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文 化

12/27/2006     媒抗副刊版

關於〔台灣文化〕

(小 雅 小 姐 在 媒 抗 網 陸 續 貼 出 包 括“ 村 姑 包 ”等 數 篇 貶 抑 台 灣 文 化 的 文 章 之 後 引 起 了 廣 泛 的 討 論 ,司 佳 小 姐 因 此 開 了 此 欄,有 心 人 士 向 前 看 先 生 留 言 本 人 前 往 參 與 ,續 貂 之 狗 尾 如 下 ﹕)

一個沒有能力在國際政治地位和心理基礎上,與中國做出清楚而完整切割的台灣,就不可能讓台灣在文化、政治等各個方面有什麼真正意義的向上提昇與開創。台灣文化的開展必需立足於當下,不為過往所羈絆,真正的理清自己的陣地與存在,才可能有效的從事爾後的發展。 「中華文化」—— 一直就是中國派用以在政治上連結台灣與中國不可分割的躋帶 ﹔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中華文化」﹖首先, 所謂的「中華文化」在中國,因為共產黨六十年的統治,所以是不存在的 —— 這是國民黨的官方說法,是一個旗幟、一個毛公鼎,一個政治工具。這個「中華文化」透過六十年的教育教化,體現在 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古文觀止、唐詩宋詞等中國經典之外,真正滲入台灣社會的是國民黨的“ 黨國結構 ”。經典本身是好的、無罪的,但在現代社會的發展上有它的局限性。我常弄不懂,什麼叫「中華文化」﹖這樣的文化存在那裡 ﹖這樣的質疑當然是有問題的,每一種人都有他因教化或生活習慣而來的文化,我覺得有問題的是 ﹕為什麼「中華文化」幾乎就是舉世第一的 ﹖為什麼因為有了「中華文化」往往讓我們的思考往內收縮,如同穆斯林 ﹖到海外看看 ﹕什麼是「中華文化」﹖—— 舞獅 ﹖﹗中國菜館 ﹖﹗經濟力量 ﹖﹗李小龍 ﹖﹗沒有中國文化的洋人都是男女苟合、老人棄養、文化侵略 ﹖﹗

龍應台為台灣意識設了一個負面使用的新名詞,叫做「台灣主義」—— 你既然要另立旁支,那你就只可能是一個「主義」,相對於「文化」,你當然是人為的、膚淺的,不是實有的、存在本身的。做為一個台灣人的個人而言,我的膚淺是完全 O . K . 的 ﹔不過讓我來檢定檢定有著“ 台灣流中華文化 的文化人”,給我的印象。 在國外 —— 首先他不習慣排隊、舉止顯得較粗糙、賭場差不多華人佔半數以上,他要和你談白人的種族歧視、談華人應該如何爭取政治地位。話不是完全無理,不過我請你對其他族群也付與相同的尊重。

讓我們回到台灣 —— 迎神賽會、歌仔戲 ﹔到過台灣的中國人就跟我說在這裡他看到中華文化,不過對台灣的中華文化人來說,這是民俗,屬於迷信、落伍、封建。中國古書,不免俗的,我也看了些,搖頭幌腦起來聲韻與氣勢都讓人有抽鴉片煙的快感,不過在一般生活層面,更多的是“ 打麻將 ”﹔台灣人在以前也打麻將,不過國民黨來了之後才真正的成為台灣人生活的一部份,麻將沒什麼不好,打過多的麻將,這就成了我印象中的「中華文化」。

個人接觸過幾位中國文化人,相較起這些台灣製造的中華文化人,很讓我驚訝的是,這些人對中國經典有著比在台灣的中華文化人更深入的認識,可能飽經風霜,深受痛苦,對中國文化也能持有理性的批判。中華文化當然也是 —— 而且比起台灣的中華文化人來說,更深厚的存在中國部份的知識份子裡邊。太長遠的歷史,除非有足夠力道的自省能力,活力往往逆向發展。

理清了在台灣的所謂中華文化,在建構、形朔台灣文化的大旗之下,中華文化也可以是以主義的形式,而與其它主義,以相同的位階而存在,彼此不擠壓、不排斥、不否定,尊重彼此的差異,所有資源應該歸還於“ 新台灣文化 ”的建制底下。然而在政治之外,我們還有什麼樣的機制可以尋找 ﹖

