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檳榔、媽祖、機車、三太子

檳榔西施、媽祖、機車、三太子,這些東西不是不可以批判,我就很有意見。 媽祖、三太子 — 就我來看的確是台灣很明顯的特質,在中國本身從來未曾 如此影響人們的生活,進入族群的文化層面,如同日本與中國文化的關係。 除了宗教的部份之外,商人的趨利性格,比較粗糙卻真性情的性格 ……, 談 “人口比與普遍性” — 這當然是將台灣置入中國範圍來探討。 台灣成了區域,談文化以 “中國文化” 做代表自然是就是順理成章了。這一點, 就對異族的西藏、新疆、滿洲 來看顯然也是如此,不過由於差異太大,中國人又 將這些差異以 “五族共和” 綁了進去。人們既然無所逃於天地之間,“生命共同體” 云云也就純然的成了死亡悼詞。這個民族不但 “故步自封”,而且是 “侵略成性”。 要找出台灣文化的特質,除了媽祖、三太子這些個別的因子之外,也應該注意到 “時空轉變” 而來的影響。 檳榔,顯示了無可否認的台灣人的原住民習性 ﹔媽祖、三太子,則是農業社會必然會 有的現象,我覺得毫不足奇,世界上去到那裡都一樣,中國也不例外。 〉〉〉不可否認的殖民者所具有的文化最終可能是會被取代甚至被完全消滅的;然而, 若是消滅得不完全就不可以用否認的方式認定曾經存在的 “文化”。〈〈〈 —— Zorg@1989 大大高見。我所理解到的目前的台灣文化之於日本文化有這樣的關係。 KMT 來台灣之前,台灣傳統的早餐 “從來就不是” 燒餅、豆漿,而是清粥、小菜。 KMT 來台灣之後,除了吃的之外,對台灣帶來最不可原諒的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