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 衣 夜 行

中國大善人 陳光標來台濟貧,一時之間幾乎 “舉國譁然”,輿論普遍傾向負面,不過在隱隱之中,也聽聞得到表示肯定的看法。如此的論說相當 “政治”,恐怕說者自身也並不了解。

「人窮志短 語言低,馬瘦毛長 無力嘶」,又說 ﹕「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從中北部不少縣市表示歡迎五億功德,就可以看出台灣的確是窮了。也就十來、二十年的時光跑馬燈,台灣與中國已經天地翻覆 ﹔昔日的吳下阿蒙,在台又一次掀起了令台巴子們驚呼連連的奇跡。

一戶一萬可不是小數目 ﹔如此的手筆,對台灣來說已經不是虛榮的慈悲就得以展現。本來轉變的預計是一個世代,現在看起來台灣的淪落與人的墮落,稱得上是令人瞠目結舌了。

妳/你,或者移居海外當寓公,或者回歸內地,大把鈔票等著 妳/你 去一展抱負。人沒本事,連吃飯都成了問題,談文化素養就顯得陳義過高。如果還留在台灣自我感覺良好,匍伏前進感恩載德,甘之如飴,自是理所當然。

金錢與政治一樣,都很容易扭曲人的心靈,往往也讓人無法擁有世間其它很多寶貴的東西而不自覺。世俗 — 或者說,在文化上比較後進的社會,就不容易瞭解其中弔詭。陳大善人大剌剌的舉止,一巴掌就打響了台灣以前 “南朝金粉”,以至現在 “中華文化” 的虛偽浮誇與文化後進性格。

中國開放之後,台灣商人憑藉著戰後積累的金錢,去到中國也是大把撒銀子。接續著日本之後的第二波,先進了幾步的高等位階,去到中國,嫖妓、包二奶 ﹔由於比較物價過低,這些台巴子們揮金如土的行徑,其實心態與陳大善人相去不遠。更加滑稽突梯的是,身處官僚封建體制的屋簷下有求於人,性格往往一切兩半。中國開放初期,進入門檻低,大小官員們由於閉關太久,驟然湧進如許具有經濟實力的白相阿木林,台商們往往就接受了超額招待 — “一旦高車肆馬,旗旄導前,騎卒擁後,而夾道之人,相與駢肩累跡,瞻望咨嗟。” 大小金圓寶們感覺一時之間天旋地轉,規格自行自動提昇至財閥級的烏何有境界。戰後新發財的寶相,至此揭露無餘。“文化素養” 云乎哉 ?﹗我看就要各自多加油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