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啊羅大佑

06/03/2004     政治時事版

Re: 羅大佑啊羅大佑  
 

日前在電視上看到羅大佑在香港紅墈的演唱會,只見他整個人細胞化作音符,前仰後合,全身搖滾,控制不住, 近似起筒,依年輕人的說法應該就是 ﹕玩得很盡興,我想他真是一個天生的音樂人。他的音樂我大都是路邊聽來,其實不敢說了解,不過鹿港小鎮一曲,在當年就一直無法引起我的感動,因為我覺得歌詞太矯情,也比 較像中小學生的作文。流著都會人的血液,享用者便捷的資訊與種種好處,嘶吼著台北不是他的家,以一種骨子裡其實自覺高尚的身份,嚮往著並不真能願意落地生根的鄉村生活,這是我的讀取如此,更貼切的說,當時我的感覺就是很呃心,與今日才知他是統派無關。

穿黑衣、戴墨鏡,其實像他這類型的音樂人,不太會是一個真正狂妄的人,他只是耍帥、耍酷,而或許不自知而已。他的本性應該更接近是一個熱情、熱愛朋友、好玩的人。舞台上他穿那件大師型的長衫,實在與他的寶像很不匹配 (Sorry ﹗)。當然他是以大師自居的,在流行音樂界也就罷了,在其它領域也要— 誤以為,我想就 ﹕請你饒了大家吧 ﹗﹗

如果九六年他作了台灣進行曲,今日卻成了統派,我覺得他的政治感覺,應該還是繼續留在音樂領域尋求突破為佳。我很好奇他對「愛人同志」一詞的感覺為何 ﹖也就是說,當他剛開始接觸一些中國文革時期的中國文字,比如毛詩詞、語錄等的時候,他的感覺是如何 ﹖豪氣干雲的詞句,總是很吸引人的,往往也讓我們這些台灣的局外人忽略了這是一場血腥、殘忍,殺人數千萬的政治鬥爭。略過如此的現實,引一些皮毛詞句,故作性格曲意,我總覺得是很可悲、可笑的,雖然也無法說不行。

我不想去苛責羅大佑,終究這些統派膚淺的現象太多了,他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因民族主義而傾統,我可以理解,但我不能接受,因為其中沒有細節。無論政治、經濟、社會,台灣還是比較進步的。作為台灣人,中國經濟的發展,我難置一詞,但如果是以此為統一的情緒、說詞,認為他是天花亂墜,我就很不以為然。在亞洲,如果以日本為經濟發展的第一輪,台、港、韓、新算是第二輪,馬來西亞、泰國是第三論,中國已是第四輪了。我的理解很簡單,但不就是如此嗎 ﹗﹖

台灣人一向以來,去中國就自動取得一種膚淺的身份,這種身份就如同羅大佑曲中的台北人。其膚淺,其實與鹿港小鎮一曲並無不同。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但誣蔑、KO—SHOG 你之所從出的鄉里與領導人,這是有問題的 ﹗﹗

 
 
to ﹕ Cherub San

基本上音樂是無國界的,除非曲調不合潮流或帶有太強的民族色彩,如中國的小調、日本的演歌。羅大祐說台灣格局太小是可以理解的,無論就市場或要做華人的流行歌曲大師,但他在態度上不應該瞧不起台灣,起碼他可以不表態。他的叛逆性﹙﹖﹚的歌曲是在受新舊衝擊的時代孕育、 矯情出來的,而這發生於台灣。如果今天中國是較先進的我沒話說,歌詞受到檢查、不守法的翻版一大堆,他要去認同,剛好證明了他的虛假與膚淺﹙金錢、美籍我看他是不必然在乎的﹚。情歌是可以的,浪漫感傷、死去活來都可以,其它的我說就 ﹕免了 ﹗

