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勢三轉考(第二部)

2010-03-29, 12:10 

第 二 部

從「職(つかさ)之代」移行至「名(な)之代」

第 七 章 武家 與 一夫一妻制

為何武士的時代取名「名之代」

武士 在外國人士的印象之中差不多就是來自黑澤明的七武士,將軍等電影,或者對日本有點研究的就是在幕末的 日米交涉史 中出現的官員。武士(S a m u r a i)一詞也是被外國語化了的日本語,似乎就成了日本的象徵,不過要從「定義」來說,就再沒有這麼麻煩囉唆的詞了。

為 租庸調 所苦而逃亡的農民,當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雖然無力可施,如果有一個有力的人士在背後組織,他就可以從事開墾,生活也得到保障。這些人就是由中央派遣,而定居了下來的“住人” 。這些 住人 也確實是構成武士階級的基幹。

為什麼伊達千廣要將這個時代取名為「名之代」呢 ﹖因為這是個相對於「公田」的「名田」時代。也就是為主張所有權而適當的「付與名之田」的時代。它的所有權人就是「名主」,而它的最終統合者就是「大名」。

令人民痛苦的除了 租庸調 之外,還有一項就是「兵役」。這些徵兵制而來的兵士們除了武器、糧食必需自備之外,每年還要上繳乾飯六斗,鹽二升。弓弦、弦袋、矢袋、太刀、砥石、飯袋、水桶、鞋子必需自己設法。十人一組必需養六頭馬 ………。如此的負擔,今天看起來全然是不可想像的笑話。

具有財力的家庭獻上砂金、材木取得官位就可以免除兵役,如此一切負擔就通通由貧窮的家庭負擔,因此除了有辦法進入墾田或者寺院之外,就是只有成為盜賊。

為此而感到頭疼的朝廷,於寶龜二年(七七一年)將各國具經濟能力家庭的子弟集合起來當兵,並且讓貧民子弟去專心於務農。然而國司卻開始讓他們從事開墾,於是到底這些人是 兵士 還是 作人 就分不清楚了。

盜賊橫行與做為自警團武士的抬頭

延歷十一年(七九二年)廢止了邊境外的兵士,從郡司子弟之中募集“ 健兒 ” ,健兒一詞自古來就有,與此時的意思不一樣。大寶令的徵兵制終止,雖然改為志願兵制,可是應募者非常的少,包括常備兵力,及其他大宰府的補助兵力等等,總計才 7 6 8 4 名。如此的數目要稱做軍隊,不如稱做警察隊。

這樣的規模即使要維持全國的治安也相當勉強,因此也就盜賊橫行。不止進入了宮中,甚至襲擊國司館殺死國司,成了海盜就更不得了。因此,不得不將警察權委讓予具有財力及其子弟,或者具有健兒資格者都適任。這就等同於在正規的警察軍之下,有著自警團(自衛隊),警備保障會社一般,從某種意味來說,就是委讓了危險的軍事、警察權。

受讓者成了 檢非違使、押領使、追捕使。成了中央官僚受命自國司而不赴任所,而派遣“目代”(代理)的狀態。地方有事也不前往解決,一切委由押領使、追捕使處理。這個職位之後又成了世襲,於是這些人就成了土地、人民、軍隊的私有者。於是兼併土地,分與子孫,侍官於此的也就代代相傳,成了“ 家子郎黨 ” 有著私人性質的 君子 ——〉臣下關係的狀態。而在這些人之上,土地名義所有者的「本所」則遠在京都。

此時這股勢力尚未登上舞台,也是平安朝誇耀盛世的時期,不過已經擁有了龐大的經濟力與武力,成了壓制橫暴的寺院僧兵的武士。

為僧兵的橫暴而盛怒的白河法皇,因此而寵遇有著經濟力與武力的 平正盛。法皇從上皇出家而成為法皇的時候,平正盛 獻上寺領土地,也活躍於諸國叛亂的討伐與僧兵亂入的防禦。到了其子 忠盛 的時候,已經是「累巨萬財富,奴僕穎庭,武威服人。」不過此時在朝中尚無地位,而被驅使於貴族間的政爭,與寺院的抗爭。有時也成了貴族的侍衛。然而,由於政爭,讓他們漸漸的自覺到自身的實力,終至奪取政權,而最初登場的就是 忠盛 之子 —— 平清盛。

