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金 言 佳 句

追求台獨,更有瞭解中國之必要 ─ 專訪八旗文化總編輯富察 http://www.mouse-lab.com/2015/07/17/taiwan_independence_bases_on_the_understanding_of_china/ 富察說:「非虛構型的作家通常寫到五千字以上就寫不下去了,因為寫不成結構,房子硬要加蓋就有問題。」要寫到一萬字以上的文章,就必須把內在的混亂清除掉,並賦予有結構的意義,其中的人稱使用問題、敘述的轉換和時空安排等問題就很重要。富察稱讚阿潑是很有潛力的作家,經過持續討論後,很快就能抓到要點,發展出組織井然的時空關係,共構成一個談論他者、邊界、認同的文本。 他檢討到臺灣還是比較缺乏西方宏觀書寫的經驗,華文寫作傳統多半流於抒情,或是報紙上帶有強烈政治意涵的社會評論,而難以有效發展出現實的寫作鋪陳,也因為散見報章雜誌,讓獨立的文本始終匱乏。 ---- 2014-12-10 現代性關係, 已經應該更屬於 “sport” 的一種 – 這是電視上某日本女士說的。 兩性互相吸引,原始來自性荷爾蒙的彼此勾引,不過 “愛情” – 即便是短暫的, 才是真正能讓性 進入欲仙欲死的狀態.。真有了如此的愛情, “sport” 也就很不需要了. 問題出在愛情往往經不起現實折磨, 能夠白首偕老, 愛情如一, 總是很令人羨慕. 現代社會對數度 change partner 有著更多的瞭解與接受, 投水、仰藥、投缳、吞槍、殺之千刀、傷害對手,感性過多,無法掌握情緒-純屬多餘。學校教育、社會文化處於於前現代。“外遇”,可分可合,連 “通姦除罪化” 、“結婚” 都成了多此一舉。最後的一個一般也就是最好, 最速配的一個 . 這就是演化了.- iseilio —- 2014-12-1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1 Comment

醉鬼 與 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Ze_678E … re=related ㄟ……,不要突然說 ﹕汪 ﹗。 哈哈哈哈 —,狗啊 ﹗小黑嗎 ﹗嗯 ﹗你的名字叫小黑嗎 ﹖黑也好,褐也罷。 小黑、小黑、小黑呦–、小黑呦 — ﹗ 那個涅、那個涅,…… 我現在跟你說阿 …… ﹕ 雖然我是個人 ……,所謂世間這檔子東西,就是自業自得、因緣因果 ……, 因此,雖然你 …… 現在是 …… 隻狗,做為一隻狗,卻住在豪宅,來世轉生為人,有可能也不一定無可能 ……,無可能倒也不無可能喔 …… ﹗ 所以到了那個時候,就想讓我們彼此以人對人來說話 ……。 那麼就祝你康健……。 喂–﹗稍… …,聽我說啊 ﹗你這傢伙……,不是聰明的狗 …… ﹗ 人家想說話,卻是不願聽。笨蛋 ﹗要這樣,就永遠當狗好了……,啊啊啊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墓園情話

是如此遙遠  卻又如此親蜜 星辰廣袤的夜空  令人迷戀 已經無法分清 是夜空充滿了情愛  還是情愛誤讀了夜空 曾經夢幻的夏天  裸足同嬉於海灘 腳板大大 卻是如此性感 已經無法分清 是裸足充滿情慾  還是情慾美好了裸足 剛走出墓園嗎 我們就停留下來吧 在這方寸之間  共處一室 如同神燈巨人 讓我服侍 日日夜夜 直到產下妳血的篇章 坐下吧 先讓我端來一盆熱水 將妳的雙足放入盆中 讓細胞鬆弛  血管擴張 擦乾了 如此清爽 猶疑而漫漫的雙手 抹上暖熱的橄欖油 在腳踝  在趾間 輕柔的按摩  用力的擠壓 馬勒樂聲響起 我端上一壺熱茶 安靜的坐到一旁 ……… 如果你不存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中國政治的殖民屬性

