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三部)

2010-04-24, 11:47 

第 三 部

名之代•西歐的衝擊

第 十 三 章 土一揆•一向宗•基督

日本人心中終末的感覺

日本人的終末思想為韓國人所沒有。在傳統的古日本體制之中,到底日本人有著什麼從根底整個翻覆的不吉利預感呢 ﹖

永承七年(1052 年)就有了「鬥爭」末法將到來的思想。四百年後,應仁元年(1467 年)興福寺門跡大乘院尋尊 記到 ﹕

「本朝代終 百代威盡 二臣論世兵荒馬亂。王政難收 王命無用 惡政為宗 神祇威竭 祭禮無法 王法臣用 如是棄絕 正法為禪 毀壞不崇。佛法滅 王法竭……,……。」預言了日本國的終末已近。他有了傳統古日本的體制將被從根翻覆的不祥預感。而這個預感

「此世終將過去 ﹗」這樣的終末論,應該是稱做「終末的感覺。」是無時無刻不隱藏在日本人心中的,這也就是「無常觀」。由於下剋上的能量不時的顛覆體制,而讓這終末的感覺成了日本人無可逃避的心情了。

下剋上的日本 農民的成長

伊達千廣 所說的「起之於下 次第強大 其勢終不能止」及於底邊農民,一向的社會秩序從根底翻覆。這些農民都是隸屬 名主,耕作 名田 的「作人」(農業勞動者),也被稱為「下人」。在南北朝六十年的對立與戰亂之中,成長成了一個有年貢負擔能力的人,再加上從以前就獨立的農民,連帶而構成了「一揆」,成為不易駕駁的勢力。「一揆」的組成在一二○○年代就已經開始滲透入了農民,有一套被稱做「隱秘規文」的「村法」,鋪下了自治的體制,也就是稱為「宮座」的指導者團體。

這些人就在神社的神前飲“一揆神水”,團結為「一味同心」,在 反莊園領主的武士、有力名主層 的指揮之下,要求減免年貢、罷免莊官 …… 等等。這時再加入下人出身的農民,這就形成了“ 國人”級的領主一方面要團結「一揆」以抵抗上級,一方面又要向下,與上級共同確保支配權 的矛盾狀態。

以上所形成的形態就稱做 そう,或 そうそん「總村」。現在日本 3 / 4 的農村就是在 南北朝 至 室町時代 之間形成。他的 頭人 時而與 國人 結成主從關係,以確保 總村 的利益。調解 總村 與 總村 之間關於地境、水利權、入會權 的爭議就是 國人領主 重要的工作事項。

「總村」形成的一千年前,稻作就已經在嚴密的計劃之下共同作業。如此的 總村 就有了宗教意味的團結,如同 一揆。一村 的力量總歸是不足,連合了起來成為「與鄉」,這就有了相當的勢力,在「百姓逃散」的時期彼此互相扶持,並給領主以致命的打擊。「山科七鄉」就是一個典型 ﹔領主各異的「與鄉」由 七個本鄉,九個支鄉 組織了起來,定期集會,也開臨時會。這個「山科七鄉」 有時就成「德政一揆」的中心。

正長元年(1 4 2 8 年)的「山科一揆」成了波及到 大和、伊賀、紀伊、和泉、河內 的大動亂。隔年永享元年(1 4 2 9 年)在 播磨 的「土一揆」趕走了守護的武士,產生了由農民組成的「國一揆」。土豪當然是站在農民一邊。不過最終還是為 守護 所鎮壓,因為沒有強固團結全員的精神紐帶。

(松庭宣潔 ﹕ 2010-04-24, 12:40 

NHK 節目 轉動歷史之時刻第344回曾經介紹過 大友宗麟)

( air :  2010-04-25, 00:49 

大友氏 從 鎌倉時代 至 南北朝時代,與 少弐氏・島津氏 同為幕府家人衆的總霸子而権勢顯赫。進入 室町時代 之後,與 少弐氏 聯合對抗進出宮廷的 大内氏。

平定了以 大内氏、毛利氏 為首的 土豪・守護大名 等有著錯綜勢力的戦国時代北九州東部的就是 大友宗麟。其父為 大友家 第20代主人 —— 大友義鑑。其母親據稱為 大内義興 女兒。繼承了 周防大内氏 的家督,與 大内義長 為異母兄弟。有母親可能是“ 公家 ”出身的女兒,或者家臣的女兒之異説。另有一説其生母為 阿蘇惟憲 的女兒。弟弟有 大内義長、大友塩市丸、大友親貞 等。兒子有 大友義統(吉統)、大友親家、大友親盛 等。

由於經營海外貿易,是具有経済力的優良武将陣,以巧妙的外交擴大了版図。

起初帰依 禅宗,之後對 基督教 感到關心,終至親身接受洗礼,以「基督教大名」而有名。曾經平定九州6国,是九州最強大的 大名。不過在建設「基督教王国」之前,為 島津義久 所敗,晩年歸入 豊臣秀吉 傘下,衰退到勉強維持為豊後之一国,自甘為一陽春大名。)

生誕 享禄3年1月3日(1530年1月31日)
死没 天正15年5月6日(1587年6月11日)

大友宗麟 接觸e應該是葡萄牙e傳教士 屬天主教(羅馬公教)

台灣在17世紀頂半世紀 南屏Formosa受Nederland VOC公司e統治所影響 接觸e是屬新教Calvinism 北屏Hermosa 受Espana所影響 接觸e是天主教

(松庭宣潔 ﹕2010-04-25, 09:09 

大友宗麟 接觸e應該是葡萄牙e傳教士 屬天主教 ( 羅馬公教 )

