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女的願望

基本上個人的性格不容易去當誰的粉絲,尤其腦力日益衰頹,文字拼湊不易,其實比較適合安養,為什麼又上來說話 ﹖﹗並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更像是訴說孤女的願望。稍說兩句,倒感覺有點自以為聰明,對著蔡英文比手劃腳的味道,深深感到魯莽之至。

黨有提名機制,一切只能照著機制走。或許應該將個人一點淺見再整理一番。

說蘇貞昌不是台北市的菜,就個人來說是指蘇以往在台北市,除了選舉場子見到蹤影之外,既非 “本土” 如同謝長廷,也未曾當過幾屆起碼的市議員,如同陳水扁,“近身的” 熟悉度相當不足。至於伸拳頭、比架勢,對台北市偏綠的民眾如我來說,問題不大。強力操作引來的反感,我看是不分南北的。

我不清楚陳昭姿等為什麼反蔡英文,一點味道似乎是因為新潮流的關係,不過之前陳昭姿不也是挺新潮流嗎 ﹖﹗或者說覺得她有著傾統的可能 ﹖﹗這個,以台灣目前的處境,我看讓誰來都會遭受質疑。台灣人被背叛,經歷得不夠嗎 ﹖﹗政治姿勢與做派,從許信良開始,一路下來,鬥爭失利滿懷仇恨,而以台灣為刀俎的施明德、陳文茜,其他楊照、司馬文武、新潮流、各流各派,我們看得到的綠營政治人物與政治生態總是令人感慨不已。

時代是會轉變的。你除非有足夠的志氣,在有先見之明的前提之下,堅持不懈的穩站立場,繼續奮戰,否則一切理念、願景、宣示 …… 等等等,就通通成了空嘴攪舌,騙人的畫餅。中國開始有錢之後,這些反獨裁、爭民主、追求獨立的民主鬥士們,一面享受著麥克風包圍的鏡頭容寵與政治光環,一個個開始搖擺不定,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由於一向鮮明的政治立場,一時轉軌馬上成了角色錯亂,左支右拙的尷尬景況,令人覺得兩蔣實在冤枉可憐,讓中國人來說,真的就是「牽出來溜溜就知道 ﹗」了。

相較起馬英九的國民黨,不但成軍早,中國論述的政策與執行,從他當上台北市長開始,改拼音、去國旗,以至現在的一昧傾統人肉鹹鹹,招招兇狠決絕,就扎扎實實的可以看出人家手腕、政略的充份計算與深謀遠慮。

說起來是相當悲哀的 ﹗將政治當成個人事業經營這個很正常 ﹔有說蔡英文 “架勢” 不足,喊 ﹕「好眸 ﹗」「好喔 ﹗」氣口不對,力道太差,撐不起大局,這也許可以再拜師學藝。回頭看看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因為財大勢大,角頭多、嘍囉多,天生的權貴背景,一個個就顯得相貌堂堂、氣度恢宏,無須和你們這些拳匪伸拳出腿聲嘶力竭。不少民眾就硬是吃這一套,馬英九就是一個現象。

不過這些還不是真正我想說的。看蔡英文,並不在於對這些事項上有求於她什麼。是否真有一股社會支持隱隱存在的靜默旋風,我也無法肯定,僅憑的就一點個人的嗅覺。我相信 — 有很多台灣的說法、想法,由她說出來,很多人會信服,也願意交託。

如果從上述 “時代會轉變” 這一段來看,傳統綠營的政治論述其實已經 “老款式”,到了可以功成身退的時候。這並不是說蔡英文必需轉個彎向那邊走 — 蔡英文的民進黨不存在必需 “轉型” 的問題(如同 “新新聞”  的標題)。蔡英文之後的民進黨,可以更加的在台灣利益的前提之下,更多的統合台灣社會力,引領台灣走向一個與以往相當不同的台灣政治社會。在這個社會,“國民黨” 只是一個大家都想解決的 “問題”。如此的轉變,不來自承先啟後、世代交替,也不是來自選舉結果的政黨輪替,而是 “斷裂式” 的,與 “過去” 從此絕別的,新的 “台灣態勢”。

要達成如此造就的挑戰很多,尤其面對有著百年根基的國民黨拼死的反撲,新的團隊與台灣民眾是否有足夠的能耐也並不清楚。倒是覺得 “老人們”,可以放下身架子,上山下鄉,進入一般的鄉鎮縣市,選縣市長、縣市議員、國會議員,志工台灣,一步一腳印的深耕台灣。蔡英文的一個哥哥與我是不相熟的鄰居,就一棟高齡四十多年的破爛公寓,這就是純樸的台灣人生活。爭高位、光顯門楣,燈光照射、前呼後擁,尤其是到了這個年紀,不客氣的說,我看,比較像是 g i a o g i a o 酸的 賽哈仔糖。

附錄 ﹕

下面兩點是嗆明的主軸,城鄉差距、貧富差距才是主題的論述 ﹔不才說得很粗糙,期待有心人依草圖,有順序,有層次,有強弱,有先後,有階段的,有組織的,有佈局安排的,深思熟慮的發揮。

蔡英文 必需清楚、堅定而勇敢的,說出 ﹕

「台灣主權獨立不容置疑,必需受到國際尊重!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 ﹗」
聲調可以控制在 “炒作” 的臨界點之內。

‧我們對阿扁另有看法 ﹗不同於國民黨 ﹔國民黨 對扁家做了太多不應該的羞辱,與有問題的審判。阿扁沒有赦不赦免的問題,只有台灣司法體系必需改革的問題 ﹗

如果連頭人都無法去除上述兩點宣示性的「心障」,要如何要求無知、無所適從的民眾走出纏繞太久的魔障 ﹖﹖

仔細算好啊 ﹗?阿扁議題,或許可以就此翻轉 ﹗?

這是 “阿扁” 二字的最後一役,功蓋萬世之後,就此請你也告老還鄉,由理念集結的新世代接手吧。

(上面兩點,再加強調一點 —  “終極統一,終極邊緣”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