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全然的厭惡 ﹗

  「操弄族群 ﹗」 「破壞和諧 ﹗ 」 他忿忿的再加了一句 ﹕ 「我不是談政治 ﹗」 當非常富有的台商姐夫憤恨的責備李登輝、陳水扁的時候,要非多年積累了一點淺薄的涵養,可真非得當場暴斃不可。 「你現在說的全部是政治 ﹗」我刀切菜頭的嗆了回去。 對著這位一輩子專心於事業賺錢,一向等於不看報紙的商人,我瞬間急聚,絕處拼鬥的能量開始發功。 短短的時間,實在很難讓我將自己粗淺的政治理解,透過精簡的語言讓他能夠有起碼的認識。不過這些解說通通只會是多餘的 ﹔做如此的判斷很直接,道理也很簡單,因為如此的變化是天翻地覆的政治變天,社會重組。變革固然不可免,治絲益紛的副作用往往也很難去以道理言說。 「是什麼時候開始你有了這麼多的政治 ﹖」我正色而冷冽的責問他。 其實我倆不錯。年青時,他興高彩烈的讓我認識他標緻的二號,搭他新購的凱迪拉客兜風,我也趁機認識了幾位國語標準的女的朋友。想起來和諧真的是破壞了。 …………………………………………………………… 我另一個朋友,望著電視新聞說 ﹕「你看 ﹗」 在民主運動開始風起雲涌的那個年代,我知道他的意思。這些民眾讓我想起了「阿根廷,請不要為我哭泣 ﹗」中的中下階層的工人。與這位政治感覺一般般的礦場少東對坐,令我這個有著左傾取向的中產階級,不自覺的有了那麼一點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如何自處的尷尬。 …………………………………………………………… 政治脅迫帶來的社會不安,讓這位一向溫良恭儉讓的馬英九竟然也開始理不直氣壯了起來。太阿倒持,乾坤易位,真的是此一時彼一時也。 當政治解構陣陣而來的時候,你可以抵制 ﹔當政治運動排山倒海而來的時候,你可以跟著發瘋 ﹔當泛綠堅持理想的精英與為人瞧不起的激憤民眾,勇敢的靜坐路旁,走上街頭的時候,你可以冷眼旁觀。但是不要跟我說我們過去錯了。尤其自己從來就是冷冷的站在一旁,扮演“ 理性觀察 ” 的角色。 無論你是書房搔首評時勢,或中軍虎帳算神機,還是柴寮翹腳聽大話 —— 濫娘本是豆菜底,因為這就是台灣政治現實的一個部份。你繞不過去,也回不了頭 ﹗﹗ 當蔡英文竟然碰上了郭沫若,恐怕也要尷尬那麼一下下 ﹕「金多謝啦 ﹗終歸尾,冇拼也是袂贏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