台灣在 17 世紀 頂半世紀 南屏 Formosa 受 Nederland VOC 公司 e 統治所影響 接觸e是屬新教 Calvinism 北屏 Hermosa 受 Espana 所影響 接觸 e 是天主教
日本 ga 基督教新教 e 接觸究竟如何 ? 天主教 ga 新教在日本 e 發展有何差異 ?
m 知影有網友深入了解日本 e 基督教發展無 ? )

2010-04-30, 14:06 

為何 蓮如 一代就成就了真宗王國

對這些農民層積極傳道的就是 真宗系 的寺院。統合這些力量開始大傳道,構築起了稱得上真宗王國的就是「蓮如」( 1415 — 1499 年)。

「親鸞」是偉大的宗教家,卻不是一個組織者。目前在日本佛教諸派別中誇示擁有最多信徒數的 淨土真宗,直到 蓮如 出現為止是一個很渺小的存在,而 蓮如 的本願寺在其中也是個很小的寺院。

這裡不去深論 蓮如,而只談他與 總村、與鄉 的關係 ﹔他很正確的看到新勃興的農民的“ 宗教空白地帶 ”,並且很正確的做了傳道。

雖然說是“ 宗教空白地帶 ” ,然而農民在形式上還是歸屬於某個教派,只是領主的寺院可不見得是他們信仰的對象,也不對他們做什麼宗教活動。這是因為日本的佛教是以“鎮護國家”的宗教進入日本,因此是個貴族的宗教,武士的宗教。也就是,由上而下 浸透的結果。

簡單舉例,要身為貴族的比叡山“座主”親身進入自己 寺領 的農民之間傳道、傾聽苦惱,自然是不可能,其寺領的農民即使隸屬於延曆寺,在宗教上來說還是空白。

蓮如 的傳道將「總」轉變為「講」,也就是讓有著相同信仰的信徒成了集團。蓮如 否定權威主義,認為禮儀無用,聽法即可,這對經常的為權力、權威壓迫的農民來說,消除了一切禁忌,有著宗教性與世俗性兩面,正符合當時熱望精神充足的農民,也形成了精神的紐帶。如此,總村 入信,也擴展到了 與鄉。這就生出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對其它宗團的妨害,第二是,各總村的信仰內容。

第一個問題在 蓮如 開始傳道時就有了,那就是 比叡山僧兵 的襲擊。對這個問題,真宗也不得不防禦。這就是產生了「一向一揆」的由來。其實「一向宗」是另外一個宗派,這個名稱是世間誤解的名詞。第二個問題是 蓮如 自身極力的巡迴傳道,並且向各地發送了龐大的「御文」。光現存的就超過了二百五十封。

2010-05-03, 11:58 

因 一向一揆 而出現的「百姓之國」

這個急速擴大的「一向一揆」自然是捲入了與諸勢力的抗爭。對這個問題,蓮如 非常慎重,卻是為情勢所不容。

在 加賀,守護的富(木堅)家起了內紛。在南邊與北邊,分別由 政親 與他的弟弟 幸千代 掌握,彼此爭奪加賀一國的支配權。幸千代 一方,由 高田專修寺派 撐腰,假如 幸千代 一方取得勝利,加賀 的 本願寺 派就陷入危機。因此在 文明五年(1 4 7 3年),蓮如 送出了“ 為護佛法,不惜一戰 ” 的「御文」。

門徒們一旦決定“極樂往生” ,自然不畏戰死。在戰死 ——〉殉教——〉極樂往生 的邏輯之下,殲滅了 幸千代 與 高田專修寺派,確立了加賀穩固的地盤。如此彼此往來爭戰,稱得上是「百姓之國」,如此的體制持續了一世紀之久。

當時的 一向一揆 大體上是以農業生產性高的 近畿地區 為中心,從 尾張 至 三河,從 北紀 至 西國 擴散。如此情況與觸發宗教改革的「德國農民戰爭」有著一脈相通的地方。將 一向一揆 逼向滅亡深淵的是 家康,還有與 石山本願寺 苦鬥十一年的 信長。

本願寺法王 與各地的「一向一揆」一直保持一種所謂“ 無關係抑制主義 ”的關係,在與 信長 對決的時候拋棄了這個方針( 元龜元年,1 5 7 0 年),下令對 信長“ 總決起 ” ,也就是全面戰鬥。信長 確實是相當苦戰,這個“ 石山合戰 ” 於天正八年(1 5 8 0年),以本願寺敗北而告結束。

2010-05-06, 13:07 
ザビエル 的來日 與 基督教傳道

蓮如 去世於 明應八年(1499年)。十八年後歐洲開始了宗教改革,五十年後的 天文十八年(1549年),フランシスコ‧ザビエル 來到鹿兒島,這時正是 農民戰爭 正熾的時期。現在想起來不可思議的是,他對從來未曾一識的東洋一族的日本人有著很高的評價。他給在 ゴア的 耶穌會士 的信中說 ﹕「就我們今日所知的範圍,這些國民是我所接觸的民族中最傑出的。」

這應該是他的誤解吧。專門研究基督教的學者 H‧チ—ャスリク神父有以下的記載 ﹕

「這個初次的印象不只是曖昧的感想。シャヴィェル 以他獨特敏銳的觀察力,辨別了住民的優點與缺點,以及由於戰國時代的結果所帶來的道德與宗教的頹廢。儘管如此,也仍舊強調了其存在於根本的優點與文化價值。也在如此的基礎之上立定自己的計劃。他特別給予高評價的有以下三點 ﹕

