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一部)

謹 賀 新 年 

去 年 承 蒙 愛 顧 今 年 仍 請 繼 續 指 教 ﹗( 發表於 2010-01-01, 03:28 )

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21&t=1543”>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21&t=1543

「日本學」之集大成 ( 山本七平 )

日本人為什麼能夠成就明治維新,順遂的完成近代化 ﹖而戰後又為什麼能夠遂行經濟復興的奇蹟,毫無抗拒的接受了民主主義 ﹖如此必需預以解答的素樸疑問,著者從神代開始至幕末為止,循著日本人的意識與行動,試著解明這個秘密。也集約呈現了著者多年來所建構的「日本學」之大觀。

本書於1989年(平成元年),著者他界而去的二年前,由PHP研究所分上、下二卷出版。本書為將前述名著集約為一卷後,再行出版。

2010-01-01, 03:30
山本七平所建構的「日本學」

1921年生於東京,42年青山學院高商部畢業。戰時任砲兵中尉轉戰於菲律賓戰線,於馬尼拉被俘。戰後設立山本書店,從事聖經及猶太系的書籍。70年發行的翻譯書籍「日本人與猶太人」上了暢銷書排行榜,給社會帶來衝擊。

其後,發行「我體中的日本軍」、「日本教的社會學」、「聖經之旅」、「論語的讀法」、「常識的研究」、「人望的研究」等眾多著作。以獨自的手法分析考證日本的文化與社會,被稱為「山本學」廣受大眾歡迎。1991年過世,享年69歲。

( air :  2010-01-01, 03:38
博聞強記的野侍一郎由於能者多勞事業繁忙,於去年1 2月以空郵寄贈一塊磚頭,乃 山本七平 所著「何謂日本人」一冊,希望我能代為重開「日本概略」欄,做一繼往開來的架橋工作,同時轉介本書給網上對“ 日本學 ” 有興趣的各位朋友參考。

本書凡八百餘頁,乃精煉自著者 山本七平 所著「何謂日本人」上、下二冊為一卷。稍事流覽,內容豐厚,順手翻將下去,為恐個人龜腳蛇出來,在此僅做一提綱挈領式的全般引介,希望在深入淺出的引介中,儘可能的分殊出枯燥與趣味,因此於字數多寡、篇幅長短上也會有倚輕倚重,以避免曠時費日,並顧及普遍的趣味性。如果那位朋友對某章節的某細目有進一步的興趣,不妨上來告知,自當按文索驥,引介出來。

日本 —— 在亞洲的東北亞、東南亞,自從戰後以來,一直是一個令他族民眾有著相當複雜情緒的國家。愛之者奉為上國衣冠,恨之者則視為不世寇仇,情緒總之相當多樣。做為一個曾經是日本五十多年殖民地的台灣後代子民,對日本、日本人持如何一種看法,相當饒富興味。一般說來,台灣人傳統上對日本人相當友善,其原因有認為是因為台灣人的善良,有認為二二八是一個關鍵,這些都言之成理。要非政治因素,倒是未曾看出台灣人對那個民族有特別的歧視或非禮對待,或許這與“ 南島民族 ” 的性格有關吧 ﹗

依據我個人一般的接觸,其實這些感情相當駁雜迷離 ﹔可以從莫須有的刻板印象來看,可以從族群,甚至居住區塊來看。總的來說,無論好惡,對日本的瞭解大都是浮光掠影。日本人相處之間特有的一套柳暗花明,起承轉合,對其他民族來說,由於成長以及所處的社會條件、文化背景不同,儘管各自對異文化有相當程度的認識,其實所產生的臨機條件反射、心理機制仍舊會有差距,即便大學者也不可免。現在透過這本由日本人自己寫的新“ 菊 與 刀 ”,相信很多對做為外族人的我們顯得灰暗不明,甚至偏見的認識都能從這本書裡得到提示,這是個人想先向野侍一郎感謝的地方。

個人才疏學淺,不學無術,除了一般的社會經驗之外,日文能力有相當程度的限制 ﹔「T a i w a n O n l i n e」承「與媒體對抗」之舊觀,匯聚台灣社會各界精英之外,不但各界專家、學者冠蓋雲集,更有 桃太龍、桃太鳳等出身「日本學」之本家,摘文、譯法有錯失之處,尚望多多指教。)

( 野侍一郎 ﹕2010-01-01, 09:03 
首先可能要先跟 air 桑感謝與致歉!

其實說我忙可能是懶,也可能是旁鶩太多,會寄山本七平的書,主要是記得在媒抗時期,有一次air桑問到 わび・さび ( 侘 • 寂 ),再加上 air 桑 也是日本達人,由於全書都是日文,想送給台灣的網友可能也不洽當,因此贈與air桑參考,也許能再加上另一種觀點。

わび・さび ( 侘 • 寂 )原本是質素與寂靜兩種概念,但是日本人漸漸地已經融合成一種美意識的概念,日本人表面上是受漢學 ( 儒學 )的影響很深,但是由於遣隋使、遣唐使多是僧侶,也就是其實日本的僧侶,自古就具備兩種身分:宗教傳播者與高級知識份子(類似現代的海外歸國學人 )。

因此日本人的思想、意識、概念,很多無形中是和佛學特別是禪學影響,簡單舉例:茶道即是如此!日本茶道已經不只單純的以味道 ( 感官慾能 ) 為主,而是包含了:人、物、器、行儀,整個喝茶的過程,就已經融合了禪學當中,不以聲光語言傳習佛法 ( 意念 ) 的核心意義。很精緻的茶具,可以盛很精純的茶,也可能盛粗慥的茶汁,行禮如儀的人,也可能缺乏心的暖意,相反亦若是。美與善,究竟應該如何詮釋?透過一次茶道的交會,如何詮釋、如何接收?其實可以完全不用受制於語言!

我大學時期就讀過,美國文化人類學者:露絲.潘娜德 Ruth Benedict 的「菊與刀」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而潘娜德一生都沒有到過日本,可是到現在這本書,仍是日本文化研究很有價值的著作。也就是 air 桑 談日本的種種,可能要比我身在此山中的人,更客觀和有價值!