請容我將小雅大大過往的文字簡單的要約為以下兩點 ﹕

 1 . 台灣屬於中華文化。

2 . 有企圖心的獨派知識人也要做出努力,試圖去理解衝突的所
在,去摸索雙方可能的交集,並放大這個交集,才可能為台灣的認同問
題找到出路,否則我看不到明天。

我再去翻閱了一下 Morninglewis 大大推介的這一篇論文 ﹕

http://blog.yam.com/alesia/article/5323269

在它前言的第一段裡就已經開宗明義的將一切說得很清楚 ﹕

【 本文研究的重點,不止是在呈現龍應台說了什麼、為什麼這樣說,主要還想回答 ﹕為什麼龍應台所論述的「中國性」是如此的內容 ﹖這些論述之有效性的基礎為何 ﹖更具體的,對那些人有效,又那些人無效 ﹖本文認為 ﹕龍應台的「中國性」,首先是奠基於國民黨統治下,發展出來的「高文化(high culture)」,以及「中國文化 vs 台灣民俗」的文化階序 ﹔接著,則是建構了本土化等同於是毀棄了中華文化,即所謂的「去中國化」不僅是民粹式的復仇,封閉的特質也將失去全球化時代,立足國際社會的重要資產。實際上,此一論述充滿了「高現代性(high modernity)」的特質 ﹕抽象地、本質化地、二分對立地討論概念(如傳統與現代,及與本文密切相關的中國文化與台灣文化),最後再唯意志地、帶著聖戰情緒地試圖建構其所認為理想的世界 —— 如建立台灣成為中國文化的暗夜燈塔。】

我覺得小雅不妨敞開胸懷,對這個論述進行一些瞭解。

前文的最後一句,我覺得很重要 ﹕

【 讓中華文化,而不是中國文化,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份,並在自由多元的環境下,與其它的文化元素之間互動,激蕩出更豐富的文化內涵。】

文化是有機而動態的,中華文化如此,我們一般說的台灣意識,或說本土意識當然也是如此。如果我們對一個向上提昇的台灣文化還有所期待,對我來說,起碼在機制上,將中華文化凌駕於台灣之上,這樣的中華文化,就成了絆腳石。

感謝飛揚回應的最後兩段 ,剛好是我接下來想說而比我說得更好的 ﹕

【 其實,台灣社會和文化本就是多元的,與美國、加拿大等現代民主國家很像,一個國家,多種族群。對外,只有美國人或加拿大人,但在生活上,文化百花齊放,各有認同,但也尊重彼此,互享美好的文化精華。

台灣應該也是如此,比較不同的是,多元台灣文化裡的「中華文化」因政治因素而顯得「獨大」,所謂的重新建構「台灣文化」,應該是重新認識被忽略而存在的部分「台灣文化」,使整體文化更加燦爛!可惜因為「統獨之爭」和「單一民族文化國家」的概念,讓台灣文化的建構變成「割肉」比賽,為了「割肉」,不僅要割掉與「統」有關的文化來源,更要「鬥臭」它,把台灣文化裡面不好的部分全部「栽贓」給它,這樣才更合乎「正義」來下手切割。﹙註 ﹕最 後這一句是彼此彼此而已。)】

在上面這些論述的基礎之上,一個具開創性,有活力的台灣文化才得以有成。我想這不但是我個人,也是所有在這裡的網友大大們對小雅誠摯的呼喚。

「李敏勇」—— 這一篇各位或許看過了,不過我還是雞婆一下,換換空氣。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65885

有一位大大告訴我,所謂「去中國化」,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去中國中心化」,我覺得這是對的。因為中國文化是向後看的文化,台灣文化如果要有所提昇,就必需去掉「中國中心化」。文化思維中國中心化如同現在,政治思維以至政策也較大可能的以中國為中心,這就連國民黨說的中華文化都不是了,在這裡要談台灣文化不但多此一舉,長久的看,較大的可能是被越拉越緊。你舉的歌仔戲就是一個例子,我看不出來歌仔戲與紹興戲、廣東大戲一樣做為中國戲分支 —— 地方戲曲,有什麼不同。其實各位現在聽的歌仔戲曲調,與我幼時在野台戲聽的已經相當不同,這是電視化長篇連載,有事實上必要的結果。