第一、 日本無論在政治上或社會上有著高度的制度。多次的在他的信中提到政治的秩序以及社會各階級的制度。

第二、 學問優秀。尤其是舉了足利學校、比叡山‧高野山等「大學」,足堪比擬於巴黎大學等歐洲一流大學相比拼。

第三、 日本人不分男女都能讀能寫。然而當時歐洲諸國的庶民階級差不多都是文盲。

基於如此的認識,他擬定了他野心勃勃的計劃。」

他的計劃是先赴京都,向全國支配者的「王」,和宮廷行走的人們,企圖“由上而下” 的浸透。這個計劃當然以失敗告終。然而在戰國這個空位的時代,實質上是個“沒有王” 的時代。因此改變方針,轉向“地方領主” 做工作。

其次,他去到日本有名的「大學」,使之與歐洲的大學以交換學者教授的形式彼此交流。

第三,就是宗教文學或教理的翻譯與介紹。

在識字率高的日本以文書傳道的確有效。ザビエル 這個「不止是基督教的傳道,對東西兩文化的交流也有著劃時代的貢獻。」可是這些事功的實現之前,他卻過早的去世了。

歷史無法假設。如果他早一個世紀來日本,與蓮如做傳教競爭,結果當然無法知曉,卻是相當有趣的空想。因為當時有著“ 宗教空白地帶 ” 的新興農民層

在京都附近的傳道,由於信長的保護以及有能力的 オルガンティノ 的入洛(京都,元龜二年1571年)取得了一時的成功。オルガンティノ 對日本 — 應該說是京都的文化也有著很高的評價。

「日本的京都相等於歐洲的羅馬,科學、見識,文明相當高尚。不談信仰,明顯的我們比較差。我在通曉了日本語之後,甚至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如此聰明與明敏的人了。」他這個評價或許稍高了一些,不過也看得出他與日本人的關係相當順暢。

2010-05-09, 14:12 
繼承蓮如佈教方式的 バァリニャ — ノ

歐美人士對日本評價的兩極其實自交往以來就存在。元龜元年(1570年)接任的新佈教長 カブラル 依照他自己對日本的研究,就有著日本人傲慢、貪欲,偽善而高自尊心的結論。他在教會內差別日本人,嘲笑日本風俗,不學不用日文,過著全然洋式的生活。他的作為相當政治化。為了取得貿易與軍事上的便宜,利用了信基督教的 大名。從基督教的將來來看,其實可以說是相當危險的做法。

接到這些報告感到危機感的就是 バァリニャ — ノ。他是繼承 ザビエル 的精神而有志於東洋佈教的一人。對 カブラル 佈教方針的失望,終於將他轉調 澳門,並於各地設立「神學校」,養成日本人 祭司,採取了與 カブラル 完全相反的方向。

他充實了全日制的初等學校。這種學校的設立正是ザビエル的方針。從 1583年十二月十七日 バァリニャ — ノ 的信件裡面看到光只西日本就大約有兩百間。而他的方針是設立從小學至大學的基督教學校。

有著十數名基督教士,散佈於廣大土地,與十萬的信徒直接接觸很不容易,卻也是個事實。這就有如 蓮如 佈教的“講” 的方式。

因為禁止基督教所以資料相當貧乏。在「長崎實錄大成」裡面記到「感其慈悲厚恩者,盡幾千萬不知其數。」。這些都給充滿殺伐的戰國時代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耶穌會印刷.出版活動的目的

基督教教義是否真正取得了教徒的理解 ﹖耶穌會教士自身就相當自覺。除了設立初等學校至大學等教育機構,更將教義翻譯印刷成日文。

當時當然有談論基督教義信仰內容的教徒。也有著佛教所沒有的宗教啟蒙書,從這一點來看,當時的民眾之中,最能正確把握自身所信仰的宗教內容者,當屬基督徒無疑。

各種教義書籍有羅馬文,也有漢字與 かな 之使用。這時從 ザビエル 來日開始已經過了將近半世紀,也曾有過種種的問題,不過如同「宗教迫害」字義一般的事情倒是沒有發生。這中間當然也有著來自佛教的反論,而基督教確實是在廣泛的落地生根。這背後應該是有著日本人對宗教的寬容。同時也因為日本人以“ かな ”脫離中國,以“ 式目 ” 脫離中國的體制的當下,基督教的到來也有著不小的作用。只是在當時的世界,耶穌會並不僅只是純粹的宗教的世界。

2010-05-12, 13:09 
第 十 四 章 貿易.殖民地化.奴隸典禮問題

傳教士 為日本帶來了什麼

豐臣秀吉 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九州對基督教下了禁止令,可是在同十九年(1591年)與 バリニャ—ノ 會面,翌年出版了「ドチリィナ.キリスタン」的決定版。再於文祿二年(1592年)與傳教士 バゥティスタ 面會。他身邊的基督教大名,例如小西行長等,就很平常的活動著。慶長元年發生了二十六聖人殉教事件,或許就借這個機會再度禁教,然而事情並不如此簡單。

之後,到1612 年為止基督教相當自由。在日本住了約二十年的西班牙商人 アビラ‧ヒロン 在「日本王國記」中寫到 ﹕

「(離開了一陣子 ………,)1607年回到這個王國的時候,基督教的情勢非常的好。( フランシスコ會 )的修道士們在大江戶的市中心公然的擁有天主堂。他們與耶穌會的修道士都在 都(京都)、大阪、伏見、其他各地方的都市擁有天主堂,公然的與異教徒寺廟混在一起。薩摩之國已經有 ドミニコ 會的修道士進入。他們於1603年 入國,並於海港的 京泊 設了宿舍,在我回到王國那一年,在肥前又有另一個宿舍。アゥグスチノ 會的 博士修道士 也和 ドミニコ會 的修道士一樣,在同一時期為了傳 聖福音,進入了這個王國,定居於豐後之國的 臼杵市。」