「言葉は 感情的で 残酷で ときに 無力だ それでも 私たちは 信じている 言葉のチカラを」-朝日新聞 ジャーナリスト宣言-
( 語言是感情的 殘酷 有時也是無力的 但即使如此 我們仍然要發揮 所信任的語言的力量 )

( air :  2010-01-03, 04:46

日本人講規則,重儀式,無論是花道、劍道、茶道、合氣道,都有一套長年積累的規則、作法“ 必需 ” 遵守,加上勤敬與堅持,或許這就是我們老一輩所說的「 日本精神 」,也讓人接觸日本事務如同觀賞高畫質影視吧 ﹗一切的成規,也帶來了社會的制約,一般人都以尋求同諧為人生準則,因此易於辨識如同盆栽,這樣的鑑鏡也往往讓自己必需在有禮有體、無禮有體與無禮無體中去確認自身之所以然。

這樣的社會如此循序漸進,井井有條,往往也令人窒息,呼吸困難 ﹔我不認為成長必需來自責罵,我不認為以悲願做為發動機聰明,我不認為求上進是達到成功的唯一途徑,我不認為追求卓越就是人生唯一目標,我不認為生命可以分成勝組、敗組。一個發條旋緊,無法放鬆的社會,一切順遂當然容光煥發,一旦經濟碰上瓶頸,這些在父母過度關懷下教養良好的人們為了求生,或者投入蠻荒世界,或者就徑自的縮頭“ 宅 ” 將起來,如此人生就變得相當難堪了。

由於江湖恩怨,東亞人士不知小鼻,往往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說三道四,日本人再如何謙敬也自有一套不輕易泄漏的驕矜高傲 ﹔自家世道何奈儘由他人評說,也就難怪 山本七平 要粉墨登場,寫起自家贊來了。「 菊 與 刀 」做為外國人了解日本的指南手冊內容相當豐富,山本七平這本「 何謂日本人 ﹖ 」將日本種種的遞延流變,有更加深入的解說。收到這本書,無疑將讓我從日晒三桿的懶散日子,回到如同往日朝九晚五的正常作息,在不便言說的自定潛規則下,對著這塊磚頭晨昏定省。話不能說得太滿,輕鬆從事,希望與有興趣的朋友共同來看這本“ 節本 ” 的「 何謂日本人 ﹖」)

2010-01-03, 04:48

何 謂 日 本 人

探討自神話世界至近代為止的行動原理

著者 ﹕山本七平

序 文( 新 菊 與 刀 )

每年總有數次於國外做“文化演講” ,或者對即將來日本工作的企業界人士做講義。這就給了我對自身文化有了個再次把握並做說明的良好機會。從彼等毫無顧忌的質問中,有了得以瞭解到彼等何處不瞭解,何處感到有疑問的機會。從與外國著名的日本學者與外國友人的討論中,也得到了此後的日本,對什麼事情,應該如何說明,以求得理解的提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日本學者,或對日本知識有著相當瞭解的人士所提出的尖銳問題,比較容易處理。倒是從一般聽眾突發奇想而來的問題,往往不知所措。腦中浮現而出的有 ﹕基於電影印象的、似乎來自當地報紙新聞報導,相當惡意的質問等等,質問本身就「基於無知、無理解的無價值質問」,相當不在少數。

從「一般聽眾的問題」的總體印象來說,「富士山、藝妓」等水準的時代已經過去,而以「誹句、浮世繪、禪、歌舞妓」等辭彙代之而出。當然,這並不表示比「富士山、藝妓」的時代就更來得易於應付。

另外,「模仿」的民族,如此的暗影也淡薄了。與「誹句、浮世繪、禪、歌舞妓」同樣的,人們總是抱持著也才不久之前的「菊 與 刀」所言,「一個難以理解,有著奇異能量的民族」如此的印象。就說成是「光」與「闇」吧。就「光」這個部份來說,起碼歐美人士是抱持著良好的印象,為當地新聞大幅度刊出是相當普遍的現象。

至於「闇」的部份,就不曉得彼等自身是是如何看待了,或者說有著不知如何採擇的焦躁感吧,有時又似乎甚至有著對各方面的猜疑心 ……等等等,這是關於「闇」的部份。我就在各地介紹了「律令制」、「切支丹政策」等之外,也介紹了德川時代的民法、商法,等等………。結果話題就從十九世紀,日本在受到西歐衝擊之前,積累了何等的政治文化、經濟文化及固有思想,而在受到西歐衝擊之後,又有了什麼樣的發展說起。

常常聽到「近來英文說得實在不錯的日本人增加了涅 ﹗不過問這些日本人關於日本的事情可真一竅不通,什麼也回答不出來,真讓人嚇一跳,好像在問美國人關於日本的事情 ﹗」這可還真不是被人敬愛的狀態。當然本書也不是萬事通,不過「那樣的問題雖然不瞭解,不過這些問題倒是可以回答 ﹗」

希伯萊大學的日本學者 ベン — アミ.シロニ — 教授曾提到過 ﹕日本的發展,依比例的,過去的優點逆向的成為了弱點。也就是說 ﹕過去的長處,可能逆向成為了短處,這是我們必需善與對處的狀態。為此,本書如能在日本文化再把握之上提供參考,則幸甚 ﹗

2010-01-04, 21:17
開 場 白

『 大 勢 三 轉 考 』的 日本人 —— 伊達千廣 所描述的歷史觀

日本人的模仿與獨創性

有韓國人說 ﹕「日本人通通是模仿韓國,完全沒有獨創性 ﹗」如何反論呢 ﹖

「韓國人批評昔時的日本人沒有照中國的方法做………。在以中國的文明為尺度的時代,這是理所當然。就這一點來說,韓國人是優等生,日本人則是聽講生,沒有認真的學習正規課程。」

也就是說,有沒從中國學習的東西 ﹗沒有 科舉、宦官、族外婚、一夫多妻、姓、冊封、天命 等思想,與從之而來的易姓革命,還有稍後一點的 纏足。光只日本有的則是 女帝、幕府、武士、紋章。之後,漢學與蘭學並列,去到那裡都有得聽講。中國人知道日本料理完全不同,嚇了一跳,也對昭和天皇之喪禮的簡素感到驚訝

就從「姓」這一點來說,從前的韓國與現在不同,並沒有現在的中國姓氏。來日本的技術者有稱做「 畫部因斬羅我」的,醫博士有「 奈率王有梭陀」,還有允恭天王參年,為醫治天皇疾病而來的名醫「 金波鎮漢記武」等等。在韓國,姓是絕對不能改變的,有「同姓不婚」的說法,也就是說同姓不能結婚 ﹔阿拉伯的社會就恰恰相反,表親往往就是結婚的候補者。

