造的工匠,在追求製品的精緻之餘,對自己的專業事務非常固執。日本產品的精良,與這種普遍存在的民族性有很大的關係,其它民族很少見。有如此如同藝術品一般講究的日本刀,配上日本劍道的嚴謹犀利,形成與川端康成、谷崎潤一郎等優柔、甚至頹廢,又一種不相同的日本美學 ﹔將太壽司、三島由紀夫的 憂國,就將這種民族性表現得淋瀝盡至,其它差不多垂手可得的例子太多。
 
據我劍道八段的表哥說,日本刀以鐵質的刀身包百練成鋼的刃,是要讓刀帶有彈性,不易折斷 ﹔此兄屬百科全書派,有時也天馬行空,未知是否屬實,不過去此間的日本劍道館,道場的館主在練劍的開始與結束,都要他站到前面,受眾後生一拜,弄得他心花怒放。我另外介紹他一處離家較近的道場,看了之後,嫌場地太小,是一個穀倉兼用 ﹔這就是老兄有所不知了 ﹕一般老款式的日本人,不見得講求場面,反而會願意選擇老舊的一方,可以說是刻苦自立,而往往更多的是喜好在簡素中追求極緻,頗有禪意。這也是日本人特有的傳統文化。
 
談日本歷史豪傑、幕末志士的漫談逸事,文章非常多,我因為興趣不大,因此很少看,其實與其它的類別一樣,有趣的東西太多了。野侍大是長江大河,我在這裡做一些這類文字的簡介以供談助。(日文其實很簡單,花個早上把五段用法弄清楚,文法上當然還有一些,敬語部份知道一下,先不用太擔心,其它就是屬於記憶而來的生字 ﹔弄個電子字典,找一兩篇有興趣的短文精讀一番,稀裡乎嚕、竹篙捯菜刀,先上了再說,閱讀慢慢的日積月累,保證事倍功半。也先不用去管發音。﹚
 
幕末雜談
 
〉〉幕末志士 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只有長州的 來島又兵衛 是四十多歲,形態上來說不屬於策士、論客,倒有點像戰國時代的豪傑。在長州藩的大演習中被任命為總指揮,人人都視為戰國武者再世。四十多歲的人還混在年輕人之中當志士奔走四方,無暇顧及妻兒家庭,妻子當然是抱怨連連。元治元年,他與多位藩士上京武裝陳情,臨走,向他的妻子說 ﹕「到此為止 ﹗到此為止 ﹗」,也就是說 ﹕這到此為止之後,就要乖乖的回來做在家男了。就這樣上了京,身穿甲冑,騎馬提槍,去到蛤御門,一衝就衝入了薩摩兵陣,率先就陣亡了。又兵衛 的「到此為止 ﹗」其後成了志士間的死後哀話,對這樣的男人來說,家庭當然是一個重擔。
 
昭和十四年,活到九十七歲的田中光顯說 ﹕「回想起來沒什麼,到大正奉還的前一刻,根本想不到德川幕府會崩潰。(我)潛行於 京阪一帶的時候,每天早晨起來,還活著,就已經是奇跡了。」
 
如此的革命時期,出沒於刀光血影之中,覺悟是必要的。革命就是要流血,像 來島 這樣有家庭的高齡者,毋寧是稀有的。志士們 大多是獨身漢 ﹔看了熟睡的嬰兒的臉,再怎麼鐵石心腸的男人,意志都會動搖。
 
人,要死很容易。〈 〈
 
 
〉 〉 長州的 高杉晉作 在京都與同藩的同志數人說話,商量著如何斬入 將軍家茂 的行列的時候,他藩出身的浪人來訪,希望將自己也加進去。高杉 是個不通人情的傢伙,「我們不借他藩人之手,長州人自己來 ﹗」,一句話回絕之後,這位浪人深感做為武士受到輕侮 ﹕「讓你看看我是何等人 ﹗」,衝出屋外,站著就切腹自裁而亡。是那樣的時代,實在很不是可以擁有家庭的氣氛。〈〈
 
依我來看,要非有著階級身份,與食祿主公、擁護的藩鎮,在革命時期的這些武士們,每天其實與持土製武士刀的台灣角頭兄弟,時而會有的刀光血影的 拼堵 過日相差不遠。
 
家內問我 ﹕有人在刀劍店買了去殺人怎麼辦 ﹖﹗。其實殺人一般都是一時的氣憤,失去理智憤而行兇,很少有專文購置的,除非如黑道等職業人士。一把好的武士刀,真的就是一件藝術品,不過我們一般人實在不會、也沒有必要去買。我倒是不反對去買一把好的 刺身刀,不但刀身有著凌厲的美感,刻字尖銳、刀刀見骨,已經很可以見識日本的工藝,百貨公司一般價錢的約 ¥18,000 到 ¥25,000,既實用又可時時摩挲把玩,或者忍者無形,讓我們彼此多多抵勵 ﹕心中存一劍、共筆刺強梁。我如果有一把,就先要把鱗光閃爍的「憲法一中」那塊 大TORO 割下來,丟到台灣海峽去餵魚。
 