由此看來,二十六聖人殉教後基督教依舊堂堂的活躍於日本,無法說宗教是殉教的原因,也並不因為問題嚴重而再度禁教。

追朔這些種種經過,並不會越加不懂。切隔開基督教的傳教,讓我們從葡萄牙船的日本來航史來回顧葡萄牙船 的日本來航是在1541年漂流抵達 豐後 ﹔來到 種子島,帶來 鐵炮 是在1543年,而在1639年禁止 葡萄牙船來航,這期間大約有一個世紀。ザビェル 來航是在1 5 4 9年,傳來 鐵炮 則是在六年之後。葡萄牙船來航當然是為了貿易,而不是為了傳教。彼等帶來的也不止是 基督教。

西歐 帶來的當然不止 神與惡魔、鐵炮、性病,還有 殖民地化,這當然有點說笑 ﹔新文化帶來的都有兩面性 ﹔到當時為止只知道 中國文化 的日本人受到了衝擊,其影響在禁止 基督教 之後也持續著。鎖國 之後的日本並不因此而斷了 南蠻學 的學統,由於繼續與 荷蘭 通商,而以 蘭學 之名在 德川時代 與 漢學 並立,這是與一邊倒向 朱子學 的 韓國 有所不同的地方。為什麼有如此的現象呢﹖這必需看當時日本所處的國際環境。

( Ashinakhan :  2010-05-12, 18:45
來幫 air 大 來幾個名詞釋義:

ドチリィナ.キリスタン:Doctrina Christiana,中譯《基督要理》,是聖奧古斯丁所著闡釋教義的經典

フランシスコ會:Ordo fratrum minorum,方濟會,提倡過清貧生活,會士著灰色會服,故亦稱「灰衣修士」。

ドミニコ 會:Ordo Dominicanorum,道明會,注重講道與神哲學,故亦名宣道會,會士均披黑色斗篷,因此稱為「黑衣修士」

アウグスチノ会:Ordo Sancti Augustini,奧斯丁會,或稱思定會。遵守聖奧斯定會規的隱修團體,在十六世紀末日本迫害基督教時期,出現了眾多殉教者。

_________________
You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If you will not fight, then you will meet your destiny. ) 

( air : 2010-05-13, 08:51 
Ash 大 這類簡短的名詞釋義相當有幫助,非常感謝 ﹗以下仍舊還請多多幫忙。

似乎日本與基督教的關係蠻有趣味,以下還有一些。從內容來看,著者對日本的迫害基督教時期有多一些的著墨,似乎在當年的歐美與日本之間是個蠻敏感的話題。另外,到基督教部份結束為止,沒能看到與台灣有關的記述,也是很可惜的地方。)

2010-05-16, 12:52 
由支那生絲與棉布的貿易仲介而取得巨大利益的耶穌會

有名的 哥倫布 開拓 西航路, Vasco da Gama 開拓 東航路,於1494年簽訂 トルデシリヤス協定,西航為 西班牙 勢力範圍,東航為 葡萄牙 勢力範圍,因此葡萄牙人東進抵達日本,而西班牙人西進抵達菲律賓。也就是以日本與菲律賓為地球分割線。

可是西班牙不以此為滿足。前述Barinya – Bruno基於西班牙的進入日本會帶來傳道上的混亂而曾經向教皇 グレゴリォ十三世 申請在日本宣教僅限屬於葡萄牙耶穌會的會士。本來也沒有說除了葡萄牙人之外不准進入日本的規定,而是在葡萄牙的統制下才得以進入。

如此決定的背後是因為到1557年為止,進出於澳門的耶穌會,與日本貿易取得巨大的獨佔利益,並以此做為傳教資金。當時葡萄牙船輸入日本的貴重商品 生絲、棉布,就是由耶穌會一手包辦。

當時的帆船行動並沒有那麼方便,順風,一下子就幾艘都進港,即使沒能夠如此,光一艘船所載來的支那生絲、棉織品,也不可能由個別的商人一手買下,而是儘管可能的延期付款,這給賣方帶來了不安,往往原船載回,甚至不再進港。由於當時的生絲很值錢,可以賣高價,如此一來買方也傷腦筋。

因此就由耶穌會全部收受,再通過信者商人賣出。對葡萄牙商人來說,耶穌會能夠收受買下,延期付款就沒有問題。耶穌會有了資金就得以傳道、蓋教堂。這時西班牙闖了進來,當然很不是滋味。

戰國時代的日本並不是不產生 絲 或 棉,不過纖維的主力是 麻。麻 的保溫不及 絹 與 木棉。秀吉 與 家康 對 生絲、棉布 都很有興趣,可是由於不熟悉於與海外貿易船的交易,因此就產生了這樣的一個方式。之後 家康 比照這個系統於 慶長九年(1 6 0 4年)結合長崎、堺、京都,之後又加入江戶、大阪 商人成立組織,一般稱做「五ケ所商人」。

 
豐臣秀吉基督教禁止令之不可思議

話說過頭了些。由於 グレゴリォ十三世 的教令,西班牙人的腳步只好停留在馬尼拉,然而日本人由於尚不知道,因此也就不受トルデシリヤス協定、教皇教令的拘束,照常的赴菲律賓進行貿易。有一基督教徒的 保羅.原田喜右衛門 向 秀吉 身邊的 長谷川宗仁 表示 馬尼拉 毫無防備,如果率大軍攻略,恫嚇一番必定不戰而降,秀吉聽了覺得蠻有道理,因此就派遣喜右衛門一族的原田持兵衛為使者赴馬尼拉。知道了這件事的耶穌會宣教士通報了馬尼拉。

