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意義的台灣主體性

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主體性,不分民族,不分疆界。其基本價值讓我隨手而舉,就是 ﹕

‧獨立自主
‧民主自由
‧司法獨立
‧經濟良好
‧社會保障健康
‧民眾具現代意識

任何其它範圍的主體性如此,“台灣主體性” 也應該是如此。至於其它傳統事物,是否會因為“ 台灣主體性 ” 的建構或還原而受到侵蝕,或者消亡,應該說 ﹕「 傳統事物會留下來的就是會留下來,比較不耽心。」

傳統,或許堅固牢靠,往往也因時而異,不過如此的變異,必需來自於進步的法治變革,而非意識形態的政治操作,甚至外力強加。必需切記的是,以上所說為終底於成之後的理想狀態,可萬萬不能忘記了在其起始以至結束的整個過程中,新舊勢力的拉鋸,以至慘烈的攻防。

一個 “主體性” 的侵蝕或者消亡,自然是由於外力的介入,比如政體由他族佔領導致的改朝換代,十八世紀大帆船時代興起的殖民主義,或者自遠古即存在至今日的極權統治亦同。被征服者與征服者與之間,於初期大多有一番英勇的反抗與血腥鎮壓的過程。在台灣發生的就有霧社事件與二二八事件。中華民國進駐台灣的數年之後,國民黨為了排除包括不少隨之遷台的外省人,炮製了白色恐怖,更發生台灣人為了追求台灣獨立的泰源監獄事件。

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其實台灣的政治情狀更為複雜。拉攏與分化,更令台灣主體意識的建構更為艱難。

台灣在走出了日本統治的文化氛圍之後,教育與整個大環境的改變,在終戰前後出生的台灣子弟,絕大部份的學子長大成人之後,再一次的,都自然的成了國民黨所從新製造出來的文化氛圍的當然的支持者。即便是日治老人,也不少在國民黨的栽培下走上仕途,有如此下對話一例 ﹕

「孫運璇 是提拔我父親的人 ﹗」

「因為我的父親忠厚老實。」

「後來為什麼換了較小的宿舍 ﹖」— 當事人之後卸任,由非台籍人士接任

「因為我父親只有小學(日治)畢業,資歷不足。」

只能做事,不懂做官的土台客怎麼會懂得這些用人心法,當慣了奴才的土著,怎麼會懂得這些天威難測的上天意旨 ﹖如此的政治手段,其實在中國是古已有之,而統治的時間越長,人民異化,以至愚化,終至被完全吸收的可能就越大。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1/01/19/%e4%b8%ad%e5%9c%8b%e6%94%bf%e6%b2%bb%e7%9a%84%e6%ae%96%e6%b0%91%e5%b1%ac%e6%80%a7-10/

好幾年前,在只有中國與聯合兩大報的時代,當時蔣經國準備好的他身後的接班人,就是孫運璇,(李登輝佐副,如同嚴家淦與蔣經國,只用來當看板虎爛台灣人)。這些文宣媒體為了替 孫運璇 營造形象,當時就看過數篇誇讚 孫運璇 接管某發電所的文章,“在戰後的百廢待舉之中,用中國人的智慧與能力,成功的讓發電所發揮功能。(大意)” 。其實最主要的生產能力不就來自這些日治時代留下來的,純樸、號呆的台灣技工嗎 ﹖﹗

對中國國民黨來說,自從李、陳兩任等同篡位的台灣總統卸任之後,馬桶上任的種種作為,我們就可以看得出它一系單傳,不容外人染指的殖民屬性。

殖民統治,起碼有這幾個特質 ﹕

‧ 自外地而來,執掌政權,統治自成集團。
‧ 不容外人割席而坐。
‧ 劃分統治族群與被統治族群。
‧ 統治族群高文化,被統治族群低文化。
‧ 優遇圈內個人及團體,提供各種特權。
‧ 培養、運用各在地勢力。利益交換,一切兩半,拉一邊打一邊,遂行有效統治。
‧ 佔有大部份資源順理成章,理所當然,更有各種舊有、新頒法令予以保障。
‧ 寡頭教育 ﹔在佔有歷史解釋權之外,更透過長期教育,擁有當下的民間話語權。百姓成為順民。