清盛 的登場「公地公民」的訣別

( 平正盛 ——〉平忠盛 ——〉平清盛 )

平清盛 成為 太政大臣 之後,不去變更一向的體制,反而參與其中,在財政面做了基本的改革。那就是正式的承認了「莊園」的存在,而一向以來朝廷的政策不如說是防止「莊園化」。現實的情況是「比較起白河、鳥羽時代有了更多的新地,國司所知道的公地則不超過全體的百分之一。」

「地頭」這個頭銜一向就有,而將這個頭銜活用起來的是 清盛,繼承下來給予完成的則是「賴朝」。 清盛 瞭解政治力的基本在於領地的所有,因此首先自己就先努力於領地的獲取,同時掌握了取締莊園的實權,採取了領地實益由自己收取的方法。任命自己家族的成員擔任諸國的莊園 地頭,將這些置於自己的權力之下,即使未能直接所有土地,實質上就成了支配的體制。這就清楚的與「公地公民」訣別了。

另外,清盛 也開始輸入宋錢,日本就在此時進入了貨幣經濟時代。然而他的政權在 養和元年(一一八一年)隨著他的死亡而告終。在這個前年,他命令他的兒子 平重衡 攻擊 南都,燒燬 東大寺與興福寺,當時連大佛的頭都掉落了下來,深深衝擊了當時的人們,是一個象徵宗教勢力後退的事件。他的死,與 平家一門 同時滅亡,武家 最後的勝利者 賴朝 正式登場。

2010-03-31, 04:17 

賴朝 如何而在實質上取得支配權

依照「大勢三轉考」,大化改新以後的改革「承上之命 戮力變易」,而繼「職之代」之後的「名之代」則是「起之於下,次第強大,勢終不可止。」的時代。 

這個轉換點在文治元年(一一八五 年)。將警察權以追捕使、檢非違使、押領使等形式委託民間,成了非正規官職的「令外之官」。

他並於文治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奏請朝廷許可於全國各地設置 守護、地頭。翌二十九日許可下來,在不分公領、莊園均設置地頭。武家勢力至此尚未及於院、官、權門、社寺之領地。不過以叛亂追捕的名目,將一切置於地頭的支配之下,並課徵並無法令依據的稅金「兵糧米」。也就是「警備保障料」。

清盛相當瞭解莊園就是經濟的基盤,而經濟又是政治權力的基盤。取得了政權,大多數的政權就成了平家一族所有,然而平家西去,後來的賴朝又將這些莊園歸還了舊主,並上奏朝廷。如此一來,舊勢力就紛紛捨棄了對平家的效忠 —— 可見他的政治感覺 不是一般。

為了莊園歸還舊主的事務,設置了“ 公文所 ”,為了裁定所有權與境界的爭端,設置了“ 問注所 ”。到此一來莊園置於他的管轄,民事裁判權也移到了他的手中。關於刑事,因為有著總追捕史的權限,因此實質上就取得統治權。另外,“ 侍所 ”統轄了全國武士,所以包含 兵權,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到了他的手中。

不過賴朝並不是有意的密謀奪權,而是結果演變如此。在征伐奧州取得全國之後,成了日本的實質統治者。不過這並不表示這個支配權有著“ 律令 ”這個國家公法的基礎。這是一種相當詭變的狀態。

賴朝一方面固然是尊重天皇,一切遵照天皇家的命令行事,一方面在白河天皇病中、歿後都齋戒、頌經,他的熱意也不能說只是形式,也修復了平重衡襲擊寺院以至掉落的大佛佛首,並親自上京開眼供養。

訂定一夫多妻為罪的北條重時

到底當時武士階級的想法是什麼﹖可以以受賴朝影響很深的 北條泰時、北條重時 做例子。重時 的家訓「極樂寺殿御消息」,全部九十九條,記些有趣的以記全般之傾向 ﹕

北條重時 訂定一夫不得多妻,這在當時大部份都是一夫多妻的亞洲相當不尋常。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聖人應該生涯獨身」,只允許一人,多了就是有罪。而武家一向就是一夫一妻為原則,之後也是如此。倒也不全然沒有妾的存在,而是不允許公然的存在。為眾所公認,成為常識,甚至以多妻誇耀,這就不行了。

