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金川「非我族類」--直說吧 ﹗

看到借房予葉金川作競選總部的屋主,激動的衝入葉金川的記者會,作勢要痛揍葉金川的電視畫面,我深深的受到感動 ……。

遠離鄉土出外打拼的客家族群,在嚴苛的生存環境中受到排擠,而一旦在政治的主流社會得以立足、受到肯定,客家鄉親們對葉金川政治前途的慇切期盼,卻也終究難以在外省權貴集團中受到廣泛的接受。以葉金川台客的形像與背景,更根本的抵觸了外省族群 擁立郝龍賓接續在馬英九之後 「作藍營備位共主」萬世一系的條件。葉金川在受排擠之後宣佈黯然退出,客家鄉親們捲袖而出,也只有臨庭對泣的情義相挺。

有了郝龍賓之後,藍營是不怕後馬英九時代的後繼無人了 ﹗馬英九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排除了郝龍賓有可能成為其政治對手的瑜亮情結,如此的深謀遠慮與識大體,綠營憂患至此將無以斷絕。

客家族群遺忘了鄉土,求立身出世於權貴異鄉人,而鶴老族群則以鄉土為招牌,一朝權在手忙於為權位內鬥,如此的種種,在在讓我唏噓感嘆,情難自己 ……… ,

在我的印象中,地方政治勢力與客家族群如桃竹苗地區,一向就是藍營的票倉,掣肘台灣政權奠定基礎的主要原因,或許情勢有變,我不了解。不過我懷疑馬英九在挑選台籍精英上,寧選傳統上挺國民黨的客家而不選忠誠度可疑的鶴老 ﹔客家與鶴老彼此之間傳統上的疑忌,在國民黨的下意識之中應該有著親疏之分,甚至利用。

至於由血緣的分析,我覺得這個概念的推廣尚未成功,應該是到了瓶頸。

郝龍斌 + 宋楚瑜) ÷ 2 ﹤ 李應元 ﹦ ??

新聞報導我基本上沒看,因為看了吐血,即使針對 跑馬燈 都應該在媒抗開一欄「跑馬燈日誌」,如影隨形的追蹤吐槽。如果有些什麼資訊,也都只是碰巧看到,不可能有什麼統合觀點,說錯請各位勿見怪。

郝伯村大將軍 願意穿上廚師服,與兒子 前環保署長郝龍斌,在 趙少康 的主持之下,拋頭露面的在電視螢幕上搬弄鍋碗瓢盆 —— 別忘了這道菜的名稱是 ﹕「郝家獅子頭」。這是一個傳統勢力復辟,集結總動員的重要信號,馬英九必須尊重、禮讓,共襄盛舉。號角集結的力道足以將宋楚瑜在台北邊緣化,這也不會只是為了一次市長選舉而已的集結。

再去算一算宋楚瑜在台北的人馬 ,去立法院看看,我覺得宋楚瑜會越來越寂寞。

上面這個數學式似乎很完美,但我覺得缺少 靈魂 ﹗必需有深入的探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