總督 ゴメス.ペレス.ダスマリャ—ニャス 聞訊徹底的整備,開始遲滯作戰方案。由於情況不明朗,因此並且派出 道明會 的 フワン.コ—ポ 為使者來到日本向 秀吉 呈遞國書,然而船隻遇難,フワン.コ—ポ 溺死,國書也不見了。總督以國書遺失為理由,派人再送了一次國書,對此秀吉讓副使攜回答書,正使及其他三名則自願留下來當人質,而其實是要留下來傳教。到此,西班牙進入日本的作戰算是成功了。

將禁止令視為宗教問題是很有疑問的。如果將之與 信長.秀吉.家康 對一向宗一貫的態度相比就絲毫不足為怪。信長.秀吉.家康三人深嘗了一向一揆的苦杯,即時徹底擊潰了它的政治勢力與軍事勢力,不過還是未曾干涉各個人的信仰。因此對基督教也採取了同樣的態度視之即可。也因為這樣的態度,所以成了歐美人士不知道「何時禁止 ﹖禁止了什麼 ﹖」的原因之一。

2010-05-19, 12:24 
對基督教的五條詰問狀

秀吉 對 耶穌會 擅自的將長崎列為 「教會領」大為生氣,除了加以沒收之外並對它的支部長ガ

ガスパ—ル‧コェリョ 發出詰問狀,大約的內容有五條﹕

一、這些人是基於什麼權威可以強制的將 秀吉 的臣下導入 基督教。

二、為什麼這些傳教士可以讓其門生、教徒破壞 神社佛閣。

三、為什麼可以迫害僧侶。

四、為什麼這些人及葡萄牙人屠殺並食用耕作的牛隻。

五、為什麼耶穌會支部長コェリョ容忍他的國民購入日本人輸出至印度做奴隸。

教會看了以上這五條應該很清楚 秀吉 的重點。並不是基督教本身有什麼問題所以禁止,而是為了迴避“宗教戰爭”。「一向一揆」形成了「百姓之國」的本願寺領,對經驗過基於宗教信念而來的猛烈戰鬥狀態的他來說,基督教在他的保護之下「破壞偶像」,佛教一邊所發起的總反彈會相當可怕。

激怒秀吉的最大原因

秀吉盛怒的最大原因是葡萄牙人將日本人賣至印度等地做奴隸。這個事實 コェリョ 沒有否定,耶穌會 則僅止說會竭力防止。並且有點“ 逆襲 ” 意味的,認為只要 秀吉 下令嚴處「賣方日本人」問題就可以解決。

如此說來似乎不錯,倒是「處罰賣方日本人就可解決」,卻不去說「自行負責處罰買方葡萄牙人」。他們在受到長崎的日本人基督教徒的警告之後才注意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慶長元年(1 5 9 6年)發出了「奴隸購買者破門令」。這已經是問題發生後十年,如此的對應,可見得相當鈍感。

日本本身並不是沒有奴隸買賣,特別是在戰國時代尤其盛行。抓到敵方的家族堂堂的予以販賣。不過秀吉要確立秩序,回復到「貞永式目」、「建武式目」以來傳統的法的秩序。在「式目」裡面有「拘引人處死」的一條,這與奴隸制度為公認制度存在的歐洲有著基本的不同。

( Ashinakhan :  2010-05-19, 16:28
 トルデシリヤス協定:Tratado de Tordesillas 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
西班牙和葡萄牙兩國於1494年6月7日,經過教宗亞歷山大六世(西班牙人)的協調,兩國在西班牙卡斯蒂利亞的托爾德西里亞斯小鎮簽訂的一份旨在瓜分新世界的協議。協議規定兩國將共同壟斷歐洲之外的世界,並特別將位於維德角群島以西300里格(約合1770公里或1100英里),大約位於西經46°37′的南北經線,為兩國的勢力分界線:分界線以西歸西班牙,以東歸葡萄牙。)
2010-05-23, 14:20 
中國、越南、泰國禁止基督教的原因

理由當然也不止於如此,而有著與中國及週邊國家所共通的問題。中國 於1723 年,朝鮮 於1882 年 ﹔儘管是在日本之後,也禁止了基督教。越南、緬甸、泰國也禁止並拒絕傳教士的入國。

這些國家禁教的原因基本上可以說是“ 典禮問題 ” 。以典型的中國來說,是羅馬教皇禁止了中國人信徒參加對祖先,或者儒教天帝的祭祀。

家康這個「神國」是由主從制與領主間的盟約向日本的「神衹」(援用本地垂跡說,佛教當然也包括在內。)起請誓約,而得以保持秩序。前述,總村也相同,因此村落的秩序也是由此而得以保持。

將“ 起請 ” 當成典禮的話,日本從戰國時代開始走向幕藩體制,對基督教的禁止日漸強化的理由,也應該說是一種「典禮問題」。這一點不能不說與中國、朝鮮是有相似的地方。

當然也有不同之處。比如「長崎公領事件」,一個與「百姓之國」相似的「基督教之國」是無法容許出現的。

基督教禁止令的真意

秀吉 公佈了五條的基督教禁止令以及傳教士退出令。不過商人之外的任何人也一樣可以與基督教國度相往來。也就是說只要不擾亂與佛教之間的關係,前來日本者即使是基督徒也沒有關係。廣義的解釋就是傳教士來日本傳道,只要不發生事情也就沒關係。這就是西班牙使節為傳教士卻沒有問題的原因。由此看來,秀吉身邊有基督教徒就一點也不令人驚訝了。