為什麼在亞洲只有日本呢﹖原因並不清楚。從「武家家訓」來思考,那就是「身為武家應遵守一夫一婦」。武家不行的事情,武家以下的庶民也是不行,不過武家以上的天皇、公家又是例外了。

對女性失禮之戒的家訓

北條重時 做為當時人,似乎相當女性主義,也記入了家訓。他厭惡輕視女性或孩童,也不准對女性失禮。可見得鎌倉時代武士對女性的照護。

一、 吾妻說話,應注意傾聽。
二、 再如何卑賤的女性,也不應道其之短。
三、 女性亦可成佛,尤其女性思慮深遠,念佛一遍,自可極樂往生。
四、 非禮勿視。

2010-04-02, 12:36 
主從關係與血緣關係如何調整

德川時代 仍舊有相當多的未開墾地,當時是自由繼承制,由一人管理也有其局限性,因此分割繼承相當自然。幾世代下來,只要一族團結,就可能成為政治勢力。一般「家訓」的所謂「一門.親戚」,可不見得就團結,也不一定就是以血緣順位統制。總領 不一定就是 長男,末子 也可能出仕幕府。這一點,武士 是能力主義,也只有能力主義得以在苛刻生存競爭的戰亂社會存活下去。因此 總領 的家長權也並沒有法的保障。因此只有依循「家訓」,而終於也會產生下剋上的問題,因此 重時 所謂的「一味同心」,其實也已經兆候了予示。

推薦現代日本人也通用的「體貼在意」

北條重時 之家訓有著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之五戒,另外「氣くばり」(體貼 ﹖﹗)也相當有趣 ﹕近葬儀勿笑、迎面相逢先行禮讓、勿誹謗出家、守父母教訓、多分酒餚予眾人 ……………。這應該就是當時武士的行儀,與今日現代人、外國人所持「武士」的印象相當不同。

從 北條重時 這個家訓可以了解到 賴朝 對 後 白河法皇 的禮儀尊重應該不必懷疑,不過剛成立了的幕府政權與天皇這邊,即使 重時 從心底的尊重皇家,也仍舊不可否認彼此之間的小心在意。從天皇及他左右的“ 公家 ”來看,北條氏不過是從伊豆的在地官人上竄而來,實質上自身受到支配,心中當然不會快意,對天皇、公家寺院勢力來說都是不可輕忽的對手,對天皇左右的人來說自認己方資格較高,這也是相當自然。在表面的態度上,彼此在內外,都儘可能的避免無必要的摩擦,這就是體貼在意 ——「氣くばり」。

2010-04-03, 10:02 
第 八 章 武家革命與日本式法治國家之成立

「承九之亂」是 守護、地頭 對 人事權 的正面衝突

「職之代」終了,繼之以「名之代」,而當然此時「名之代」的體制尚未完成,新的武士權力也尚未確立,一方面朝廷與公家也幻想著權力的奪回,這一點幕府必需常時的在各個方面小心對應。然而朝廷與幕府間的全面衝突仍舊是無法避免。

既然全國的 守護、地頭 由 賴朝 任命,院、宮、公家 之所領都進了其管理之下。一方面來說,幕府管理維持全國治安,「莊園」的本所 —— 天皇一族、公家、寺社 的收入得到保障,就這一點來說,天皇一族、公家、寺社 應該感謝 賴朝。然而這個一向揮舞著權力的人,一旦失去統治能力,對新權力者的保護會感到壓迫感,因此由反彈而產生全面的復權運動也就理所當然了。

事情的發端在 白拍子龜菊 一件。後鳥羽上皇 由於收到 龜菊 申請,兩度院宣停止 龜菊 所管領 攝津國長江、倉橋 兩庄的地頭職務,然而執權的北條義時拒絕了,所持的理由是因勳功而由賴朝任命的人事,不得任意解任,也就是說守護、地頭 的人事權屬於幕府,而不是在天皇。對這兩點雙方無法妥協。而 守護、地頭 既然在實質上掌握了日本的統治機構,掌有人事權的自然就掌有了支配權。
承九三年(一二二一 年)雙方終於正面衝突。