真正的社會熱情不需要鼓動,是生活的一部份,現在的歌仔戲與我幼時的盛況相較是一瀉千里。閩南語地區﹙東南亞﹚的風靡,語言相同才是原因,一般他們稱為 ﹕福建話 ﹔「閩南話」一詞,我猜是國民黨來台後的造辭,我幼時的中廣台語節目,都稱為「閩南語節目」、「閩南語歌曲」,連福建語他都不用,這種文化傳播的深厚思維與功力 —— 台灣人一般並不懂。

《  to ﹕ 韭 菜 大

「創造自我本色的文化」—— 這個的確是差不多一樣,不過如何去找出這個「自我創造」的因子,或許還需要摸石頭過河。就歌仔戲的當代化來說,或許就像吳興國的劇團吧(不是郭小莊) ﹗時代不同,民眾的需求也會不一樣,我倒不過慮。

閩南語 一詞,我是從字面上來說,你有這樣的顧慮,我倒沒去想到 ﹔這的確不容易有適當的用詞,還是脫不了一個 政治。》

就我來說,我只能憑自身來自不同的生活體驗的感覺去說話,因此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就是以 一般、比較,的說法來發言。我也了解,比如對著作權的尊重與否,盜拷 似乎是舉世皆然,不過程度有一定的落差,台灣的唱片業大幅衰退,就是一個參考。台灣比起以前當然是有進步的,比如在有著寬廣大馬路的城市,開車紅燈無阻礙現象,現在應該已經沒有。我實在很不願去提我居住的國家的情況一般等等的說比較好的舉例,因為對住在台灣的人來說不公平。

這似乎也可以從台灣人的商法上看出來 ﹔在台商遷往中國之前,一般出口歐美的 MIT 雜貨等,就是以量競價、OEM 而賺大錢 ,只要能賺錢,基本上自我制約不多,台灣的經濟,與這個商法也是有關的 ﹔現在搬到中國的外銷廠也還是一樣,不過現在的中國廠,無論內外銷,他敢做的事就更多了,你不敢他敢,尤其那是他們的地盤,台商最終當然只會輸他而已,除非你的企業規模的確夠大。話似乎扯遠了,不過我覺得這樣的體質是有相關連的。

守不守法 ﹖或許更適合或涵蓋全面一點的說是 ﹕生活習慣好不好 ﹖,就我的體會,我會有我自己的感覺、看法。其實也有很多是農業社會的殘留,社會不同,習慣也會不一樣,要這樣看可以比較舒坦,但對我們台灣的社會無助益。

文化定義 前面談過很多,我只能由庶民生活來談,我認為在民主政權、自由社會的形態底下 ﹕一個 越守法、越講求衛生、越有組織力、越有效率 ……等等生活習慣的國民,這個國家的文化會越有改善,會比較好。

在這個以台灣為主要的網站,我為很多大大對台灣的歌頌深為感動,容我稍微異類一點,可以提出再加強的觀點,當然 ,對貪腐、子彈等這些政治議題的情緒反應,請容我拿來做政治立場的判別標準 ﹕有認為這些是有罪的、造假的媒體,無論它要誤導說好,或誤導說壞,都是叛國、是反台灣的。

【 在上一個世紀的二十年代,我們的先人至少曾經熱衷於把社會主義(甚至於還有黑色青年的無政府主義等)思潮運用實踐在反抗殖民主義運動之上,引發一系列歷史性的精彩論戰,掀起轟轟烈烈的社會運動。是他們(而不是林獻堂等士紳)首先提出台灣民族的概念,以及一系列環節相扣的議題與日程。至少,那個世代台灣人的政治思考,相當的多元。這種思想傳承,是所有尊重多元性的公民社會都知道珍惜的。

一度百花齊放的多元思惟環境,後來因為日本軍國主義大興,被活生生壓制下來;再經過半個世紀的國民黨警總的思想控制,早已經屍骨無存了。如今,台灣人早已擺脫了警總陰影,然而絕大部分卻依然繼續忠謹遵循過去統治者的教誨,唾棄這個歷史記憶,蔑視這個思想傳承。我們深惡痛絕國民黨政治體制,卻安於這個體制所設計的狹隘保守思維框架,豈不諷刺。