無意中,我在這裡做點趣味性的小文摘,與原作者的次序有了顛倒,不想去進入牽扯太多的歷史,各段有相關,也有不相關,基本上各自獨立,大家在吉光片羽之中,欣賞一點不同的情調,也或許有所啟發,雜亂之處,請原諒 ﹗
 
 
前面提到 ﹕
 
「幕末志士 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只有長州的 來島又兵衛 是四十多歲 ……,……四十多歲的人還混在年輕人之中當志士奔走四方。」
——(這讓我想到區區在下,真可謂 ﹕大好河山欣縱目 活龍一尾喜從頭 —— 重點 三個字,讓大家 娃娃叫。)
 
在當時的日本 ﹕
 
〉〉江戶時代日本人的“ 老齡 ”意識在 30 代末開始。對武者來說,四十歲左右就已經取了雅號,開始隱居生活。家中事務交給已經出仕的兒子。西鄉隆盛在四十歲左右就已經被尊稱為 西鄉老 或 西鄉翁(這是中國式的尊稱法,與年齡不一定有關)。二十三、四歲就已經是一個堂堂男子,不再嬌慣,也不會因為年輕而被當傻瓜作弄,自己的事情由自己負責。所以所謂的年輕,是必需放在這樣的時代條件下來考慮。〈〈
 
這些關於武士的種種,剛毅的氣息重些,慢慢有看到有趣的再講。可能有些大大想看點粉味的,年輕的幕末志士們由於生命朝不保夕,一般較少與女人有瓜葛,這幾日忙了些,下次來翻點 土反 本龍馬 的風流帳 ………。
 
《 豆 腐 小 僧 ﹕ air 寫到 : “ 下次來翻點坂本龍馬 的風流帳 ”
 
故事留給熟悉掌故的大大說,
在下貢獻一個圖。
這是西元1867年坂本龍馬和中岡慎太郎在京都「近江屋」被人暗殺時,現場的掛軸。
藍色圓圈圈起來的就是血跡。 
 
 
       》
 
 
《  小 海 豚 ﹕ 這幅畫現存那裡呢 ?
 
kurohagi ﹕ 京都國立博物館    還有個書画貼交屏風     (都染有龍馬的血)
 
豆 腐 小 僧 ﹕ 坂本龍馬或是中岡慎太郎是在同一處同時被殺, 所以講得嚴謹一點是他們二人的血跡。

另外那個屏風上雖也染有血跡, 但是從照片上很難辨別得出來,在下就不貼了。  》

《  ak74u

 
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
1. 天下政權奉還朝廷,政令宜出朝廷。
2. 設上下議政局,置議員參贊萬機,萬機宜決公議。
3. 有材之公卿、諸侯及天下之人材,備為顧問,賜以官爵,宜除以往有名無實之官。 4. 與外國交際,廣採公議,新立至當之規約。
5. 折衷古來之律令,新撰永恆之大典。
6. 海軍宜擴張。
7. 置親兵,使之守衛帝都。
8. 金銀貨物宜與外國設平均之法

1. 原意在結束幕府統治, 在日本架設類似英國的政府, 但因明治天皇的浩弱之下, 被軍部奪權成為架空.
2. 原意在日本架設上下國會, 類似英國與美國的體制, 一直沒有實現.
3. 減低政府架構, 一直沒有實現.
4. 建立與國外的邦交與結盟.
5. 成立新的憲法, 君主立憲, 一直沒有實現.
6. 建立海軍(赴合當時的世界軍事情勢)
7. 集中軍權於天皇, 一直沒有實現.
8. 建立與國外的關稅事宜. 最先締結邦交與貿易協定的對象是美國.   》

《   豆 腐 小 僧 ﹕ 坂本龍馬與中岡慎太郎之墓,位於京都市東山區靈山護國神社。
左邊是坂本龍馬的。

 
        》
 
 
 
