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白狐貍

愈見暗淡的傍晚時分,在荒涼廣袤的險降坡前,不期竟然遇見疑為日前剛過 週歲生日之幼女 —— —— 轉化之大白狐貍,心中一陣悲涼驚嚇,趕緊趨前將之抱起,深深惜愛。 是何等遇合,淪落風塵,竟然令汝何時長成巨大如此,可愛精妙盡失,熟諳狐貍世道。 於是攜女同行,遇友,三人同道,未知何所往。蒼涼夜色,憶此生過往錯誤連連,心中愈感枯寂,乃取未知何處購得之自殺藥片數封,先餵下白狐貍半數,狠心遺置荒郊,姍姍而行,兼程服藥了斷此生。此時,未知何時離去之友人,竟然在險降坡下乘輕便火車匆匆而來。心中懊悔,深感歉疚,乃囑其稍候,回頭再尋為我遺棄未知死活之白狐貍。 回頭行不數丈,竟然驚見白狐貍已化做等身巨大白魚一條斜躺鐵軌,驟見又一輕便火車前駛而來,毫髮之間,巨大白魚恰在軌幅之內,驚險通過一劫,愧疚悲鳴之餘,俯身擁入懷中踟躕而行。夜色灰暗,三人同行,只見昔日遊人熙來攘往之市道蕭條黯淡,仍舊明亮的燈光,掩不住店家主人們慌恐的末世心情,嗚嗚嗚嗚 ……。再往前方烏何有處行去,倏忽竟然進到巨大水泥結構體的陰影之下,乃世運運動場,時序已過曲終人散,看臺無人,一片荒涼寂寥 ………, 啊 — 啊– ﹗哀嚎長鳴一聲,輾轉呻吟,翻身張腿,側身再睡,只是在驚恐萬狀的幽明之間,睡意已經全無,乃起身趨向桌前,ㄅㄆㄇㄈ ……,「噗 ﹗」一聲,adobe 軟體廣告跳窗嚇人,心中一驚,淚痕湧上心頭,幽幽敲下此一悲慘夢境 …………, 回應 文章 您的朋友 推薦的文章:http://www.taiwanonline.cc/blog/air/318.html主題:白狐貍”><img 回應這篇文章 水筆仔阿茵 on 2009-12-05 15:05 回覆 隱藏 其實在夢境中走入的“ 巨大水泥結構體 ”,在當時的下意識之中是中國奧運的運動場,只是書寫時竟然成了世運。心情是很複雜的,因此也就沒去改他。 ==================== air大大: 您是不是因為打從心底排斥中國, 所以,在書寫時, 就下意識地寫成高雄世運了?更謝謝妳/你們為台灣實際的付出與作為。 ============= 大家都一樣關心台灣母親啦! 為台灣付出大家都有責任, 只是我的棉薄之力實在微不足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 內地 ”

  在日治時代的台灣,日本的本土也稱做“ 內地 ”,不過一般只使用於“ 在台日本人 ”之間,台灣人很少有人去使用,似乎是從來未曾活過的一個死語。原因應該很簡單 ——「那是 你/妳 的後頭厝」,要稱內地,對台灣人來說感情上不容易連接得上來。 在文化情境上,即使就單單只是一個名詞,要改變是相當不容易的。在台灣,不分族群,一般的習慣上,我認為還是稱中國為“ 大陸 ” 最為廣泛受到接受。要稱之為“ 中國 ” 或“ 內地 ” ,一般感覺上總還是相當突兀。呼稱之中隱隱就有著政治的“ 角力 ”拉扯,因此在堅持台灣主體性的道路上,稱呼的改變當然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個人第一次聽到“ 內地 ” 一詞的公開使用,是在張清芳的節目。其後在演藝圈,似乎有志一同慢慢的傳了開來,成了一種約定俗成,而應該經紀公司對旗下藝人也有這種交代。尤其對像吳宗憲這種搞笑的自命不凡之輩,或王偉忠等外省掛,更有著吐槽台灣,自任中國統一戰線急先鋒的“ 愛國 ”情感。 其實演藝圈沿用“ 大陸 ” 做稱呼,並無不可,中國官方也未曾給予規定過,之所以自動使用“ 內地 ” 一詞,除了表示自己對骨肉同胞的感情之外,也表示了來自“上國當年 ”這些台巴子的一種謙讓。香港人、澳門人,甚至海南島人,恐怕都沒有人如此稱呼,因為 —— 天高皇帝遠,帝力於我何有哉 ﹗這才是中國人正常的傳統感覺。 要當台巴子,是有前提的 ﹗首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與媒體對抗 air 討論區文章剪輯,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