這些政治偏見和思想盲點,乃成為我們當前的思想基因,已是十分的根深蒂固。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應該採取左翼的階級分析思考或者其他某特定意識型態,而在於我們對於現代思潮中許許多多非常有價值的組成部份普遍缺乏認知,也缺乏了解的意願。這無疑是莫大損失。

不僅如此而已。意圖復辟的保守派舊勢力,固然是台灣進步的絕大阻力;殊不知,我們自己從舊體制所承襲的僵硬思維陋習,也同樣是阻力,甚至於是一股更不易克服的重大阻力。如今,我們一般極不習慣於批評與論爭,缺乏容忍異見的雅量;論斷事理所憑藉的,往往只是幾個缺乏深度內涵的主觀感性準則,也偏頗集中於幾個狹隘層面。在此環境下,若要在台派當中提出另類思維,都需要有很大的勇氣,準備隻身去面對一個千夫怒指的肅殺場面。在文化上,思維單一化其實就是貧瘠化,易流於短視、遷怒。這絕非公民社會之福。】—— 延平旁聽生

上面這一段是從 茶黨 海國公民學院 的 “ 第三世界博士與人文 一欄 ”

http://taiwantp.net/cgi/TWforum.pl?board_id=4&type=show_post&post=123

轉載過來(請 茶黨諸兄 與 延平大哥 海涵) ,應該可以給我們很大的醒思,也請諸大大發文之前,檢視一下自己的文字是否有 「從舊體制所承襲的僵硬思維陋習」 存在。

《  H2O54 寫到 :  air 應該知道這樣的轉載顯然並不合法吧 ? 這樣不尊重著作權的隨手轉貼陋習,的確給文化板友不小的醒思.   》

H 果然厲害,各位看到沒有 ﹖一下子就在這裡抓到了台灣文化中一般人很習以為常,犯了法而毫無知覺的毛病之一 ﹕不尊重著作權。﹙好像節錄也不行厚n﹚。

清水 大 ﹕好、好 — ﹗隱形熊 有來和我提醒過,我也說 OK 沒問題,西洋戲劇那一欄也是抄書,過一會兒我去了結清楚 ﹔我在這裡當二軍還抄書,是自己都覺得很不堪的,人家說得比我好,我剪貼一下,兩位認為不行,那我就從眾議 ﹔作者的原文很長,應該不是全文。

H 大大 ﹕不要生氣 ﹗聽你說歐吉桑的後代都很守法,光這一句我都很高興 ﹔台灣人單純土直,這很好,不過 媒抗 常常會鬥嘴吵架,這或許也是個原因,如果大家稍微有那麼一點體讓,我想情況會改善很多。鑲藍的習性 是不是 ﹖你是指 小雅 ﹖老實說,我覺得 小雅 只會討厭我,雖然我是正心誠意的期待一位「真正有愛於台灣」的藍營,就事論事的來做 反面董事。

兩位的不爽,我相當瞭解 ﹔在上一貼,我提到了一些台灣待改進的地方,不過我也提到好的地方,我想這樣會比較健康,同 的必需去喚起,異 的也應該提出來檢討。

我重新從深綠的身份去檢討我的前貼,深刻的立場,我的確會鑲上藍邊,H ﹗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番署不怕落土爛啦。至於對政治、社會的看法,我不磨裬兩可 ﹕

其實相類似的事例,要用心去挖掘,應該還很多,比如餐廳預約位子,屆時不到,也無電話取消,而習以為常,這種狀況連大學教師都難免。

又比如一塊沾布,擦之又擦,迴之又迴,髒水噠噠濕,就是不去淘洗乾淨,眾人如此,也是習以為常。

其它可以拿出來醒思的還很多,大家不妨多醒思醒思 ﹔人要有點長進,多醒思一點自己待改進的地方,才是個方向。比如 H 與我,就在這一呼一吸的應和之中,就又多提供了一個庶民應有的醒思,台灣文化也就又有了一個 謬 的長進了。

