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法國香頌

法國香頌 看了 Lucie 小姐的部落格,忽然想到我幾年前買的一張香頌 CD ,重溫了一下我很喜歡的法國香頌,拿起歌詞翻一翻,很驚訝的發現(原來竟是台灣出版 ﹗﹗)在後面竟然有中文翻譯,看了歌詞,深深為法國人的情調著迷。法國歌曲一向給我一種迷離浪漫的感覺,現在瞭解了歌詞的意思更是大為傾倒,貼了上來讓大家一起來欣賞。 碧姬芭杜 出道早在我 國民學校的時候,三點式好像就是從她身上開始。在海灘 一頭的亂髮,應該就是法拉頭的前身,或許就是蜘蛛巢吧。(是怎麼說的 ﹖﹖秀髮紛亂,衣帶半解,獅子亂點頭,一佛昇天,二佛出世。) SIDONIE 西特尼的愛人不是不止一個人嗎 這是大家都知曉的 她自己亦非常得意著 西特尼的愛人不是不止一個人嗎 裸體的她更具魅力 是大家共知 西特尼的愛人不是不止一個人嗎 這是大家都知曉的 她自己也非常得意著 西特尼的愛人不是不止一個人嗎 裸體的她 更具魅力 是大家共知的 西特尼的愛人不是不止一個人嗎 她以其蜘蛛的巢一般的棕色頭髮 像來引誘捕捉蠅或蜜蜂一般 以她耀眼的眼睛來引誘人們 捕捉愛人們 可憐的蝴蝶們到處飛舞著 像極了蜘蛛的巢 她用棕色的頭髮來捕捉 她以鼻子來戲弄愛人們 如蛇凝視著小鳥一樣 以鼻子來戲弄 愛小鳥 她以鼻子來戲弄愛人們 嘟著嘴巴 在著迷的愛人們之眼前把舌伸出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台 灣 文 化

12/27/2006     媒抗副刊版 關於〔台灣文化〕 (小 雅 小 姐 在 媒 抗 網 陸 續 貼 出 包 括“ 村 姑 包 ”等 數 篇 貶 抑 台 灣 文 化 的 文 章 之 後 引 起 了 廣 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台灣文化 | Leave a comment