〉〉豆 腐 小 僧 ﹕ 故事留給熟悉掌故的大大說〈〈
 
 
按內給雨神裝蝴蝶的翅膀,實在護我金凍未條。
 
我這可是照書直說的從略剪貼 ——
 
一早趕到現場的有 谷干城、おいおい、河原 田丁 藩邸、陸援隊,之後有 元新選組參謀 伊東甲子太郎。
 
當初 新選組 被認為是下手人的原因有幾點 ﹕
 
現場遺有刀 革肖 ﹔也去到現場的 伊東甲子太郎 說這是新選組 原田左之助 的東西沒錯。受重傷的 中岡 說 ﹕下手人之一喊到「こなくそ」(你這臭小子 ﹖),就斬了上來。 こなくそ 是 四國腔,特別是在 伊予(愛媛縣)常使用,原田是伊予人。
 
另外,被遺棄在現場的木屐有燒印著中有 亭 字的 票瓜蘆形,是 先斗田丁 飲食店 票瓜 亭 的木屐,新選組 常在這裡出入。
新選組的 大石鍬次郎 在其它戰事被捕後說 ﹕暗殺 龍馬 不是 新選組的工作,是 見迴組。
見迴組 是幕府在設置新選組之後的隔年,在京都設置的特殊治安部隊,任務與 新選組沒有不同,不過 新選組 是浪士結社為前提,而 見迴組 是幕臣的次男、三男組成。
 
刺客團有 ﹕
 
佐佐木唯三郎 …… 講武所的劍術教授,後為人殺害。
 
今井信 …… 當時為 海陸裁判官 之重職,從職階來說,為海軍奉行、陸軍奉行 之長官職。
 
渡邊吉太郎、高橋安次郎、桂□之助、土肥重藏、櫻井大三郎。
 
新選組 裡頭,劍術得以刺殺 龍馬 的隊士沒有幾個人,因此組頭 佐佐木 為期週到,從 桑名藩 請來 高橋 等人,渡邊 則不是隊士,為 佐佐木 親交,是 柳心館 的道場主,一介的劍客,對天下情勢並不瞭解,也不知道 龍馬 為何人,事後知道了 龍馬為何許人,為之愕然。
 
佐佐木 在這個暗殺日的過午,召集了刺客團,以 桂□之助 為探索者,去探訪 龍馬 借宿的 近江屋,「土反 本 先生在家嗎 ﹖」,近江屋 沒有警戒 ﹕「現在出外中。」,因此就知道 龍馬 現正在京都。之後,佐佐木為了等待 龍馬 歸宅,在 先斗 田丁 會飲。夜裡八時,出了 先斗 田丁。途中,在街上閒幌打發時間,夜九時左右,去到近江屋,拿出名片(原來這時就已有了名片)自稱 十津川鄉士,之後就如同 司馬桑 所著「龍馬 が 行 く」之中所述。
 
踏入( 日 原 文 為 “ 斬 入”) 之後,誰先揮刀,證言者的說法不一。今井 說不是自己,是其他三人,渡邊則說是他幹的,這一點並不清楚。直接加害者應該是 金井,差不多是定論。遺留在現場的 革肖 ,依 渡邊 的記憶應該是屬於 世良敏郎,這個人的名字,完全沒有資料。渡邊 的記憶中,撤退時,四條通 人很多。當時流行的「いいじやないか」(也不錯嗎 ﹗)的行列剛好通過,他們也就混入其中,一邊揮著手, 隨聲應和,一邊退散,渡邊 如是言,可信度則不清楚。
 
龍馬 死時,おりよう(龍馬 的女人)住在下關 海援隊 的支店,事變當夜,夢見 龍馬 全身染血,手垂著血刀,之後沒多久就得到了 龍馬 的死訊。
 
暗殺 龍馬 的計劃幾乎相當週到。幕閣 的誰向 見迴組下令,並不清楚。有一說是當時幕府的 目付 木夏 本對馬守道章。勝海舟 也是如此懷疑,告訴 勝海舟 此事的 舊幕時代大隅守 松平勘太郎,是暗殺 龍馬 當時 木夏 本對馬守 的直接上司,是相當可以信賴的一條線。
 
龍馬 活著的話,或許就沒有後來的 鳥羽、伏見 之戰吧 ﹗暗殺往往就是這麼一回事。
 
在同一事變中被殺害的 中岡慎太郎 是一個卓越的評論家,「憎卑怯 愛剛膽」—— 他在臨死時對他的同志說了不少話。贊賞討伐他與 龍馬 的刺客在退卻時的從容。「敢於刺殺我兩人的刺客一定相當剛強,必需早日剷除,否則我們會反而被幹掉。」,「土反 本 自己平常也不小心,“ 這一夜,刀也沒有放在身邊 ”。」
 