《  Olivia  ﹕一個老師談他的留日經驗,提到洗不乾淨的燒杯,他在求快(及覺得聰明)的心態下剪剪貼貼完成了工程圖作業,卻觀察到其日本同學用了看似笨而費力的方法老老實實的畫著,不過,他們是用一下筆就準備畫到好的心在畫,難怪這位老師會說他在掙扎著留日或留美後,最後選擇用科學方法決定去向時所選的留日,雖然後來也去了美國進修,但留日對他來說,不只是學業的完成,更重要是一種文化的學習。   》

“ 後來也去了美國進修,但留日對他來說,不只是學業的完成,更重要是一種文化的學習。 ”——  Olivia 說得太好了。

當然台灣好的,值得贊揚的事例也很多,比如晨操,透早起床,這裡一隊那裡一隊,從事各種運動,這樣的庶民文化,我就很喜歡。又比如 ﹕排隊的習慣,比起我幼時就有相當大的長進,以前等公車是人們三三兩兩,散處四周,公車一來,一哄而上,堵在門口,誰也過不了關,於是車掌晚娘面孔,乘客滿身大汗,制度不完整,整個大環境如此,任何事情也就小裡小氣,用心計較,個個怕吃虧,人人貪便宜了。

以前的區公所,申請次序無法可依,狀況也完全一個模樣,一忙起來,公所的爺兒們可能少小離鄉,流離顛沛,脾氣令人吃唔消之外,喝茶、抬槓,打毛線、看報紙,不一而足。

我不搞意識形態,實在說,現在的阿扁我很幹,不過他當台北市長的時候,對戶政事務所的服務改革,不但令人面貌一新,從端茶送水值班人員的態度,可以感知到執行這個普及整個台灣的新文化的公務人員,有著慇肯的誠意,這樣的服務人員(公民)令人激賞,這樣的阿扁令人難忘,當然總統的職位執掌不同,挑戰更多更複雜,我理解,但要求還是不鬆懈一點的好。文化的成長,政治的興革應該還是佔第一位。

拍寫 ﹗庶民談點庶民文化,淺薄了點,請多多原諒 ﹗

air 敬白

《  to 韭 菜 ﹕不要鞭我 ﹗

1 . 我贊成類如「排除中國文化,台灣無文化可言」的說法 ——  • 這個我不贊同 ﹗

2 . 改為「去中國中心化」,一辭應該等同我說的「創造自我本色的文化」 ——  • 我覺得「去中國中心化」一辭才有足夠強化的心理動機。

3 . 愛爾蘭 — 是屬於什麼樣的國家我不瞭解,不過我會去孤狗一下。》

(拍寫 ﹗臨時要出去了,再談。)

( 剛剛原來是要去吃晚飯,人嘩、跟de 行,甸甸卡允食允睏,我從例要了個大碗越南麵 )

回來女兒與我搶電腦,自個兒喝點兒小酒,量淺,舌頭大了點兒,話兒多了些兒(夠鑲藍兒了吧),拍寫 ﹗其實就是貧嘴,正文真正看的不多。就在上述網址,有一位 泥土兄,與一位台派飽學對練,這位台派是正色應戰,泥土兄則一面輯讓而昇,暗裡袖下雙掌齊發,陰風陣陣 ﹔我在一旁看得驚濤駭浪、膽戰心驚之餘,竹篙倒菜刀,下海進去一陣衝殺,那一欄希裡嘩拉,也就掛了,其實當時我真正怕的是,這位飽學仁兄敗下陣來,我臉上掛不住,台灣從此陷入暗黑時代 ﹔另一組是一位 —— 當然也是飽學的仁兄,一下場就稱 延平中學 的為 君,延平中學 的不動聲色,也與他以 君 相招待,兩人君過來君過去,甚是有趣 ﹔本文、文本之外,其實我真正喜歡看的就是這些高手過招,依樣葫蘆,學舌一番,也算是過過乾癮,未想引來風波一段,算是畫虎不成反類犬,說起來已經是海國時代了。

清水喜看歌仔戲,韭菜與子旭兩位顯然有學理研究,做為一般閱聽人,我也來胡說兩句 ﹕

以做為在廟口戲台上觀看的小觀眾身份,看過了歌仔戲與布袋戲的全盛時期,台上台下聯成一氣,同悲同喜,宛然一家的盛況,絲毫不遜於現代年輕人在演唱會上的熱烈狀態。在台北,我好像只知道「亦宛然」與「小西園」。

