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的青紅燈

Posted on April 2, 2008 by iseilio

曲 ﹕
繁華的青紅燈 難忘的情景
請原諒我總是 需要找前程
再會啊再會啊 痴情的女性
流浪的男兒心境 應該妳是會分明

口白 ﹕
再會 心愛的 我要來去 我有我的前途 妳也有妳的前途
咱 不過是在夜都市 青紅燈下來熟識,
妳雖然對我好 但是我知影 我現在是冇辦法 護妳幸福過日
所以我要來去 無論如何
離開妳 離開夜都市
我真虛微 我真虛微啦
雖然感覺真虛微 不過顧全到妳的幸福 自由
我已經決意囉 我會惦惦來去

再會 心愛的

(你真稀微!?顧全著我的幸福自由!?他媽的,你在說什麼啊!?)

“飄撇” 的老派台灣男性,對女性體貼、多情,雄性的體臭,讓女性有著堅實可靠的
安全感。

當然你兄我弟、朋友義氣,江湖走闖、打拼事業 才是他人生主要的目標。不一定有錢
,但對錢很瀟灑,外表不一定煙斗,甚至可以醜,但自然流露的男性味道,加上不刻意
講究,卻也不落時尚的整潔打扮,儘管有點土,卻永遠讓他顯得風度翩翩。如果妳有
這麼一位老公,那, 小姐,妳是 ﹕福、氣 - 啦 -- ﹗當然妳可也不能忘記,他可能比較習慣於到家有人應聲開門,奉上報紙、香茗,以他為尊,走路後他一步,甚至獨守空房。

洪一峰 用感性的男低音, 及 吳晉淮 淡淡哀愁的男中音所唱出的一些曲子,頗能表現出這種台灣男人的磁性媚力。

歌曲 “男性的復仇” 中要 “放殺” 他的女孩子 “彼卡皮箱通通拿去﹗” 大方固然大方,實在很不 “飄撇” —— 這是歌曲 ﹔勞動階級出身,卻繞在公子哥兒身邊樂不可支,或者頭部過大,腦袋太小,竟日喝有酒、陪有女,結果爭權失敗,老提當年,這就好像不是 “飄撇的男性” 身上應該看得到的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gBy3vQXB8)

一個男性是否 “飄撇”,往往在歡場最能體現 ﹔一來實在也是因為 “飄撇的男性” 三不五時有到青紅燈下走走的必要。兄弟有一次在青紅燈下扯起喉嚨,尖吼了一曲 “內山姑娘要出嫁”:
----
內山姑娘要出嫁
ジャンスカ節 北島三郎
----
此姝是個老江湖,來嫁如同大姑娘上花轎。
----

曲畢,剛剛跟我提到某某人很 “飄撇” 的小姐,提醒我要在大鋼琴的特大號白蘭地酒杯中投入小費。對老師的好意理所當然,倒是投多了可真還有點 “火山孝子” 的感覺。

“飄撇的男性” 可不能是一個傻子,更不會是一個凱子, 不是嗎 ﹖﹗其實 “朋友有通財之義”, 如果連區區小費之舉都要計較一番, 不 “飄撇” 的樣本在這裡就又是一個顯例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繁華的青紅燈

  1. Pingback: HO Model Train (何 時 再 相 會)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