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活受罪

連續收到幾封來自弟弟的 e – mail 的第三天,一向不太去注意關心問候家人的自己,這時進住了醫院,睡在長者病床旁的折椅床。 「我說要出去曬太陽,她竟然把我推放在大太陽底下,自己跑到樹蔭底下乘涼 ‥‥,」 「我無法動,也喊不出來 ‥‥,‥‥ 」 「大概是報復吧 ﹗」無事人的我說。 「要她推我去福利社買東西,竟然連我不想要的東西也買一堆 ﹗‥‥ 」 「沒人法度吧 ﹗」我訕訕的笑著: 「瞎拼是很快樂的事情 ﹗‥‥ 」 這個位在三樓的病房,患者大多都是中風 ﹔眼看著入住的患者,在經過復健治療之後一個個陸續的出院,覺得中風只要堅毅的復健與活動,都會日漸康復,比起其它病症算是相當幸運。 這個病房一共有六張床,只要住沒有超過一個月就全額由健保費支付,或許就稱做「健保房」吧。對面的兩張床一個請看護,一個由嫁至遠方的女兒回來照顧,隔壁一位老太太則由先生照顧。 如果沒這一陣子的經驗,可能除非我一病不起,否則這輩子恐怕永遠不會知曉患者與看護之間的緊張關係。過於嚴重,對面床甚至連子女都要退避三舍。 長者頑強的生命力,讓長時注重養生之道的她,完全無法接受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處境。剛開始時情緒的失控,顯然給看護,甚至護士站帶來了頗大的困擾,以至很難去判定到底衝突雙方的誰是誰非。返台之時已經換過的第二位看護告訴我,已經進入正常狀態的長者字很漂亮,一直看書,讓我很難想像來自家人的評語。「她很高級 ﹗」看護湊著我的耳朵 “ 偷偷的 ” 告訴我 —— 我可以推定看護的兩面手法,不過日後在龍山寺無意中碰到了這位看護,這位看護很熱情的找上我,和我打招呼 ﹔我想先前的判斷應該沒有錯 —— 她的教育程度不高。「 我們都經過專業訓練 ﹗」,「 學過 C P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