幕末登場的志士,在討幕後的政體中,似乎沒有清楚的影像,只有 龍馬 很鮮明。龍馬 似乎就是這樣頭腦的一個人。(這可能就是 herien 要的答案吧 ﹗)。
 
 
《    豆腐小僧  ﹕
 
 
坂本龍馬似乎很喜歡拍照,所以有很多照片流傳於世,但是在下貼張比較有歷史性的。
 
 
 
這張照片攝於1867年(慶應3年)9月,坂本龍馬生前最後一張照片。 他在當年11月遇害。   》
 
 
 
在“ 維新の人間像 ”這篇與 荻原 的對談裡面 司馬 遼 太 郎 談到 ﹕
 
「法國革命與明治維新的差異在於 ﹕法國革命是以人類的勝利為目標。而明治維新則並沒有“ 人類 ” 的意識存在,而只是以「富國強兵」為目標,僅此而已。」
 
—— 對我們台灣來說,追求台灣的獨立自主,最終的目標當然是民主自由進步。污名化台灣獨立,其實就是反民主自由,而追求終極統一,無論透過何種論述與操作,其實是有背於人類的歷史走向與潮流,當然也就不會是台灣的價值。如此台灣價值的確立,日後將給幾個獨裁的鄰邦帶來無限大的影響。
 
「日本人很善於建構 秩序,認為建構 秩序 是很重要的事情,歐洲一流的國家差不多都是如此。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就算現狀不滿足,也是要把 秩序 建構出來,秩序 建構出來之後,能量也就源源而出。」
 
—— 在現代的台灣來說,這就只有以民意為機制的政治架構,才可能產生健康的秩序,本應因秩序而產生的能量,在目前的台灣,是因著危機意識的情勢所逼。主體性一旦確立,仍舊要有足夠健全的民意思考與智慧,才足以駕駁因取得權力,或擁有影響力、操作力等的諸般政客,走上一流的國家境界。
一點小感想。
 
 
與 司馬 桑 對談的 荻原桑 另外感覺到 ﹕
 
「在西洋裡頭的“ 異端與正統 ”—— 也就是 思想上 的對決,明治維新 並沒有。 思想 在被逼到最後的結果,就需要有“ 宗教的狂熱 fanatic ”,就日本來說,由幕末到明治維新的推移來看,在這個過程中活躍的人們有一種令人驚異的 分業。 —— 這並不出於有意識的活動 —— 。………(這之間,荻原 舉了一些人物做例子,歷史牽扯太多,大家也不熟悉,恕從略)。從結果來看(也就是 事後之師。日本人這種結果論,我真不知如何理解較好。 ),應該有某個程度的 分業 作為。在政治權力移行之中,必要的立場,輪番而出。一個立場無法完全的壓倒另一個立場,依各自的能力,執行各自的使命,不合時宜的漸漸消失(這就是 從結果來看。台灣則前景未明),結果就是 loss 很少,而完成了 接近革命 的目的。」
 
從上面這些對話來看,我的確也如同 齊格飛 大大一般,想從日本的這些過程中取得某種啟發,不過在藍綠的和解上,套用“ 異端與正統 ”的話就是“ 獨立自由 與 統一奴役 ”,“ 向前走 與 向後退 ”,願景如此的背離,和解並沒有基礎。
 
從藍營中跑出一個阪本龍馬一般的人物倒不是不可能。網球王子( 王金平 ﹖)在為台灣、或為自己找決戰點嗎 ﹖我不太敢期待。藍營的派系如何 ﹖我接觸很少,一點點的經驗是,這些人雖然在國會當 先生(日本都如此稱呼國會議員,封建得很。),其實都是一些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傢伙,比較在意的是地方派系的爭鬥,不能說小鼻子小眼睛,不過錢 較 多,“ 台灣格局”很 少。綠營的再怎麼寶,都還有使命感 ﹔當然,用民意鞭策是一個方法,不過這就又話說從頭了。
 
倒是台灣派本身有兩樣可以比擬 ﹕
 
。台灣派是以人類的勝利為目標。
 
。台灣派以民主的機制與人民的聲音,善於建構秩序。
 
不排除統派勢力,台灣意識、台灣主權要穩固、深化其實不可能,不過就台灣派自身來說,是有上述起碼基礎的。 
 
 
 
做為一個很一般的閱聽人,如果說要對日本有什麼感想,其實也就不過來自生活與工作中得來的體會,片段而零碎的資料,更無以成一家之言。本欄甚多朋友的支言片語所透露的內涵,都讓我為自己年輕時代的荒疏懶散,深深追究自己欠缺浸淫、深究的性格。觀察一個人、一段文字,性格往往是一個最主要的線索,而性格,除非有意識的刻意調整或再吸收、甚至運用(當然有這個能耐,稍有偏差,也差不多是狐貍一隻了),往往很難改變,也無是非對錯。
 