而在日本,有姓的固然不是沒有,大多數的人是沒有姓。印尼也是如此,蘇卡諾就是蘇卡諾,蘇哈托就是蘇哈托。泰國也一樣,後來有姓,聽說是受了英國的影響。

韓國人相當認真的攝取了中國的文化,所以連姓也採取了中國方式。日本人就並不如此,因為實施了「去除天命思想與科舉的律令制」。由於沒有族外婚與科舉,結果就沒有導入基本的社會制度與政治制度。朝鮮國王與琉球國王都接受了「特封汝為朝鮮國王」一類的印記,日本則沒有。由於沒有接受中國的體制,因此也就只有自行創造了。

從紐約時報的調查來看,在很多國家的人們都認為日本人的特質,首先舉出的就是「獨創性」,韓國則不同。

所謂的獨創性,首先可以舉出的就是「かな」、「かな文學」(註﹕有別於漢語系統,日語的正式構成),沒了這些就沒有日本文化吧 ﹗其它除了上述的女帝、幕府、武士、紋章之外,武家法、町 人文化、為替、小切手、侘茶、和歌、誹句、浮世繪、歌舞妓等等。

此外還有為東亞其他文化所沒有的 伊達千廣 之「大 勢 三 轉 考」。

2010-01-04, 21:25
「骨.職.名」—— 三分日本史的根據

伊達千廣(1 8 0 2 —— 1 8 7 7 年)為紀州藩士,是有名的陸奧宗光的父親。由於藩內的政爭,蟄居九年,之後被赦免而奔走京都提倡 公武合體,明治維新後以和歌與禪安渡晚年,著有「大 勢 三 轉 考」,為通讀古冊,活用讀書,研究時勢轉變,制度沿革之後,不借用任何史觀或歷史記述之原則,發現簡易把握日本史之方法的自用筆記。

中國歷史的記述法有司馬遷的「紀傳體」與司馬光的「編年體」。在日本,例如水戶光國的大日本史為「紀傳體」,其立論基礎為朱子的正統論史觀,以此為判斷與評價的基準,也就是“ 春秋筆法 ” 。「大 勢 三 轉 考」則截然不同,客觀而即物的對歷史事象取一定的距離,簡單的說,完全沒有如同皇國史觀認為「 武家政治為歷史的錯誤 」一般的看法。

他直視日本歷史,朔至德川時代,將之區分為「 骨之代 」、「 職之代 」、「 名之代」。

用現代的語言來說就是 ﹕「 氏族制的時代 」、「 律令制的時代 」、「 幕府制的時代 」。以如此政治形態的變化來記述歷史的方法,在東亞大概就只此一家,並且將如此的變化視為“ 時移勢易 ” 與“ 歷史的必然 ” 。這些必然,他視之為已經各自內包了「骨之代」移行至「職之代」,再移行至「名之代」的諸種要素。

日本歷史應該以日本基準記述,因此本書將以「 大 勢 三 轉 考 」這個基準來記下日本文化的特性。

「骨之代」,他將之定規為「 無制的時代 」,也就是說,沒有人為的政治制度,而是在自然發生的秩序下產生的時代。之後由於大陸的影響與人口的增加,政治制度因之轉變,而進入了律令時代,也就是「職之代」。這個變革,他將之定在天武天皇九年( 681 年 ),在這一年訂定了律令( 淨御原令 ),這個體制隨 大寶律令 之公佈而完成。如此的改革,他將之定為「 由上而下,皇恩所賜 」。

由「 職之代 」轉至「 名之代 」為文治元年( 1185 年 ),賴朝 就任 六十余州總追捕使 的侍候。此為,由下所起的變革,導致「發生於下,日漸強大,而勢不能止」之結果。這是支配階級專心文治,而由較低階級的武門所從出招致的結果。也就是說「 職之代 」做出了如此的制度,其結果就招來了「 名之代 」。

「 大 勢 三 轉 考 」既然是 伊達千廣 個人的筆記,想說的當然也不止如此,此書在當時誠然有著獨創性,也因此是具現代性的。不過在這裡,我想從「 骨之代 」再向前推一點的時代開始談起。

2010-01-06, 23:38 
第一部

從「骨(かばね)之代」移行至「職(つかさ)之代」

何謂日本人 ﹖

東亞的最後進民族

大約在公元 0 年的時候,中國已經解開了初步的代數,日本則才剛剛普及了水稻栽培技術的階段,沒有文字,也未形成國家,差不多就是處於剛脫離石器時代的狀態。

水稻栽培,也就是農業,不可缺少的是正確的曆法。歐洲人發現每十九年有七次潤月的曆法是在公元前四三二年,而中國人則是公元前六百年,在當時是個超先進的國家,而日本則是處於繩文後期的石器時代,當然也不知曉農業。

日本人是何時產生的 ﹖這恐怕永遠無解。有名的聖經學

者ロ — ラン.ド.ボォ 在所著「 以色列古代史 」中就說 ﹕「 任何民族的產生都不明晰,猶太民族也相同 ﹗」大約一萬年前,日本仍舊未從大陸分離,那是舊石器時代,有不少學者指出這個時代的石器與北亞大森林地帶的石器有著共通性。到大約一萬年前,也就是進入新石器時代的時期,日本已經脫離了亞洲大陸,居住於此地的人們雖說與大陸仍有著共通性,已經形成了他獨自的文化。這個時代所做出的土器就是繩文式土器,而以之形成的文化就是繩文文化,北從千島,南至沖繩,廣袤全日本列島,這個文化圈,大體上就是現在的日本。

2010-01-08, 15:57 
繩文人 是什麼樣的民族 ﹖

有說 繩文人 與中國人、韓國人是共同祖先,有說中國人是日本人的祖先,另外還有日韓同祖說。不過主持京都大學 A T L 遺傳子研究所 的前所長,生物學者,京大名譽教授 日沼賴夫博士 則發現了 A T L 遺傳子 在東亞只存在於日本人身上,日本以外則只見散佈於沿海州至 サハリン。在中國與韓國則毫無所見。

有趣的是攜有 A T L 遺傳子的地區分佈並不平均,除了九州、沖繩之外,愛奴人則更高。另外日本列島的週邊部份也都很高,較早傳播了稻作栽培的瀨戶地方、名古屋等地方則較少。因此可以假設 —— 繩文人是A T L 遺傳子攜帶者,而帶來稻作的彌生人則沒有。另外,A T L濃厚的地方大部份到現在為止都是以進行漁撈維生的地方。這與繩文文化是以狩獵與漁撈為生活基礎有關,與目前日本的文化圈差不多一致。如果將日本脫離大陸成為列島的一萬年前做為日本的起源的話,在日本史上最長的期間就是帶有ATL的繩文人時代了。