以上諸端,在馬桶再度承續道統之後,均可舉出事例,斑斑可考。

相當大部份的台灣民眾,由於長期的教育,都擁護 “ 中華民國 ”,卻絲毫無法認知自己居所的鳥籠性質,這需要很長時間的翻轉,在做法上也必然有它難以避免的階段性過程與目標。

其實如此殖民統治的由來相當自然,更有所淵源,國內外皆然 ﹔錯誤長時間累積下來,統治基礎也就相當穩固。對圈內團體與個人的利益收買,愈見猖獗,庶民們卻是絲毫無法可施,如此的情形在中國恐怕只有更加顯著。圈內集團吃香喝辣,享盡安詳和樂,卻是圈外的普羅大眾,很難受到注目與照顧。

思想起來,就因為無法真正實現民主政治才是原因。可能在文化上原本就是如此的基因,中國百姓不都認為 “中國就是需要這樣管 ” 嗎 ﹖﹗。一坵之貉,殊途同歸 ﹔中國政治的殖民屬性如此,台灣百姓何辜,在地中國更是留步 “官場現形記” 的中古世界,中國百姓、勞動人民何辜,哀哉 ﹗哀哉 ﹗

在 殖民 與 被殖民 之間

殖民 與 被殖民,兩個身份意識共居一身,成為一種混沌狀態,是台灣經歷六十多年殖民統治之後,很普遍可以在特別是北部地區民眾身上看得到的現象。一方面,透過教育與媒體的長期熏陶,尤其是在經濟成長的年代,人們並不因為較不直接抵觸民生、人權的法令存在而稍感不適。當家作主的感覺,卻也免不了心中 “小警總” 的存在。

民主勢力興起

台灣在野的主體意識,從戰後的五虎將、黨外、以至民進黨成立進入體制,與隨著兩蔣時代的過去而意外獲得的李登輝民主化改革,兩相配合,成就了台灣可能正式走向民主政治的曙光。

就到目前為止的整個階段來說,條件其實尚未臻備。其原因交錯,以致至為複雜 ﹕

‧ 據有龐大黨產、資源,與長期盤根錯節地方政治勢力的國民黨難以轉型。
‧ 中國磁吸。
‧ 國際諱於中國所橫生之制約。
‧ 主要台灣政黨之民進黨,由於宿命之派系共治,所引發之權力鬥爭。
‧ 由以上諸端限制所帶來台灣自身走向的定位游移。
‧ 由以上諸端限制,以至民心、意識雖有長進,離翻轉卻仍有一段距離。

港人做為中國人的認同,這是很正常的,真磨掉了中國認同才是諑諑怪事,政權認同就可能比較斑駮。羅大所提的九七前與我說的時期可能相當不同,尤其九七前的香港在文藝隊伍的領域已經相當程度被滲透如同現在的台灣。說廣東話的香港,北京話本來不通,隨著九七大限的到來,適時的,某一家香港大報(忘了)出來的發言人竟然說國語操北京腔。無知覺的滲透是早就隨中國內地人的大量遷入而早已進行了。

如果將戰後出生的世代粗分為(公元)40、50,60、70,80、90,三個世代的話,40、50 與 80、90 的隔代之間的差別相當大,以歌曲做比喻 ﹕紀露霞、洪一峰 的台語歌曲 與 五百、五月天 的 台語歌曲(翻唱不算)﹔謝雷、紫薇 與 周杰倫、許茹雲 的 國語歌曲已經相當不同,如果再隔個兩世代,恐怕就雞同鴨講了。

傳統上所說的「台灣意識」一般僅只侷限於所謂的 “台派”,其實因族群, 閩、客 也相當不同,再加上部份不捨棄台灣的「外省族群」— 也就是說,要如何定義一個適應當下與時代的「台灣意識」,這往往先就導致了情緒的發作。

我的看法很簡單 ﹗在認同「台灣為己所從出」、「台灣主權」不可動搖、「中華民國」必需改名,邁開腳步向前開創的前提下 ﹕

‧ 民主人權
‧ 自由平等
‧ 祥和奮發
‧ 整潔美麗

五湖四海,任何男女一進入台灣地界,都由衷欣喜,雀躍的說到 — 「台灣,我的美麗祖國 ﹗」

這就是我的 —「台灣意識」。

( 待續 — 此篇原為“建構台灣主體性的基本工作” 討論之彙集,唯開首破題已經開門見山一語道盡,以下鋪陳更是漸見離題,不知如何收尾,姑且待續再議。)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