承九之亂之後,義時、泰時 父子對抗了後鳥羽上皇 的院宣,並起動了關東分國十七國武士 攻打京都,流放 三上皇,讓 仲恭天皇 退位,擁立 後堀河天皇。

至此,武家支配全國的地位 正式確立。

2010-04-05, 11:42 
正當化反朝廷叛亂的理論武裝

一向以來,關東分國十七國一切遵照賴朝的御教書決裁行事,不過在美濃的墨股川以西地區,有什麼事情還是需要法皇、上皇的決裁院宣,儘管賴朝在全國設置守護、地頭,也並不完全直接的掌握了全國的支配權。承九之亂很清楚就是武士團對朝廷的叛亂。這要如何將反朝廷的叛亂做的正當化做理論武裝呢 ﹖

兒子的泰時認為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這是古代儒教的思考,即使再如何無理無體,包括吾等自身,也絕對不應該反叛天皇。」

這裡有趣的是父親的 義時 也是引用中國思想,認為﹕「 周武王 推翻殷暴君紂、漢高祖打倒行暴政的秦二世。」不過日本的天皇與中國不同,即位並不是來自「天命」,而是從日本神話的神明繼承了支配權,這才是正統性的根據。從 義時 的觀點來看,義時擁立的後堀河天皇比被退位的仲恭天皇,在皇位繼承的血緣順位上排序較前面,而且認為錯在天皇身邊的佞臣。這個「清君側」的思考也影響了明治的大日本帝國憲法的「補弼之責任」,一直到現代。

邁向確立新武家秩序的「貞永式目」

對武士團來說,幕府是保障自身所領有的所有權,以及得自賴朝的諸權利,而並不是天皇家。一旦失去了幕府,自然也就失去了保護自己所擁有諸權利的力量。

武士團對反抗天皇有著強烈的抵抗感,然而討伐天皇身邊的佞臣就很順理成章,沒有抵抗感。這些「反叛者」一旦毀滅,天皇就實質上失去了權力。天皇失去了權力,而僅成為一種象徵,義時 只需要建立「補弼之責任」的幕府體制就可以了。

天皇一旦成了虛位,取得實質統治全日本的幕府自然也需要推動法治,因此一套得以維持新武家秩序法律的制定就勢在必行了。這套法律就是「關東御成敗式目」,簡稱「貞永式目」。

「貞永式目」起請文 之意味

「貞永式目」由幕府評定眾十三人以多數決制定。

一、在評定會議的決定之上,有在訴訟中之個人、有在新法條訂定之後,被認為當然對其不利者有著親疏關係或好惡感情者,應一切斷絕。以自身心中所存知的道理,不憚旁輩,不懼權貴勇敢發言。

二、多數決就會有反對意見。一旦決議通過的條文,其符合道理者固然視為評定眾全員所評定之行為,然而即使是錯誤的決議,也全體一同負連帶責任。

(略)「式目」與中國法律絲毫無關
(略)武士、民眾都不瞭解「律令」
(略)泰時取名「式目」的理由

脫中國.日本式法治國家的成立

律令 只有通漢文的人士才能瞭解,然而一般庶民只能看得懂「 かな 」。將 泰時 的“ 律令批判 ” 與前述 魯迅 的「 漢字批判 」相比對就很有趣,就是以雙方的民眾都不瞭解的形式而保持了神秘的權威。可是「起之於下 次第壯大 而終不可止」的武士階級可不能就此而滿足,因而創制了「 か な 階級 」的法律,當然這也不表示就全面否定了「 漢字階級法 」的存在。

因為不知「律令」,倒也不表示武士、庶民就住在一個無法的社會。事實上武家社會自有一套決斷基準,嚴謹的法的意識是無法否定的。泰時 因此而主張制定式目,由此壓倒多數的武家以下庶民的法律就是「貞永式目」,這就是由日本人手中自行創制的法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日本人脫離了中國的承受法,而向日本的固有法邁進,可稱做為了日本人而產生的法治國家也不過言。而之所得以創造出來的則是由“ 多數決而來的議決 ”。

在 延曆寺 與 高野山 所發生的僧侶議決方式,也浸透入了武家階級。或許佛教給日本最大的影響就在這一點上面,也可以說沒有佛教就沒有日本政治文化的存在,日本的民主主義來自佛教,而不是由歐美輸入。這個傳統也影響了做為現代日本的基礎的「五條御誓文」(一八六八年),如果日本本身沒有這個基礎,即使導入了西歐的民主體制,就什麼也無法生根。