因此不妨將繩文文化視為日本文化的基底或許也不算錯。這個期間大約是八千年,在這個文化圈中形成了地方型的小文化圈,他的共通點是以採集、狩獵、漁撈為生活手段,未曾有過農耕與畜牧。
不過如果從土器、住居地、精巧的石器、骨器等來看的話,生活水準倒不一定很低。

至今仍舊看得到之繩文時代的食文化

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的 高谷好一 教授將歐亞大陸的文明生態史構造區分為 ナラ林、照葉樹林、熱帶多雨林,日本則屬於照葉樹林,有趣的是西歐與韓國屬於 ナラ林,一旦有有畜農業進入ナラ林就會被破壞而不會再生。另一方面,カシ、シイ等的照葉樹林則食物豐富,一度被破壞也會再生二次林,食糧相當豐富。照葉樹林在日本也是日漸減少,不過以面積比來說,仍舊是世界第一位。

高谷教授認為 ﹕「半栽培屋宇園地是存在於臨川丘陵的小集落。在繩文時代,家屋屬於豎穴式的茅草房,四週的照葉樹林被採伐後,生長著較多的栗子、ドングリ、草莓,也應該有蕃薯。這些或許不是有意識的栽培,而是在生活之間自然的生長出來。在昏暗的照葉樹林中,就只有這麼一個明亮的林區,食糧種類也集中。這就是個人想像的“ 半栽培屋宇園地 ”。如此的生活一旦確立,就相當安定。

如此的照葉樹林生活方式,不止是出自個人的想像,在最近的繩文遺跡的發掘,有很多地方顯示了他實際的存在。」

日本人的食生活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不過初期日本人在豐富的大自然包圍下的繩文人食文化,到今天仍舊處處可見。

繩文人所說的日本話

國立民族學博物館教授 崎山 理 將日本語定義為「系統未詳之語言」。歷史幾達一萬年的日本語具有數種語言的混合不會不可思議。有幾種假說,卻還未有定論。

研究人工語言的學者 パウロ — ロナイ 提出了數種由殖民地化或移民、貿易而形成的混合語。這些未被認定為研究對象的變種語言,又稱做「接觸語」。

混合語有各式各樣的例子,說 pidgins English 這種變則語言的人口已經超過三千萬。探討失去原語的混合語系統,其中最容易了解的就是在美日本人的一世、二世 ﹕「この ストベリ、ジュシィ で ベリグッドね。」等等,混雜的單語差不多都是英語。如果日本語還存在,就可以瞭解這種混合語系統,如果日本語消失而只剩下「二世混合語」,其系統的歸屬就有各種說法,其中最容易位外行人接受的或許就是「英語的變種」吧。相類似的有已經不存在的沖繩語,單語裡面有アイヌ語、韓國語、中國語等。因此至目前的結論也還是「系統未詳語言」吧。

( winstonwu :  2010-01-09, 14:18 

異議あり!據維基百科所述,日本在平安時代有引進科舉制度,只不過實施時間不長,對日本歷史的影響也少。

http://ja.wikipedia.org/wiki/%E7%A7%91%E6%8C%99#.E6.97.A5.E6.9C.AC”>http://ja.wikipedia.org/wiki/%E7%A7%91% … 5.E6.9C.AC
http://zh.wikipedia.org/zh-tw/%E7%A7%91 … 5.E6.9C.AC

說個題外話,小弟認為,如果能證明日本的血統及文化有大量的中國成分,對臺灣獨立理論也許有相當助益。
因為這麼一來,就可以日本的例子說明,即便作為中國血統及文化上的後裔,也未必要作為現代中國的一部分,而可獨立自主建立一個比中國進步、有尊嚴的國家。當然,小弟說的是「如果能證明」,而不是要基於政治目的去編造史實。)

( air :  2010-01-09, 17:32 
〉〉〉也就是說,有沒從中國學習的東西 ﹗〈〈〈

這一句是重要的。也就是說,著者這個開場白並沒有否認日本是從中國學了不少東西。只不過,可能因為科舉制度並沒有在日本留存下來,所以將之列為“ 沒從中國學習的東西 ”,如此而已吧 ﹖﹗維基聽說可以隨人改來改去,不過“ 實施時間不長 ”這一點應該是說得中肯。我不是學者,無法置評。

至於血緣這一點,就目前來說我覺得可以發揮的功能不大,甚至就如謝長廷所說 ﹕「危險 ﹗」。不過我認為 ——

。謝長廷 不把話說清楚是不對的 ﹗﹗

研究既然顯示 80 % 幾以上的台灣人有原住民血統,就必需老老實實的接受並承認 ﹔在這件事情上面的表態也應該可以更圓滿,更高明 ﹗﹗比如說 ﹕「是個事實,不過並不重要 ﹗」

「危險 」二字也嫌使用過當。)

( Freeman :  2010-01-09, 20:23 
winstonwu さん、其實,我覺得血緣問題在台灣獨立理論並不重要,同樣民族可以成立不同國家,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美國和英國不就是嗎?

不過,告訴你一件事,我曾經看過一部日本NHK電視台製作的DVD,主題是講人類基因的,其中就有講到,日本人也對日本人的基因作過分析比對研究,想要瞭解其從何而來,我記得,結果好像是97%和中國人是一樣的。不過,我認為,中國,如果以血統來說,經過幾千年的混種,也不是什麼純種的民族,今天中國仍有幾十個不同的民族。其實中華民族是一個很含混的概念。而獨立建國的理論基礎應該是奠基在天賦人權的平等自由民主的精神上,與血統應該是沒什麼大關係。
以上淺見,謹供參考。

air さん、請問一下,您怎麼不乾脆把這本書翻譯了出來,出書呢?不僅造福讀者,您也有版稅收入啊!?
_________________
( 創造真理需要智慧,實踐真理需要勇敢,創造並實踐真理者便是聖者。)

(air :  2010-01-10, 08:55
說這本書是磚頭,是因為這是一本“ 準學術著作 ”,有很多援引,也有很多學術演繹,對一個素人來說不好去撈過界。

從開場白看得出著者的目的在給不知小不知鼻的東亞人士,主要是韓國人,一些有關日本的正確知識 ﹔這些文字,我都儘可能略去。如果要推廣的話,我倒覺得趣味性的文摘引介更容易普及於有興趣的大眾。純就“ 普及 ”一點來說,將之以現在日本相當流行的“ 漫畫化 ”就更具功效了,或許還賣得更多。

freeman 大 可能換了 ID,否則媒抗時代的日 本 概 略應該看過。野侍大的部份可以去他的部落格,我不揣翦陋的部份在倉庫 「 觀妙 」如下 ﹕

http://iseilio.spaces.live.com/?_c11_BlogPart_BlogPart=blogview&_c=BlogPart&partqs=cat%3d%25e6%2597%25a5%25e6%259c%25ac%25e6%25a6%2582%25e7%2595%25a5”>http://iseilio.spaces.live.com/?_c11_Bl … %2595%25a5 )

