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中國共產必將再起 ﹗

有外患無內憂,將是台灣掌握美日在亞洲能否繼續留存發展的主要原因,也是台灣終極取得國際支持的主要因素。   美國的問題必需解決 ﹗「無限風光在險峰 ﹗」—— 馬桶 ﹗謝謝你的壞心做好事 ﹗汝等權貴之後、地方政客的壘塊,終究要被滾滾自由民主的洪潮沖垮。 世間終究是有靈的 ﹔台灣的完全獨立,將是民主的旗艦,中國的福音,民心之所向 ﹗—— 中國共產必將再起 ﹗偉大的無產階級勞動人民終將取得最後的勝利 ﹗﹗ ——————————————————— 〔附錄〕 Re: 全球聲援台灣加入UN圖文並茂區 水上飛機從低空盤旋看下這塊溫哥華 Downtown 的精華之地,左邊是 English Bay,右邊是 Coal Harbour,對岸是台灣觀光客必遊的 Stanley Park,美麗的海景與巍峨的市區一覽無遺。飛機從 Stanley Park 這邊,緩緩的奔滑海水跑道並駛向棧橋,站在棧橋望向這面大片以玻璃帷幕居多的現代住宅大廈與綠油油的草地,遊艇碼頭、咖啡雅座。從這遊人如織的海景公園爬坡,向市街走個 5、6 分鐘,就到了我們有的台灣人稱為歐洲街的 Robson Street。這裡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沿街建築其實並不起眼,不過名牌店雲集,有 Amani,轉個彎的夾角有 Tiffany,對面是 LV。假日人們都喜歡來這裡逛街,有各式餐廳與 Pub,不長的街道Starbuck 就有 4、5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育兒一點靈!

2009 世界反紙尿布組織(WAO)規約(前言) WAO 前身,國際反紙尿布聯盟於 2003 年成立以來廣受生態組織、綠色革命戰線等全球人士之響應,經過深入研議之後,現在正式宣佈 WAO 的誕生。在這個更為廣大的框架之下,為人類社會以及世界文明做進一步的提昇盡一份努力,乃制定規約如另文所示。 有鑒於人權組織、婦運團體之反彈,深知提供便捷衛生之替代方案乃 WAO 應有之責任與義務,於深入研究解析相關事項之作業流程之後,以下述要約標準操典做為替代紙尿布可行之方法,提請各位新生嬰兒父母遵循採納 ﹕ 一、堅持使用尿配、尿布。 二、當發覺嬰兒排洩之後 ﹕ 1、解開尿配,將尿布(以棉織品為佳)以不遺漏 金寶 為前提,雙折,以左手之大拇指及中指、食指分別夾帶尿布兩端,提起,右手承其下以承接掛一漏萬。 2、保持應有素樸安詳儀態,以不急不徐之便捷腳步,迅速持往浴室。 3、將所持尿布徐徐接近至馬統水際之上方約 5 公分處。 4、改以左右手分持尿布兩端。以輕盈之力道,反轉尿布,令 健康金寶 掉入水中,沉入水底。並改以右手持反轉後尿布之兩端。 5、金寶 如呈現西湖狀態,可將尿布浸入水裡,以膽大心細之能幹作為,左搖右幌,節奏有致的漂洗,直至餘積溶入水中,僅餘頑靈色澤。 6、淘洗乾淨之後,將尿布移至馬統內部邊緣,用力擠壓,直至無多餘水份滴落。 7、乾瀝後之尿布此時應該有 99% 以上之乾淨程度。將之持往一旁之面盆,再度以雙手搓洗。 8、將搓洗後接近 100 % 潔淨之尿布擰乾。 9、以星期為度,置入洗衣機再次洗潔。 10、尿布數量以星期計算,適度購置使用。洗衣機洗完之後,盡可能不使用乾衣機。  ( 樂捐受付處 ﹕ai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綁上頭巾 扎緊腰帶 —— 奪標 ﹗﹗

  台灣政治 與 東亞局面 將進入新境界 ﹗   台灣將左右世界情勢,舉足輕重,不容小看 ﹗     〔 12/26/2009 〕 徵兆 注意 ﹕蔡英文不願說民進黨將不承認協議 ﹔蔡玉真、于美人改口“ 內地 ”—— 徵兆不好 ﹗   〔 2010-05-02 〕 〉〉〉對於民進黨如果2012年重新執政要如何處理已簽署的ECFA ? 蔡英文回答 ﹕第一種方式是片面中止協議,第二種方式是部分調整協議的內容,但無論中止或調整協議都需先取得全民支持。〈〈〈 蔡英文終於、到底還是說出來了 —— ﹗﹗ “ 調整協議 ”這個部份恐怕更好玩 ﹗—— 認真的調,慢慢的調,要調不調,可調可不調,找美國歐洲一起來調,找日本新加坡一起來調,這裡調調,那裡調調,翻雲覆雨的調。這時台灣進入一種“ 朝鮮狀態 ”,中國進入一種充血的狀態。美國則進入一種協防狀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無理心中 強迫情死 ﹖

   四隻手伸向無盡的天空,十指張開,手肘彎曲而僵硬。    ﹋﹋﹋﹋﹋﹋﹋﹋﹋﹋﹋﹋﹋﹋﹋﹋﹋﹋﹋ 當我翻開草蓆的時候,我稍稍嚇了一跳。   溺水本來最好處理,也無所謂現場不現場,可是看這個情況顯然棘手了一點 ……, 「妳要他為什麼不早說 ………,嗚嗚嗚嗚 ……… ,………」身旁忽然一陣女人的哀鳴,女方的七孔就在這個時候流出了血。 按照民間的說法,有親人出現時就會有這種陰陽兩隔,卻心電感應的現象,令我這個科學工作者無法理解。 我請 冬瓜兄 把她帶到一旁安慰。 「落水時間不久 ﹗」我告訴在一旁的實習助理。 「因為還沒有浮腫現象 ﹔你看背部 ………,」 我將兩人的軀體稍微翻開,分別檢視 ﹕「背部也還沒有血斑出現。」 「如果在陸地上擺放一段時間,由於重力的關係,血液會向下流滯,在背部及手背、腳背等處形成血斑,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屍斑。依據它的濃度,也可以判斷死亡的時間長短。」 「生前或死後落水,需要回隊裡解剖 ……。肺部和胃部。」 「如果是死後落水,麻煩就大了 ﹗有配偶的話,應先行一旁看守,………。」 年青人願意來幹這行當的越來越少。我用心的向他解釋著。 「差不多十幾,不到二十小時吧 ﹗」 我一面仔細的查看著兩人的手腕。 「是誰解開的 ﹖為什麼要解開 ﹖」我有點生氣。因為溺水的現場就是狀態啊 ﹗如此的彼此綁在一起,就現代人來說很難得。勒痕看得出來,不過如何打結就無從知曉了。 「為了好搬啊 ﹗」剛剛將這一男一女拖上來的幾個人說。「兩人雙手僵硬的結合在一起,不解開怎麼搬呢 ﹖﹗」 實習助理遞給我兩人用來綁在一起的東西。原來是男人的領帶與褲腰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