2010-04-09, 10:58 
第 九 章 武家法的特徵

規定土地所有權的兩條條文

「貞永式目」首先公佈的有 五十一條,之後又陸續增加了 九百多條。這 五十一條 並不是 基本法,與其後追加的九百多條也有很大的不同,而一般指稱的「貞永式目」是 五十一條。它主要的部份內容如下 ﹕

武士建立了幕府這個自身的政權,他的動機之一是能夠提供「本領安堵」(領地所有權的保證)的屬於自己的政府。這個政權一旦樹立,最大的問題就是所有權的認定,接下來就是繼承的問題。雖然土地已經實質上的私有化,然而 律令 基本上是 公地公民制,所以現實擁有者的所有權並沒有受到法的保障,也無法依法主張權利。

簡單的說,就如同共產國家的自留地。政府隨時可以修法改廢沒收。如此的狀態繼續下去,一塊土地在以往種種的權利錯綜複雜化,到後來所有權的認定就變得很困難。

一、古條文略。
簡單的說就是,即使持有證明 賴朝 以前“ 來歷 ”(佔有的正當性)的文件,也以賴朝、以及其後的決定做為“ 來歷 ” 的正當性。因此以 賴朝 以前的來歷證明,也不能提起訴訟。不過如果新的所有人因罪而被裁判,沒收所持領地的時候,賴朝 以前的來歷證明也有被認定的可能。

二、古條文略。
此為「貞永式目」最重要的一條,稱做「二十年年紀法」,對中世紀的土地所有權有著極大的影響,其影響及於現代。

貞永式目 在前七條是保證在賴朝以後持有幕府正式公文書保證所有權的人為所有權者,也以之做為新的來歷證明。然而即使持有如此的公式文書,卻並不佔有所指土地而超過二十年者,則權利消滅。在期間,又另有他人佔有土地,卻持續繳稅,「無論是非」,土地歸佔有者所有,也就是佔有者擁有最優先權。

從以上二條條文來看,幕府的原則是「現狀主義」﹔即使認定佔有一定年限的人的所有權,幕府並不承認種種基於「往代來歷」( 證明舊權利關係之文書 )的所有權主張為原則。幕府並且交付被認定的所有權者以「安堵狀」( 所有權保證書 )。既然土地私有被認定,這個權利為財產權,只要無法可依,幕府也不能隨意上下其手。也就是受法律保護的永代所有,當然也就得以繼承。

(略)土地一旦繼承 一切自由
(略)女子也有同等的權利與義務
(略)繼承權讓渡予妻之後 離婚將如何
(略)土地繼承 幕府介入之少數例外
(略)功績、責任、罪科 不屬一族 屬於個人
(略)無連坐之日本 罪及九族之中國
(略)「十六夜日記」主人翁因何上訪鎌倉
(略)朝幕並存之日本獨特體制之誕生

「嫡子繼承」並不是長子繼承,當時是由家長自由選定「嫡子」,不分長幼次序,而是依本事越多者,繼承所領越多。「嫡子」固然有長男的意味,卻也有末弟而被選定為「嫡子」者。對這一點稍有誤解就被認為「日本為長子繼承之國度」。

2010-04-12, 10:54 
第 十 章 經濟動物之出現

室町時代 貨幣經濟已然落實之日本
 
永享元年(一四二九 年)韓國使節朴瑞生初抵日本嚇了一跳,在日本不用帶什麼東西竟然可以旅行。再之前的應永二十七年(一四二○ 年)赴日的宋晞璟驚訝到日本的乞丐竟然是要錢,而不要米。一四二○ 年到一四二九 年是足利義持至足利義量的時代,在這個時代,日本的貨幣經濟已經滲透到乞丐。旅行只要帶著金錢,付錢就有旅社,有如同計程車的馬,不止有收錢的橋、收錢的船,甚至有收錢的道路。

韓國到了李朝王國創建以來,在二百五十年間並未能落實貨幣的通用。然而當時的韓國並不是後進的國家,這並不是說當時的韓國沒去推廣貨幣,而是用了種種方法卻無法推行成功。以當時東亞的基準來看,日本倒反而屬於異常。

韓國的金日坤教授認為貨幣的通用取決於農業生產力的向上,工商業社會分工的成立,社會生產力全盤的擴大,在這個基礎上交換生活的一般化,以至流通經濟的發展。否則政府再如何努力都無法使貨幣經濟落實,有了這些條件,就即使像足利幕府這種無能的政權,也一樣能夠成功推行貨幣經濟。