此外,秀吉對秘密傳道也沒有要彈壓的意思。對他來說完全就只有一個國內政治的平穩,佛教與神道之間不產生磨擦、爭鬥,不帶來社會秩序的崩壞,對個人信仰就毫不過問。「諸宗教平和共存政策」—— 從律令時代導入唐的「釋儒道合一論」以來,就一直是日本的傳統。

(略)サン•フェリ—ペ 號航海士失言事件

基督教問題於日本的特異性

西班牙無敵艦隊戰敗於1 5 8 8年,海上權,在即使是戰敗之後也仍舊是在西班牙手裡,這一年英國與法國對西班牙結成同盟。荷蘭艦隊雖然抵達爪哇的バンタン,西班牙也仍舊維持著在1 5 9 8年併合新墨西哥、堪薩斯、加利福尼亞的勢力。認為,對拇指大的日本,只要顯示一下地圖,馬上照說照做。

サン•フェリ—ペ 號問題也影響到了秀吉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做為使節而前來,卻公然的無視於他的命令。

秀吉死亡,關ケ原之戰 家康得勝,德川幕府 成立,基督教自由放任的時代再度來臨。
問題經常不是宗教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它的背後有 ﹕一向宗化問題、西班牙殖民地化問題、奴隸問題,以及與其它亞洲諸國有著一面共通的「起請典禮」等問題。只要一有這些問題,無論信長、秀吉、家康,都會採取相同的態度,卻決不會有共產國家所說的「宗教即鴉片」的否定說法。結果就是無法弄清楚「禁了什麼﹖何時禁的 」。 諷刺的是日本迎接基督教的黃金時代,正是秀吉的禁止基督教與二十六聖人殉教之後。

第 十 五 章 荷蘭人 與 英國人

(略)漂流船 リ—フデ 號上的約斯登與亞當斯
(略)荷蘭國王給家康的信
(略)英國使節所觀察的日本
(略)家康為何優遇荷蘭人與英國人

( 謝謝 Ash 大 對 Tratado de Tordesillas 的解說與地圖。我是有用日文去查了一下,結果都是日文網頁。技差一籌,用心不足,請多多原諒,更非常感謝 ﹗ )

( Ashinakhan :  2010-05-25, 09:22
 air 大 言重了,您的日本概略早就已經不是概略了,
我是看得太入迷才來跑龍套的
期待您的續集 )
2010-05-26, 12:40 
第 十 六 章 真有過鎖國嗎

家康對基督教的最終結論

在一般概念上美國人都認為日本鎖國,而由Perry打開了日本的大門。也將被視為鎖國的「德川時代」朔及至 家康。可是家康並不鎖國,甚至經常積極的尋求與外國通商。從這一點來看,他反而是個開國論者。

問題出在基督教。至少到慶長十七年為止,鎖不鎖國並不是一個問題。

「德川家康認為即便是基督教教徒,只要遵從國法不擾亂公序良俗,就不予禁止。也不認為基督教義會危及國家,紊亂人倫。從外國貿易的考慮上來說,在與基督教諸大名的交涉中,也似乎是認為應該以保護為勝,持默許的態度為上策。」——(佐波恒『植村正久與其時代』〔教文館〕)

對“日本人基督教徒”的評價,這應該是正論。

「然而由於誤解與讒訴,也漸次的經歷了弊害,終於在國策上公佈了對基督教的國禁令。」

日本人對宗教是寬容的。家康打破了做為政治勢力的 一向宗,在作為上也就僅此為止,而沒有進一步的對個人信仰進一步干涉。當時的他只是一個三河的領主而已。

基督教的問題出在家康請 金地院崇傳 起草的「伴天連追放之文」。前段為有法令依據的「神儒佛合一論的世界觀」,之後有這麼一段 ﹕「伴天連的黨徒違反政令,嫌疑神道,誹謗正法(佛法),背義損善,見有刑人(殉教者)則載欣載奔 ……………。」

經過了百年以上血腥的戰國時代,一般庶民謳歌和平,對讚美殉教者“ 載欣載奔,自拜自禮,並以此為宗教本懷。” 自然是視之如同 一向一揆 一般的政治勢力,大大的 不以為然。

日本並不是沒有殉教的傳統。“ 一向 ”的教徒也是將自身的戰死視同殉教。而 家康 所畏懼的正是這個宗教成了一股政治勢力。然而 家康 已經沒有時間了。慶長十九年(1614年),高山右近 等基督教的頭人148人被放逐至 馬尼拉,隔年十月的大阪 冬之戰,再隔年四月的夏之戰,五月城陷。之後,諸法度公佈,元和二年(1616年)四月,家康辭世。或許家康到死一直都沒能對 基督教 做出最終的結論吧。

(呵呵,Ash 大可別忘了我只是一個糟糕的靈媒而已。)

2010-05-29, 13:03 
至「島原之亂」之道

元和九年(1623年)至七月為止是秀忠,之後就是第三代家光的時代。這個時代的對外關係相當紛亂。先是元和九年英國關閉了平戶的商館,離開日本。這並不是由於日本的放逐,而是與荷蘭的競爭失敗。

這期間,幕府進行了對基督教的探索,以及改宗、彈壓的政策。禁止基督教文書進入,實施「寺請証文」。一般化之後,並成了制度化,就在這段期間。

「寺請証文」大約於慶長十八年(1613年)開始,也就是家康的「基督教禁止令」的翌年。用以證明自己屬於寺院,而非基督教徒。起先僅限於改宗者,也就是改為佛教徒的「改宗証明書」。