少時二三事

( 本片段原插播於「 法國香頌 」 ) 記得剛上小學一年級在家外頭買豬血糕,一位長我一級的鄰居姐姐走過來和我說話,只是面熟而不曾交談的這位小姐姐大概想來向我表達歡迎新同學的意思 ﹔對女生從來生疏的我一時語塞,手足無措,尷尬了一下下,這位小姐姐只好訕訕的離去,我對自己的應對無狀,無法表達禮貌深深感到抱歉。等自己經過社會的歷練而成長,一切這類的青春浪漫都已經一去不返。 ———————————— 現在台灣的財閥,有不少出自我幼時居住那一帶,不過更多的還是我等庶民,有貿易公司、茶廠、印刷廠、印染廠的公司、鋼纜行、米店、外科、沙發店、林林總總。米店有一位送米大哥,年約十八、九吧 ﹖稱做 雄仔,生成煙斗,體格結棍 , 常和我聊天,時不時從靴邊抽出亮幌幌的扁鑽在我面前幌來幌去,至為得意,是個七逃人(這是日文的 遊び人)。有時一起出遊,帶我到他常提及的茶店仔。在堤防外一整排的違章建築,十來家的茶店仔,顯然混跡於此的雄仔帶我進入其中一家,店名好像就叫做 黑貓 ﹔一樣懷著小鹿亂撞的心情,第二次踏入茶店仔門口就碰到了野台戲棚上敲鼓的大哥,心中覺得頗為訝異。磕點瓜子,喝些茶,雄仔邀其做陣的,五六人一起去到他家 ﹔眼神明亮,渾身活力,生命顯得如此多彩,無憂無慮的 雄仔,在我的心中雖然毫無異樣的感覺,而家境與我竟是如此不同。將近黃昏了,在簡陋的屋子裡,雄仔從天花板上取下了一把土製武士刀,雄仔一面打開包著的報紙,一面吹噓著,就這樣五、六個人聚首在從磚塊大小的天窗射入的微弱光線下,摩挲、把玩著這把武士刀,七嘴八舌的議論著,興奮的空氣,充滿了無以抑制的懵懂青春生命力。時光飛逝,雄仔也已六十幾了,我祝他兒孫滿堂,多福多壽 ﹗ —————————————— 我還有一個朋友行走於士林一帶,有一次向我借手錶,說 ﹕你這個錶真讚,借我戴一下 ﹗。我車馬衣裘與朋友共的習性,往往也讓自己後悔不堪,這一次與之前另一個傢伙跟我借望遠鏡一樣,也是進了當舖。這種場合往往就是我訓練自己下決斷的能力的時候,好言相勸,翻臉威逼,非拿回手裡不可。這一次他先邀我到了士林的一家茶店仔 ﹔一般的,我和這些小姐沒什麼話說,坐了一會兒,可能 長得也不錯的他在這裡做了些週轉,典出手錶還我之後,隨至他的家中,這也是一個讓我不易忘懷的經驗 ﹕這個也稱得上是家徒四壁,不過壁上掛的一幅對子就讓我覺得他父親應該也曾在朝為官。我自己多少也看過些,就覺得字寫得不錯,句子也不是什麼白山黑水、窗前月影一類的清湯寡水。讓我大感詫異的是,這個滿口台灣國語,渾身角頭味道的朋友與父母講的話,我竟然一句也聽不懂,事後他才告訴我他的父母都是湖北人,說的是家鄉話。我的判斷是他的父親退休過早,也不喜逢迎。人世流轉、千里流放,總是讓人興嘆不已的。這位曾經在我房裡打嘛啡的朋友,之後斷了連落,至約二十年前在士林逛夜市,在路邊攤叫了一碗蚵仔麵線,抬頭一看, 在 kat 麵線的竟然是我朋友 ﹔曾經是如此乾淨,喜愛打扮的黑狗兄,如今滿頭大汗、一身油垢的忙著 kat 麵線,我嚥下了叫出他名字的衝動,我想這樣就很好了,或許他也有了妻子,現在有著安定的收入,這樣的人生也很不錯了。 —————————————— 先民來台,墾荒播種當然是主要的求生方式,而捕漁,應該也是相當重要的謀生手段。人們是善良的,生存是險惡的。在依稀的記憶當中,台灣的漁船出海,一離開碼頭總要鳴炮、燒金,以求媽祖保祐順風滿帆,平安滿載歸來。遠在僱用中國漁工之前的年代,出海的船員們攜帶了各自的隨身用品,以及數以打計的米酒與檳榔陸續登船。點名完畢,於是開車、解纜,船長旋轉舵輪,大車( 機關長 )開出轉速,報務員與電臺構築通信網,漁船徐徐駛出港外航向漁區,一去月餘直至滿載。漁船出港之後,岸上人員每日的工作除了接收來自電台的前日漁獲報告之外,稱得上天天二四點。在台灣漁業頂盛的美好年代,南中北各港都的歌臺舞榭盡皆漁界人士。天有不測風雲,或人謀不臧,時運不濟的船主往往由於機件故障或海上事故,自家船隻有時得提前回航。當船隻漸近碼頭,由於碰到大風浪,四人懷抱的大煙囪為浪頭擊倒橫躺船舷,或者為中國窮困潦倒的漁民上船盜搶價值不菲的漁網船具。船隻回航,飽經風浪坐落船隻四處的船員們各個蓬首詬面疲憊不堪,令人傷懷難以排遣。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大勢三轉考(第四部)

2010-06-11, 12:50 第 四 部 伊達千廣 的現代 第 十 八 章 家康 創造的體制 建構「武家 就是 武家」的 家康 家康 喜歡學問,對中國有相當深的知識認識,雖然沒有模仿中國體制,不過採用了他的思想 ﹔此外,有時間就招來外國顧問學習天文學、數學、幾何學、世界地理等等,對歐洲事務也都相當努力垂詢。不過看不出在法、或者制度的整頓上有予以活用的跡象。他也不像 信長 一般,有著獨創性的發揮,而比較像是過去判例的蒐集者。他蒐集 鎌倉時代、足利時代 的制度與法律,並加以檢討。 他認為武家的政治體制應該遵循 鎌倉時代 的傳統,清楚的分隔開「朝」與「幕」。朝廷在京都,幕府則置於江戶。這一點,與朝幕一體化的 足利時代,不存在幕府的 織豐時代 並不相同。並且制定了「武家諸法度」、做為公法的「禁中並公家諸法度」,以及寺社法律的「寺社諸法度」。 繼承 鎌倉幕府 以來的傳統 家康 制定法令,在基本上其實與戰國大名的法的制定並沒什麼不同。有外國人稱他為“ 皇帝 ”,其實也就是“ 同輩中的第一人 ”而已。家康 並沒有要求人們必需遵守他製作的法律,而只是將「貞永式目」、「建武式目」,以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三部)