粵劇與紹興戲,與歌仔戲一樣是“ 地方戲曲 ”,與京戲比起來,實在說,較少有哼哼唧唧,時不時自個兒來上一段兒的,因為京戲這玩意兒西皮二黃,如同抽雅片,自己會哼唱上癮。記得以前有一次,一位當時甚有名氣的電視男演員,西裝革履,相貌堂堂,雙手交叉胸前就坐我隔旁,戲碼倒是忘了,隨著大花臉豹吼的一段唱結束瞬間,這位仁兄大喊一聲 ﹕「好 – ﹗﹗」(這個很普遍),“ 一 國 龍 潭 ”直衝地面 —— 所以說京戲這玩意兒,屬於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那種樂入骨髓的勁兒,如同出精兒一般,上述三樣大戲無一能及。

西洋戲劇即將下檔,韭菜、子旭兩位顯然甚有鑽研,或許不妨前去影音版新開一欄,專論一番,讓我來端茶遞毛巾,是非常樂意奉陪的了。

除了愛爾蘭之外,另外我也很想聽聽「一度百花齊放的多元思惟環境,後來因為日本軍國主義大興,被活生生壓制下來」的 —— 軍國主義大興「之前」,台灣如何 ﹖日本又是如何 ﹖﹖這可又非野侍大不可了,當然引經據典不用過多,看得我霧煞煞,乾脆沒看,說個大概即可,庶民是非常感激的。

air 敬白

《   unicorn 寫到 :  針對 air 大大所說的台灣人不守法的事 ( 這也能算是文化吧 )
以前我被統媒誤導時, 確實也這樣以為過
但後來看過一些分析
自己慢慢去了解
才知那只是頭痛醫頭的一種表層結論。 》

unicorn 大大既然有 看過一些分析,我相信就是沒錯了。

我上貼似乎在說台灣人不守法,仔細想一下,也不對,台灣守法的人當然很多,除了不少商人的兩本賬。正確的說是對 法 或 任何規定 的態度(這裡不提 法 好了)。照我的感覺,“ 傳統 ”加拿大人對有什麼規定或新規定,一般會 「注意的、當一回事的」 去 守,如同守打牌規則一樣,不亂套,也注重公平性。十字路口交叉通過也是一樣,可以說是一種 約(法)定俗﹙習慣﹚成,於是整個社會運作顯得井然有序,工作的時候也是一切按手冊進行,與上述日本社會相當一樣,而華人就很聰明。 這或許需要 胡為者 出來講一下,因為我說不得準。

《   夢之彼方 寫到 :  代台獨份子大貼出:
琳瑯滿目的美食佳餚,讓人看了口水流滿地。^Q^宴會的不同角落景象,大家是否感受到與台灣的宴會不一樣的文化了呢?^^a     》(圖像)

這與台灣的 辦桌 可還真一樣的味道 ﹔從 辦桌 的文化最能看出台灣人的熱情與好客,婚宴酒席之外,一般的 辦桌 包括 迎鬧熱、做醮、殺豬公等等。酒宴種種的習俗,就我來說,只有 遲到 一項,的確應該迎頭趕上歐美日,不過在香港是先麻將廝殺一場,就更何其誇張了。

我個人能夠記憶的只有一年一度的 伍月拾參 霞海城隍誕辰。(怎麼忽然話多了起來 ﹖﹗)

《  Olivia  ﹕我實在很懷念幼時的「迎鬧熱」,不過這在台北已經基本消失了,很是可惜 ﹔日本就一樣還有 お祭 り啊 ﹗如果有系統的去整理、規劃,觀光客會喜歡看這個。 》

記得小孩時代,每年最興奮的日子除了過年之外,在我的居住區域應該就屬 伍月拾參了 ﹔同學有住於 三重埔 的,日期不清楚,也一樣的盛大,一到下課,只見人潮陸陸續續的湧上當時還是與西螺大橋一樣,有著好幾座鐵框架的台北大橋。

不知有沒有人做過戰後台北市各區本、外省人分佈狀態的研究。與大安、信義、文山等區應該不同的是,延平、建成、大同(舊制)等區,與台灣其它各地方一樣,每處都有 拜拜 之盛會。