輸入中國錢的平清盛的功績

日本在八世紀的時候與韓國一樣很努力的要施行貨幣經濟,可是沒能成功,也同樣都是 律令制 的時代。和銅元年(七○八 年 )日本首次鑄造了貨幣。之後又鑄造了十二種皇朝錢,韓國則在稍後一點的高麗成宗十五年(九九六年 )鑄造了鐵錢,肅宗七年(一一○二年 )鑄造了銅錢。日本在從和銅元年開始的二百五十年間,政府再如何努力都無法落實貨幣的流通使用。永延元年(九八七年 )一條天皇下令促進錢貨的通用,然而一方面又限定只能全面使用於佛事,至此長期促進貨幣流通的努力終告失敗。然後被稱為 准米、准布、準帛 等生產物被使用於納稅、交換手段等。這可以說是一種物品貨幣。

公務員自古以來就生性保守,一旦決定的事就不易去改變。經濟漸漸發達,即使已經進入了導入貨幣的狀態,也一樣不想去改變。似乎這只會混亂了以准米、准布、準帛,訂定公定價格的萬物估價法。而另外一個原因是酸化銅的挖掘殆盡,沒有鑄造銅錢的原料。

世界三大產銅國的日本,礦石都含有硫磺,當時的精煉技術尚未開發,公務員們自然是羅列出種種不可行的原因,如此狀態如果一直持續,日本經濟或許也就此停滯了。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提議「從中國進口以流通。」。這個人就是 平 清盛。日本這時也剛到了貨幣經濟的時代,宋錢 一進入即爆發式的大流通。因此武士似乎也可以定義為 「主張土地所有權,令貨幣經濟落實。」

這稱為「渡來錢」,從寬永十四年(一六三七年)為止約四百七十年間,在日本流通的貨幣是 宋錢與 明錢。

輸出大量的 金 以做為回報的日本

中國由於銅錢大量流出,終至引起由貨幣不足而來的恐慌,因此在一一五五年禁止銅錢輸出。如此還無濟于事,因此正式的發行紙幣。最初流通紙幣的是中國,然而另一端的原因卻是在日本,這相當有趣。

中國不太產金。現存的一些金製品或出土品大都是來自屬國的貢品。日本產金就不少,馬可波羅的「東方見聞錄」就記載了“ 日本為黃金之國 ” ,在日本住了近二十年的西班牙商人 アビラ.ヒロン也說﹕「日本是黃金之國。」日本金礦的枯竭是在德川中期。

從中國輸入商品,似乎也曾經不使用中國貨幣,而直接使用砂金。當然原因也可能是如此比較有利。將卑金屬直接使用做貨幣,似乎未曾在人類史上看過。用砂金與中國的銅錢交換,也算是一種金本位制吧。

(略)動搖了鎌倉幕府根基的貨幣經濟之威猛 
(略)高利貸、銀行誕生、變質的土地所有形態
(略)幕府發佈貨幣禁止令
(略)從偷錢的發生看貨幣經濟的浸透狀況

2010-04-15, 13:15 
幕府體制的根本 總領制的崩壞

貨幣對社會的浸透,到了最後人們的價值觀當然會改變。以所領安泰做為土地所有權的保證是鎌倉幕府的基本,也當然會面對種種問題的挑戰,其中徐徐浸蝕幕府體制基本的就是(蓯)領制的崩壞。

當時的 所領 繼承一般是分割繼承。以所分到的 小所領 做基礎,慢慢開墾下去,一族的 所領 擴大,數代累積下來就擁有了廣大的土地。總領(頭人)統領一族,一有戰事則一族追從,也就是動員起來成了戰鬥單位。幕府交付 總領 以「安堵狀」,平時有收受一族的年貢上繳的義務。這裡出現的問題就是「式目」一方面承認各個人的土地所有權,一方面又讓 總領 擔負統制的義務。重時 的家訓提到﹕即使是庶子之身也不應有各別的想法。也就是必需自覺個人是在 總領 之下的一族裡面的一人,而不是無關係的獨立武士。需要這個訓戒本身就已經顯示有人“並不如此認為”。而一旦“ 貨幣 ” 進入了體制,持有貨幣就漸漸的個人主義化,人人都有了“各別” 的想法。如此一來就有不服 總領的統制。首先出問題的就是“ 納稅 ” 。