 
我去看了看書櫥的日文書籍,訝然察覺到竟然以男女情愛的小說佔多數,其中尤其以描述男女逸軌戀情的 立原正秋 就有好幾本。其實 立原 的小說,性愛場景大多一筆帶過,與一般日本言情小說一樣 —— 或者說,與一般日本人的纖細情感一樣 —— 有著令人回味不已的筆觸。飲食男女的悲歡離合、九轉迴腸,因緣的遇合,人生的無奈與情感的摧逼、顛躓,這才是 立原 小說真正的悲憫關懷。
 
文字透露性情與性格及處世和背景 ﹔透過書本,除了文字之外,我更喜歡的是看各式各樣的人,分享各式各樣的性格、人生與看法。友人說他要走遍世界的幾個大景觀,我倒覺得只有書本才能真正讓我們深入內裡,一窺究竟,另有後輩要我那一天將書移轉給他,我說好啊 ﹗等我死了 。坐擁群書仍舊是我的最愛,其實真正看書的日子離我已經太遠,或許至舊書攤購置一拖拉庫擺置,也不妨是一個辦法,只不過這就如同搜集美麗的酒瓶,裡面沒了酒,又等同廢物了。
 
 
 因為屬性不適合此欄,這個一直想提又未提出的話題,由於日前 原來是劍道八段 教士的表兄來訪閒聊,又讓我想起武士刀與刺身刀。記得幼時報載日本的淺沼刺殺事件,一直以為年輕刺客所持者為刺身刀,網上一查才知道是其家藏的日本短刀。
這裡是當時報載的照片,畫面鮮活,戲劇張力十足,堪稱傑作 ﹕
(頁面拉向下方即得。)
 
 
這是兩位當事者的玉照 ﹕
 
http://bbs001.garon.jp/test/read.php/history/1163915764/l50
 
淺沼稲次郎
 
當時為社会党委員長,左翼全共鬥時代的領導人,由於體魄宏偉、聲如鴻鐘,廣為勞動階層民眾愛戴,人稱 人間機關車(火車頭),戰後曾訪問中國,發言反對美帝國主義。於 1 9 6 0 年在 日比谷公會堂 演講時,為年僅 1 7 歲的右翼年輕人刺殺身亡。
 
山口二矢
 
日本的右翼活動家,出生於東京都。 進入 玉川学園高等部 之後,1 9 5 9年 1 6 歲即加入了赤尾敏率領的大日本愛国党,並自 玉川学園高等部 退学。 事件当時為 大東文化大学 旁聴生,刺殺 浅沼稲次郎 前的1個月,退出了 大日本愛国党,事件一個月後,在監獄自殺身亡。
 
下面是現場影片,自認不適者,請勿進入 ﹕ 
 
 
 這裡奇怪的是 ﹕照片畫面是我國校時的記憶,刺客來自左側,影片則從右側衝出。應該是攝影角度關係。
下面是左翼、右翼 的衝突 ﹕
 
 
 
———————————————
 
前記書中,司馬遼太郎 談到 ﹕
 
「由於 秩序 似乎要崩潰,卻未崩潰,社會得以維持各種生產能力,市民生活也得到潤適、調濟。例如對 全學連(指左右翼鬥爭)的活動,大人們 得以以有“ 餘裕 ”的心情,將之視為一種遊戲 ﹕啊 — 啊 – ﹗雖然亂八七糟,(這些傢伙)等學校畢業,終究要出社會,進入公司工作。—— 有著這種奇怪的“ 餘裕 ”。」
 
———————————————
 
與中國人一樣,日本人也會自摸(韓國因為比較細漢,因此乾脆說 ﹕端午節是我的﹗),往往看到這類文字,我就嫣然一笑 ﹕好 ﹗好 ﹗。
司馬 桑 有所不知,當時日本外無強敵,有美國靠勢,內有戰後的急待重整與向上走的經濟,這才是支撐的大環境。
反觀我們台灣,外有強敵與美國的曖昧,內有統派杯葛,處境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而民意仍舊得以平和日漸開展,這是很不容易,很值得珍惜的國民性格,而 台灣魂 —— 追求人間公義的 台灣魂 更是不可或缺,這樣的 台灣魂,我們在 閃靈 身上看得到,也可以在 你/妳 我的身上看得到,當然,結局如何,還要看來年選舉上半場與下半場的輸贏而定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概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