是日也,首先登場的就是 城隍出巡與民俗遊行。這一天好像是學校乾脆放假,民眾日常運作一切暫停,從早上開始街路上就呈現淨空狀態,各家的大人們在各自的家中操持即將開始的盛宴,準備迎接客人。應該是過午時分,遊行(此謂 迎鬧熱 ﹖﹗)開始,離城隍廟有一段距離的家,鄰居小孩、人們紛紛站出來在路邊翹首盼望 ﹔「出發了、出發了 ﹗」「 Did Be 來啊、Did Be 來啊 ﹗」,興奮的情緒感染各處,人們奈不住性子的口耳相傳著。於是終於在 報馬仔 出現的不久之後,看到了陣頭鑼鼓喧天的緩緩行進而來 ﹕

家父的一個平常好像未曾往來的友人祖孫倆,一到這一日必定趕在遊行開始之前出現,似乎成了我家這一日的必有貴客 ﹔近鄰家裡開染整廠的同學是桃園人,每年到了這一天必定是兩部遊覽車的桃園鄉親來 坐桌( 這個詞好像蘇南成當台南縣長時拿來用過 )。

於是陣頭接續而來,靈安社、拱樂軒 …… 等等的刺繡三角大旗,每旗二人,一前一後,一、二十面的走過,來自各地的鑼鼓陣、嗩吶陣,七爺八爺、弄龍、獅陣,藝閣、西樂隊( 此種場合能稱西嗦米嗎 ﹖)之外,印象猶新的是 味全 宣傳車,catch phrase 號稱 一家烤肉一家香,再後頭來了 萬家香醬油 —— 一家烤肉萬家香,可是後來居上,彼此拼館。某酒家的陣頭,由其從業同仁列隊出遊,領頭二姝穿著肉感暴露體態妖嬌,穿 管大 玲瓏剔透的玉腿,更是令年幼稚嫩的 air 口乾舌燥,雙眼爆突 。好像後來幾年也出現了 旱船、蚌人 等小陣頭,不過這並不屬於台灣原產,聽說是出自軍中。這個遊行相當長,好像綿延有二、三個小時,可以稱得上過癮至極。

《  To  飛 揚 ﹕ 妳那易經老師的說法聽聽好玩就好 。酒家的從業同仁( 拍寫蛤n ﹗比起妳們這些千金名媛,我對這些小姐有著較多的尊敬。)與味全、萬家香的花車一樣,只是借這個場合宣傳公司名號而已,( 必需訂正一下的是,該酒家也是只有花車,並沒有列隊,而是前面由兩位惹火女郎領頭 。)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與約二十年前才興起的電子花車隔了一個世代,性質不同,意思也不一樣。我覺得這與一般台灣人較自由的性格有關 ﹔我想起了日制時代的台灣歌謠( 影音版的西洋戲劇有引了幾闕可供參考 ),內容相當自由,也以男女情愛較多,幽默而活潑,其它國家是否有類似的東西我不清楚。當然妳也可以認為這是較少社會制約與規範,有著與日本文化相當不同的地方,要說這個超過我的能力,需有真正研究民俗的專家才能說出道理,不是能搖筆桿就行,不過日制時代還是有一個受日本文化影響與教育,在整個台灣相當普遍的階層,一切照規矩而來,我們一般說的「日本精神」,這個語彙對現代的年青人,更不用說你們外省族群,或許就很生疏了,但這樣的人種已經日漸凋零,戰後嬰兒潮如小弟,由於整個大環境的改變,承繼的連皮毛都不多。 》

日頭漸近黃昏,整個地區(不知多大 ﹖﹗)幾乎家家戶戶都擺上個三、五桌,多者十來桌,騎樓走廊地方不夠,擺到街路上,於是整個區塊成了一個超巨大餐會,人來人往俱為 “ 食切操 ”而來。當時一般人們都請 辦桌的 來掌理 總舖 與 走桌,現在想起來,這種由 辦桌 而來的經濟,在各自的總舖師帶領下,其組數應該還遠遠超過盛行的歌仔戲團。

