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震災是一面世界級的照妖鏡

( 文 ﹕媒抗 unknown 03/20/2011)

日本震災是一面世界級的照妖鏡,照出了眾國眾生的百態。既然是鏡子,當然就是你自己的面貌決定了你會看到的內容。至少對「大中國」來說,照出了被仇恨扭曲變形的心有多醜陋,也照出了他們的集體痛苦。

有句話說,「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誠實的。」這些悲哀的中國人(不管是在中國的或是在台灣的)在心理上仇日,在生活上、科技上卻毫無拒絕日本文化的能力和實力,現在又見到日本的高貴民族性被全世界廣泛讚揚,對比他們對自己國家和政府的觀感,內心的自卑與痛苦可想而知。其實這是外顯的嫉妒,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正是恨:恨自己種族的無能,只好開始醜化你、在想像中消滅你的優越意象,再藉由這種自我催眠安撫自己心靈的劇痛。

這是一種很簡單的心理。或許你遇過:有ABC三人,AB都願意和C交朋友,可是C更喜歡和A在一起,因為C覺得A比B聰明又善良。B也知道自己比輸A之處,但是他會虛心接受這個事實嗎?不會。B會在C面前猛說A的壞話,你越說A好他就越挑剔,這一方面說給C聽,更重要的也是說給自己聽。這是比「酸葡萄」更複雜許多的版本,因為酸葡萄寓言中沒有競爭關係。如果你痛恨某個人,有一天發現他竟然能在水面上行走,你絕不會承認他是神。你只會說:他不會游泳。同理,你就知道為何有人只在震災中看見日本人的「奴性」。今天看到一句話:你心裡髒,看見的世界也髒。

有人說,所有恨的基礎都是愛,當「愛失能」才會轉而為恨。也就是說,中國人之恨源自於中國人無能愛自己。這看似矛盾,只要我們想想一個事實就很容易懂了:中國人只要有機會離開中國,是不會想回去的。要不然你以為《來生不做中國人》這本書的背景是什麼?然而,你說他們無論走到哪裡都還是自居中國人,可見他們還是那麼愛當中國人。我倒覺得他們是走到哪裡都還是無法愛自己,才必須靠這種外在的刻意強調來幻化出協助認同的縹緲優越感,他們愛的只是想像中的優越中國人,不是現實中的,否則你要他如何長期自卑地活在當地?這種心理就像你會遇見不斷強調自己是「博士」的人,若不強調「博士」,便擔心你會輕視他們,因為他們實在別無拿得出來的優點。(這同時也是觀察人的有趣面向:你看一個人或機關團體,最積極強調的正是他最缺乏、最自卑的。例如,王永慶不需要用私人飛機來強調自己很有摳摳,也不用交往名媛來證明自己很有女人緣。又例如我若不在意你嫌我窮,我請你吃飯就不必猛點最貴的餐,而是點最適合口味的。)

當然,有兩種人還是很愛中國:一是台灣的退休將領,拿台灣的退休俸在中國當大爺、土皇帝有何不爽?他們愛的是中國人的奴性巴結。另一是可以在中國撈到錢的,像藝人和商人(和某些政客),他們愛的是中國的錢,不是中國。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