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愛 の バラード

不能死 風 今日依舊訴說著 湮映水中的白花 滲浸滿懷 忍辱偷生 不難過的我 呼喚著你的名字 就毫無所懼啊 淚水也燃燒 光的漣漪 感受愛 砂的聲音也充滿情意 不能死 漫漫長夜 呼喚著你的名字 等待黎明吧 淚水也燃燒 光的漣漪 相信愛 飛鳥掠影也充滿情意 無論身處何方 呼喚著你名字 等待著溫暖的明日吧 ——— 這首曲子由大野雄二編製演奏,演唱者 ﹕金子由香利。金子由香利 淡淡而無奈的唱出艱困而多變的人生,是懸疑小說作家橫溝正史眾多犬神家系列電影中最受喜愛的主題曲 ﹔沒有這些 悲 涼 詭 異 淒 美 奇 情 的音樂,犬神家系列電影將大為失色。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2 Comments

文化 的 高度

時代的轉變帶來語言的變遷,這是歷史的必然,不過,相對於學者、專家,做為在演藝圈生息的 “一般人” 如同你我,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文化的高度 ﹕ 。清 貧 な 日 本 人 は 美 し い ﹔姿 の 良 い 言 葉 を使 ってい な い と人 間 も 國 も だめ に なって しまうと思 う。—— 岸 惠子 清貧的日本人很美麗 ﹔沒有使用體裁良好的語言,人與國家都會變得很不堪。—— 岸 惠子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5%B2%B8+%E6%83%A0%E5%AD%90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文精選,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錦 衣 夜 行

中國大善人 陳光標來台濟貧,一時之間幾乎 “舉國譁然”,輿論普遍傾向負面,不過在隱隱之中,也聽聞得到表示肯定的看法。如此的論說相當 “政治”,恐怕說者自身也並不了解。 「人窮志短 語言低,馬瘦毛長 無力嘶」,又說 ﹕「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從中北部不少縣市表示歡迎五億功德,就可以看出台灣的確是窮了。也就十來、二十年的時光跑馬燈,台灣與中國已經天地翻覆 ﹔昔日的吳下阿蒙,在台又一次掀起了令台巴子們驚呼連連的奇跡。 一戶一萬可不是小數目 ﹔如此的手筆,對台灣來說已經不是虛榮的慈悲就得以展現。本來轉變的預計是一個世代,現在看起來台灣的淪落與人的墮落,稱得上是令人瞠目結舌了。 妳/你,或者移居海外當寓公,或者回歸內地,大把鈔票等著 妳/你 去一展抱負。人沒本事,連吃飯都成了問題,談文化素養就顯得陳義過高。如果還留在台灣自我感覺良好,匍伏前進感恩載德,甘之如飴,自是理所當然。 金錢與政治一樣,都很容易扭曲人的心靈,往往也讓人無法擁有世間其它很多寶貴的東西而不自覺。世俗 — 或者說,在文化上比較後進的社會,就不容易瞭解其中弔詭。陳大善人大剌剌的舉止,一巴掌就打響了台灣以前 “南朝金粉”,以至現在 “中華文化” 的虛偽浮誇與文化後進性格。 中國開放之後,台灣商人憑藉著戰後積累的金錢,去到中國也是大把撒銀子。接續著日本之後的第二波,先進了幾步的高等位階,去到中國,嫖妓、包二奶 ﹔由於比較物價過低,這些台巴子們揮金如土的行徑,其實心態與陳大善人相去不遠。更加滑稽突梯的是,身處官僚封建體制的屋簷下有求於人,性格往往一切兩半。中國開放初期,進入門檻低,大小官員們由於閉關太久,驟然湧進如許具有經濟實力的白相阿木林,台商們往往就接受了超額招待 — “一旦高車肆馬,旗旄導前,騎卒擁後,而夾道之人,相與駢肩累跡,瞻望咨嗟。” 大小金圓寶們感覺一時之間天旋地轉,規格自行自動提昇至財閥級的烏何有境界。戰後新發財的寶相,至此揭露無餘。“文化素養” 云乎哉 ?﹗我看就要各自多加油了。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