.拒絕繳稅 ——庶子拒絕繳稅,總領 應先代墊並依基準沒收其領地,然而在現實上是無法實行。如此一來稅金繳納實質上成了 總領 的負擔,總領 當然受不了。幕府 就稅收不足的部份沒收領地,這就等於認同了 總領 已經沒有統制力,也就是說 幕府 自己否定了 總領制,如此一來“ 不應有各別的想法 ” 云云就不再可能了。

第 十 一 章 下剋上與集團主義的發生

鎌倉幕府為何崩解

元弘三年(一三三三年),鎌倉幕府 倒壞,最後的執權 北條高時 自殺,天皇家 收復了政權,卻立即進入了長達六十多年的動亂時代。這期間古代的秩序,包含 總領制 完全崩壞。

鎌倉幕府 倒壞的原因很多﹔元朝忽必烈汗 的侵襲,雖然因為有神風相助的運氣,日本一方的戰果其實相當有限,在戰備、戰爭、戰後的處理種種,都讓幕府財政產生了破綻。而一方的 天皇家 可不自安於「君臨而不統治」的地位,經常在尋找恢復政權的機會,而扶持天皇家的“ 公家 ” 及大寺,也都保有一定的政治勢力。

元亨三年(一三二三年)後醍醐帝 以這些勢力為背景,出動政權的收復。同時 北條高時 浪費無能而沒有人望都成了理由。更直接的原因則是 足利尊氏 做了天皇一方的內應,在 元亨三年,新田義貞攻陷了 鎌倉,幕府滅亡。

幕府 滅亡的原因很多,沒有這些白蟻侵蝕 幕府 的基盤,時機就尚未成熟,然而這樣的侵蝕並沒有因為幕府的滅亡而停止。

2010-04-18, 11:58
「一揆」契約集團的成立

延元元年(一三三六年)足利幕府 成立,後醍醐帝 移駕 吉野,繼續政權恢復的戰鬥,而 足利幕府 自身分裂,諸國武士也失去了保證自身領地安泰的政府。如此,各人就只有在某種契約的形式下團結以自保。各種力量進入了分解與再編成的過程。如此成立的就稱做「一揆」。國人(在地小領主)、農民、商人、僧侶紛紛形成「一揆」,「一揆時代」就此出現。日本也就從一向的“ 血緣集團 ”,一變而成為“ 契約集團 ”。

開始是一族再團結的 一族一揆。之後“ 一族一揆 ” 之外又有了“ 有力者的一揆 ” 、與“ 血緣無關的一揆 ”,以及“ 以地域利害結成的一揆 ” ,稱得上形形色色。

(略)強勢的 國人一揆
(略)實現罷免守護的 國人一揆
(略)血緣社會的崩壞 總領制的消滅

日本的平等主義、集團主義的原型

武士本來就是以自力墾田,開拓世界的人們為主流。因此有著「自力主義」的特質。當然,這也並不否定共同的場合,完全的是以個人的自由意志,以平等立場參加為原則。全員合議,制訂規約案文,依個人決斷來成立議決。

這就是日本 平等主義、集團主義 的基本。集團主義沒有能夠全員平等就不可能成立。因此,就如同圓桌會議一般而完成合議,並產生了就如此的形式以圓週放射狀簽下的署名,這就是「傘連判」。

「自力主義、個人主義、集團主義」到底浸透至何種程度呢 ﹖寺院的「多語篦尼」多數決、幕府的「貞永式目」,以至地方小領主,國人一揆的契約都屬之。

如此一來,農民也依樣學樣就毫不足奇了。

(略)日本曾否有過奴隸制

2010-04-21, 11:05 
第 十 二 章 貨幣 契約 組織

為何足利將軍可能過豪奢的生活

茶道 是什麼 ﹖能 是什麼 ﹖、從表象來看日本的公司、銀行,甚至政府組織與歐美並無不同,然而,總經理果真有決定權嗎 ﹖政府官廳的決定權到底屬於誰 ﹖日本文化這些特徵的成形大約在 室町時代 到 戰國時代 之間,一三六八年 —— 一四九一年 就是室町時代,接下來約一百年就戰國時代。這個時代真正稱得上是混沌的時代,也就是打破舊日本,重新構築日本式秩序的時代。