( Freeman :  2010-01-10, 10:14 
air さん、りょうかいしま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不好意思,因之前在媒抗,大概都是看政治版方面的,而且對日本比較投下精力去探察也是近 2~3年 的事,所以忽略了您的大作。

我一直對日本,雖然經過675年的幕府時代,但是還能維持天皇一系的局面感到疑惑,這和同為東方國家的中國朝代更迭的歷史經驗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想在日本的深層文化中尋找答案。這是我喜歡看有關日本歷史文化的書的原因。

您和野侍一郎さん的大作,我一定會找時間去看的。

又,這本日本概略的書,日文的書名是什麼?下次我如果再去日本,再去找找看。雖然現在我的日文只到JPL3級,不過,我會努力的。 )

( air :  2010-01-11, 06:20 
〉〉〉因為實施了「去除 天命思想 與 科舉 的“ 律令制 ”」。由於沒有 族外婚 與 科舉,結果就沒有導入基本的社會制度與政治制度。〈〈〈

在開場白的上引這段就是原因了,當然如果要詳解,還是要去買一本來看。日文的原名是「日本人とは何か」,著者 山本七平,出版社 祥傳社。

個人認為要瞭解日本,歷史當然是有幫助,不過如果要進入日本人的心靈,去理解 侘び、寂び 的境界是相當根源的東西。語言、真劍、悲情、從和善可以轉為堅強(不屈),這些都是元素。模模糊糊的感覺不成體統,就讓別人去研究了。

以大大 JPL3 級的程度來看,應該對五段已經相當熟悉。我認為也不用按部就班的客氣,就是強行軍的「攻關」。大量的閱讀 —— 先浸漬進現代庶民的文字(比如像蘋果那些低級雜誌),寫、說、發音,暫時放下,經過大量的閱讀,竅門因時而開,一理通百理徹,然後進入文學世界。)

( Freeman :  2010-01-11, 12:35 
air さん、
先謝謝了,下次去日本時再去找找看。

說到日本人的心靈,我覺得,佛教禪宗和古典儒家,是兩個重要根源。我覺得,其實,日本人雖然不容易瞭解,但是畢竟不是外星人,應該還是有辦法瞭解。尤其是一樣身為漢人文化圈的台灣人,可以說是日本人文化上的親戚,其實有很大的共通性。之前我有一次在上日文課中,問日籍的日文老師說:人們常說日文是一種曖眛語,您以為如何?結果他說:我覺得中文也是模稜兩可啊!以前我在台灣學校唸研究所時,對於有些邀請,到後來都不知是客套的或是真心的,台灣人最喜歡對人說「來吃飯喔!」到底是真心的還是客套的,總要猜一猜。--馬上被他吐糟!後來想一想,還真的是這樣。其它諸如日文中的鄭重語、敬語、謙讓語,其實來自於漢文化。舉例而言,講到對方可稱「汝」、「先生」、「閣下」、「足下」、「豎子」,講到自己可以說「余」、「敝人」、「不才」「俺」。「來」、「蒞臨」、「大駕光臨」其實講同一種動作。這和日文中,自稱分五等:わたし、わたくし、ぼく、おれ、わし;稱呼別人分三級:あなた、きみ、おまえ;一樣是「來」卻可說成くる、きます、みえます、おいでになります、おこしになにます等好幾種不同說法。

這種階層式的區分其實是同一種邏輯。因此,我想,既然系出同源,應不難理解。反觀,要台灣人去理解基督文化圈的西方人或回教文化圈的中東人,我想可能更困難吧。

其實 air さん對於學習日文的「跳島戰略」,我深有同感。語文是一種「技術」而不是「學問」,只有經過不斷的操作練習,技術才會提昇,而閱讀正是熟練文法的實際操練,在閱讀中遇到問題再回頭看文法,應該比死K文法來得有用。這種重閱讀,輕發音的學習態度正是日本人學習外國文化的方法。日本人因為重於閱讀,所以能學習到歐洲文化的精髓,因此,福澤諭吉說,日本人的西化是跟學者學的,中國人的西化是向生意人學的。中國人學到的,只是淺薄的買辦式的英文和西化。

只是,買辦式的日文,有時也挺實用的,不然,像我之前去日本,想要在麥當勞點餐時,忽然語塞,雖然指指點點也吃到了日本的麥當勞,但是卻不能精確的點餐。所以我回國後,趕快去買一些日文會話書,以便讓我下次去日本時,能比較順利吃到想要吃的東西,畢竟不吃到想要吃的東西是不行的。呵~~~ )

( air :  2010-01-11, 14:03 
Freeman 大 的看法對受過中國教育的人來說是很正常的,不過文化貴在彼此尊重,這本書則是對不知小鼻的東亞人士提供了日本人自身的研究。至於日本文化託福自中國的部份,這本書應該都會提到,只是目前我還只看很小的一部分。如果你對這本書有不同的研究,建議你另開一欄,而讓我就這本書一章節一章節的貼出來,好有個連貫性,這應該是有興趣的 TawanOnline 網友們共同的期待。)

( Freeman :  2010-01-11, 14:42 
air さん、聽您這麼一說,我似乎聞到了一種味道。我當然不會認為我目前所有的知識和見解就是最後定論,否則也就不需要再看書了。

我在學校是受中國式的教育沒錯,不過,坦白說,我在學校中唸的並不好,我的知識多數來自於自己的閱讀和經驗。我在上文會那樣說,是以我的約略瞭解,連日本人都不否認其文化中來自中國大陸的部分,即然這樣的話,會在中國大陸文化中尋找共同的元素,毋寧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當然,何謂日本人一書中,或許有提出不同的看法。雖然我尚未看過那本書,不過,即使那本書有提出什麼創見,也不一定是最後定論。日本也有分右派和左派的見解,不是嗎??但您可不要誤會我要和你打對台什麼的,如果這樣,那誤會就大了~~ )

( air :  2010-01-11, 15:20 
不會不會 ﹗那我就繼續貼了,不過要等明天囉 ﹗)

( Freeman :  2010-01-12, 00:48 
air さん、剛剛查了一下網路上的資料,看了一下他的背景,這位 山本七平 さん,應該是個日本極右派的吧。)