各家的親友們陸續抵達,大約六、七時 坐桌 完畢,正式開始上菜,這就是今日我們仍舊吃得到的、經濟實惠的、一桌五、六千塊的 台灣 辦桌料理。一桌定例十二人,客人先來後到陸續開桌,桌上置有黑松汽水或白鹿、白梅,酒當然更不可少,當時應該是以紅露酒較普遍吧 ﹖﹗走桌的 開始上菜,氣氛開始昂揚了起來 ﹔於是隨著第一道菜的上桌,圍坐四周的人們,垂涎的雙眼直射佳餚,有較社會練達或年高德劭者,首先劃聲 ﹕「用喔、用喔﹗」、「免客氣喔、免客氣喔 ﹗」,於是眾人紛紛舉箸,刀槍劍戢直衝大盤,先是專注於大塊朵頤,慢慢有志一同稍微熟悉,桌上就慢慢聊了起來 ——「乾一杯 ﹗﹗」台灣人的熱情與豪興隨著酒菜入肚,慢慢顯現,菜大約出了五、六齣,「乾落 ﹗乾落 ﹗」之聲此起彼落,彼此有相熟的,開始劃拳。

話拳之道,今日或已日漸消失,其實用來練腦力反應相當不錯。現代流行的“ 爪八個 ”比較像兒童唱遊。台灣話拳,比如 Paragen 就是我的最愛,相同的勝三拳、相異的勝兩拳者得勝,先可以慢慢來,三拳者如 ﹕「啪 —— 來、啪 —— 來、啪 —— ﹗」(布)、「穀 —— 來 、穀 —— 來、 穀 —— ﹗」(石頭)、「酒 —— 來、酒 —— 來 ﹗酒 — ﹗」(剪刀),兩拳者如 ﹕「穀 —— 來,酒 — ﹗」、「啪 —— 來 、穀 — ﹗」 ﹔慢慢的你可以越來越快 ﹕「— 、—、— ﹗」、「–、–、– ﹗」、「.、.、. ﹗」,眼明手快 指的就是這個。

一般差不多菜上到第五、六齣之後,人們開始起來四處遊走,找人敘舊、找人劃拳,場面開始進入顯得零亂而其實充滿熱氣與鄉情的狀態,而 ﹗我覺得這才是台灣人宴席的真正醍醐味。

酒宴漸進尾聲,街路上四處遊走著已醉、半醉的食客,相熟較多,人面較廣的更是這家坐坐那家坐,那家坐坐這家坐,而其實只要打個招呼,即便不相熟的,也一樣會受到主人歡迎。一場全民(區)皆歡的盛宴下來,其精彩可以杯盤狼藉、不醉不歸比喻。於是收拾碗盤與租來的辦桌桌椅,宴終人散,街路漸漸冷清,人們帶著歡愉的回味,慢慢進入甜美的夢鄉。有因這一日的 辦桌 而借債者,明日一早起就必需更加奮發的去為生活與還債衝刺、車拼了。

政治最終反映於文化,首先要掌握的也是文化,這叫 「人造文化」。你不扯它,它要扯你。抄一段 亦宛然,台灣國寶 —— 李天祿的戲夢人生 ﹕

〉〉〉第二,政府並不鼓勵地方戲曲的活動,宣導民眾不要浪費金錢拜

拜酬神,許多爐主紛紛改播廉價的戶外電影,請戲的人愈來愈少,後場

師傅為了維持生活,有的乾脆直接改行,有的隨時支援各陣頭為人送葬

或當師公,戲班常常找不到後場師傅配合 ﹔第三,也是最嚴重的問題,

戲界本身人材凋零後,接班的人材更是後繼無人,像平劇界有政府出面

為他們設學校、劇團,還有固定的表演場所及補助經費,和地方戲曲界

比起來,先天的條件不知優渥多少,最後同樣面臨人材中斷的問題。許

多戲班支持不住紛紛宣佈解散,北管也踏上南管的路子,日趨沒落,大

家根本不敢想未來。〈〈〈

不講什麼基基歪歪政治意識的我,點字點到這裡也不免 喉要抵n 了起來。以隱藏的,甚至強力的形式把台灣帶入中國的範圍,造成一種自然演變,甚至是不可避免的現象,沒有他,也就沒有你,你是什麼 ﹖﹗你什麼也不是 ﹗﹗,其實與日據時代並無不同。

要擁有主權,政治很難模糊 ,你模糊,別人可絲毫也不模糊啊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台灣文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