如此下剋上的熱力噴射而出的世界,舊秩序被破壞了,貨幣威力勇猛。如此之混沌,連最高的權力者都不知道明日的命運。在如此的世界營建花園,建造金閣寺,即使享用著美女、美酒、料理,然而一樣無法逃出來自政治、經濟的心勞、苦勞。

然而忽然間,有一個貧窮的老人坐在四疊半陋室的暖爐旁靜靜地飲著茶。即使就只那麼一刻鐘,都想停留在那平和的空間,渾然忘我。從如此的願望,就產生了 茶道。對享夠了奢華生活的人們來說,這就是最高的奢華了。

茶道的出現當然不是如此簡單,卻顯示了日本文化的二面性,基於能力主義的競爭社會以及對靜寂隔離空間的希求。在充滿殺伐的戰國時代仍舊有小笠原流茶道的禮儀作法普及日本全國。有著留存到現代的,在忙碌之中求禮儀的二面性,這應該可以稱做是室町文化之後的日本特徵。 

「中國土下座外交」的元祖

渡來錢的時代,只要獨佔明錢的輸入就等於掌握了貨幣。然而為了輸入明錢需要有大量的金,幕府卻不是金山。明帝國 的制度是只要接受冊封並上貢,就賜下 明錢 ﹔付出些微的代價就可以得到很大的經濟援助。韓國如此,沖繩也是如此,然而對 明帝國來說卻越來越無法接受貢物,因為財政越來越困難,終於將進貢船由一年一艘限制為三年一艘。義滿 就是使用了這一手,而以「日本國王臣源道義」的名義向 明帝國 稱臣。

日本的「(對)中國叩頭外交」的元祖似乎是 足利幕府,不過之後的日明關係時好時壞,有時歡迎明帝國來使,有時又驅逐之。對明帝國來說,實在也無法無限制的滿足日本的要求。

(略)為各種金融機關支持的 室町幕府
(略)德政一揆所揭示的幕府規約
(略)部下予主君行為規定的法律制定
(略)從起請文看毛利元就與家臣團的力的關係
(略)四十年後的毛利家起請文

終止戰國時代的原因

戰國大名 往往給人以老是在戰爭的錯覺,其實彼等最關心的是對所領的經營。當然,為了經營,相對於 家臣團 有求於 戰國大名 的保證,其代償就是承認 大名 的統制權與指揮權。

終止戰國時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對一般領主而言,最關心的也是自身領地的保持與經營。無可如何的,這也就只有向強者尋求保護,並向強者集中,而形成了雪崩的現象。

其次,貨幣將人從土地割離。與小領主動員的形式不同,構成了從土地割離的軍隊有了可能,不過這只限於為貨幣經濟浸透的先進圈。如此一來,擁有土地與貨幣者就成了強者。

第三,鐵砲的傳來。天文十二年(一五四三 年)種子島來了葡萄牙船,傳入了鐵砲。有著豐富資金的人就有辦法購入大量的鐵炮,組成大兵團。也出現了帶槍雜牌軍的傭兵隊。到了一五八○年,筒井順慶徵收了大和國中諸寺的梵鐘,搗毀後製造鐵砲。

從這段期間的記錄來看,合戰的死傷者差不多都來自鐵炮,槍戢只佔二十分之一,來自刀的死傷者又只佔槍戢的十分之一。以數字顯示則,二百名死傷者之中,因槍戢者是十名,因刀者只有一名的比例。這加速了戰國時代的終止無法否定。

對小領主而言,只要能保證自身的安泰,誰當主人都可以。保人安泰的 大名 則能夠保證自己領國安泰的人,誰來當日本國的支配者都可以。這就是出現 豐臣秀吉 的前提。有著血緣、家系的價值觀,他就不可能出現。

豐臣秀吉 樹立的體制其實也就是以上體制的全國版而。也就是說 豐臣秀吉 下面的有力諸候有 德川、前田、上杉、宇喜多、毛利 所構成的五大老。而由於 豐臣秀吉 出征討伐朝鮮的失策,在他死亡之前,決定從這個戰爭中無條件撤退的,要說是 豐臣秀吉,不如說是這五大老。而後,德川家康 以一對四,對戰 前田、上杉、宇喜多、毛利。前田 首先落敗,上杉 降服,宇喜多、毛利 在關ケ原敗北,政權移轉至 德川家康 之手。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大勢三轉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