( air :  2010-01-12, 04:06 
沒錯 ﹗很巧的是,自余束髮,就是一個左傾份子。請你寄一本極左派所寫的相關著作給我。

( 此後相關事項請至我的留言版。)

(2010-01-12, 04:08)
稻作 從何而來

學者將繩文文化分為早期、前期、中期、後期、晚期。晚期是大約公元前三三四年以後。這個時期,集落在水流邊的丘陵頂端產生,出土了石劍、小型石棒等儀禮性質的遺物。是受到什麼樣的刺激,而到達一個新發展方向的階段呢 ﹖

大約公元前三○○年以前,帶著水稻栽培、鐵器與家畜的新來者開始從大陸渡海過來。這個新文化給繩文人帶來了異常的刺激與欣羨,而急速的擴張。這些人所製造的土器稱做彌生土器,他們的文化就稱做彌生文化。

稻作 從何而來呢 ﹖上山春平、渡部忠世 所編的「稻作文化」中認為,因為日本是在東亞最晚懂得稻作的地方,所以從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也就是說 —— 從何地方而來無法確定。

稻作是南方作物,簡單的說可以是從南方而來。從順序來說,可能是揚子江河口附近經由南朝鮮西岸而進入日本。然而稻本來是「高溫多濕地帶的作物」,從比日本還要寒冷而乾燥的南朝鮮來到日本,這總是很奇怪。比如南方系作物的唐辛子就是經由日本進入韓國。撇開日本與中國直接、間接的交流不談,稻作的傳來應該是由揚子江河口附近開始,與北部的交流則在更加之後了。

依照 高谷好一 教授在「半栽培屋宇園地」中所描述稻作進入的狀況如下 ﹕

「進入日本列島的諸種大陸文化,最初的應該是稻作技術。水田伸展於為森林被覆的山地,在森林被覆的丘陵地與谷底水田的境域產生了聚落。」

這應該就是初期,加入了稻作之後的繩文式生活的樣式。稻作的特徵就是高生產性。麥類的收穫量,每一公頃一般是一噸,而米則是三噸,也不消耗地力,所以有定著而集住的可能,同時也需要有修造維持井堰,水路的共同作業。對稻作民來說,灌溉設備是貴重的共有財產,擁有這些共有財產,就形成了部落。

在一世紀至二世紀,出現於中國史書的日本

在一世紀左右,與中國的交流相當深化。在彌生時代的古墳挖掘出了在前後漢之間,僅存在十五年的「新」朝所鑄造的貨幣,時在公元八年至二三年,當時的日本人還未使用貨幣,或許使用於裝飾或咒術。

之後的「後漢書」就記載了後漢中元二年(公元五七年)倭國使者來貢,受印授。這個金印就是於天明四年(一七八四年)為百姓甚兵衛所發現的「漢委奴國王」在現代差不多是定論。從記錄與發掘物來看,可以證明與中國的關係,最初大約為公元五七年,此時或許與韓國有著更深的關係,不過找不到同時代的記錄。

之後,中國的「漢書諸夷傳」、「後漢書倭傳」、「魏志倭人傳」等,都要約的記載了當時,後漢建和元年倭國的大內亂。諸部族相爭,之後在通靈女巫(みこ),也就是女王 卑彌呼(ひみこ) 之下建立了一個如同宗教聯合體制。女巫之弟似乎也擔任著部族間的調整。奇妙的是,女王 卑彌呼(ひみこ)在大約百年之後也在 魏 的 景初三年 出現。魏 於二六五年滅亡,接著 西晉,而後進入 五胡十六國 的混亂時代。依照中國的記錄,倭女王的進貢只有在西晉的泰始二年。之後約一百五十年間,在中國找不到有關日本的記錄。

2010-01-14, 05:0
從 登呂遺跡 看日本文化的原點

從公元五七年至二六六年為止,當時的日本人在僅有的中國記錄裡面,如何生活呢 ﹖這可以從 熥口清之 博士所發掘的「 登呂遺跡 」得到一些了解。

這個遺跡在靜岡縣以南約四公里處,雖然是離開了彌生文化的一個小聚落,可是木製品的殘存非常良好。首先,家屋是木造,四柱中間有爐,地面為平地住居,為了承受屋頂端,周圍有土台。另外,高地面的倉庫區,一處有數棟倉庫。家屋戶數為十二戶以上。應該是從事共同耕作。

令 熥口 博士驚訝的是,在這片地,有著肉眼看不出來的微傾斜地,四公里的落差僅有 6 0 公分,正確的開拓著每單位約 4 — 5 0 坪的水田,上下水田只有不足 5 公厘的面差。另外,田埂打入保護的木板,底部也鋪著木板以防止底面傾斜角度的變動,如此由這些由側面底面木板保護的(木通)連結著水田。

另外也發現了木製的鍬、鋤等農具,土製的壺、甕等,文飾為繩文、櫛木,顯示了繩文、彌生兩文化的接點。還有木製劍、青銅手環、玻璃製小珠子,也有祭器與裝飾品。已經進入了鐵器時代,卻沒有看到鐵器物件,石器卻有一點。

種的米是赤米,稻子高達一公尺五十公分。這種赤米現在已經消失。沖繩現在做的有名的泡盛酒,用的材料就來自泰國。可見在日本的部份地區有相當一段時間是使用赤米。

(木通)口博士表示這裡有著日本文化的原點 ﹕

「水田並不是一個人想到就可一鍬一鋤的去從事耕作,而是要有一群人的共同勞動,在共同的技術與統一的組織中,然後才能取得成功。日本可以很早的以水稻栽培文化而成功的建立國家,這個原因必需強調。也就是這個原因而孕育了得以維持一個具有社會性質的共同體組織,並且指導這個組織產生機能,以共通的目的經營共同的勞動。」

也就是說,除了形成共同體以求生存之外,別無他法求生。在祭祀上來說「共同體的部落共同祭祀不是個人的行事,而是以村落、地域的行事從事之。」這樣的共同體有著共通利害的連合。這可能與後述的“ 與鄉 ”等的團結有著相似的形態也說不定。

“ 與鄉 ”之間由於利害關係有時也會相鬥,不過一般的狀態是由以女巫為中心的宗教連合,保持著鬆緩的統一狀態。

在中國的記錄中斷,倒是在日本這邊有著有趣的記錄。應神天皇三十七年(三零六年)派遣 阿知使主 與 都加使主 至 吳 尋求 縫工女,平安無事帶回了 兄媛、弟媛、吳織、穴織 等四名女性的記錄。約一百五十年後也有著同樣的記錄。不止稻米,織造物也是從揚子江河口附近傳來。這從日本的 蠶 屬於江南系統可見一般。

