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兩國論」

發表於 : 2011-03-27, 04:47

蔡英文 在 兩國論 發表之後,也曾經提過 ﹕「也是可能有不同的選項 ﹗」。選項,可以是國協,可以是邦聯、聯邦,甚至統一 ﹔從這個脈絡看起來,兩國論 完整的主要意思就是說 ﹕中國要談可以,不過必需是在國與國之間,地位平等的立場來進行談判 —— 這是基本。無論從長期或短期來看,這將加大台灣迂迴的彈性與空間,也讓國際與國內的反對派失去攻擊的口實。

中國的民主化相當不容易 ﹗在台灣發生阻礙民主化的保守勢力,今日照樣在中國發生,甚至更困難,內容也大同小異。它的原因主要還是來自歷史與文化 ﹔清末在提議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的同時,日本由於本身文化歷史的負擔較輕,也出了一個明治天皇,更重要的是日本人務實做事的性格,一定程度的成功的做了現代化的轉型,完整的( 其實現在也還是很有問題 )民主化還要等到二戰失敗,由美國主宰民主化而登上現代國家之列。

當然,這麼說並不表示這樣的中國就特別有什麼問題,它還是一個很正常的世界大國。 不過相對的,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週旋就會變得相當壟長,二、三十年的一直交往下去,也一直談下去,甚至永無結果,不了了之 ﹔除非台灣本身放棄立場,自甘投靠,如同馬桶政權。

以上的看法是認為 —— 台灣,必需在這不知多長的時間裡面,做全面的改革與現代化。政治結構、組織、政府職能,人民的素質、素養,都應該要有漸次的轉變與明顯的提昇,趨至現代化,而不為中國式的文化所拖累。

比較問題的是經濟上如何自立自強 ﹔過去高成長的時代已經是一去不會復返,這樣的現實必需接受。重新調整建構人文價值與生命觀 ﹔過多的錢,不會給生命帶來真正的喜樂,透過租稅手段與福利政策,我相信一個自由民主而平等祥和的 ﹕台灣,必將獨立成為人人崇敬的,人們不敢隨意造次的,高品質的 —— 公民社會。

照說如此大的教育傳統轉變,除非革命,要贏得 3/4 民意的大環境營造一定相當漫長。

這樣說顯得遷就現實強做解人 ﹕兩蔣之後,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位國家主權立場有異,甚至互不相同的總統,在我看來各自都起了不同的作用。

目前這樣說當然是言之過早 ﹕

一、因為接下來的立委、總統選舉還不知道鹿死誰手。

二、一旦又是馬幫得手,台灣 飄零的身世將在此去的歲月繼續坎坷的飄浪,甚至就此沉淪。

試著往正面去期待的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位立場有異,甚至互不相同的總統,似乎就是一個必需經過的歷史過程。在這個十多年的歷史過程裡,人民接受熬練,社會受到改造,一步步的讓一向習於威權統治的民眾,在每個階段看到、經歷到很多事情,也習得較多的省思,一點一滴的讓民間社會有了更多元、更開化的思考。

外部情勢是複雜的,內裡更充滿矛盾,如此的狀況在 阿扁 執政時期全力操作演出達到高峰,國際社會為之寢食不安,也讓 台灣 面對的處境正式搬上國際社會的檯面。一切矛盾的激化,在保守勢力的操弄之下,讓民眾又回抱了威權時期的“ 穩定 ”。就在這過往的十數年,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一股莫名的“ 中國熱 ”席卷了台灣的股市與產業界,“ 望鄉、鄉愁 ”的鮭魚情結,更是在民間大量發酵,數以百萬計的台灣人移居 中國,數以百萬計的台灣遊客旅遊中國。聽股市名嘴、評論家如何看好中國,如何唱衰台灣 —— 如果不接壤中國,台灣將就此沉淪,大勢所趨也似乎如此。“ 台灣 ”成了無足輕重的 祖厝。

於是,代表傳統威權思想與統治的 馬幫 小兵歸位,少帥 回朝了。毀國旗、廢國號,全力傾中。一向以台灣 “ 主子 ” 自命的國際社會一片譁然,台灣民眾也在如此震蕩的國情轉變中,重新思考自身居所 “ 台灣 ” 此去的何所是從。這個 中國幫 給 台灣 帶來了太多負面的影響,竟然也成了具有義意的 “ 反面教材 ”。這算是老天給台灣的最大的 “ 禮物 ” 吧 ﹖﹗—— 如果故事是這樣子說下去的話 ﹕

40+% 熱烈、激情,堅定不移的 台灣人民,中流砥柱的挺住了 台灣 這個一息尚存的鄉土

—— 「 蔡英文 」適時出現了。

矛盾活化了生命力,台灣 由痛苦帶來的飛躍顯得如此耀眼,或許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而過去,會從 “ 歷史過程 ” 成為 “ 歷史階段 ” 嗎 ﹖﹗

一個屋簷下,一個是要借殼變身向前邁進,一個是拒絕“ 篡黨奪權 ” ,也立意出走,這不是內部矛盾。尤其外力介入裡應內合,這樣的國家其實連“ 流亡政權 ” 都談不上,這是一個車裂的軀體,如此的矛盾無法活化生命力。

是誰堅持了“ 中華民國 ” 的存在 ﹖其實就是人民群眾。而依據數年來的民調,我們卻又看得到台獨、獨台的民意呈現逐漸攀升的趨勢,可惜這些都做不得準 —— 主要還是要看內容遠為複雜的選舉結果 ﹕“ 選票 ”。

做為堅持追求全面改革,全面現代化的獨立自主人民,需要有“ 軸 ”,也就是 ——“ 脊椎 ”。無論是追求“ 終極統一 ” 的國民黨 ,或者自認大開大閤的 許信良,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 軸 ”,沒有“ 脊椎 ”,卻將自己貴賤由人的政策視為一個主體、擁有主權的 在談兩岸政策。

應該就是 2 0 世紀中葉的 5 0 年代,在歐美日開始興起了民間自主的政治、社會運動,針對政府的政治、社會政策提出看法,以具體的行動,民間對政府的施為表達抗爭。

對峙的一方,立場固然必需堅定,手腕卻必需靈活。我們的國家不正常,我們的國家是有問題的 ﹗這樣的問題在國家暴力借用不成熟民主體制的操弄之下,人民的聲音與需求,透過正常的國會管道並無法濟其窮,這就是為什麼會有 茉莉花運動 的產生。

台灣現代化的社運 …… 等各式民間團體,應該 另立中心,連成一氣成為 有機的,非正式組織型 的 草根力量,就台灣的各式公眾議題 與 台灣願景,創造 民意主流,形成 民間共識,塑造社會文化,推翻不符合現代意義的政黨,壓迫不符合人民需求的政府政策改弦易轍。

也與中國的民主運動人士及組織,發展全面關係 ﹔對 中國共產黨 的專權落伍正面嗆聲 —— 就在這一刻,就在這個當下 ﹕台灣就必然,已然是世界的自由民主燈塔,光芒萬丈,垂範世界,宵小遁跡,鬼魅無所藏其形。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