「改宗証明書」在一般化之前發生了一件震撼的事件。就是寬永十四年(1637年)的「島原之亂」。

慶長十九年(1614年),高山右近 等被放逐至 馬尼拉 的時候,長崎 的各派基督教徒形成了列隊。這件事也見諸基督教記錄。洗淨痲風病人的腳之後親吻、身穿麻衣、頸套麻繩、頭灑灰、擔十字架。到了五旬節的禮拜一,兩千女子著白服,手持十字架,接著男性八千人,手持蠟燭步行於隊伍中央。列隊終尾則是蓋著黑布的巨大十字架,有肩背十字架者、手戴枷鎖 ……… 等等。

這是一種無抵抗,不惜殉教的意思表示。倒不見得是對幕府的抵抗,然而看在普通的日本人眼裡,就如同見到了「百鬼夜行」一般的異樣感覺。

如此的印象,當局有,一般人也有。然而這個島原之亂,到底是農民的“ 一揆 ”無奈於領主的高壓政治,還是基督教徒對彈壓的抵抗,多少有點不容易清楚。

(略)「島原之亂」的另一真相

「寺請制度」所達到的功能

「寺請証文」就是由寺院開出的 非基督教徒 證明。大約於慶長十八 —— 十九年之間開始。此時尚稱不上是制度,只由改宗者提出申請,不過之後日漸嚴厲,在 島原之亂 後,更命一般佛教徒提出,並做成「宗旨人別帳」。簡單的說就是日本人必需全員登記,寺院成了戶政公所。這是否是幕府有意圖的操作並不清楚。不過自“ 一向一揆 ” 以來,在末端指導、支配民眾,具反抗傾向的寺院,逆向運用了基督教,成了支配民眾的末端機構,結果就併入了幕府體制中的一個組成。

然而這對「做為宗教的佛教」來說是幸或不幸就很難說。明治時期非基督徒的 辰巳小次郎 的論文就說 ﹕「佛法於德川時代得勢,專任天下戶籍監督。維新以來戶籍法一變而由政府執掌,佛法勢力被奪莫此為甚。」

2010-06-02, 12:51 
「向神宣誓而不信神」的轉宗誓約

島原之亂 之後,幕府嚴格取締並迫害基督教。不過高達七十萬眾的基督徒當然無法收監管束。

這些教徒很多就逃避一時的「擬裝轉向」,其內心當然幕府無法知曉。因此就讓這些人簽下「確實轉向了 ﹗」的起請文。這個起請文有兩種 ﹔一種是被疑為基督徒者,自己證言自己是佛教徒的「日本誓詞」,另一種是基督徒自己證言確實轉向了的「南蠻誓詞」。在這個情形下,佛教徒「向神佛宣誓自己不是基督徒。」,這個很當然。至於讓真正的基督徒「向神佛發誓」就沒有道理。

島原之亂 後如此的日本政策,其結果就是日本與葡萄牙斷交。並於寬永十年(1 6 3 3年)禁止移居海外的日本人歸國。十二年(1 6 3 5年)也禁止了日本船的出航海外。並將在平戶的荷蘭人移至長崎的「出島」。就這樣,除了荷蘭與韓國之外,禁絕了與海外的交涉。與明國並沒有外交關係,卻許可明船來長崎。這裡不能遺漏的經濟背景是 ﹕必需品的「棉」已經日漸得以自給,「絹」則由中國船輸入。也就是說,日本貿易對他們已經沒有甜頭,也就出現了英國人撤退,而西班牙、葡萄牙海上勢力的消退等國際情勢,也產生了作用。

第 十 七 章 基督教思想的影響

不干齋ハビヤン 為何轉向

ハビヤン 生於永祿八年(1565年),經歷不是很清楚。幼時被寄養於禪宗寺,而養成為禪僧,於十九歲成為基督教徒。之後參與「基督教文書」的翻譯 …… 等等。慶長八年(1603年)回到京都,著作「妙貞問答」。依「排耶穌論」的作者林羅山所述,曾與其發生爭論。在家康對基督教採取寬容政策的十二年間,他活動於京都,稱得上是日本基督教徒的第一。

他在慶長十二年(1607年)棄教。家康改變對基督教的政策是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因此他的棄教與迫害無關。之後的約十三年間一直保持沉默,於元和六年(1 6 2 0年)著反基督教文書「破提宇子」,翌年去世。

從他所著「妙僧問答」與「破提宇子」兩本態度相反的書就可以看出當時日本知識人心中的軌跡。「為何基督教在韓國傳教成功,為何在日本就無法成功 ﹖」疑問就解了一大半。

韓國對朱子學的一邊倒,就連李退溪、陽明學都無法取得一席之地。這和「基督教時代」的歐洲有著共通點。也就是屬於宗教、思想絕對化的國度。然而從「妙僧問答」與「破提宇子」兩本書來看,就知道日本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

從「妙僧問答」來看,ハビヤン是一個冷靜的「比較宗教學者」更甚於「熱烈的信仰者」。在家康對基督教採取寬容的政策之下,產生了當時世界所無法想像的「四宗教和平共存」的狀態。在如此環境下的知識人,採取比較宗教學的態度倒也不是怎麼不可思議。也就是說ハビヤン的態度自身就有著四宗教如何去選擇的態度。在「基督教禁制」之前的宗教自由選擇,是不能忽視的有趣時期。

2010-06-06, 15:19 
無法取笑 ハビヤン 的現代人

信長 是處在一個“ 粗暴的個人主義與物質主義 ” 的時代。處在如此狀態下的人們,會想要追求一個有著基本社會秩序的宗教,也就是「統治神學」,一點也不會不可思議。這一點,神儒佛,人們就感到顯得比較無力。「妙貞問答」的神儒佛就是這個面向。對 ハビヤン 來說,西歐就是「西方淨土」,日本就成了“ 穢土 ”,淨土宗式的傳統就由 ハビヤン 以奇妙的形式繼承了。