在埼玉縣的稻荷山古墳出土的鐵劍,依新日本製鐵研究所調查的結果,是屬於江南的鐵鋼石,技術也是在江南使用的 妙鋼法。刻有吳的赤烏( 二三八 — 二五一年 )紀年銘的畫文帶神獸鏡在日本出土。從韓國好像也有鐵輸入。

2010-01-16, 06:54
前期古墳文化 與 伊勢神宮 的火鑽具

在中國史中,由於北方民族的侵入與分裂,而形成了對週邊諸國失去影響力的「五胡十六國」時代。在四世紀到五世紀之間,日本則進入了「前期古墳文化」,也就是,經由共同作業開拓農地,提高生產力而出現了“ 豪族 ” 。這些豪族的墓即為前期古墳,其陪葬品有武器、寶飾倒不足為奇,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也埋有鐵製農具或工具。帶有鐵製的鍬,在耕作、開墾時大為發揮威力,有木柄的鐮刀可以從根割稻,從直接播種走向植田,稻草也可以使用了。

當時的豪族是自己耕作嗎 ﹖從當時古墳的規模與其它陪葬品來看應該不可能。或許是做為稻作支配者的象徵,或使用於祈求豐饒的祭儀。而其技術並不出於彌生時代所發展出來的之上。

上面提到“ 祈求豐饒的祭儀 ” 可能引起誤會,因為這些豪族並不像是每年一次或兩次的舉行耕作形式的祭儀。伊勢神宮現在每早晨都要鑽木取火,依照神宮中「日本書紀」記載的供品、祭儀方式,與登呂遺跡發掘的也是相同,而且是每日朝晚兩次。

與中國江南地區的深厚關係

到了五世紀的「中期古墳文化」就成了巨大的大墳墓,六世紀就有了官人們的小墳墓群。從陪葬品來看,從韓國南部來的影響,在中期增強了,有很多渡海來歸化的人,應該是受到政治原因的影響。而韓國南部的西海岸,與日本同樣,甚至更多的接受了江南的影響。

日本與中國的江南地區有深厚的關係,從漢字的發音殘留有「吳」音可以顯示出來。

在隋唐時代,日本派遣了很多的留學生、留學僧之前,日本人已經相當熟悉漢字,六朝的特色深深的浸透入日本人。簡單的說就是非政治的貴族文化,而是道教的、佛教的文化達到了一定的水準之後,形成了寬鬆的統一國家,進而進展到「骨の代」的形成。

津田左右吉 博士的日本神話分析

對日本的神話、傳說給予分析解明的首位學者是 津田左右吉 博士。津田 博士認為「日本書記」、「古事記」不是「歷史事件」的記述,而是「歷史的事實」。他以「源氏物語」為例,認為小說登場的人物與事件有著平安朝貴族的「社會及思想」,因此不止是 小說 而是 說話,有著歷史背景。那麼他的後面有著什麼「歷史事實呢」﹖﹗

〔一〕日本民族生活於這個島嶼,有著相當長遠的歷史。日本這個民族移住到這個島嶼也是非常古老的時代。就我們今日所知,沒有與日本民族相同人種、使用相同語言的民族。

〔二〕考量日本的民族性以及上代的歷史,日本人不曾有過游牧生活,同時也沒有受到游牧、沙漠文化的影響。在日本有家畜,但是沒有可以稱之為牧畜的動物。

〔三〕人們應該是從事著幼稚的農業,當然也併用狩獵、漁撈、採集,文化當然是不高( 所謂的生產性 )沒有在一定的程度安穩下來,衣食就有問題。

〔四〕還有,日本是一個島國,這是一個重要的事實。因此也未曾與異民族爭鬥過。

「 世上的人談到歷史往往最喜歡的話題就是戰爭,因此無論看那一個民族的歷史或者是敘事詩這類文學作品,差不多都是在談戰爭。可是我國的上代卻很少有戰爭這些東西留傳,也就是說日本上代的戰爭不多而過著平和的生活。既然沒有什麼以戰爭為手段的異變,皇室的威德遠播,而國家就在相當平和的狀態下形成統一,這在研究日本的上代史與日本國家的起源上面是相當重要的事情。」

「日本民族雖然過著共同的生活,在政治上來說,在各地也存在著不少的小政治勢力。」

—— 津田 博士

那麼大和朝廷是一一的打倒各地政治的小勢力,而讓日本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嗎 ﹖倒也無法如此思考,而是以某種文化上優勢的原因,讓其他政治的小勢力順服。而這些都一一依照原樣的表現在「骨之代」的體制,形成一種寬鬆的文化統合體的日本,這就是成了統治體制的「骨之代」吧。

2010-01-18, 15:38 
何謂「 骨之代 」的氏族體制

「骨」( かぼね )在這裡的這個用法來自韓國差不多是定論。在韓國,「真骨」或「第一骨」指的是王族,「第二骨」則指的是貴族。這個用法傳到了日本,例如在「武烈天皇紀」就有「百濟國守之骨族」一語。

「氏」大體上表示「同一的一族」。某個氏族擁有人民、土地,成了半獨立國,時而相爭,這就成了「倭國內亂」。其中最大的氏族就是天皇,與其他氏族不同的應該就是擁有祭儀權。

從魏的記錄來看,擁有祭儀權的是女王,她的弟或夫仲裁諸氏族間的糾紛做為統治。如此的實態就如同在很多古代王國看得到的宗教連合相似。大氏族在天皇之下擔任某種職務,而構成如同氏族連合一般的政權。

擁有祭儀權者過世,這個連合崩壞,內部陷入混亂狀態。於是這時就從中國來使,做祭儀權者的後盾收束混亂。

女帝擁有祭儀權,由皇太子或其他人行使統治權的形態有 ﹕推古女帝和聖德太子、皇極女帝和中大兄皇子 …… 等。

氏族內部則是由土地、人民的所有組織、職業團體(部曲)等構成。天皇直轄地的諸國有屯倉,有收藏稻穀的倉及官舍。

職業團體(部曲)不是血緣集團,不過職業世襲之後就血緣集團化。大體分為三類 ﹕

一、有一定職業或職務之團體 ——中臣部、忌部、物部、弓削部、玉作部。

二、特別種屬或人民構成—— 蝦夷的佐伯部、歸化的史部、服部,或者海人的海部。

三、特定人的團體 —— 御子代部、御名代部。

前面提到日本人本來沒有姓,之後從職業或技術、地名而開始有了姓。在中央朝廷有各種
部,各部的頭人有姓,而工作是世襲的。另外當養子很自由,去有著好的世襲權的家庭當養子,氏族人數也就更為增加。