前貼我說藝術家性格往往並不深沉需修正一下 ﹕人生經歷洗練,靈魂受過衝擊、折騰,如貝多芬、柴可夫司基、Shostakovich,悲劇性才是深刻的。有一次電視訪問他,提到他的醫生家庭、自用三輪車、吃西餐學洋規矩,他無意中流露的自得,我就覺得他膚淺。這一方面也因為他有音樂天份,更有隨之而來的大票膚淺美眉,我看他不曾經歷慘淡,對人間疾苦體會不多,否則或者就如同我去當文革粉絲了﹙如果夠老的話﹚,還認同這種壓制廣大勞動人民的狗屁政權嗎 ﹖

 
中國如果是內地,台灣就只好剩下老弱婦儒了 ﹗﹗

抱歉 ﹗這已是舊話題了,但我還是需要提出訂正,並留下記錄。

終戰前在上海的 台灣同鄉會 〉〉當年並無台獨意義〈〈 ——這一句需要訂正 ﹕

最近見了舅媽,在東拉西扯的閑談中,她無意中說到了其父親因為是戰前在上海的台灣同鄉會長,因此家裡座上客常滿,其中 — 廖文毅、郭雨新 — 也是經常出入的常客,在當時就已經著力鼓吹 台灣獨立。

由此看來,台灣的獨立運動﹙怪 ﹗南極星的 台灣 兩字就是無法同時顯現,其它都可以說 ﹗﹚並不起始於 二二八,而有著更深層的歷史原因與實際需求。可惜 廖文毅、郭雨新 故人已遠,已無法請其再說從頭。舅媽說當年在上海的台灣人,日本政府並不很信賴,中國政府更認為 台灣人 是漢奸,政治處境並不很安穩。舅媽養於深閨,有客人時不能常出大廳,其弟弟倒是聽聞得比較多。據她說,舊金山大地震那一年,她弟弟曾返台自其母親口中錄下了兩個多小時的錄音帶,舅媽應我所請用心尋找,可惜遍尋不著,甚是可惜,繼續努力 ﹗

 
 
「羅大佑是客家人 ﹗」 近日在 台灣海外網(過期的,但已找不出是 台灣心聲 還是 台灣高峰會) 看到 黃光芹 說出這句話,我才恍然大悟。這應該才是羅大佑現在反台灣的主要原因。

原因是如此之簡單,又如此之久遠。鶴老、客家,族群之間,因為族群之大、小而來的緊張甚至恨意,古今中外千篇一律。由於鶴老族群有意、無意之間顯露出來的沙文表情,我幾乎可以認為,羅大佑從來就不曾對本土或說台灣意識有過什麼好感。政黨輪替,民進黨一旦執政,羅大佑對台灣的「義無反顧」,原因也就不刃而解、情有可源了。

曾經在超市與一位陌生的年青朋友聊了幾句,他說 哇是外省孩囝子 ﹗平實的一句話,竟引來我心中的不忍。也幾次碰到應是有意的回我說“ 我聽不懂台語 ﹗”的年輕人,其間或許隱藏的政治意涵,不免讓我感到憂心。不過一方面我又是樂觀的。只要年底國會綠營過半,落實合理的民生法案,政府再造,只要鶴老族群能有更大的容忍,尤其在言辭的使用上多加考究,國家認同一旦形成,如此的族群問題應該就會消弭於無形。

在美國搖滾文化中渡過青少年時代的羅大佑反美嗎 ﹖在其年輕時代或許接受過一些反美帝、反資本主義的資訊,但音樂應該才是他當時生活的重心。直到中國流行音樂市場與民族主義興起,更為他在台灣所受偉大的民族意識,注入了一劑國家仇恨的強心針。現在的他愛台灣嗎 ﹖可能性不大,愛美國嗎 ﹖連自己的 Home Town 都可以輕易捨棄,要他愛美國是強人所難。他愛中國嗎 ﹖我看更多的是鈔票、生意經,還有淺薄的舞台風光,再加上一些如虛如幻的張愛玲情調吧 ﹖就他個人來說很快活就是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