﹝無論從北京,或者上海 —— 就“ 內地 ” 來說 ﹕台灣,終極 就只是一個 偏遠地區 而已 ﹗﹞ 姚季農在所著歷史平話的「諸葛亮」一書裡頭,談到「七擒孟獲」,對經略掌握南方的手法有這麼幾段敘述 ﹕  〉〉〉諸葛亮 把「南中」叛將一一解決之後,移徙南中勁卒萬餘家於蜀為五部,分其嬴弱配大姓,集雍婁孟量毛李為部曲,置五部都尉,號五子,南人謂之四姓五子,當時的人對他們稱之為「飛軍」。戰爭是勝利了,如何接受勝利,如何安定戰勝後的南中局勢有著不同的主張 ﹔諸葛亮「 即其渠率而用之 」確有其事。「 南夷復叛 」,「恢身撲討 」也有可能。他們並沒有說南夷永不再反,只是「反」的規模不大,之所以反的規模不大,主要原因就是 諸葛亮「 即其渠率而用之 」的效果。因為「粗安」之故,他後來才能「徙其豪帥於成都 」,才根本把南中問題解決。 不僅如此,諸葛亮 還勸「 大姓富豪 」,「 出金帛聘策惡夷為家部曲 」,「 得多者奕世襲官 」,夷人貪貨物以漸服,所以成「 夷漢部曲 」,這種由政府命令組成的「 夷漢部曲 」,便根本解決了民間的糾紛。諸葛亮 在民族問題上又做了一次創舉,所以後來即令「 南夷復叛 」也不過是些殘餘而已,並沒有發生大影響。 「南中」之爭,「 益其資穀,安便賞募,從其利勦,自然安集。」。當時的所謂「 遠方之人 」,對於我們“ 中國人 ”,最恐懼的是亂殺。諸葛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1 Comment

台灣老博士 與 中國文藝復興

由於政治的撥弄與血緣的部份牽連,傳統上台灣人在自身身份的確認與建構上相當分歧,因此也相當困難。如果向前推至戰後嬰兒潮世代的三、四年級生,當然有不少中國情懷深重的人士 ﹕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1403 博士的文章都可以寫很長,不過,用我 X — Ray 的電光雙眼從上掃射下來,此文除了對自身台灣、中國的身份有著不確定感,與處身台灣論述場合的違和感之外,通篇差不多就是在為自己的立論蒐羅資料。你很容易就可以從他的思緒裡去看出在國民黨來台執政之後,三、四年級生在“ 從新接受 ” 中國教育與社會語境的環繞之下,“ 再一次 ” 被撥弄之後的轉化。然而在如有一天的“ 終極統一 ” 之後,如此的撥弄將再一次的降臨台灣所有接受了國民黨式中國熏陶的各族群。這就是太多外省族群返鄉回歸之後,再度選擇回台定居的深層 中/台 差異。 〉〉〉年輕的時候我曾在一本書上讀到二十世紀初期的青年李大釗的一段話:「吾族青年所當信誓旦旦,以昭示於世者,不在齦齦辯證白首中國之不死,乃在汲汲孕育青春中國之再生;吾族今後之能否立足於世界,不在白首中國之苟延殘喘,而在青春中國之投胎復活。」我深受感動,抄了下來,保留至今,卻已忘其出處。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的蛻變如今已走過了血淚斑斑的整個二十世紀,而我也不再是青年。但是重新認識這段歷程卻能給我信心,若能放開心胸從這百年的歷史經驗學到教訓,包括台灣的族群經驗,我們台灣人是可以再作中國人,並能夠超越現代民族主義的羈絆,而幫助成就一個對人類有貢獻的少年中國的。〈〈〈 “ 文星、水牛、商務、世界、中華 ”—— 酷首窮經成書蠱,坐擁書城當宅男 ﹔除了志文書局的新潮文庫之外,從上面所引後記的末段文字,我們看到走出了父祖陰影的他成為中華民族一員而來的熱血澎湃。 在以台灣為建構主體的前提之下,以往的台灣論述的確有相當不夠周延的地方。這一方面是因自於時代的局限,導致對問題的瞭解仍舊不足,與尚未全然發酵,當然也是其階段性的本質,其發展也必然存在著隨時空轉變而來的空間。 早在 5 0、6 0 年代,台灣就已經為與台灣無關的中國現實所淹沒,這與終戰前充斥台灣民間的日本三省堂、厚生閣、新潮社、岩波文庫 …… 等等日本語境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此一夕之間的轉變,尤其經過了二二八的血洗,接受日本教育的老一輩台灣人所受的震撼教育尚未及回神,戰後嬰兒潮們已經在國民黨的教育之下,長成為新一代的 ——“ 中國文學青年 ”。 如此 “ 瞻前 ”與“ 顧後 ”的、一個談“ 政治建構 ”,一個談“ 歷史文化 ” 的兩個面向範疇不同,立場相對的政治論述,彼此牽涉,其實“ 互不相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