2010-04-24, 11:47  第 三 部 名之代•西歐的衝擊 第 十 三 章 土一揆•一向宗•基督 日本人心中終末的感覺 日本人的終末思想為韓國人所沒有。在傳統的古日本體制之中,到底日本人有著什麼從根底整個翻覆的不吉利預感呢 ﹖ 永承七年(1052 年)就有了「鬥爭」末法將到來的思想。四百年後,應仁元年(1467 年)興福寺門跡大乘院尋尊 記到 ﹕ 「本朝代終 百代威盡 二臣論世兵荒馬亂。王政難收 王命無用 惡政為宗 神祇威竭 祭禮無法 王法臣用 如是棄絕 正法為禪 毀壞不崇。佛法滅 王法竭……,……。」預言了日本國的終末已近。他有了傳統古日本的體制將被從根翻覆的不祥預感。而這個預感 「此世終將過去 ﹗」這樣的終末論,應該是稱做「終末的感覺。」是無時無刻不隱藏在日本人心中的,這也就是「無常觀」。由於下剋上的能量不時的顛覆體制,而讓這終末的感覺成了日本人無可逃避的心情了。 下剋上的日本 農民的成長 伊達千廣 所說的「起之於下 次第強大 其勢終不能止」及於底邊農民,一向的社會秩序從根底翻覆。這些農民都是隸屬 名主,耕作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二部)

2010-03-29, 12:10  第 二 部 從「職(つかさ)之代」移行至「名(な)之代」 第 七 章 武家 與 一夫一妻制 為何武士的時代取名「名之代」 武士 在外國人士的印象之中差不多就是來自黑澤明的七武士,將軍等電影,或者對日本有點研究的就是在幕末的 日米交涉史 中出現的官員。武士(S a m u r a i)一詞也是被外國語化了的日本語,似乎就成了日本的象徵,不過要從「定義」來說,就再沒有這麼麻煩囉唆的詞了。 為 租庸調 所苦而逃亡的農民,當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雖然無力可施,如果有一個有力的人士在背後組織,他就可以從事開墾,生活也得到保障。這些人就是由中央派遣,而定居了下來的“住人” 。這些 住人 也確實是構成武士階級的基幹。 為什麼伊達千廣要將這個時代取名為「名之代」呢 ﹖因為這是個相對於「公田」的「名田」時代。也就是為主張所有權而適當的「付與名之田」的時代。它的所有權人就是「名主」,而它的最終統合者就是「大名」。 令人民痛苦的除了 租庸調 之外,還有一項就是「兵役」。這些徵兵制而來的兵士們除了武器、糧食必需自備之外,每年還要上繳乾飯六斗,鹽二升。弓弦、弦袋、矢袋、太刀、砥石、飯袋、水桶、鞋子必需自己設法。十人一組必需養六頭馬 ………。如此的負擔,今天看起來全然是不可想像的笑話。 具有財力的家庭獻上砂金、材木取得官位就可以免除兵役,如此一切負擔就通通由貧窮的家庭負擔,因此除了有辦法進入墾田或者寺院之外,就是只有成為盜賊。 為此而感到頭疼的朝廷,於寶龜二年(七七一年)將各國具經濟能力家庭的子弟集合起來當兵,並且讓貧民子弟去專心於務農。然而國司卻開始讓他們從事開墾,於是到底這些人是 兵士 還是 作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一部)

謹 賀 新 年  去 年 承 蒙 愛 顧 今 年 仍 請 繼 續 指 教 ﹗( 發表於 2010-01-01, 03:28 ) “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21&t=1543”>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21&t=1543 「日本學」之集大成 ( 山本七平 ) 日本人為什麼能夠成就明治維新,順遂的完成近代化 ﹖而戰後又為什麼能夠遂行經濟復興的奇蹟,毫無抗拒的接受了民主主義 ﹖如此必需預以解答的素樸疑問,著者從神代開始至幕末為止,循著日本人的意識與行動,試著解明這個秘密。也集約呈現了著者多年來所建構的「日本學」之大觀。 本書於1989年(平成元年),著者他界而去的二年前,由PHP研究所分上、下二卷出版。本書為將前述名著集約為一卷後,再行出版。 2010-01-01, 03:30 山本七平所建構的「日本學」 1921年生於東京,42年青山學院高商部畢業。戰時任砲兵中尉轉戰於菲律賓戰線,於馬尼拉被俘。戰後設立山本書店,從事聖經及猶太系的書籍。70年發行的翻譯書籍「日本人與猶太人」上了暢銷書排行榜,給社會帶來衝擊。 其後,發行「我體中的日本軍」、「日本教的社會學」、「聖經之旅」、「論語的讀法」、「常識的研究」、「人望的研究」等眾多著作。以獨自的手法分析考證日本的文化與社會,被稱為「山本學」廣受大眾歡迎。1991年過世,享年69歲。 ( air :  2010-01-01, 03:3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