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關於陳師孟投入台北市長選舉

  〉〉〉記者追問前總統李登輝是否組第三勢力的問題,辜寬敏不以為然表示,第三勢力沒有空間,所謂第三勢力之說,根本在愚弄人民! 對於民進黨五都選戰佈局,辜寬敏表示,由於認為只有黨主席蔡英文能選贏台北市長,他建議由蔡選北市長,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則選新北市長,大台中市長選舉則由前總統府副秘書長林佳龍代表黨參選。 對台灣局勢強烈憂心的辜寬敏說,他今年已經八十四歲了,不會再出馬選黨主席或總統。放眼綠營二○一二大選,辜表示,現在檯面上討論的這些人,難道還要人家含淚投票嗎?理想上,應讓年輕人出來選,他提醒黨內天王,不要老是想著要當中華民國總統,但他也坦言,綠營應由誰選下屆總統,「是最大的問題」。〈〈〈 上引是前一陣子辜寬敏對五都選舉 —— 其實也隱約顯示了他對台灣政治未來應有走向的一個看法。 也同樣是在那一陣子的幾處討論,相當清楚的可以感覺到“ 中產階級 ”們,對蔡英文除了抱持著相當的好感之外,也期待她能夠正式披戰袍上陣(陳師孟自稱棋子,很清楚是要拱顧慮重重的蔡英文出來。)。這樣的轉變,在現在進行式的台灣政局之中似乎有著一股“ 斷代 ”的意味值得讓我們深深思考。 換句話說 —— 人心是思變的 ﹗ 對一向以來民進黨帶給台灣的貢獻,我深深表示敬佩與贊揚,如此的力量不應該消失,而應該由各地方的年青一輩繼起傳承。前一代應該懂得適時放下,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心情協助新世代的成長與茁壯。 我認為這些前輩可以漸行退隱的原因當然也很複雜 ﹔由於盤根錯節的歷史原因,這些老將們已經有了太多的江湖恩怨,即使是站在我認為是對的一方,也已經大幅度的削弱了自身的戰力,借用蔡英文回答「為什麼民進黨似乎女生較多 ﹖」的記者問話來說就是 ﹕“ 已經陣亡了 ﹗”。其次是山頭派性的恩怨情仇,讓這個近乎是推動台灣唯一的力量時時處在自我損耗的狀態。 政治是無情的,除非你有很強的企圖心,否則麥克風永遠不可能落到你的手上,這就是蘇貞昌急於表態,先說先贏的原因,卻也讓年輕一代對新人如蔡英文充滿著期待。 這兩股力量是可以相容不悖的,如果有著足夠的理性與方法的話。當然這樣的看法在一個政治尚不夠成熟卻又充滿外在挑戰的國度,期待往往過高,因此就讓我們看到了目前的景象 —— 似乎又成了新舊兩股力量的激蕩。 這裡有一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迷思 —— 台北市之外,其他的縣市首長就不能成為總統候選人嗎 ﹖﹖當過台北市長,就顯示具有了化解族群矛盾的能力 ﹖﹖—— 我認為這樣的能力必需是裡外齊一,今昔相同,無需動作而如此自然的,這才是真正的「順天應人」,眾望所歸。   世代交替是必然到來的 ﹗不過老將們意猶未盡,新世代也的確尚未準備好,就由 陳師孟、蔡英文、羅致政 等具有新氣象的“ 中生代 ”來帶領台灣的政治新銳開創新局。這樣的團隊,在以往不分藍綠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4 Comments

父親 的 掛軸

書寫,而能獨樹一幟,自成一門藝術,在世界上稱得是決無僅有。中國人,而能寫得一手好字,甚至畫一幅寫意山水畫的名士非常多。在舊時,中文系的先生們一般都能縐首詩詞,寫個條幅。有臉皮較厚的學生,只要勇於開口求字,一般也都能得其所願,做先生的固然深感 —「 孺子可教 ﹗」,學生拿回去掛在書房也備覺蓬蓽生輝。時序到了現在,由於大環境變遷,我猜真能寫幾個好字的年青先生可能日趨稀有,有之,則差不多就是食古不化,因充滿書卷氣而自我感覺良好的現代儒生,目前以書法之外的其他各種形式活躍散佈於台灣各個文藝的主流世界。有一次在一個並不相熟的收藏家的書室,就看到了大書桌上攤開的部份洋洋灑灑的寫滿了不知是千字文還是古文觀止的空白卷軸。主人家熱心的介紹我大件大件的青花、釉裡紅。大玻璃窗外滿眼青翠,遠處傳來海濤聲聲陣陣,想想自己陋室中購自地攤,真假不知的小瓶小罐小盤小碗,不免覺得自己的人生竟然是如此侷促而乏味了起來。 以前有一位名家,一手楷書正經八百,在觀光盛世的時代,應該也是缽滿盤滿,在我看來可就總覺得欠缺了一點什麼。我一個碰什麼事業都賺大錢的同學就開過專賣日本客的字畫藝品店,由於生產大量,因此一幅本錢三、五百塊錢的字畫,就幾千幾萬的賣給一車一車而來的日本觀光客,金有生理頭殼。 家父曾帶弟妹赴書法很好的先生處習字,不可雕之朽木一次恭臨其會,據這位先生說 ﹕先總統 蔣公名中正字介石的 字 — 很好,因為有 “骨”。先生這麼一說,果然門竅儘開,的確看到了先總統 蔣公風骨嶙峋,不屈不撓的革命精神之外,更看得到一股高風亮節與凜然正氣。書法 其實並不簡單 ﹔“字” 要寫得好當然不用說,也要有學問,能寫自己的東西,如此的國學根抵絲毫無法騙人,此外,還要有 “功名” — 就是在朝為官,這在武門當上將軍,就稱為 “儒將”,下引的舊軍閥 譚延闓 就與 吳佩孚 一樣,是位儒將。相較起來國民黨濟濟多士的爺爺們比土八路共產應該遠為有學問,可惜子弟不肖,實在是國民黨的家門不幸而連累池魚遭殃。 家父生前事業轉折起伏備極艱辛,喜歡書法,收有幾幅字畫,辭句相當不錯,意思真真有 田園已蕪 胡不歸 之概 ﹔字體飄逸、嚴整兼而有之。除了有賈貨太多之 于右任,辭句過簡之 溥儒,過於國寶之 董其昌 等大家,疑非真跡之外,僅就手頭持有者記載下來,以咨記念 ﹕ 賈景德 山西人,清光绪五年生。奕世簪缨,幼承家学,博览经籍。辛丑和约之後,英人向中国官方建议,在山西设立大学堂,贾氏入学肄业,故通中西之学。光绪二十九年(一九○三)中式举人,翌年成进士。早年擔任閻錫山的秘書,中國國民黨的大老,歷任行政院秘書長、考試院院長等職,著有「韜園詩集」、「韜園文集」等書。1960年逝世,享年80歲。 近 市 園 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