激烈的宗教戰爭一直持續到家光時代(1648年)。歐洲人看了都要覺得奇怪吧。如此的疑問並不在於現實的西歐,而是他所盼望「確立平和秩序的世界」的構圖。而這樣的世界卻是在「去除基督教」的現實之下進行,而基督教如果反而成了擾亂秩序的一邊,就不知如何了。

社會急速的進入「幕藩體制」,這時他也漸漸了解到西歐的基督教世界並不是他心目中的樂土,因此也就動搖了。這種感覺,明治以後也有很多日本人經驗了,在戰後的媒體、大眾傳播嚮往了史達林治下的蘇聯、越南,或者文革下的中國、北朝鮮,而在知道了實態之後,也是失望了。現代人也是無法取笑 ハビヤン。

受知識人歡迎的「自然神學」傳道方針

日本人接受基督教的另一個原因是自 ザビェル 以來,從西歐引入 天文學、太陽曆、地球圓形 等“ 基督教的教示 ” —— 「自然神學」式的日本傳道方針這些合理的、科學的想法,日本人毫無抵抗的接受了。

讀 林羅山 的「排耶穌」一書,在 ハビヤン 的書齋裡,有地球儀、“ 如同水晶之六角物體 ” —— 也就是 三菱鏡。林羅山 絕對化了朱子的太極論,主張地球平坦,認為 ハビヤン 的說法可笑,如今看來反倒是 林羅山 可笑了。

ハビヤン 離棄基督教的原因

ハビヤン 為什麼離棄基督教而寫下了「破提宇子」﹖仔細的讀「妙貞問答」就知道有他自己無法理解接受的原因。那是援引了亞理斯多德「自然神學」的弱點。也就是「宇宙論」與「創世紀」神話不相容的原因。

“ 創造論 ” 對他來說,差不多就等同於朱子「近思論」道體篇的陰陽五行說。他的立場基本上是「治亂世,立秩序」,這一點,已經證明神儒佛的無力,因此採用了基督教。可以說一開始就是一種功利主義的選擇。因為有了基督教,卻又發生了「宗教戰爭」。讓日本人成了基督教徒,以之奪取了國家。因為“ 殉教 ”,而感到“ 喜悅 ”,無懼於因戰而死。結果自己也不過是成了日本殖民地化的尖兵而已。這些都很難讓他接受,因此也就只有離棄基督教了。

東亞的異端 西歐基督教的異端

ハビヤン 對後代的影響非常之大,他的著作成了德川時代對基督教的基本政策。明治開國,基督教重返,立即又被復刻。可以說它潛在的影響一直到了現在。他對神儒佛的知識很豐富,毫無疑問是個秀才,不過往往捨棄對自己論說不利的部份。

他引用朱子學批判基督教,而對林羅山的「排耶穌」論爭又如何對待呢 ﹖地球是圓的,天文學、宇宙學,在他的「破提宇子」裡面毫無觸及,而是避開了。

對佛教的「輪迴轉生」在「妙貞問答」裡面他是嘲笑否定,但是在「破提宇子」卻又大量的引用佛典。可以說,他對基督教的自然神學,以至算是科學的部份他默默的採用了。

實際上這就是之後的日本人的態度,ハビヤン 真正是“ 近代日本人 ”的第一號。簡單的說,如同在 ハビヤン 身上看到的,之後的日本人對諸宗教、諸思想也都採取了採用合理,捨棄不合理的做法。這一點,在被認為朱子學是正統派的德川時代,日本並沒有像韓國一般的向朱子學一邊倒。而有了將 神儒佛、基督教並列,將 蘭學、漢學 並列做出選擇的傳統。明治與現代,都是在這個延長線之上並沒有離開,而在雙方自由自在選擇的同時,也就有了彼此視彼此為異端的結果。

日本是朱子學的東亞異端,同時又是西歐基督教文化的異端。日本因這些而得以發展的同時,也不得不揹負了「異端的罪重於異教的罪」的宿命。

(  松廷宣潔 ﹕2010-06-10, 04:56 
騎兵隊?多此一馬!
◎ 黃東誠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 … day-o6.htm
八日被正式任命為日本新首相的菅直人在其上任後的首次記者會中,將新內閣命名為「奇兵隊內閣」。此消息國內都有報導,其中兩報分別把新聞標題定為「學幕府武士 日閣命名『突擊隊』」、「『騎兵隊』內閣 菅直人領軍衝鋒」。由新聞標題就可看出兩報駐日記者的專業水準實在是有待加強。

菅直人所謂的「奇兵隊」指的是由日本幕末時代長州藩的志士高杉晉作於一八六三年創設的一支軍隊,其最大特色就是成員沒有階級之分,只要是贊同其理念的有志之士,不管其身分是武士或庶民都可以加入。高杉晉作算是菅直人的同鄉先賢,而他之所以將自己所組的內閣命名為「奇兵隊內閣」,乃是因為他認為高杉晉作擅長當閃則快閃,當攻則快攻的戰略,明治維新之所以成功,高杉晉作果斷的行動力發揮了極大的力量。所以他希望在自己當首相之時,所屬的黨籍國會議員能效法當年的奇兵隊,利用勇猛果敢的果斷力來為正處於停滯狀態的日本打開僵局。

由此可見「奇兵隊」算是一個專有名詞。翻譯講究的是「信雅達」,不管是將「奇兵隊內閣」翻譯成「騎兵隊內閣」或「突擊隊內閣」,都是和日本新任首相菅直人在其就任後的首次記者會中所發表的談話內容的原意差很大的。

(作者從事日文翻譯)  )

( 第三部 完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