2010-01-21, 07:37 
第 二 章 文字的創造

日本史劃時代的事件「 か な 的創造」

一直到平安朝前期,日本差不多就在攝取中國文化的氛圍中日以繼夜。其中稱得上是創造的就是「 假名的發明 」。日本人創造了自己的文字,記下了自己的語言,以此寫下自己的古典,並且並行的形成了有組織的統一國家。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形成了 日本 並不過言。
當然,有無文字的文化,也可能有無文字的思想。不過如果沒有創造出如「 古事記 」、「萬葉集」、「竹取物語」、「源氏物語」、「伊勢物語」、「平家物語」等龐大的「か な古典文學」也就可以說沒有現代的日本文化了。日本創造了「 か な 」,「 か な 」創造了日本文化,如此說來思考 日本 就無法忘記「 か な 的創造 」這劃時代的事件,其對日本的影響無法計量。

以自己的語言與文字,毫無束縛自由自在的記載,普及廣被至庶民,提高了識字率,更孕育出了和歌、俳句等日本的感性。簡單的說,沒有 か な 也就沒有日本,也因此 日本文化 沒有在當時的超先進大國中國的漢字文化中,被包攝而埋沒。

基督教傳教士所看到的日本 か な 文字文化

歐洲傳教士首先對 か な 文字做下記載的是 パ — ドレ、バルタザ — ル.カ — ゴ,他在書簡中列示了漢字與 か な 的一部分。讓一般人能要領很好的知曉 か な 概略的是 ジョアン.ロドリ — ゲス 所著的「 日本教會史 」,其中的一章﹕「 日本人在特殊用途上,使用有別於如同自由的歐洲拼音文字 」,以下引用其中的一章的一部分 ﹕

他首先敘述了為什麼中國人如此認真的學習漢字,那是為了高中科舉。「 只有這些人們( 中舉者 )掌握了王國的文治,得以行使屬於王家的各種職務、任務,以及擔任王國的官吏。」並且「 也從而獲得利益與名譽。」因而一心一意學習漢字。然而日本人並不如此,「 除掉諸宗派的學者,一般民間的貴族與一般民眾,並不如同中國人專心於學習文字。」。這裡就敘述了兩者基本的不同。關於「 科舉 」的有無,容後再敘。

「 …………,日本人僅學習足夠日常及公式使用的漢字。一般的庶民於書翰、備忘等其他種種書寫,在學習漢字上總感到相當困難,為了一般庶民較容易的學習起見,於公元八一○年左右,日本真言宗派的開山祖師之一 弘法大師,立下了日本語基本的五個母音 あ、い、う、え、お。 」

並且記下了「一般庶民於書翰、備忘等其他種種的書寫」大部份都是使用 平假名,這是正確的觀察。在個人的書寫上,即便是 信長、秀吉、家康,也就如同「 か な 文字論者 」一般,只要不是正式文書,所使用的也是以「か な」為多。

2010-01-24, 04:38
日本人如何造出了「 か な 」

日本語為漢文這個中國語拘束住,對日本人來說是不可能的。か な 是為了日本人而創造,所以只要對日本人來說便利的話,也就足夠了。ロドリ — ゲス 做了以下的記載 ﹕

「前記 あ、い、う、え、お 的每一個母音字,組合上一個子音字,就成了日本語的各種種類的音節。這個語言的所有音節,由一個子音,一個母音構成,而以母音做結尾。漢字是各自由一個音節形成,所以四十七個字就有了同數的音節。有了四十七個基本的拼音字(例 ﹕安 あ、加 か、佐 さ、大 た、奈 な、波 は…………。),就能如同歐洲人一般的拼音文字,在書寫日本語彙上就相當方便 …………,」

「 這些本源的綴字加上變化等等,為一般的庶民所使用,韻文也以之寫下固有而自然的日本語。女性,特別是有教養的貴族夫人寫書翰。身份高貴有教養的人們在這種文字上再混用一些漢字,用這種方法以固有的日本語寫日常的書翰、平易的文章、韻文、詩 …………。女性,特別是貴族的婦女之間,除了王國的共通語之外,也使用著一種有著很多名詞與動詞,而為一般男性所無法了解的語言。」

( 略 )從「 萬葉 が な 」看日本語文字化的苦鬥
( 略 )三千年前 アッカド 人的苦鬥
( 略 )「 か な 文字」與「 か な 文章 」是如何誕生的

﹡(上三節是枯燥的推延,「 い ろ は 歌 」有照相版,可惜模糊不清,恕從略。)

以自國文字書寫自國語言的喜悅

令人連想到楔形文字的萬葉 か

な 以「 い ろ は 歌 」的形態而形成了「 か な 」。日本人百花繚亂的古典文學世界由此誕生。除了「 古事記 」、「 萬葉集 」、「 源氏物語 」、「 古今和歌集 」、「 平家物語 」等名作之外,另外有龐大的 日記文學,日本的自國語就此從漢文的拘束解放,展現出了自由自在的,以自國文字表達的喜悅與豐饒。韓國好像曾經有如同萬葉集的「 三代記 」,不過到了相當的後代,在十二、三世紀的「 三國遺事 」之中有一部分是以漢字集錄,依照 小林秀雄在他所著的「 本居宣長 」所說的就是 ——「 文化中樞已經為漢文壓死了。」

就在「 萬葉集 」成形的四百年間的同時,也是日本國家形成的時期。也就是說,日本創造出了自己的文字,創作出了自己的文學。在創作自身文學這一點上面,羅馬人長期使用希臘語,歐洲人長期使用拉丁語,而不曾用過自己的語言。日本人雖然有了 か な,不過並沒有捨棄漢文。ロドリ — ゲス 這麼說 ﹕

「 支那語只有音與字,通常名詞與動詞也只有一個音節,然而日本語除了少數之外,今日與支那語通用的幾乎沒有,這是因為當時( 漢字音傳來時 )通用的古支那語,已經有了相當的變化。這些支那語之外,日本人將這些文字的本來意涵,以他們固有的語言付與了其他的意義。」

2010-01-27, 03:55 
文字、文學與統一國語的併行形成

日本人以  か な 而生存於自己的世界,也同時以漢字這個東亞的「 世界文字 」連結。就在這個兼俱著獨自性與普遍性的情況下形成了日本的文化。因此也產生了「 日本人也使用漢字,所以中文與日文是相同語言。」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